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空壳角色
    “本站消息,随着淡云市政府对生物黑客的‘清场’命令下达,昨晚,淡云市警方特勤组在坝城永和街区执行清场行动;进一步扩大‘扫黑’目标,对有从事非法活动嫌疑的生物黑客行为进行专项清查打击。在鱼龙混杂的永和街区,特勤组共抓获非法行为,非法生产交易,生物黑客犯罪嫌疑人共计三十余人。清缴浴盐毒品成品及半成品二十余千克,违禁黑市器官,肝脏血液肾脏等五十余个,违禁生物制品,基因酶十余瓶。同时还有一部分盗窃受保护商业信息和个人**的生物黑客行为,进行无法解释实验行为的生物黑客被连同抓获;特勤组行动高效,硕果丰存,有效保护了淡云市人民的利益.....”

    “三十余名?哼,三个真正的生物黑客有没有都成问题,你可真敢向媒体吹牛呀!”陆奇一遍遍地浏览过名单上生物黑客的资料。

    王羽,黑色盐毒品制造者及流通中介,非法人体器官贩卖摘取人,被捕;

    维京人,基因定向改造手术者,无法核实身份。疑似藏身处,城东区。

    冬寂,信息盗窃,商业信息,工程技术保护专利及个人**盗取者,出逃,已出境,离开淡云市。

    莉莉丝,虚怀,大v字,比特人,log,夜莺,孔子始祖鸟......尚未核实真实身份。

    “未能核实身份?你调动了半支军队的火力,连这些人的脸都没看清楚?”陆奇闭上眼睛眯了会儿,随眼神意识操控的投影电脑自动关闭,一连串的生物黑客名单消失在蓝光空间投影中。

    “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不是我们真正要找的人。”姜瑶很是不以为然。“清场行动只不过是让公众能看到他们所想要看到的东西,获得虚无的安全感而已。他们想看特勤组那么做。可是谁会给自己找麻烦,去真正对付这些连名字都读不清楚的怪胎呢。”姜瑶再次打开名单,陆奇瞄了一眼缩的名单。名单上的前十名生物黑客中,只有一人是真正被特勤组捉拿归案的,另一人还是遥遥无期地身份核实审查;有五人尚无法确认真正身份,也就是特勤组连要抓的是谁都不知道。剩下的三人在逃。名单之首,便是前特勤组员,丁一。这的确是份让陆奇看了就头疼的名单。除非能让榜首的人再次回来。否则,现在的特勤组花上几年的时间也找不全这些基因嬉皮士。

    “这个人,基本可以确定了。”姜瑶伸手划去了投影操作中的一个未知黑影人物,“比特人,不存在。”

    “不存在?这份名单可是从来源可靠的线人那里得来的,从黑市市场中花高价买来的,怎么会不存在?”李卿转过椅子道。这份确切的名单,是特勤组卧底队员手里传过来的。只要是在淡云市地下黑市中出现露面过的人,总会被同一森林里的其他猎人,其他生物黑客发觉。

    “我并不是它骗了我们。只是它太蠢了。并不了解真实情况,亲爱的。”姜瑶充满爱昵地摘下她的眼镜,解下李卿的盘发。“比特人,从目前所有我们找到的情况,所有得到的情报分析,它至少个被创造出来的虚拟黑客,或者也可能是人工智能在充当傀儡,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存在的生理人。”

    “你是怎么确定的?”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姜瑶一边操作着投影系统,在另一端列表里为比特人重新创建了项目行。

    ,字节人。

    “剃刀理论,基于这个角色的所有情报,信息,都未有提及过此人的真正实体,真实事迹;连我们到行动现场都没有发现半人类的踪迹,由此推断,它就是个只存在于量子微电流中的意识幽灵。”

    “人工智能?那就可以归为无害类删除了吧。”陆奇低头继续拉下要解决的黑客名单。

    “人工智能?也许吧。虽然字节人只是个不存在的虚拟角色,却也是这么些人里唯一一个与四十七体人有关联的角色。”姜瑶把bit拉入行动计划树。

    “......”陆奇与李卿阿福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唯一一个需要我们警惕的角色,一个空壳。”

    ...........

    黑色的流动液体,像灌溉入田亩的渠水,泾渭分明,干枯起来的血管在注入后又膨胀饱满起来。但很快,血管又沉下去,被黑白块状的皮肤覆盖,消失如常。也许是抗药疲劳的缘故,丁一仰着头,深深地吸了口气。任何药物都已经没法给他带来这样的舒畅感。对大多数的生物黑客而言,黑血就是份毒药契约。要让身体与网络,与周围更多更强的万物互联,代价就是更进一步地进化身体,把健康和人类的原貌更多地还给魔鬼。

    “我可从来没见过有人在接受负硅离子的血液后,会有你这样畅快的反应。他们大多数人都痛苦地像在岩浆里爬了一圈。”黑市商平金按灭了烟,坐下来道。“像你这样注入了这么多量黑血的,一般的生物黑客早已经半身不遂。注射前后,通常都会需要及大量的稀释血来缓冲。”

    “没问题,我能承受。不过你别告诉章逸。”丁一解下手臂上的压脉带,张开双臂贴在沙发上。他也感到无法站立的晕眩,眼前仿佛出现了黑色深空,又无比真实存在。就像章逸带他第一次上铁幕大厦操控台的感受,那种放浪形骸之外的感觉每次都会随着黑色血液的注入而加深。他仿佛能看到,体会到隐藏在更深更黑暗里的真实;所有的通讯线,所有的蠢蠢欲动的微电流,都逃不过他的神经元搜索。

    首先,他得把自己变得更暗,更适应黑暗,才能看到藏得更深的光。

    “我是,算上这一次的黑血,你已经欠我很多钱了丁一。”平金合握着双手不识趣地打断了丁一的飞翔。

    丁一扫兴地哼着鼻息,“,00,69;”他闭着眼报了一串数字。

    “这是什么?工商银行的账号?你偷了谁的账号?”平金没见过能随口就报出盗窃账号的人,在当今银行的信息加密保护下,黑客大多还是需要借助些工具才能越过病毒追击防火墙的。

    “每节比赛的比分,今晚步行者会在客场绝杀活塞,最后翻盘进入东部决赛。”

    平金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大胸女友尤娜,示意她马上记下来。

    “不,等等!一场根本就不够,你得告诉我其他四强赛球队,还有谁拿今年总冠军。”

    “赔率6.1,随便串上热门的网队,押上你在泰隆银行里的钱,比赛结束后,除去黑血和安非他命的钱,你会倒欠我0万。”

    平金咬着手指想了想,又瞪了一眼尤娜。“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比赛结果?难道他们会打假球,还是所有的纯粹的数学游戏,综合数据演示?喂!你他妈还看了我的账户!”

    “嘿嘿,你要是真想知道,就和我一样,把黑色的液体像矿泉水一样灌进你的血管里。”丁一站起来,拉起衣领。

    “我,省省吧我才不要像你们那样,就算无所不知,我也不要死的时候血管肿的像蛤蟆一样。”平金掀起地把装黑色血液的玻璃管丢进垃圾桶里。

    “到无所不知,其实你更胜一筹呢,我想问问你,近来听过有人手里拿着一颗特殊的心脏吗?”

    “心脏?齐身集团每天从流水线下来的人工心脏能有好几十个,我什么时候经营这么低端的商品了。”

    “不,这个心脏有特别,肯定会有值得你注意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