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生物存储盘


    “心率调节器失常?你说达尔先生所使用的,全世界最先进的人工辅助心脏还会发生导致死亡的问题?我怎么能相信?”

    “你亲眼所见,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凯斯读取到达尔放置在身体左心房里的人工调节器装置。用黑客链接读取了调节器的工作日志,日志里显示,心率调节器在一段短暂的时间内莫名地大幅激增频率,才导致了达尔的死亡。

    “是受到了外力的控制吧?”丁一问道。对于达尔的死,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达尔所使用的辅助心脏调节器是辉瑞史克自己生产的。它就像天文石英钟一样准确无误,也不太可能被生物黑客掌控制住。丁一打量四周,除了酒店对面的高楼上有一个无线网络基站。只是基站的频率绝没有强大到隐形调节器的正常使用。

    “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达尔先生在这儿!”文莺想起没有几个人知道达尔的行踪。

    “大麻烦.....”坐在角落边椅子上的亚伦自言自语。凯斯和文莺面面沉默。

    “如果这不是意外,那就是说,应该有其他人也知道凤鸟计划了吧?”

    丁一莫名地咬着手指,不知道调查员们在讨论的又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像上次他所调查到的,泡沫毒品是辉瑞史克的产物。“去检查一下达尔先生的行李,看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给我们!”凯斯想了想,最坏的可能就是一件有人插手他们的凤鸟计划了。

    “都在这儿了,达尔总裁带来的东西只有这个!”亚伦也早已想到了。他翻开箱包,里面只有一台微型投影电脑,和一个黑色的圆形保温杯之类的金属设备。亚伦急急打开电脑,连接上这个设备。

    “DNA存储盘.....”四人都看着亚伦从包里拿出来的一个厚壁沉重的黑色存储“杯”。生物存储技术在当今的时代已经趋于成熟完善,只是考虑到成本问题,没有被普及起来。连连接通讯设备都已植入人体内的时代里,DNA存储信息更不在话下。生物存储技术始于21世纪的头二十年里。通过把电脑二进制信息翻译成映对的DNA编码字母后,引导DNA在实验室里有用地自我复制,从而来存储信息。DNA存储与电脑连接后,便可直观地看到保存下来的信息。由于DNA是化学合成分子,微小密集,存储的信息量极为巨大。几兆亿字节的数据存储在DNA上,根本就没法用肉眼看到。

    生物实验室里合成的存储用DNA分子能够保存一个世纪的时间长度,除此之外,DNA存储技术还有一个额外的安全保护优势,那便是它杜绝了被生物黑客盗取的可能。因为生物合成DNA分子结构物并不是电磁设备,而生物黑客的所有连接技术都建立在微电流电磁设备通讯的基础上。所以,想要看到DNA存储的数据信息,就必须借由生物实验室的标准连接读取设备。

    “快,打开来看看!”文莺催促道。这一个圆形保温杯大小的存储设备,其三分之一的存储空间就大约能装下十个国家图书馆的信息。达尔可以把巨大的秘密通过存储器来告诉调查员们。

    “妈的!密码!!!”亚伦连接存储容器后才发现,DNA存储器带着极其复杂的密码保护。想要暴力破解生物密码就真的太难了。如果不知道实验室合成分子的生长序列,谁都看不懂它里面复杂到混沌的存储内容。文莺和凯斯一脸失望。亚伦双手抱在脑后,瘫坐在椅子里。也许达尔是在辉瑞史克集团内部发行了什么,才带着巨大的秘密急匆匆地奔赴淡云市来,可没能说出口就死了。

    文莺抱膝沮丧地蹲着,发行茶几下有一颗掉落的白色药丸。她伸手捡起那颗已经氧化的六角边药丸看了看。“如果心率调节器并没有发生异常,而是达尔先生自身的心脏出现了异常。那么调节器会不会也被动地跟着激增频率来适应调节失控的心率呢?”文莺捡起药丸,她看出了,这是种预防心肌扩张的强效药。

    “完全有可能。”凯斯想了想,根据调节器的日志看来,如文莺所说的情况也完全符合日志所出现的那种变化情况。

    “齐身制药.....”文莺拿起药丸,放在灯光下仔细检查了番。

    .............

    霓虹灯下的夜晚,清仁街的沿街酒吧外,鲜红的招牌闪烁着印染雨水的光影,仿佛潮湿的空气里还透着刚刚平静下来的警戒色。暴雨淋在垃圾铜外的大尼龙袋上。电动汽车停在路边等待着使用路边上着闪着蓝色提醒灯的充能柱。

    生物黑客滚出去!

    壁灯下,红砖上一片昏暗的涂鸦画:生物黑客标志性的防毒面具被运动鞋踩得稀巴烂。面具里迸射出一滩细菌,病毒和破碎的针筒注射器。淡云市对生物黑客不再包容,愤怒和讨伐不可遏制地蔓延。

    维森披着风衣,口罩,低头走过涂鸦前。

    “快走吧!”他回头对还在涂鸦前发呆的章逸催促道。

    让他们现出原形!涂鸦下还有一句愤怒的口号,一边是市长振臂一呼的头条照片。“真***不公平!!”章逸朝着墙上吐口水道。

    “走吧,”维森拉着他,两人低头走过转角的监视器,走向街边越南菜餐厅隔壁的一部窄小的楼梯里。穿过楼梯小心碰头的提示后,是中德口腔几个小字竖在门口。章逸敲了敲门,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给他们打开门。男人没说话,歪着头示意他们俩进来。“我的朋友,日本医生,门仓良。”章逸走进诊所向维森介绍道,这是他很信任的生物黑客医生。

    “是啊你们早该来找我了。”门仓良锁上门,开启无菌消毒箱。“就你们现在这样,不怕在外面被手撕了吗?”滚动新闻里不时会发出三个生物黑客的面孔。门仓良边说着拿出手术刀。他要给章逸和维森做部分的面部削除手术,改变关键的面容参数,以躲过所有的面部识别监控里所带有的特征参数计算。

    “放心,并不会改变你什么,只是让电脑找不到你。”章逸向维森点头解释。

    “也尽量让你的脸变得更受女孩儿们欢迎。”门仓熟练地装进无菌手术刀片。

    “女孩儿?不,是男孩子的喜欢。”章逸按住门仓的手道。

    “没跟你说。”门仓瞪了他一眼,不想搭理他。“所以,你们真的干了那事?释放降雨病毒?”

    “是超智人干的。”章逸伏在诊所的窗边,抽了口烟道。

    “我想也是。除了他们该没有谁能做得到了。不过你们真是帮了淡云市的生物黑客一个大忙:有了你们的光荣事迹,现在淡云市准备收拾生物黑客了,警方引进设备,打算从所有的隐形通讯协议中找出所有的植入者,准备挨个登记。都是拜你们所赐,这放在以前可是违背公民**的国家犯罪行为。”

    章逸沉默地回过头,没有说话。

    “那个人,你的朋友,他杀了那个四十七体人吗?”门仓良一边让维森躺下,注射了局部麻醉。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的客户想要见他。”门仓戴起口罩,与章逸对视了一眼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