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章 避不开的债主
?

    雨夜,奥迪车停在狭小的街巷口。街巷里对着废铁料,只能容许半个车身通行。夜色笼罩着淡云市。雨水从灰蒙黯淡的天空,落进黑色砖块搭建起的笔直空间里。雨水滴在外置铁栏楼梯上。失修的房屋排水管并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把雨水接入下水道,而是在街面上蔓延。

    便利店的女孩用手机播放着投影电视。

    “再给我冲一杯速溶咖啡。”带着卫衣帽的男人走遍了货架,提着一袋自选食物放在收银台上。

    “九十五块钱。”营业员女孩一一扫过商品的条纹码。

    “无线支付吗?”她看到男人拿出手机问道。男人接过咖啡,并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先生,您还没付钱.....”女孩开口叫住他。

    男人转身,撩起帽子,打了个响指。

    “呃....”收银机这时应声发出提示音。女孩再次检查了收银机,显示为零钱已支付状态。

    “顺便说一句,妹子,每天下午四点三十五分,到你这里来买水果的女人,她是个生物黑客。她对你的扫码机做了手脚。其实她从来没有实际支付过一毛钱给你。所有的商品在那个时间点的扫码实际价格都为零。所以,告诉你的老板,找一个五年工龄以上的程序员来修正一下扫码机。”

    “生物黑客?....”

    男人捧着食物纸袋,走出感应门。他又套起防水卫衣,消失在雨中。

    .........

    “李森正到底是什么人?”丁一边啃着加热包子问道。

    “他曾是我的高中老师。”

    “你已经毕业很多年了,看起来,你对他的尊重可不仅仅只是你的老师那么简单吧,你似乎对他言听计从,很给他面子。”

    “他是个了不起的老师。尤其是森正老师的人格,对我而言并不仅仅是个老师,更是个人生导师。他告诉我,只要下了决心,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都可以做到。总之,他对学生的热枕和态度,是我多年来一直都尊重他的原因。”章逸把烫嘴的速溶咖啡放到车内的冷气空调珊格前。

    “那么其他人呢,淡云市的生物黑客们?”

    “他为生物黑客们做过许多事情。李森正是最早建言淡云市政府支持生物科技发展的委员。在那段生物黑客被大众饱受争议和歧视的岁月里,李森正为了所有的生物黑客们到处奔走呐喊,他不断在媒体面前发声,与各方交涉,为生物黑客争取公道;作为科技前沿产物的代表,森正老师曾经也是淡云市生物黑客良好形象的正面表率。后来,他为偷窃银行信息的生物黑客无偿提供法律援助。你也该听说过那个案子吧,第一个把生物黑客技术用于犯罪的著名案件;再后来,因为他不愿放弃生物黑客协会被取缔而去坐牢。总之,江湖地位就是靠岁月和名望积累出来的。这就是今天的李森正。在淡云市,还有良知的生物黑客都会给予这个先驱者该有的尊重。”

    “是吗,但是他拿无人.机轰我,他还是个社团的老大。”丁一吐出了没有肉味的蒜味包子屑,塞回纸袋里。

    “他也轰击了他自己,不是吗!听我说丁一,森正老师并不是针对你。他让我来救你,是他并不想把你置身留在危急的处境里。”

    “我没法相信他,”丁一摇摇头,“我要的‘外卖’怎么还没送来呢!”吃饱夜宵后,丁一开始催促道。

    “我再联络一次。”章逸看了一眼手表。

    “不过,你确定交易安全吗?没使用信用卡没用隐形交易,不会留下半点可追踪信息?”丁一现在已成为了被追踪的对象,不过出于生物黑客的本能,他变得极为谨慎,天生即带着强大的反追踪能力。

    这时车辆的感应门开了,一个性感无比的女人坐进后排里来。“嗨帅哥,好久不见了。哦这是什么味道,你们有谁在车里吃了大蒜?真是臭死了!”她抽着鼻子,在车里放下一个黑色的单肩包。

    “尤娜?你来干什么?你把平金也带来了吗?他是不是正看着我?”丁一回过头来,看到一对挺拔的豪.乳,光听到她的声音就让他紧张起来。丁一托章逸给他准备一些他急需要用的东西:格洛.克手枪,子弹;一个安全可用,不会被追踪到的银行账户;同样不会被追踪到的加密手机一部,黑色血液和一些备用的抗排斥药物,以及丁一一直钟爱的安非他命。

    “你让我去搞这些东西,必须安全可靠无患;那么除了平金,我还能找谁呢?”章逸回头给了丁一一个幽怨的眼神抱怨道。

    “他知道一定是你才需要这些东西,所以平金师傅叫我提醒你,丁一,你欠他的钱准备什么时候还呢。”大胸尤娜涂着指甲油一边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还给那老头的!”丁一不耐烦地推脱,使劲向章逸暗暗使了个眼神。

    “他还说,你给他惹来了大麻烦;他卖给你的脉冲炸弹引起了轰动可不小,连警察都差点调查上门了。所以丁一,你还得额外赔偿损失。”

    “那是黑市生意该有的意外风险,我才不会承当这个赔偿损失,告诉他我现在也没钱。”上一次,丁一向黑市商人平金购买的脉冲炸弹还有大部分剩余款还没能支付。所以现在,丁一只能托章逸给他购置这些他急需的东西了。

    “你签了平金的前?”章逸有些诧异,换做是别人,如果欠了淡云市黑市商人的钱,那么下场只能是送去地下诊所,摘除一切有价值的器官来抵债。没有几个人敢得罪地下黑市商人的。

    “我当时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丁一本来想让生物特勤组的经费来填补购买军火的财政漏洞。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算你现在不是特勤组的人也没关系,平金师傅还是非常信任你。只要你帮他办一件事,那么别说欠多少钱了,他还会给你钱,还会给你一个非常珍贵的礼物,一个生物黑客都会爱不释手的礼物。”尤娜撑着下巴微微笑道,她的眼中,有一丝红色的同步微光点闪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