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清场
    永和街区,快速轻轨列车穿行过镂空的大楼,停留在楼层间的站台。与轻轨平行的地铁地下空间站台亦在此交汇,人群从站台里匆忙地交织,交换着各自的目的地。月色深藏在灰色的海岸线上。身披橙色防水服的交通员神色紧张,行走在街头巡逻。街面上到处都有禁止通行的发光标识牌,道路被封锁地支离破碎,单向通行的车道上塞满了只有调头缓行的车辆。===『龙王传说http://www.miaoshufang.com/msf617/』===。灯火忽暗,沙漏状的大厦像被拦腰切断供给的胖子,黑暗的楼层与昏灰的天空合为一色。狭窄拥挤的兴市路一排通明的霓虹灯,密密麻麻林立着的广告招牌恨不能接上原子能,才能使得自己更耀眼辉煌。下班后的工人,白领,各色职业者,都像趋利避害的草履虫一样简单,聚向坝城的商业消费区,寻找着能让线粒体和多巴胺最快兴奋起来的办法。没人在乎自己要寻找的是真实存在的感受还是黑客游戏里的幻觉。每个人都是这座城市这个庞然大物上的一个部件,技术和药物能让这台机器加速,疯狂起来。坝城螺旋本来就是个添加了无数混合剂的试验场;高速,疯狂地旋转是它的常态,而作为试验场,即使平静下来了,变得一潭死水也说得同,能够解释。任何时候都没有人能察觉到它的异常。

    中华街的街巷路口,游荡着站着几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但机警坚定的表情却昭示着他们的身份,便衣警察。浓妆艳抹,皮肤白皙的高跟鞋女郎拎着手包从丁一身边走过。生物黑客的直觉让他准确地判断出,这是个变性人。智能路灯的阴影下,丁一靠着路边上,停车位里的路虎车旁。

    “他们要行动了。”他靠着车窗,对坐在里面的文莺打赌道。

    “谁?”

    “特勤组,审判时刻。”

    ......

    破旧的高层单元楼里,一声爆破,重装警察收起破门槌,荷枪实弹的武装突击小组突入屋里,穿着内裤的男人惊慌失措,从窗外夺路而逃,只留下化学工作台上一片狼藉的神经毒品提纯装置。

    “站住!别动!”蒙面的警员扫去一梭子弹,高能点着了工作台上的化学品,燃烧产生出浓烈的神经毒害气体,到处弥漫在逼仄的楼道里。

    “新街c1片区,5栋,马上派消防部上去灭火。”姜瑶稳坐后方,坐在楼下的行动指挥车里,一边观察着上方的情况,向无线电里发号施令。

    窜入小巷里的男人仓皇而逃,却被一个突然横出来,身高体宽的壮汉影子挡住了去路。

    “给我让开!”逃跑的生物黑客“传教士”王杰一边掏出一把小刀扑向黑影。但竟被他挥拳,高高揍起。阿福的脸上留着一条血痕,从巷子阳台的阴影中走出来。“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吗,我最讨厌你们这些不负责任的黑客了!”他把传教士先生从垃圾箱里捡起来,狠狠一拳朝着他的脸上去,把王杰揍晕过去。

    “传教士,王杰,已经抓获。”他向耳麦里汇报道。

    “收到,三号车已准备就绪。”李卿带着耳机,开启加密频道回复阿福。拥堵的兴市路上立刻响起一阵警笛,一辆看似普通的民用车调头杀入街巷,朝着阿福的定位方向驶去。

    “滋滋....”此时,李卿身后的信号捕捉台响起了一阵开场杂音。它自动拦截了附近一段来源不明的通讯。

    “它们来了,收拾好东西,走。”

    “嗯。这就上传。”一个中性的声音回答道。

    “.....行动!”听到这儿,一直在等待的姜瑶当即一挥手,带上一队重装警察小组冲下指挥车。她扬起腕表,把捕捉到信号的定位接入到腕表里的追踪信号。随即带人突入了前方一栋狭小的单面高楼。歪歪扭扭的楼道一旁,满眼都是1和0的二进制语言。微弱的紫光通过一人多高的面积极小的通风玻璃照射进来,连楼梯和走廊也够不着光。当人口开始爆炸的极高城市人口密度,才能压缩出这种容量极小的人居楼屋,如同后工业化的流水线产品,简单粗糙。它的周期和它的质量一样,被人用之即弃。

    姜瑶找到了不明通讯的来源定位,尝试用解码器解码一道沉重的圆形铁门。但是解码器只是无能为力地显示了两次解码失败。姜瑶见无济于事,一把拆下解码器,朝身后的警员打了个手势。队员爆破手立刻把微型爆破炸弹贴上门去。又一阵响亮的爆破声,仿佛整个单薄的楼层都惊动了一番,圆形铁门被定向炸飞。

    突击队员前脚踩着扬尘冲进这间采取了高度保护措施的小房间里。却什么都没法发现,除了三排上下叠堆起来的超薄屏幕投射电脑。

    “自毁程序启动完毕,三,二,一。”姜瑶看着它倒计时,然后所有的分屏都整齐划一,同时变幻成一个统一的漂浮图案,鸟嘴面具。空荡荡的房间里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连地上的脚印也是新的。姜瑶叹了口气,电脑已经陷入彻底循环死亡状态,休想从中挖出半点信息出来。

    ......

    昏暗的街角,背对着急驶而过的警车车队,丁一不紧不慢地从自动售货机里掉下来的安非他命饮料。阿福和李卿一定想不到,昔日的战友就这样在离警车不到三米远的距离上悠然路过。

    “你以前可曾是生物特勤组的箭头人物呢。”文莺从背后搭着丁一的肩,接过他的饮料语气中充满了豪情。她知道丁一一定还会还会怀念那时的生活。丁一太了解特勤组,知道他们的行动方式,也非常清楚如何才能躲避开特勤组的搜查。所以,即使现在的丁一名列生物特勤组通缉黑客的头名,也依然可以像个幽灵一样,在淡云市的暗处里安全自如地生活着,从来不需要离开逃避。生物黑客的能力让他越来越擅长隐蔽自己。丁一已经开始不知觉地向着他曾经日夜追寻的杜冷丁靠近,变得像他一样无影无踪,难以追寻。

    “我可不会像他们这样鲁莽行事。”丁一倚着墙,擦了擦鼻子道。生物特勤组在淡云市的“扫黑”行动虽然声势浩大,支持力度极高;不过这并没有太多的成效。兴起于本世纪20年代的全民动手,发现自我基因开始,随着技术成熟完善,经过多年的技术历练,被时间筛选出来的生物黑客已变得非常专业,不论他所从事的事业是否合法,这些自我摸索出来的黑客都是极富天赋的人才。

    “要谢谢特勤组的清场行动,他们扫除了一大批行业里水平低下的伪生物黑客,间接等于帮助我们删除了那些不正确的选项。这样一来可节省了不少时间,我们要找的人就少得多了。”丁一双手抱臂,点了根烟。他知道,以这样广撒网式的突击行动手段,根本打击不到那些真正的上游生物黑客。

    烟圈飘散在凌晨浸着潮湿的空气里。黎明尚在黑暗之中。林立的大厦如史前时代里的参天大树,隐现在朦胧的空气水雾之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