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丁一的野心
    “你看不清楚,并不是因为眼睛视力问题,而是你失去了能够看得更清楚的笼芯。?  ww?w?.??”

    ......

    山地森林。陡峭的岩石上,偶尔钻出几颗笔直的矮松。而平缓的温带山间丘陵地带,高耸挺拔的圆杉树相互间隔着,布满了阴云谷地。阳光只剩下碎点洒在泥土上。风起山间,叶落针铺满遍及了整个山脉。斑旧的国道马路穿过幽静的山地森林。黄色的分道线印在颠簸不平的碎石道路。几名背包客行走在国道边的护栏一侧。

    巡林员的直升机低空飞过杉树的树梢尖顶。“好天气,阳光正好,适合郊游钓鱼和在家睡觉。”满脸胡渣的飞行员心情舒畅地带上墨镜,向指挥塔汇报。

    “咋回事,阿超,我们的导航线路怎么没了?”副乘员的胖子打起了所有的扳纽,直升机的导航仪仍然没有反应,响起了莫名的故障提示。

    “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干扰,定位故障。”驾驶飞行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没怎么在乎。即使没有导航,回淡云市的路线早就已经烂熟于心。

    “不过,这是什么奇怪的干扰,好像从来没碰到过。”他重启了飞机上的导航设备。附近的山林里,除了一座位于最高海拔点的山顶信号发射站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电磁设备了。直升机突然遭遇了一阵横风的颠簸。

    “吓死我了,还以为是黑子强磁暴。”

    “的确是磁场异常,不过好像是来自于我们的下方,是不是有人带来了一个大功率的,呃,电磁炮?”飞行员不解地打开检修仪表盘,直升机飞过树林里的一片空地,筑着一个湖边小屋的地方。

    ........

    “你看不清楚并不是视力的问题。”章逸翻起丁一的上眼皮,用手电检查了一番,“你的大脑已经习惯于另一种便捷而且无比强大的视觉方式:用笼芯进入高清高倍的监视设备,让你能够同时长出几十双复合‘眼睛’而你的大脑就像一台蜘蛛雷达,稳稳地接收着几十对‘复眼’传来的视觉图像。像把网撒在自己的周边一切能用触角触及得到的地方。所以你真正的眼睛就不够用了。而光学的进步,使得高倍镜设备的视觉早就超出人眼的极限;这是个错误的进化方向。自然演化中,人可长不出功能如此强大的复合眼睛出来。”

    “你是说笼芯已经失效了?!?”丁一**着半身,身上满是刚愈合的伤痕。章逸不得不咽了咽口水。看着丁一健壮的手臂上,那条黑色的血纹,如黑蛇一般盘缠着他,光鲜的黑色像阳光下的光漆一样,格外显眼。这条黑血永远也不会再褪下去了。

    “只能说,笼芯现在正处在无法工作的状态中。”章逸绕着无聊的字面解释道,“然后你的眼睛会不自觉地偷懒,其实这仍属于你的依赖症。”

    “给我植入新的芯片。”丁一伸出手,掐出筋脉果断决定到。

    “喂!你这么说,笼芯可是会不开心的!况且,你以为这跟换显卡升级那么容易吗?你的主板,也就是你的肌体可承受不起两块显卡。而没一块显卡植入时,都是独一无二的。”章逸不满道。他耗费了极大的精力才研制出笼芯,不想这样被丁一说没用就抛弃了。“芯片都植入在神经集中敏感区域。在笼芯植入后,神经束都会有不知觉的适应期。如果取出笼芯而换上其他的芯片,也许你的指尖神经就再也没法有这种适应和高效。简单说来,生物黑客只能在身体能承受的范围内增加芯片而永远也没法置换它。”

    “我已经检查过了,其实你并不需要那么做。丁一,笼芯仍然可以使用。但它需要重启。之前脉冲冲击时,笼芯上积累了太多负电荷,导致笼芯无法正常使用。只能你能把它重启,释放掉超负电荷;那么笼芯不仅仅可以继续启用,还会有更强大的功率——至少你能从脉冲冲击中活下来,说明你可以承载一定量的负电荷,也说明笼芯还有更进一步提升性能的潜能。”

    “怎么重启?我双腿踩在大地,还不能释放这些电荷吗?”

