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除名


    “丁一,前淡云市生物特勤组警员。在调查格林潘遇袭案件中,私自严重隐瞒案情信息,导致任务失败。其本人与淡云市帮派势力关系密切,涉嫌接受利益并用职权打击竞争帮派;涉嫌利用职权进行违禁生物制品交易;因隐瞒案情,私自处理,涉嫌与被调查人雷利,周之维,安阳三人死亡有关;涉嫌携带稀有生物酶潜逃;谋取私利,亵渎公职,特此将丁一从生物特勤组除名,并列为嫌疑人名单。”

    .........

    “你在开什么玩笑!!丁一为了这件案子出生入死!付出了多少牺牲和代价!你却要把他除名??你昏了吗!!?”张映辉听到消息后,怒不可遏地拍案对陆奇质问道。自陆奇突然宣布把丁一除名之后,引起了所有人的猜疑,生物特勤组陷入到溃散边缘。

    “你明明就知道,丁一是不可能那么做的!为什么你不站出来支持丁一,反而真的把他开除!?”

    陆奇沉默地撑手枕着头,没有任何回答。

    “谁知道,兴许他真的有许多事情瞒着我们呢。”陆奇眨了眨眼睛,换了个坐姿。

    “不!我绝不相信!虽然丁一有时候做事会很出格;但是他始终是生物特勤组的人,他始终把特勤组的任务放在他眼中的第一目标;他始终是个出色,敬职的警员。你这样对待他,伤害他,无论什么理由,我没法认同这种做法!”张映辉扬手摇头道。

    “你知道他干过多少出格的事,是我所不知的的?”陆奇突然话锋一转,他听出了张映辉的言语中说漏的信息。

    “没有,什么都没有。”张映辉意识到,陆奇盯着他时,那尖厉,极具攻击性的眼神;那不该是对自己队员的眼神,而是他们要逮捕的目标出现时才有的眼神。张映辉意识到,他这次真的是要彻底除掉丁一。

    “张映辉警官,你还知道多少我不知道的,丁一所做过的‘出格行为’;未得到权限授权,私自连接警方数据库;与本土帮关系密切,甚至提供保护;在周之维的调查取证中,授意故意导致的实验室火灾;与雷利,周之维,安阳等被调查人的死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不明关联;你还想为他说什么?”

    张映辉极其惊讶,张口无言。他回头看了一眼同样吃惊的李卿和阿福。他们两人欲言又止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也在暗示张映辉,不要再做任何无谓的劝说。

    “那明明都是你默认的事情......”张映辉明白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绝情冷酷的陆奇队长。

    “我,不知道任何相关事情;那都是丁一警探,自己的决定,行为。没有受我任何指示。”陆奇垂着眼神,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不能这么做,头,不该是这样;是你把他招进特勤组的;丁一,他虽然不怎么听从指挥,也不怎么珍惜荣誉,做事更是特立独行;但是他很在乎特勤组,他在乎我们每一个人;这里的每一个同伴他都视为家人,他从不会把同伴置于危险之中...”张映辉近乎哀求地说着。可是陆奇已经坚决地垂下眼神,张映辉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他失神地摇摇头,瘫坐下来。阿福和李卿也无声地低下了头。他们都明白了陆奇的意思,尽管曾经有好几次,因为不满丁一的做事风格,陆奇都威胁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从来都只是说说而已。但今天陆奇的态度,意味着丁一在生物特勤组的日子真的已经结束了。

    “明天起,将会有一位新的同事加入到特勤组。上头也有新的任务交给我们。关于杜冷丁的案子就先到此为止吧,关于丁一,也结束了。”陆奇表情没落地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这时文莺正好推门进来,赶在会议结束之前,感到了特勤组的办公室。

    “陆奇队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文莺故意在门外偷听了一会儿才问道。

    “来得正好文莺,我这儿刚好有件事要告诉你。”陆奇留步道。“很遗憾,从今天起,生物特勤组将结束与你的合作;特勤组没有权限再与贵方合作,感谢你在这段时间里给我们提供的帮助;我们会珍惜一起相处的时光。”

    “要说感谢的是我才对,可是陆奇队长,为什么你要突然就终止合作呢,难道你们放弃对格林先生遇袭的案件了?”

    “终止合作的原因,我想你还是自己回去询问你的上级吧。美国政府方面已经停止了对特勤组调查格林先生案件的支持和必要帮助;你该明白,没有上级的命令,我们也无法单独与你展开合作调查;所以,对于事情变成这样,我们很遗憾,关于杜冷丁,我们也无能为力。”

    文莺呆滞地点了点头,她明白事情没这么简单。之前之所以能得到特勤组的鼎力合作,完全是因为辉瑞史克集团对美国政府施加了足够的压力,通过必要的外交手段,才促成了调查员与特勤组的联手合作。而现在,文莺也不清楚在辉瑞史克内部发生了什么变故,看起来是美国政府不愿意继续为辉瑞史克集团浪费精力。而没有了政府方面的首肯,没有了外交需要的生物特勤组就自然不会再协助她追查遇袭案件。更何况要找到杜冷丁是个极为棘手的难题,已经花费了特勤组相当大的精力也没能解决。

    现在文莺急需回到辉瑞史克一趟,弄清楚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撤销对美国政府的施压。

    “陆奇队长,出于私人关系,可否告诉我,丁一现在在哪?”她不知道该不该问,可是文莺还是忍不住问了。张映辉阿福李卿不约而同地看着文莺,分别站起来与她握手道别。僵硬的气氛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保重,文莺。”李卿轻轻咬着她耳朵低声说道。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