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过敏?
    “据本报从淡云市医院获得的消息,昨日,有十五名患者因不明原因导致了皮肤红肿,哮喘,呼吸困难及呼吸道痉挛和休克状态。至后半夜,已经有七人因此死亡。经医生初步诊断,死亡病因为类似于严重过敏反应而导致的休克性衰竭死亡,目前尚未明确判断出过敏原为何物。但是考虑到此症状的多名患者年龄分布及生理状况都毫无共同性,难以下定论为过敏性死亡。因此目前尚需要进一步的解剖分析病情。据悉,目前淡云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已派出专业人士,前往着手调查该不明死亡事件。今晚稍晚些时候,本报将为您带来进一步的后续详细报道。”

    身穿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制服的年轻医生行色匆匆地快步走过医院通道。他们的手提箱里放满了检测病毒的专业设备。

    “喂喂!你是谁,你不能就这么没做过任何消毒处理就接触尸体的!如果尸体上仍留有传染源,那这里的麻烦可就大了!”CDC的年轻医生不安地抵触情绪道。

    姜瑶瞥了一眼医生刘建伟衣袖上CDC的袖章。

    “淡云市生物特勤组,现在我们已经接管这起不明死亡事件了。如果你是CDC的专业人士,就给我马上进去检查一下那个死尸,这到底是什么病因?不过估计量你也检查不出来。”姜瑶轻蔑一笑,伸手把年轻人妖娆地一把拉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顺便,如果里面的人已经感染,那就一个也不要放出去。”这话让CDC的医生一阵脸色大变。但是以姜瑶的手段,这完全可以。

    这时,特勤组的队员,张映辉和李卿亦感到了医院。

    “叫我们来这儿干什么,这里与特勤组有什么关系?”张映辉很不满,他对姜瑶擅自决定行动很不服气。

    “那几个过敏死亡的人。在他们临死前,都有过皮肤红肿的病理状态发生过。”姜瑶扔给张映辉一个档案袋,里面是几张临床医生所记录下来的病情发生照片。姜瑶果断地以涉密把照片全部收集起来,并与特勤组的名义压下了这些细节秘密,拒绝了那些没完没了的外界媒体。

    “过敏死亡,皮肤红肿不是很正常么”张映辉一边打开档案袋,“23:44,患者王某某,43岁,右手手背上,皮肤严重红肿,奇痒难忍;后呼吸困难,红细胞通透能力极具下降,引起皮肤变黑化痕迹鸟嘴面具图案!!?”张映辉读到这里的病情记录,不由心底一凉。死者在严重的过敏休克死亡之前,手背上的皮肤曾隐约出现过黑色的鸟嘴图案。而在他死亡之后,图案皮肤又因整体黑化而消失不见。

    “难道这里的死亡也与四十七体人有关?是四十七体人在背后捣鬼?!”

    “必然。”姜瑶简洁地扔下话道。“你们有费扬的消息了吗?”。姜瑶的方法和逻辑一向都是简单粗暴。既然她能确定费扬是个想搞阴谋的四十七体人,那么只要找到他抓到他,就一定能深挖出一些其他四十七体人的消息,也必然有人知道,只有四十七体人才能理解的鸟嘴图案信息。

    “理论上,差不多已经找到了。”李卿低头道。“昨天,在市郊外的过境省道公路上。新安装的独立智能探头扫到了过车视频里的两个身影。其中一个较为明显,经过脸部的数据对比分析,确定了那个人就是林凯。他的健康比上一次离开时恢复了不少。而另一个身材比较接近的人影,虽然还不能明确身份,但也有理由相信,那个人便是费扬。或者至少,林凯肯定是知晓一些关于费扬的下落的。”

    “很好,”姜瑶拍在李卿肩头,“那么,能够追踪到那辆车的过车轨迹吗?”。

    “已经确定,最终消失的地方,是在郊外,一个转基因植株培育中心;那个种植基地是有一部分林凯的股份。”

    “漂亮。”姜瑶抬起头大步离开,“带上你们最拿手的武器,一个小时后,在办公室集合!尤其是你,张映辉警官。”姜瑶丢下一句道。

    “草这混蛋女人”张映辉暗暗道,自从丁一走后,他一直对姜瑶的发号施令很是抵触和拒绝服从

    “过敏?!那就对了!!”章逸读到新闻后拍案而起道,“过敏是人体自身免疫系统的漏洞,正是因为免疫力太强,才会引起过敏反应的!这是无法修复的系统漏洞!”

    “慢点慢点,我没明白你的意思,哥们你能详细解释下吗?”。丁一虽然看到章逸激动的表情已经破解了眼前的困惑,不过对于不够专业的他和维森仍没有理会过来。

    “维森说过,那是一场天降的灾难。可是病毒和瘟疫在基因技术面前,理论上就行不通。因为现在的生物技术要破解病毒的蛋白质并不难。但是过敏却可以!严重的过敏照样足以致人死亡。而人体免疫系统在过敏反应面前是完全束手无策,毫无办法的!正是因为免疫力太强才会引起过敏反应。而当今的生物技术和医学技术不断一味地堆高人体免疫能力,其实恰好是作茧自缚!免疫系统不可能在过敏原面前主动降低免疫力,来让过敏物顺利通过;即使能,那也需要千百年的基因演化。照那个速度,地球人口早已经灭绝得差不多了。所以,当过敏源降临到不适者头上时造成死亡,我们是没有技术办法来化解的;这是免疫体系自身的特点,只能看着过敏者死亡!”

    “降临?”维森瞪大眼睛问道,他抬头仰望了一眼灰色的天空。

    “引起死亡过敏的过敏源就藏在从天而降的雨滴之中?!”

    “以过敏源的分子大小来说,理论上,完全可以!糟了!!”章逸和维森相视一眼,两人顿时明白过来。

    “走!”他们俩破门而出,坐进维森的车里。

    “喂?等等我!”丁一一脸懵逼地追出去跟上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