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身世
    “能破解它吗,丁一?!”维森和章逸这时只能指望着让丁一来试试看。

    丁一看了一眼,上下两排共有21个数字的电子门禁,这个设置大约有51兆亿个可能的密码组合。

    “绝无可能。”他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便后退放弃了,“只有量子算法才能解开它,我们都没法做到。”

    “那就这样放弃了?这可关乎几万人的性命!”

    “没错,干得漂亮!”维森也跟着一边跑起来,跟上丁一。

    “这真的可行么?”章逸还有点犹豫。

    “你也可以留在这儿等着看烟花呢章逸。”

    “好吧,我相信你的计划。”

    几十辆狂奔的警车在大雨中不断地鸣着尖锐刺耳的警笛声,沿着公路一路闪烁爆闪灯奔来。特勤组和火力小队都穿着警醒的黄色冲锋衣蓄势待发。陆奇沉默地坐在车里,重压之下,他已别无选择,只能顺着已知的线索,找到林凯和费扬再说。张映辉一边嚼着糖块,“我总有不祥的预感,头儿,我总觉得前面等着我们的是个陷阱呢。”

    “为何这么说?”

    “丁一曾说过,四十七体人的智慧极高,能够洞悉我们所有的想法;所有会不会是他们故意留下的陷阱呢。”

    “如果他们故意让我们发现他们,而留下陷阱;那么他们也可能猜到我们能识破他们的陷阱,所以此时陷阱就不再是为陷阱,也就是没有陷阱;而当我们认为没有陷阱后就一定会前往,所以还原回来再次等于他们可能会设下陷阱;最终这只是个行不通的博弈论悖论;奥卡姆剃刀理论认为,这等同于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所发动一次突袭。”李卿套上防弹衣,给出了一番拗口的安慰。

    “一切小心就是了,李卿,去查看下前方的情况,我们的无.人机到达了没!”

    “是头儿,”李卿打开电脑,接入实时远程影像;特勤组打头阵的无.人机已赶在大部队前头,飞往目的地观察情况。

    “唉,丁一不在了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了。”张映辉不自知地打了个哈欠,情绪失望。

    陆奇默默回瞪了他一眼。警车很快包围了整个种植基地,姜瑶披着防雨冲锋衣和防弹衣,带领着火力小组从前门突入

    费扬一路从应急通道逃下来。电子门都被丁一提前锁定住,丁一通过入侵电脑总控系统关闭了所有的出口,不论费扬走哪条路线都会受到阻碍。生物黑客试图把四十七体人困在其中。不过费扬却可以很快解开所有的锁定程序。在天生就多一条智力染色体的四十七体人大脑中,人类再复杂的二进制算术都是小儿科并不能困住他,只能在每一道门上暂缓拖延费扬的逃跑时间,让丁一拉近和他的距离。

    终于,丁一翻越过二楼的外栏,直接跳下来挡在费扬跟前。费扬正要开枪,却没有丁一的身手更敏捷,丁一抢先一手扳过费扬的手腕,踢向他的膝盖。

    “呃”费扬惨叫一声,丁一折断了他的手骨,手枪也自然掉落。丁一随即熟练地制服了费扬,把他摁翻擒住。

    “总算逮住你了混蛋!”丁一还不解气;一边缴下费扬的手枪,把他死死摁住。“快说,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释放病毒,杀人无形,连本大爷都被你们连累进去!”丁一带着费扬一边把他拖走。

    “嘿嘿,没用的,即使你能抓到我也没什么用了。你还是没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事情!”费扬顽固地昂着头不屈道。

    “不,我能阻止它,我已经阻止它了。你以为你把硝酸铵化肥装进有机土壤的袋子里,这么幼稚的换装就能骗过我?哈哈真是幼稚,那不可能!当我走进这里的二十秒钟内,我就知道这里缺少了什么;作物生长必定少不了化肥,而你也知道大量硝酸铵有多危险,所以就把它装在其他的袋子里,哈哈哈,你们四十七体人就真的”

    这时,一声震天巨响,大地为之一振;整栋大楼都像要崩塌,附近的玻璃被强大的能量波击碎一地,热能迅速扩散而来,一阵浓烈的火焰在雨中升起,随之而升腾的是黑色的蘑菇云。玻璃碎片随着巨大的爆炸而飞散出去不少,刚刚准备进场的重装警察被毫无预兆的爆炸又逼退回去,不得不躲在掩护物后面闪避。

    “里面发生了什么”陆奇也带上霰弹枪,子弹上膛,全员都紧张起来。

    “瞧,它这就爆炸了,怎么样,你还有其他什么手段,趁我打傻你的脑子之前都赶紧使出来吧!”

    “呃!!”费扬恨恨不平。虽然他早知道这个爆炸发生的可能性,但是就这么轻易被丁一发现并且引爆了,他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宣告失败投降。

    “没有招数了?那就轮到我了,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释放病毒,到底有何目的,学院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休想!你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不说?没关系,我有一百种让你屈服的办法,不管你是四十六还是有四十七条基因,我可坚信,疼痛对任何人任何生物都是有效的!”

    “你喔,嗬嗬嗬,我终于知道了,难怪哟,你老是能够打断我们的计划,原来你就是我们的人,丁一!”费扬突然阴阳怪气地说道,他无意间瞥见了丁一手腕处,一块黑白分明的皮肤肌肉。

    “呃,这算神马,我他妈才不认识你们呢,你这是想向我求饶吗?”。丁一一边拖着费扬前行,此地已不宜久留,他要先带费扬离开这儿。

    “不不,我知道你丁一,我们很早以前就见过面的———还记得吗,熊猫男孩!”

    丁一瞬间心中猛然震惊,双脚像踩着地雷一般没法再挪动半步。

    “你,说什么?”他没法相信自己耳朵刚刚听到的,从费扬这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口中说出来的这个词语。

    “熊猫男孩,我知道你的绰号。不过估计你自己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吧,那倒也是,能让你从中环巨人号上离开,是不可能让你记得任何东西的!嘿嘿嘿!”费扬像突然间找到了胜利的方法,邪笑起来。

    “巨人号?我才没听过这东西,你怎么会知道熊猫男孩这个绰号的,你他妈到底是谁!”丁一不得不怀疑起来。即使是再神通广大的四十七体人或者是生物黑客,都不该有人记得这个称呼才对。丁一从小生活在一个海岛小镇,而这个绰号在丁一的记忆中,早已经消逝很久很久。还能知道或者记得这个绰号的人,恐怕只有进入到丁一的记忆深处才会找得到。

    “我?我是费扬,学院委派来淡云市的四十七体人;我知道熊猫男孩,因为这是我们给你起的绰号;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丁一,你是谁?”费扬抹掉嘴唇边被丁一揍出的流血仰头道。

    “你们?哼哼!”丁一握紧拳头,他害怕听到费扬会说出更多连他自己都已经忘却的不该能让费扬知道的秘密。

    “还不相信?你一直在做着奇怪的梦,时常沉入大海,不知身在何处;你经常会梦到自己和鲸鱼同游;其实那并不是你的记忆,但却像真真正正地发生在你身上,深深刻在你的大脑沟壑之中;我说的没错吧,这是你一直理解不了的梦。多年来一直都索绕在你的心头。”

    丁一彻底呆住了,要是四十七体人有办法查找到他所有的资料甚至详细到儿时的绰号,他还能理解;可是连他梦中的情景费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丁一再也没法接受了。

    “巨巨人号?”

    “中环巨人号已经沉没多年了,但愿它没给你留下太多可怕的印象,熊猫男孩。”

    “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丁一,你到底是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