第一百零三章 逃离


    月21日,全球网络的前身,“阿帕网”在隶属美国国防部名下的高级项目研究局计划内诞生。后经由匿名黑客的“泄密”,最终转为民用,并成为日后连接全球的因特网的前身。

    ........

    二十一世纪初,以互联网产业化,工业智能化、一体化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科技大国中相继兴起,在利益驱动下,工业及工业产品愈加趋向智能和便利。

    .......

    2024年,第一个有意识的人体思维直接在网络中留下了人类的第一个“脚印”。该名生物黑客是运用印贴在手臂上的神经锡金贴纸纹身,通过无线网络连接到万维网。并用自己的大脑意识发出了生物黑客历史上的第一句人体意识互联通讯信息:“我的眼镜放在哪了”

    ........

    二十一世纪三十年代初期,以改造人体,专攻生物基因技术和网络技术的生物黑客崛起。他们提出了新的“万物互联”概念。以生物工程技术为基础,主张以人体自身为中枢处理器,通过网络直接接受数据流量,认识世界;通过智能网络来控制周边的一切,改变世界。

    .........

    2032年前后,名为人工智能网络通过二次图灵测试;随后被“官方”证实为是程序错误,该人工智能随即从网络中永久消失。

    .........

    阳光照进窗帘。窗外风声潇莎,虫鸣鸟叫;木质圆桌上放着几个青涩苹果和一把尺规仪器。

    丁一被换洗了血迹。全身缠着纱布。昏昏沉沉地沉睡着。木屋里的装饰很简易,只有一张木床和圆桌,什么都没有。没有电子设备,没有电力,更没有通讯信号覆盖。章逸踏着雨鞋走进来。丁一仍然没有苏醒过来的痕迹。章逸放下一篮新鲜的草莓。听到动静,丁一含糊地哼了几声,也无力醒来,又昏沉睡过去。

    ......

    丁一醒过来时,已是夜晚。外面星光熠熠。月光照在木屋的地板上。丁一赤着脚站起来,全身都是伤痛。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儿。导弹从天而降时,在接触到车体装甲前就提前爆炸了。所以铝热反应并没有直接灌注入防护装甲片。但是强大的爆炸冲击力仍然掀翻了突击车。足足翻滚了五十多米远,之后,受到重创的丁一便昏了过去。

    李森正对制导控制的时间掌握地非常精准,只是炸翻了突击车,而没有杀死里面的人。其实以他所掌握的生物黑客技术,对无人攻击机的作战使用可谓游刃有余。翻手覆手之间,便可灵活自如地调控高速飞行的无人.机。

    丁一不知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总之它就这样被人带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当特勤组陆奇李卿赶到倾翻的突击车时,李森正与杜冷丁也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张映辉阿福和两名受伤昏迷的重装警察。有人抢在他们之前带走了杜冷丁。这也一定是李森正的计划之内。

    丁一脸面上都裹着纱布,只剩下眼睛没被蒙起来。他看到自己的胸口,下腹都印衬着渗透出来的血迹。现在连喉咙都沙哑地发不出声音。这次他着实伤得不轻。他忍着全身伤痛站起来,下了床;不知所措地走到木屋外。有一片杉树林半包围的林中湖畔。月光下,章逸在湖畔边的草地上搭了个帐篷。他正盘坐在岩石上,用支架起的天文望远镜观察星空。

    丁一全身无力,踉踉跄跄地走过去,从背后抓着章逸的肩头,但他发不出声音,说不出话来,视力模糊一片。章逸扶着他边坐下来。

    “这,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丁一喘着粗气,干嗓地发着含糊不清的词句。

    “不习惯了吧,是不是很没安全感,哼。”章逸先让他坐下来。“你已经安全了哥们,我知道,这种不安是从何而来。这就叫生物黑客的不安恐惧症。没有可以入侵可以连接的外部设备。无法探寻到周边的电子设备,就像没有了眼睛和耳朵一样不适应。从一个控制周边的主人变成了一个瞎子。这种难以适应的不安就自然而然了。”章逸喝了一口白啤酒,向湖中丢去石块,打破了月光的湖面水波。

    “想想看,丁一,你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过这种慷慨的夜空了。老是与电子元件设备连接着,戴在灰色的螺旋地带中;是不是身体已经没法适应失去连接周边,失去控制力的感觉了。你正在慢慢变成一台机器;哦,或许该尊称为‘人体主控电脑’才是。”

    “这里是哪里,我问,这是哪儿!”丁一一个劲地摇头,可是他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也没法走远,没有力气逼着章逸带他回淡云市去。

    “离淡云市边境国道直线距离69.85公里的地方,国家山地森林公园内,轨道卫星每隔95分钟会以扇形弧角度扫过一次检查区域。而这里,是我自制的观星钓鱼度假屋——还不错吧啊哈!”章逸指了指身后的木屋有些自鸣得意,他故意无视着丁一急迫的心情。“不过我很失望,其实你根本就不必问我吧丁一,你作为接受过职业野外求生训练的职业军警,看着这个晴朗的星空和桌上的六分仪,就该能心算出这个坐标的经纬度值了。可是你看,你已经把这些技能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反倒是一个劲地在用笼芯寻找周边一切可以解码连接的设备;并且非常急迫和恐惧不安。”章逸拍了丁一疼痛不已的脑门,“快停下吧,方圆五公里内,是没有半个你可以连接到的电子元件的。没有工业,没有通讯信号覆盖区;没有电脑没有电视,连电力都没有,我也没有带手机,什么都没带。这里你唯一能连接到的,只有我。而且你的笼芯已经坏了。”

    章逸起身,去收他放在湖边的钓竿。他看到月光下湖面上的浮标正印着晃动的反光。

    “这里只有树,风声,虫子和鸟叫。你正赤脚踩在真实的土壤和微生物群落上。是该醒一下了丁一,现在的你已经得了极为严重的黑客技术依赖症。笼芯左右着你的情绪,行为。假使走出赛博城市,你就是个彻底进化失败的动物。”

    “这不重要!你不知道,我已经抓到杜冷丁,我知道他是谁!快带我回淡云市!”丁一伸手撕下缠在脸上的医用纱布,决心满满。

    “我知道,这事明天再说吧。”章逸背对着丁一,十分平静。他拿起鱼竿,鱼钩上面空空如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