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孢子病毒
    “紧急新闻!!!至今日中午,本市医院已陆续不断地接收到多名因不明原因导致的严重过敏反应患者!其中有数名患者已出现休克及器官衰竭,生命体征消失!目前,淡云市各大医院专家组迅速组建,着手病因剖析。而市疾控中心已经全力出动,开始展开工作。暂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次的多起死亡病例为传染病所引起导致的。市委相关领导连夜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工作。防化组,特勤组,核生化小队,食物药监局,传染病控制组等各相关部门都已经赶往路上,立即对所有可能引发灾害的领域内进行全面排查!”

    “据未透露姓名的相关专业人士表示,造成目前不明过敏死亡病例,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淡云市里众多的制药企业,不排除在这其中的一些不法企业,在违规制造有害健康的泄露性操作,才导致的意外;据院方统计,截止发稿为止,淡云市医院一共接收过敏患者六十三人,已确定死亡十五人。在此,市委领导呼吁广大市民,千万不要慌张,要相信政府,保持镇定;在原因调查明之前,请尽量不要出门,请保持在室内,不要到人多聚集的场合去.......”

    “六十三人,十五名死亡?呵呵呵,狡猾的官僚,消息封锁地还挺严实。”费扬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边看着直播的紧急新闻道。“这个数据可是严重不符合四十七体人的预料呢。”他回头看了看正在运行“绘制”中的死亡鸟嘴面具立体图。

    “再过一个小时,就是一百五十个人死亡,两个小时后,一千五百;一个昼夜之后,就能让整座城市人口减员三分之一。到时候,看你再怎么来封锁住消息!”他阴险地咧嘴一笑。

    站在他身后的拉宝一阵不寒而栗,他完全看不懂费扬的实验,只知道他所说的并不假。接下来会有大量的人死去。费扬的生物实验正在自动进行中:烧杯和试管中不断蒸腾着蓝色的溶液。弈秋把整个实验设备装置都连接到了种植基地的灌溉水水源里。只要他们在试管中培养的“东西”一生产,就会自动随着压力进入到灌溉水源里。培育基地的工业化机器设备强大的效率能够极快地把他们研制出来的“混合培养液”直接投放到实践种植的植物上。建在地下的抽水机大力运转起来,水源被大量地抽取到蓄水池中混合,又通过复杂的输水管道,压力阀将水从自动喷水洒口均匀地喷洒覆盖在一片灰色的土地上。泥土上,生长着一大片菌落和各种大小不一的蘑菇,微微露出土壤。

    透过散射光源,微观视野中的水珠里,充满着无数个黑墨色的大分子生物———碎色花变异病毒。密闭隔离的仿生态室内,蒸腾上升的水汽中,亦充满了无数个从整个蒸发循环中游离散放出来的分子物。如同剧烈的爆炸之前,所有活跃分子一样,这些分子病毒即将暴动,难以安身。

    “雨停了,老爹,雨停了!”弈秋透过玻璃门,看到院子里水池碧波意外地平静下来了。四十七体人的一切计划,都必须通过雨。雨过天晴意味着费扬筹备的一切又得退回到云里。

    “没关系,淡云市最不缺的就是下雨。”费扬撑着脑袋,看着一副巨型的不断闪烁的鸟嘴投影图案。在告诉回旋的原子“绘制”下,鸟嘴面具正在渐渐变得完整起来。

    “下一场降雨,七分五十五秒后;坐标,范围,清仁街,梅逸街以东320米,永和街区;持续时间,雨量,过敏伤亡......641人。”费扬望着水晶球一般的鸟嘴图案,就仿佛这个里面有不断接收着从各地传来的实时测量的数据。要精确地预测一场降雨的所有信息,甚至是要达到分毫不差,连淋雨的人数都能精确到个单位计算出来,这是再强大的人类工具也无法做到。

    “弈秋,打开隔光顶棚,加大光照,室温,调到31.2度,把孢子释放出去;让被生物黑客祸害的无辜者们去迎接下一轮死亡。”

    “明白啦明白啦!”弈秋穿着丝袜坐在实验台上晃荡着双腿,她抬头看了一眼仿生态种植棚屋里的开关,立即用通讯芯片追着自己的目光所到之处,连接入整个基地的控制管理系统。一切都如她所意般启动:安装在内壁的两排仿自然光照灯向土壤投射交叉光照覆盖;传递管道导入高温,室温迥然上升;二氧化碳从气体管道中迅速注入;数据精准的人工控制操作下,隔离密闭室内的植物光合作用量不可避免地瞬间加大。

