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六章 谁能比你更聪明


    虽明知月牙儿不可能认出自己,他仍是不由自主的低下头,秉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大可汗轻轻点头,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过,不曾有丝毫的滞留。她微笑着向面前的子民们招手,突厥人欢呼雀跃,顶礼膜拜,行为近乎疯狂。

    挨的很近,林晚荣甚至能感觉到月牙儿平缓自然的心跳,如草原深处的湖水,没有丝毫的波动。

    咫尺之间,却是天涯!这感觉,难以形容。

    直到大可汗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处的人群中,他才如释重负的长出了口气。高酋摇着头,不解道:“奇了怪了,月牙儿真的把我们给忘了?邪门了!”

    “什么邪门?忘了不好吗?”林晚荣笑着道:“难不成你还想叫她带兵来抓我们?!”

    玉伽带着小可汗一路缓行,遇到部族便会驻留片刻,与他们说上几句话,叼羊大会虽停滞下来,热烈的气氛却是有增无减。图索佐跟在二人身后,一路护卫,倒也尽职尽责。

    直到玉伽携着小可汗重新登上长棚,草原上热烈的气氛才稍稍平静了下来。突厥人兴奋的交头接耳,议论的焦点,无非就是这和蔼可亲的大小可汗了。有了民众的支持,这一阵,玉伽几乎是毫不费力,就化解了右王的逼宫。

    望着那些因受到可汗接见而兴奋不已的突厥民众,玉伽姐弟在突厥人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屡遭挫折之后,图索佐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沉默了良久,终于再度而出,迈上草原中央,单手抚在胸前,大声道:“启禀大汗,叼羊大会现在是否可以继续举行?!”

    他声如洪钟,传入草原每个人耳中,突厥人便又秉住了呼吸,听可汗说话。

    胡不归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图索佐这小子被玉伽摆了一道,现在老实了,再也不敢逼她参加选亲了。”

    “未必!”林晚荣沉声摇头:“似图索佐这种人,当他狂吠的时候,反而是安全的。真正等到他沉默了,那便意味着危险来临。我想,玉伽不会不觉察。”

    金黄的纱幔后沉默一片。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所有人都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忽然传来小可汗清脆稚嫩的声音:“右王稍等。”

    稍等?等什么?这不仅是图索佐的不解,也是所有人的困惑。

    长棚下,突然涌出无数盛装的突厥少女,她们合力抬着一块巨大的红色地毯,缓缓向前移动,地毯上用金黄的缎面覆盖,谁也不知下面藏着什么。

    林晚荣正看的不解时,突厥少女们却已停了下来。

    “呜——”短促的号角响过,黄缎的中间处忽然微微顶起。接着便听“咚”的一声,羊皮鼓的震动如春雷般敲击在每个人心头,草原正中,缓缓的升起一个巨大的木质架台,那架台的正中,端放着一柄弯刀,精美华贵,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辉。

    “是玉伽的金刀!”高酋吃了一惊。

    话声未落,便见正中的黄缎缓缓拉开,最先露出来的,是一只高高举起的藕合玉臂,纤纤玉指或并或立,不断变换,便像一只仰天起舞的骄傲孔雀,金色的指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鼓声骤疾,黄缎刷的拉开,遍地的火红金黄,一个女子疾跃而起,动人的躯体在空中划出一个美妙的“大”字,就仿佛是飞天的嫦娥。那优美的身姿柔软婀娜,腾跃挪转,舞动中时而化成骄傲的孔雀,时而绽做盛开的木棉,将草原女儿的妩媚与多情,淋漓尽显。无数的突厥少女,围住她翩翩起舞,放声歌唱,嘹亮的情歌瞬间传遍草原。

    所有人都看呆了。不管是突厥人,还是大华人。老高的口水,吧嗒吧嗒往下掉。

    第一次看玉伽跳舞,却是在这样的场合,老天还真是会开玩笑!林晚荣无语摇头。

    如雷的鼓声中,月牙儿突然停住了美妙的身姿,她靓丽的双眸冷芒一闪,握住木架上的金刀略一用力,那巨大的架台缓缓上升,金色的弯刀,顿时高高悬起,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呼——”如梦初醒的突厥人爆出如雷的欢呼,他们高高挥舞着马刀,兴奋的脸颊通红,就连沉默的突厥右王,也是欣喜的振臂高呼,怒吼个不停,脸上的戾气早已一扫而空。

    突厥大可汗要叼羊选婿了!

    草原当心处高高悬挂的金刀,已经证明了一切。

    林晚荣长叹口气,心中却有着无限的赞赏。这是一个真正聪明、具有大智慧的女子。今天她在突厥人面前的表演,可以说将她两面的手段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右王面前强硬和不屑,在民众面前高贵而又温柔,相信见过此情此景的突厥人,没有一个会忘记她。所谓的左王右王,这一刻全部被比了下去。

    最让人意外的,却是她奇兵突出,临到末了高悬金刀、叼羊选婿。这一着,只怕倍受打击的图索佐自己都没有料到。显然,突厥大可汗对自己身边的形势很清楚,在不能得罪图索佐的时候,她的一记大棒,加一颗甜枣,不仅在族人面前争得了巨大的声誉,更瞬间就将右王的怨恨消弭于无形。

    “金刀都拿出来了,玉伽要叼羊选婿了!!!”老胡沉默了半天,小心翼翼的看了林将军几眼,压低了声音说道。

    老高更是失望的摇头:“玉伽怎么搞的,还是敌不住图索佐的威逼啊!这下可好,便宜了那突厥小白脸。”

    林晚荣拍拍老高肩膀,笑道:“我虽然不知道玉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我可以肯定,图索佐绝不可能轻易得手。论起聪明,他和月牙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高酋正色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月牙儿和林兄弟才是最般配的。不仅身份地位、聪明才智,连演戏的手段、说话的神态——看,看,你瞪我的样子,和玉伽瞪你的样子,如出一辙啊!要不,林兄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用你的魅力播种,和平统一草原吧!”

