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七章 她要干什么?


    风声在耳边呼啸,全场都是突厥人歇斯底里疯狂的喊叫,林晚荣根本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

    大可汗拉住萨尔木的手,目光落在场中疯奔的三支部落身上,她纤细的手指不断比划,微笑着对萨尔木讲解。小可汗不断的点头,朝飞奔的勇士们挥手致意。

    有了两位可汗的亲自到场,兼之美丽智慧、冠绝草原的玉伽大可汗祭出了金刀,摆明了要从此次获胜的勇士中挑选她终身依靠的汗王。在如此巨大的鼓舞和诱惑面前,不要说场上叼羊的勇士们,就连旁观的胡人也是热血沸腾,战斗力瞬间提高了无数倍。为了这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就算牺牲了姓命,他们也绝不后悔。

    这种情绪很快就传递到了叼羊场上。从另外两个方向、与月氏同时出发的二个部落,彪悍的快马卷起阵阵尘土,胡人们如同狂风般划过草原,掀起无数的残草落叶。

    远远望去,他们的马蹄疾快的仿佛都没沾着草地。突厥勇士们不断挥鞭,眼中闪着兴奋与凶残的光芒,将骑术发挥到了极致,奋力向落羊处奔去。

    如果说上一场取胜是轻而易举、毫无压力的话,这一场的对手则更彪悍、更拼命,形势抖地严峻了许多。而由于没有右王的参与,这几乎就是天赐的机会,所有人都想赢。

    在这种情况下,林晚荣特意把老高和胡不归放在了队伍最前,就是要利用他们强悍的格斗和疾快的速度,上去就冲垮对手。论起个人的身体素质和单兵格斗能力,此二人远胜突厥。

    这一变阵,果然收到了奇效。根本就不需多言,高酋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像个杀神般窜入敌阵。他连羊在哪、在谁手中都没看清,抡起大刀,就朝对手头上猛砍,那样子,仿佛不是来叼羊、就是来叼命的。

    两个胡人部族显然都没料到,草原上最弱小的月氏部落,竟然连羊都不要,冲上来就和他们拼命。

    两族冲在前面的骑手,几乎都是本部落最精锐的力量,抗击打能力本也强悍,只是很不凑巧,他们遇到了蒙面的大华内卫统领。胡人再强悍,可论起近身搏击的本事,有谁能是高酋对手?!

    那几名骑手刚把湿漉漉的羊身捞在手中,还没来得及眨眼,就被高酋的钝刀一扫而过,脑袋开了花。

    这种把对手当作生死仇敌、上来就砍、蛮不讲理的残暴打法,瞬间就将胡人的阵脚冲的大乱。

    趁着老高一夫当关、对手猝不及防之际,胡不归哈哈大笑着如风般冲过,一弯身便把坠落在地上的湿羊捞起,刷的往前掠去。

    这开头的一阵,竟被草原上最弱的“月氏”抢占了先机,着实令人大跌眼镜。

    两个胡人部族回过神来,他们被打的心火急升,嗷嗷怒吼着,绕过不能惹的老高,拍马就往前面的胡不归追去。

    突厥人的骑术天下无双,老胡背着羊,眼看与胡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便要追上。他忽然嘿的大吼一声,双手抓住湿羊,斜向扔了出去。

    那羊身像长了眼睛般,直往前面三丈开外等待的一个月氏族人飞落。

    胡不归扔的这一下力道可不轻,那月氏族人伸出手臂,好不容易将湿羊搂住,“啪”的一声,带着膻味的羊搔水,顿时洒了满脸。

    娘的,果然是绿色食品,味道与众不同!林晚荣呸呸了几声,奋力吐出溅入口中的水珠,纵马飞奔。

    羊身既已转移,突厥人立刻放弃了对胡不归的追赶,转而全力围攻林晚荣。奔行了一段距离,他们已前前后后分为了两拨,骑术最精、马匹最好的胡人冲在最前。

    耳边风声呼呼,身后蹄声隆隆,胡人的人马合一的骑术几至化境,眼看着距离在一寸寸拉近。突厥大马火热的鼻息、胡人阴霾的眼神渐渐清晰可见。

    “给我!!!”胡不归用突厥语大声喊道。他已赶至林晚荣并排,双手伸出了大叫,二人相距的距离足有三丈。

    “嘿——”见来了救星,林晚荣大喜,猛然怒吼一声,撩起羊便扔了出去。

    “啪!”滴水的肥羊重重落在草地上,激起零星的尘土,大华将士们却傻了眼。

    林将军这一下太弱了!羊身只扔出了一丈开外,若只是如此便还罢了,那方向还截然相反,不偏不倚,正落在追赶的胡人脚下,比拿尺子量过了还要精准。对手的胡人忍不住的收了马速,眼中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周围观战的突厥人先是一愣,接着便是前俯后仰、哄堂大笑。小部落就是小部落,如此的臂力腕力,也敢妄称勇士?也敢来叼羊?真给草原人丢脸!

