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章 永生....
    皇冠轿车行驶在沿江公路上。高速的车轮甩起密集的雨水,沿着马路分道线溅向前方。天空中翻滚着沉闷的乌云。

    李森正坐在后排真皮座椅上,边打开速记投影仪,随手绘制着复杂的看不懂的工程草图。车内的光线有些昏暗,冷气开得很大。李森正摘下眼镜,他抬头望向车外,只看到了车窗辅助光照亮的窗外昏沉的景物。

    驶过弯道后,皇冠轿车进入了辅助车道,渐渐停在公路的临时停靠区车道上,安静地在雨中怠速等待。车道外居高临下,是一片沿江的种植树地带。远处跨江大桥上在大雨中朦胧渐远。

    “故障了?”李森正仍低着头绘制着投影工程图。

    “你没付我钱。”司机的背影摇了摇头,他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李森正。

    ,就想要工资吗?这可不符规矩的,年轻人。”他关闭了随手记投影,后视镜里的脸并不是他的司机。应该说,他干掉了李森正的司机,然后取代了他。

    “丁一,真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很意外吧?”丁一看起来就没有李森正的心情。

    “意外?不,只是你比所有人想的都更顽强。丁一,你怎么就找到我了?”

    “多余!别问我这种废话;在你袭击我之前,我曾是个警察。我想要找的人,任何人,我都会如约出现在他的眼前!”丁一伸手锁上轿车的落锁,把自己和李森正都禁闭起来,困在车里。“别试图告之任何人你在哪,尤其是不要通知昆杰,别告诉他你的位置,也不要让他来救你,我不想为难他。”丁一没法知晓李森正是否正在运用隐形通讯告之他的手下前来解救他。为了找到李森正,丁一好不容易才跟踪到了李森正的位置,又悄悄放倒了他的司机。

    丁一从衣兜离取出手枪,坦然放在驾驶座中控台上,放在李森正的面前。

    “也不要呼叫你的无人.机过来,否则我会制造一场交通事故出来,一场让后排乘客死亡的单方交通事故。”丁一暗藏着暗示威胁道。

    “哈!真是对手足情深的好兄弟。知道吗,上次我要找你的时候,昆杰也说过像你一样的话,他求我保证,一定不能伤及你的性命。至于我的无人.机,放心吧它正在修理厂里。所以,既然你都已经找到我了,有这个机会,我想丁一,我们确实需要谈一谈了。”李森正手扶着膝盖,“你能把窗户打开一些吗,这湿度让我胸闷得不适应。”

    丁一凝神打量了这位生物黑客教父,微微打开车窗,一丝水汽雨滴随风飘进车来。

    “你感到困惑,你想知道的,一定很多,甚至无从说起,没关系我会帮助你,但这也许会把你害得越陷越深。”李森正摇摇头道。

    “帮助?”丁一哼哼一声,车窗外雨雾模糊,江面上,电闪雷鸣。“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让杜冷丁逃脱?”

    “之所以要阻止你,因为你们不能抓走他。杜冷丁,他一直隐藏,行走在黑暗之中。你来告诉我,丁一,一旦生物特勤组抓住了杜冷丁,之后,你会怎么做?审问他?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得到任何结果。然后呢?你会报告你的领导,上级,上级的上级;这事也涉及到大洋彼岸的美国方面。所以公安.部和CIA都会插手。那么,杜冷丁就暴露在极其的危险之中了。一些人的目标便已接近实现了。”李森正伸手抚过自己渣燥的下巴。

    “什么意思?为何他会很危险!”

    “不明白吗?即使杜冷丁没有犯下袭击格林潘的案子,也是有人在寻找他。可惜他们都找不到这个神秘的生物黑客。除了你,而你,正好帮他们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你找到了一个不该去找的人。我不想非议你作为生物特勤组警探的职责和荣耀,可是孩子,你做的事,是火中取栗。”

    “他们是谁!是什么人?找杜冷丁又有何目的?”丁一忍不住了,接连着追问道。

    “都是些极其危险,现在你仍无法对付的人。学院,四十七体人,生物黑客;所有知道这个秘密而又野心勃勃的人;甚至是格林潘本人。我知道即使格林潘,也曾一度急切地想要找出杜冷丁来。”

    “为什么!?”丁一锤拳问道。就是因为这个阴谋,莫名其妙地把他也卷入到这场横祸中来。

    李森正仍手搭在膝盖上,沉思良久。

    “你真的想知道?”他抬头看着丁一,挤出几道深刻的皱纹,最后一次确认道。

    “说!”丁一一把抓起手枪,指着他的额头不容置疑。

    “在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之前世界上,只有十二个人知道曼哈顿工程计划。他们之中有国务卿,陆军部长,理论物理学家,工程师,间谍和总统。这之中的每一个人都肩负承担着相应的责任。假使核武试验成功或者失败,他们都有责任,义务和道德谴责;也许是战场上的失利,也许是毁灭明日世界后的罪责。当你知道这个秘密之后,也许你就再也脱不了身了。”

    “我还有的选吗!你已经把我逼上这条绝路!与其不明不白地遭到杀机,还不如明明白白地去死,你他妈的快说!”

    “咳”李森正叹了口气,“记得灯塔组织吗,淡云市的神秘生物黑客组织,在你入手调查后,找到的第一条线索。”

    “当然!”

    “还记得这些顶级生物黑客走在一起的目标是什么吗?”。

    “灯塔水母,万世永生;他们要制造永恒生命的人类。”

    “而杜冷丁就是永生人,变异永生人。在灯塔组织建立之前,他就是。”

    “”

    江面上,大雨磅礴。闪电在乌云里展示着光芒,雨水看似无序地落下,不断打破着涌动的江面,江水奔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