    种植在土壤表面的菌类蘑菇孢子植被像被从沉睡中唤醒,最合适的外部条件立刻让它们活跃起来。光合作用蒸腾下,几十万株微小的菌落蘑菇释放出无数肉眼不可见的孢子粉末,在湿度空气室温中挥散开来。碎色病毒分子物自然而然地被吸附到细微的孢子粉末上去。

    “在无可抗拒的恐惧和盲目的慌乱中,等待死亡吧。”

    生态室内屋的自动顶棚向四周圆边智能收缩,顶棚内侧是一个最巨大的鸟嘴图案,随着收缩消失在天空的背景下。

    密闭种植变成了露天种植场,风向增大,带着病毒分子的孢子粉末随风上升,飘向积雨云层.......

    .........

    “我们得加快脚步了!这就是鸟嘴面具的意义!”维森开着银色奔驰,穿梭于工业区凄冷无人的老旧马路上。“那是个实测后的预算公式。预示着当地的这个坐标点位未来的降雨情况!四十七体人的拓扑式计算思维可以精准得预测出短期未来动态!而过敏源就藏在从天而降的雨中!”

    “气象武器?!连雨都能变成武器?”

    “没错,气象生化武器!而且还只有思维足够强大的四十七体人才能操控,因为只有他们能够预测到武器的攻击范围和强度。”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如果沾雨即死的话,是想要造成人口灭绝吗!”丁一一行总算弄清楚了四十七体人所留下的鸟嘴面具图案里所包含的计划。如果这个计划真的伴随着大规模降雨而实施的话,人类的确会再面临一次鸟嘴面具曾经出现时的灾难———一场不亚于黑死病的人口灭绝。

    “那该怎么才能阻止他们!必须要阻止降雨!”丁一坐在后面咬牙道。

    “阻止降雨?那可做不到哥们,风**雪都是自然现象,人为力量不能阻止,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章逸回头看了他一眼道。

    “别傻了那怎么可能;要知道这次可是四十七体人干的,他们可是智慧策略都胜过我们一截的另一个人种。”维森驾驶着车辆,抬头控制改变掉前方的信号灯,迫停两边的行车流量,让自己的车优先安全通过。“丁一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可已经不再是正义使者了,而是他们要裁决的对象。我们也还不知道四十七体人为什么这么做。如果非要贸然出击,最危险的就是我们自己吧。不如暂时先观察一下....”

    “阻止它,必须要阻止病毒降雨,在死亡进一步扩大蔓延之前阻止它;如果尚不清楚四十七体人这么做的动机,那么我们就把始作俑者拉出来问问清楚!”丁一伸手搭在前排维森和章逸肩头。两人沉默地用余光撇向丁一。

    “每晚一秒钟,就可能多一个人因此而死去。每一分钟里,都有可能死去一个我们关心或者爱着我们的人;而我们是目前对这场灾祸掌握着最多信息的人;应该没有人比我们手头掌握的信息更深入更清楚了。即使不为真相,不为我的清白,我也要揪出这个始作俑者的四十七体人;哥们,我们得站出来,不为别的,只因为我们是最有能力去阻止他们的人。”丁一严肃地望着前方即将驶上的跨江大桥,雨刷器前,又飘零起细雨,那是暴雨的前奏。

    “如果能把你刚才的话录下来,放在世卫组织会议上播放,然后署名为一个生物黑客;那禁止法案一定会被立刻否决掉。”章逸撑着脑袋,摇摇头道,“真是没办法,算我交友不慎!我可是个生物黑客手术者呢,为什么会跟着你,一个前警察,生物特勤组的警探,去干一件这么高尚的事情呢?你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好吧,这牌我跟了,算是我以自己平生所学的知识,干得最崇高的一回了,拯救人类。”章逸有气无力,无奈地扬了扬手,入伙了丁一的队伍。

    “谢谢,”丁一露齿微笑,“你呢,维森?”两人看着一边开车的维森。

    “我?”维森减慢了速度,靠边停下车,“让我好好想想,我曾是个利欲熏心,受雇的网络工程师;按理我才不会这么傻地去跟你们找四十七体人的麻烦。呃,不过,”维森又突然加速启动奔驰。“只是我不知道如何拒绝你们拯救人类这样伟大的邀请,要是事后你能象征性地给我一笔佣金的话,我想我会去得更心安理得一些。”

    “抱歉我身无分文。”

    “草.....混蛋,对了,我要以生物黑客的身份跟你去,而不是你们把我也当做四十七体人来看待。”

    ..........

    银色奔驰车快速驶过大桥,在暴雨来临前向郊外进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