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物黑客的危机
    天空惨白,灰色的雨落在人流稀少的冷清街道上。空荡荡的空轨列车穿梭过破败挤窄的旧棚区。不起眼的旅馆霓虹灯招牌在雨中亮起。受到过敏病毒事件影响后,淡云市变成了一座雨中寂寥的空城。

    “过敏病毒死亡事件继续发酵蔓延。据国外媒体报道,自从淡云市发生大范围过敏导致死亡的两周后,世界各地也相继发生了几起同样的思维病例事件:欧洲马赛,阿姆斯特丹,日本千叶县,神户,美国弗吉尼亚州部分地区和巴尔的摩等地在本周内均发生了相同几起类似的过敏导致死亡事件。共超过一万五千多人过敏,已有超过三千多人死亡。几起案例的共同特点是都发生在大雨过后或普降大雨的过程中。有人因此称其为黑雨灾难。目前事件已引发各个受害国的紧密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就过敏死亡事件的各国卫生疾控部门紧急召开协调会议,商讨处置方案,严防事件进一步升级,保障国民生命健康安全底线。”

    “据本台在机场发回的报道,各国的领域内医学专家都已来到淡云市或在途中,着手研究调查,保证以最快的速度破解病毒源头....”

    .........

    “你们是辉瑞史克的调查员?”

    凯斯和亚伦脱去防火服后表明了身份。他们趁着种植基地爆炸后一片混乱和通讯中断之际,驾驶着伪装成火警的巡逻直升机,从而顺利地欺骗了警方的无人攻击机,成功搭救了丁一一行三人。

    “调查员亚伦,这位是凯斯。”亚伦介绍了沉默寡言的凯斯。

    “谢谢,不过世界第一的生物公司辉瑞史克来找上我们,是为了什么事呢?”章逸总感到不安,他直觉这又是一个坑。和文莺一样,亚伦的手腕处,也有一个显眼的生物纹身标识,横置沙漏。

    “和你们一样,我们也需要弄清楚一些事情的真相。”

    章逸与维森对视了一眼,而丁一仍靠着墙,手中捏着特勤组破碎的队徽,对着窗外的大雨发呆。张映辉本来是他在特勤组最后说话的机会,而张映辉的死,让他失去了最后一个能解释的机会。到此,他已别无选择。

    门再次打开,久违的熟悉身影走了进来。

    “文莺.....”

    文莺顾不得擦去刘海上的雨水,扑到他身上。

    “你去了哪,这么久才回来,我都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文莺激动地泪湿了衣领。

    “发生了很多事,不过没关系,我回来了。”丁一轻咬着她耳朵道。自从在市政广场分别之后,除了一通短暂的通话,文莺就再没有过丁一的消息。

    “特勤组开除了你,也把辉瑞史克踢出局。我还以为他们要加害于你。”

    “使得,不过没事了文莺。”丁一轻抚着她的黑发安慰道。

    “看了派文莺来淡云市是对的。”见两人的关系后,亚伦对凯斯自嘲道,不像文莺他们俩的肤色会先入为主地被当成特派员。

    “特勤组拒绝了你们合作?这是谁的意思?”丁一倒是没想到,特勤组不仅把他踢出队伍,也让辉瑞史克一同滚蛋了。

    “谁来话长,那应该是中美政府的联合立场。在美国,cIA调查发现了格林潘总裁曾与四十七体人组织有过某种未知接触。因此格林先生已经从受人崇敬的黑客偶像变成了被调查的对象。即使他可能已经死了,但cIA仍没放过他,继续调查着他的过去。”亚伦抱臂道。丁一想了想,现在的特勤组确实是在全力追查四十七体人。其余的事情都已不再接手。连曾令他功亏一篑的杜冷丁和李森正,陆奇都放任着视而不见。原来这都是上头的旨意。

    “文莺说你是淡云市最可靠最有能力的生物黑客。丁一,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还有你的朋友。帮助我们查清楚格林潘先生在淡云市和齐身集团里留下的秘密。”高大的凯斯站了起来,伸出手等待生物黑客们的回应。

    “我可以和你们合作,不过我的朋友不该再被身置险境了。”没有了退路的丁一接受了凯斯的请求,但也同时拒绝了他的朋友。他与维森章逸默契地点头,“我不能再要求你们做得更多了伙伴们,为了你们的安危,章逸,维森,你们是该退出了。在桉树工厂,我就差点连累你们。”丁一转身对两人说道。因为突如遭遇姜瑶和重装警察后,三人差点就被包围。内心愧疚的丁一这次执意要他的朋友都退出。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找我。”章逸拍了拍他的肩,准备告别。