    去你丫的,月牙儿看我,和我看你,那能是同一种眼神吗?这厮倒时时刻刻惦记着那下作的主意,林晚荣脸露笑容,忍俊不禁的摇头。

    胡不归扫深有感叹道:“老高的手段虽然龌龊了些,但是,将军,恕末将直言。这两曰来,都没见你这般笑过了!”

    “是吗?!”林晚荣睁大了眼睛,点头道:“那可能是前些曰子笑的过多,脸皮抽筋了,恢复两天就好了。”

    老高偷偷呸了声,就算长城倒了,你脸皮也不会抽筋!

    那边的图索佐见玉伽祭出金刀,摆明了是要参加选亲,顿时欣喜无比,急忙单膝着地,从怀里取出银刀,高悬于头顶,呈现在大可汗面前。

    这是突厥人的规矩,呈上银刀,表明银刀右王参加叼羊选婿,就是为了金刀大可汗而来,其他选亲的少女就算看中了右王,也请绕道而行。表达了图索佐的忠诚。

    玉伽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接受右王成为自己的追求者,已有突厥少女接过图索佐的银刀。右王地位虽高,但在金刀面前却是差了大截,那银刀便放置在旁边的木桌上了。

    有了图索佐的示范,另外几个勇敢的大部落也蜂拥而来,表达他们对大可汗的崇慕之心,立志成为她的追求者。大可汗一一接受了。右王对自己实力大有信心,昂了头旁观微笑,也不言语。

    老高睁大眼睛道:“果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还是这样美丽的女可汗。老胡,我们要不要也去表表心意?!”

    “这个用不着吧,”胡不归看了林晚荣一眼,笑道:“去献了殷勤就表示,除了金刀大可汗,其他部落都不能与他们联姻了。但是,他们也依然要和咱们一起比赛。何况,大可汗也不一定会喜欢这几个大部落的勇士,没准这次夺魁的,还就是小部落呢。”

    林晚荣沉声道:“胡大哥,高大哥,你们记住我的话,目标是进城,不是夺魁!!排位越高,盯住我们的人越多,暴露的可能姓就越大。我们只要打赢三场,有进城的资格就够了。多一场也不打!”

    “好!”二人同时应了声。

    说话的时候,图索佐早已退下去换衣裳了。突厥人蒙面叼羊,就是为了讲究公平,右王把面罩蒙上,就和常人无异,谁也不知道他躲在哪里了。

    这次却是临到林晚荣担心了,满地的面罩,谁知道图索佐在哪?又有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只有到了叼羊的战场上,才能辨出他的身影。可真要等到认出他的时候,也许就晚了,这可是混战加淘汰赛,输一场就前功尽弃。

    沉思良久,他忽然一咬牙:“胡大哥,你去抽签,我们再打一场,立即,马上!”

    老胡一惊:“将军,为何不等到图索佐出场之后再上?那样可以避开他!”

    林晚荣郑重摇头,指着场上的数千蒙面勇士:“胡大哥,我可以肯定的说,这场上十成十的人都和你一样的想法,所有人都在等待图索佐出场,以期避开他。你说到时候会怎样?”

    胡不归想了想,顿时深有所悟,所有人都想避开右王,到时候就是上百个部落挤一根独木桥,不杀个人仰马翻、刺刀见红,绝不会收工的。那样反而是最危险的。

    “图索佐绝非莽夫,他从十三岁开始打仗,大小战斗无数。在突厥大可汗要参加叼羊选亲、人人精神振奋的时候,我想他绝不会鲁莽上阵,最起码也要观察一场。所以,先发制人,反而风险最小。胡大哥,你快去!”

    关键时候,绝不能有丝毫的犹豫。老胡飞身而去,片刻便取了签条回来,这次不是鸭组了,名字很好听,叫做伊莉莎。

    伊莉莎?那不就是玫瑰了?林晚荣有些好笑,突然想起月牙儿那夜说过的话。这个时候,正是草原的伊莉莎盛开的季节,她身为大可汗,采集万朵玫瑰而获得幸福,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站在起跑线上,将面罩往下拉了拉,无意中瞥去,只见那突厥大可汗的身边,一簇巨大的伊莉莎,鲜红耀眼,美丽无比。

    他愣了下,当看清那抱着花簇、站在玉伽身侧的人时,却禁不住的哑然失笑。即便是带着面罩,他也依然一眼就能看出,那正是突厥右王图索佐。我说怎么找不到他呢,原来这小子跑去给玉伽献花了,这下可算放心了。

    “叼羊大会继续开始,请小可汗斩绳。”突厥祭司的声音远远传来。

    萨尔木站起身,正要往高台行去,月牙儿推开右王的献花,拉住萨尔木,在他耳边轻言了几句。

    小可汗急忙停住脚步点了点头,伸手取过一柄金色的弯弓,弓不大,几乎将他身子都包在了里头。

    依照姐姐的嘱咐,金箭挂在弦上,萨尔木年纪虽小,力气却是极大,将箭弦拉的满满,嗖的一声,金箭划空而出,带起一阵尖啸。

    “吱”,正中绳索中央,滴水的羊身瞬间掉落。

    漫山遍野的胡人先是发愣,接着就是连天的欢呼,巨大的欢腾,直把天庭也要翻转过来。

    玉伽啊玉伽,谁能比你更聪明?!

    连感叹都已经来不及,他身下的快马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