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诀别
    “张映辉,你明白自己是在干什么!?”姜瑶从楼道上一步步走下来,“你身边的这个人极度危险,是和四十七体人勾结在一起的生物黑客,严重地危及着公众安全!”

    “并不是你说的那样,姜瑶!你为什么连听都不听一下,就杀死了费扬!”张映辉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姜瑶,不由紧张起来。这个女人有着给人与生俱来的强大压迫感。

    “因为是超智人!就是条滑手的泥鳅,一不小心就溜走了;所有一有机会就一定要马上扑杀掉,等到他们掌握事态之后可就没人能够对付他们了!你要想一想你的职责,想一想公众安全和守卫国土安全的责任!就要消灭掉所有超智人异端!”姜瑶扣下枪支的安全栓。

    “最后一次机会!张映辉!到底是你来动手,还是交给我来!”姜瑶举枪开启红外瞄准镜。

    张映辉与丁一最后一次眼神对视,流露着多年来彼此无比信任默契的无声交流。

    “我没法相信你,连大狗都不能给丁一一个公正的交代;不能让我兄弟这么被冤枉。”

    “谢谢你,哥们。”丁一动容地看着张映辉流着汗雨交加的侧脸说道。

    姜瑶横眉一咬牙,三人同时开枪一阵对射,子弹擦肩而过,扫过墙壁。一发射击之后,丁一和张映辉忙躲到壁柱背后掩护起来。姜瑶也翻身躲在楼梯一侧的后面。丁一的手枪刚似乎大众了她的腹部,不过防弹衣顶下了伤害。姜瑶咬牙翻了个身,切换成连续射击,强大的火力立刻压制了张映辉和丁一。

    “你快走,我来拖住她,你从这里走!”张映辉向丁一指了指通往地下的通道入口。丁一抿嘴点了点头,但是站起来后又不愿走。一想到这么一来,大狗陆奇必定会把张映辉也投进监狱,想到特勤组队员一个个被拨下生特组忠诚的队标,丁一实在离不开。

    “放心吧,大狗不会我会告诉大狗真相的”张映辉很吃力地喘气,他别扭地转过身背对着丁一,颤抖着手又换了一个没打完的弹夹;可是控制不住地颤抖让他连装了两次也没把弹夹卡上枪膛。

    丁一单膝蹲下来,熟练地替张映辉战术掩护,却见他的胸前一片血染。

    “水,刚雨淋的”张映辉很在意地低头看了一眼从自己身体流流出来的,轻描掩饰道,“能足够坚持到你离开,相信我,我还能再撑一会儿。”

    “”丁一心中一片黯然,就在刚才的一阵乱射之中,张映辉被跳射的子弹击中了胸腔。而丁一亦很清楚,姜瑶的大口径步枪一旦打穿了凯夫拉防弹衣后会是什么后果。

    “躺下,快躺下!”丁一这时候竟不知所措,他捧着张映辉抽搐的脸,勒令他平躺下来。很快心压失去规律,丁一不知轻重地按住张映辉的胸口,血压便立刻从口腔里喷流下来。

    “不不别这样,这只是演算!”丁一猛击打着自己的脑袋,提醒自己这只是笼芯模拟的一个假设计算结果而已。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笼芯都没有运算起来。血染的双手触感已经真实地告诉他这并不是他大脑中的模拟演算。张映辉只是看着丁一,紧抓住丁一的手,微微张了张嘴巴说不出话来。六年前,生物特勤组建队的时候,他与丁一第一次相遇。无数次并肩作战,每当丁一冲锋陷阵时,张映辉从不缺席地在丁一旁边全力掩护他,直到六年后今天的最后一次掩护丁一。鲜血从食道喷涌,堵住了他的呼吸。丁一不知所措,暴雨从灰色的天空倾盆而下,淋透了张映辉的防弹衣,带着鲜血染到丁一的脚下。

    “你不会死,你不能死映辉,”丁一尽力地安慰自己。姜瑶那边也没有了枪声,她已经默然地走到丁一身后。她用脚尖挪走了丁一唯一的武器。

    “带他,带他去医院,”丁一低着头,咽哽地奢望乞求姜瑶。

    姜瑶冷冷地看了一会儿,不为所动。

    “即便送去医院也没用了。”姜瑶深吸了口气。“张映辉算是被你连累了丁一。”姜瑶还是选择举起枪,对着丁一的后脑。

    “愿意跟我回去,还是我在这就解决你。”

    丁一摇摇头,抓着张映辉的手没有松开。

    “会给你个解释,但不是今天!”维森和章逸适时地出现在姜瑶的身后。维森同样拿着手枪指着姜瑶的后脑道。

    “你真的很令人讨厌!”章逸从女人手里夺过她的枪。

    “丁一,该走了。”章逸搭在他的肩头提醒道。他看了一眼躺地的张映辉,此时的张映辉已经无力回天,章逸一眼就看出,子弹几乎穿透他的胸膛。即使由他动刀,也止不住大量流失的血量。

    “马上离开这儿丁一!”维森不忍紧迫的时间再被情绪失落的丁一浪费掉。

    “你们根本走不了,这里已经被全部包围,警力封锁到周边三公里以外,即使从地下通道走,你们也逃不过原野上无人.机的红外眼。”姜瑶抱臂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没曾想到丁一还有同伴在这里。

    “你再多说一句,我让你再也说不了!”维森反扣了她的双手,锁在楼梯下。

    “别杀他。”丁一摇摇头,张映辉这时已松开了手。从他手心里交给丁一的,是一枚已经破碎的生物特勤组的队标。丁一抹了把脸,擦去满脸的雨水。“这笔账迟早会让你还!”他指着姜瑶咬牙切齿。可是姜瑶的身份是生物特勤组队员同时还是国安局的人,丁一明确知道,如果现在真杀了她,那他就真的成了四十七体人的同盟了。

    “该怎么走!”维森问道,很庆幸丁一没被情绪左右。但是没有了生物黑客的能力来控制全局,维森也难以判断该怎么样离开基地。附近到处都有正在搜寻他们的重装警察,没有生物黑客的控制力,他们很难胜过这些集体行动的火力分队。

    这时,一根空降绳落在了三人之间。三人都仰头望去,只见破裂的棚顶上方,正悬停着一架小型直升机。机身上是涂着消防火警的标志。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一架能够全天候出动飞行的消防局巡视直升机。两名全身都穿着防火服,看不到面孔的人随即从空降绳上滑降下来,和雨水一起,正落在丁一三人的中间。

    气氛僵持了一会儿,谁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维森章逸都暗暗把武器藏在背后。而两个“消防员”亦看到了不太对劲的姜瑶。还是高个的消防员先有所表示,他拿着空降绳丢给三人,举手向丁一微微比划了下。丁一略加思考,便点点头。

    “走!”丁一迅速把自己扣在降落绳的安全节扣上,带领章逸维森一起离开。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个消防员的手势暗号。男人比划的动作,是想表明自己的真正身份———横置沙漏。

    两个男人拉了拉绳子,直升机开始升空,离地面越来越远。丁一的眼神始终望着躺在地上的张映辉身上挪不开。暴雨越来越大,模糊视线,直升机的身影在张映辉的虹膜上渐渐消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