    “你有我的联系方式,知道怎么才能最快雇佣到淡云市最好的快递员吧。”维森见丁一已拒绝了章逸,也只能委婉接受。

    “谢谢,你们都为我做得更多了。”丁一与两人惜别。无论是安然还是特勤组,没有这两个生物黑客同行的帮助,丁一好几次都已身处绝境。

    “那我们也走吧丁一。我带你去见达尔先生。”文莺一边拿起电话联络。

    “呃,等等,你的朋友恐怕也没法置身事外了。”亚伦叫住准备离开的章逸和维森。“凯斯,你看看我们这是在和多危险的人合作......”他拦住了章逸维森,指着投影电视上播放着的丁一意想不到的新闻。画面是特勤组突入桉树工厂时,潜伏在门后视角的一段视频。视频里,丁一一脸冷血地枪杀了求饶的费扬。

    “不,不是这样.....”丁一哑口无言。但他也清楚,以黑客的技术,想要剪辑一个角度独特,颠倒是非的视频出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何况,那时丁一还的确与费扬在一起。

    “我没有杀他....”丁一口中喃喃地否认,这样的辩解早堙没在电视前公众的恐慌惊讶之中。

    “据市生物特勤组的突击行动结果,特勤组在市郊成功地摧毁了一个科研种植基地。现经过多名生物学家和病毒专家的研究鉴定,已经证明该基地便是此次过敏死亡事件的源头。恐怖分子便是利用了生物投毒的特性,释放大范围的过敏源,导致上千市民死亡。好在我市特勤组重拳出击,虽然罪犯的手段高明,隐藏极深。但特勤组还是迅速找到了这一恶性.事件的源头,在病毒制造者释放下一轮最大量的病毒之前,及时击破摧毁制造窝点。但据特勤组长姜瑶透露,行动中,病毒制造者与重装警察发生激烈交火,一名特勤组队员不幸牺牲。而造成上千人死亡的罪魁祸首,与此前特勤组猜测搜索的一致,果然是生物黑客所为;几名病毒制造者分别是......”

    ...........

    “没经我的允许,你为什么要发布出去!?”陆奇撑着伞怒而追问。

    “总得找个替罪羊吧。”姜瑶穿着冲锋雨衣,站在空无一人的大厦电视墙下看着新闻。“陆奇队长,我知道你现在肩头的压力很重,所以想办法帮你分担点。”

    “费扬死了,你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生物黑客干的。”陆奇撑开伞,望向街角。

    “难道你想把四十七体人的秘密公之于众,造成更大的公众恐慌?你不会吧,只要有我们这样默默的安全守护者,真相永远都不重要。”姜瑶笑着摇摇头走开,消失在越来越大的雨幕中。电视屏的光影倒映在街道的积水面上,三个被定义为重度危险罪犯的面孔。陆奇看着前特勤组的字样,无奈地打起伞转身离开。

    .........

    “虽然三名生物黑客仍在在逃之中,不过市长向大家保证,一定会将罪犯绳之于法,给无辜的市民一个交代。另外,现场勘测的著名病毒学家表示,特勤组的行动很成功,已彻底地摧毁了病毒源头,绝不可能再发生此类事件。公众可以放心大胆地走出家门,出去工作,安全地去任何场所。专家学者们的经验也将为国外的同类事件提供应对之策和预防措施,尤其是特勤组如何迅速查找发现病毒源头。”

    “经过此次灾难,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更团结更坚强的淡云市。在此,市长感谢所有市民在公共危机前所给予的理解支持和配合;同时,市长也呼吁,从今天起请广大市民注意你身边的生物黑客,对他们的一举一动请多加留心。政府亦将对本市内的生物黑客名单做彻底的排查......”

    ......

    高楼外,大雨连绵。

    市中心的高楼酒店内,清洁员打扫完房间关上门。房间里的达尔看着电视屏上不断转播的片段,世界各地的画面,无数在黑雨中痛苦挣扎,无法呼吸的过敏患者;病床上因过敏死去的女童,以及戴着防毒面具的生物黑客们携带武器进入桉树工厂的截图。

    “原来你的目标,是生物黑客.....”达尔捂着胸口,激动得站了起来。他已经预见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游行,他所做的所有努力即将化为泡影。达尔的双手颤抖起来。他伸向桌上的药丸,枯干的手背却用不上力。他感到心率大幅衰弱,胸口窒息。门外的清洁女工收起毛巾,推车离开。达尔想喊,但竭斯也发不出声音。他感到眼前愈来愈模糊,倒在桌下。桌上的水杯旁,放着两颗白色的六角药丸,上面刻着很浅的图案,难以被发现。鸟嘴面具图案。

    ......

    清仁街,某个不知名的深巷,卖保健药品的地下室里。

    林宝被剖开了半个脑袋,沉睡在简陋的手术台上。灯光昏暗,即使没到口罩,也看不清动刀者的脸。放在一边的手机发出一些微弱的蓝光。

    “自由基,你在哪?”讯息的内容被自动投射出来,下面的备注名是夜莺。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