    “噗,你是傻逼吗?如果这样就能释放电荷,恐怕重启之前,你会被大量电荷电死。”章逸捧腹大笑道。

    “那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重启?用心脏起搏器来电击我的身体?”丁一愚蠢地问道。

    “你以为你是任天堂的按摩棒吗,只要换个锂电池就可以继续工作了?还是把自己当成需要牵引力的内燃机了。”章逸眯起眼睛像看个傻蛋一样嘲讽道,“不管怎么说,生物发电跟所有已知的物理模式都存在巨大差异。也就是说,重启芯片的操作并没有写在说明书上,你找不到这样的教程。也没有几个人能学会这种只能靠自我成长的操作。循着你的感觉走吧丁一,就像你能感觉到自己重新获得了笼芯的存在,像发现自己身体里的电源重启。”

    “说了等于没说的意见,也能当成意见?”丁一恶恶地瞪了章逸一眼。章逸低下头去,没法直视丁一满身的肌肉。

    “你在想什么,基佬!”丁一穿上衣服,垂着双臂,站起来踹了一脚“害羞”的章逸。对于章逸的性取向,丁一似乎早忘了这个与他不同的事实,他似乎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性别的朋友。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太羸弱。”章逸在他背后说了句让丁一无言以对的话。

    “都什么时候了基佬,你还在想着找男朋友的事!快帮我把笼芯找回来。”

    “没法帮你,丁一,这就像一种丢失的记忆。当你能回忆起来的时候它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你的大脑中。如果神经元丢失地过多,造成不可逆不可修复的伤害,你就没法再启动笼芯。”

    “记忆?难道笼芯已经和脑细胞一样,融化在我大脑里了?但我根本感觉不到。”

    “想一想,最初植入笼芯时你所看到的世界。回想一下,为什么要植入笼芯,为什么要成为生物黑客,你的初衷是什么?”

    飞鸟掠过湖面,碧波被打碎成金色碎纹。

    “杜冷丁!”丁一绝对忘不了那家伙的那张脸。当他看到他真正的脸,细胞结构构成的人体皮肤表面,而不是数字信号虚拟的脸;丁一就已经被他彻底地支配了。

    “杜冷丁?你确定不是因为文莺吗?因为你爱上了那个姑娘,所以你用尽一切手段想帮助她。”

    “也许吧,在最初的时候,我很想帮助她。”丁一闭上眼睛回忆,“可是当我成为生物黑客,一个真正的生物黑客之后。那种想法就在渐渐消失了。我开始享受生物黑客技术给我带来的一切。尤其是我能控制周边的一切,这种能力,让我变得就像核心电脑一样,我就是主宰。我只渴求更强大的控制力,让我变得更加无所不能,无处不在,把触角延伸到更远的地方,直到我的身体无法承受那巨大的运算数量级为止。。我想要控制的,绝不仅仅只是我的周边;我想要的,就是那天在监听站操作台上的感觉,真正的俯瞰这座城市,甚至是,我来笼罩这座城市。如同上帝的圣光。”

    “而杜冷丁,他却是在我的上级通讯链上。他就像是一个阴影,随时都能飘忽在我的身边。而我却拿他无可奈何。同样的还有西子网络,他们都在我的上级‘食物链’上!随着越来越接近杜冷丁,我终于发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其实我只是想要打败他。不为别的,不是为了文莺才那么做,更不是为了破案,我的目标只有他,我想要做的,是打败他,打败杜冷丁;就像变成了一场追逐游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作为同样的生物黑客,他是我的障碍,我要跨越过他。我甚至不惜用脉冲炸弹,就是想看到他败在我眼前的模样。因为他是生物黑客,一个我无法容忍,能把我玩弄于股掌间的生物黑客!同样的还有安然,李森正,弈秋!”丁一把这些比他更厉害的生物黑客一个个地都回忆出来。李森正的无人.机,安然那无比强大的控制力,还有那个设计了监视网络的黑客弈秋,他们的面孔,他们与丁一交手时的情景,一个个画面在丁一的脑海中浮现。

    “迟早有一天,我会比他们更像一个生物黑客,比他们更强;笼芯的通讯等级将会笼罩他们!迟早,这些人都会在我的掌控之下,在我面前变得无比渺小......”

    一望无际的山地森林,一直铺伸到远处视野看不到的地方,在城市边缘与公路接壤。森林之中的高频信号塔,发射出一道莫名的乱码信号波;面向的发射接收对象,是所有的人体波频接收芯片,所有的生物黑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