    台上观战的玉伽和小可汗,忍不住的轻轻摇头,好笑不已。

    天上掉馅饼?!望着掉落在马腿边的肥羊,追赶的突厥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好在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勇士精英,稍一愣便反应了过来,马速不减,哗啦从底下抄起羊身,快马加鞭,纵身往前飞奔。才行了几步,便觉有些不对劲,疾速中抬头看去,顿时骇的魂都没了。

    那孱弱的、羊都扔不出的月氏族人,不知何时已将马身横拨,正挡在前进的路上。他眼中冷光闪烁,看也不看,手中未开锋的大刀划出一道凛冽寒光,带着疾风,当头劈了过来。

    双方相距本就在数丈之间,胡人勇士便是再好的骑术,短短距离如何收势得住?眼看便要撞在刀锋上,那领先的突厥精锐急急一拨马头,突厥大马昂首嘶鸣,双腿前蹬,猛地打了个回旋,堪堪避过刀锋,却已是狼狈不堪。

    当先的胡人有五六人,相互之间距离不过寸余,就这一下,他们速度骤减、阵脚瞬间慌乱。不知何时,原本散沙般的月氏族人,竟已策马将他们团团围住,仿佛饥饿的狼群一般,眼中闪烁着无比凶残的光芒。

    “砍!”林晚荣低喝一声,老高老胡手中的大刀同时闪起寒光,便将两人掀于马下。月氏族人围成一圈,不是砍人头便是斩马脚,阵型熟练无比。他们似狼一般的凶狠,刀刀不落空,血光四溅,瞬间便把这几名精锐蚕食了。

    变生肘腋,后续的胡人如梦初醒般疾扑过来,却已是于事无补,那几名精锐勇士早已摔落马下,被月氏部落群刀乱砍、马蹄踩踏,能吐出气的,没有几个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两个部族剩余的胡人,在月氏不叼羊、专砍人这种近乎残暴的狼群战术面前,完全准备不足。在伤亡过半的情况下,眼望着老高一马当先、趾高气扬的冲破终点,他们却始终无法跨过面前的狼群。

    形势逆转,月氏赢了!!!以一个孱弱的小部落,能在群雄林立的叼羊大会上连赢两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他们的狼群战术让人印象深刻,虽为大部落所不耻,却也为处于劣势的小部落指明了一个方向。

    胜者为王!!崇尚武力的突厥人早已忘记了先前的不屑,蜂拥而来,为这个最小的部落振臂欢呼。

    观战的突厥大可汗,脸上洋溢着点点笑容,与萨尔木轻声言谈,不时往这边指点几下,似乎在为小可汗讲解月氏的战术。

    一个美丽的突厥少女,手执精心编织的花环,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晕,犹豫了几下,终于鼓起勇气,向这边飞奔了过来。

    这次是来给我送花的吧,终于有人欣赏我了!老高将羊身举过头顶,得意洋洋的挺起了胸膛。

    那名突厥少女行到附近,东张西望,徘徊了一会儿,突然风一般的奔了过来,脸上艳霞似火,将那美丽的花环挂在了莫名其妙的林晚荣的脖子上。

    这是怎么回事?他还没反应过来,那突厥少女却已鼓起勇气,在他脸上极快的亲了一下,丢下一串清脆的突厥语,羞涩看他几眼,转身扭腰,飞快的跑了。

    又一个勇士被挑中了!!周围的胡人发出震天的尖啸和欢呼,掌声、笑声充满了草原!

    不会吧!我已经隐去了英俊的面颊,并且很努力的掩饰自己的魅力,这样也能被人看中?身为一个出色的男人,真的很麻烦啊!他嘿嘿笑了两声,无奈摇头。

    高酋更是大眼瞪小眼:不要脸了都能被人盯上?!林兄弟的魅力,真的是不分国界!!

    “这个花环不错啊,草和花一样的多!”拍着少女送的花环,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胡大哥,这丫头刚才说什么?太吵了,我没听清!”

    不吵你也听不清!胡不归笑着道:“这个,还是不翻译了吧,不太好表达!”

    林晚荣心里乐开了花,一本正经道:“不太好表达?我明白了,无非就是少女的表白嘛,什么高大英俊、勇猛无敌、我好好爱你啊,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像我一样,听多了就习惯了嘛!不过话说回来,突厥语的表白,我还真的没听过呢,胡大哥你快翻翻——唉,不是你想的那样猥琐,其实我主要是为了提高我的突厥语水平。”

    “真的要通译?”老胡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这句突厥语,其实挺好懂。她说的是——你这么弱小的勇士,草原上从来没有见过。你很特别,所以,她很喜欢你!”

    “噗”,正喝水的老高,一口呛着喷了出来。原来突厥少女,也不都是尽爱英雄的,也有喜欢狗熊的啊!

    “什么弱小?!我哪里弱小了,”林晚荣暴跳如雷:“胡大哥,你告诉她,我很雄伟的!无一处不雄,无一处不伟,奶奶的,有种叫她过来自己看,吓死她!!”

    众人哈哈大笑,连胜两阵之下,气氛渐渐的轻松起来。

    “呜——”,短促的号角响起,草原顿时爆发出如潮的掌声和欢呼,抬头望去,数十匹神骏的突厥大马,如风般卷入草原。骑士们体格健壮、身材魁梧,控马娴熟如闲庭信步,雪白的刀片刷的划过碧空,整齐划一,仿佛一道霹雳闪电。

    “图索佐出场了!!!”胡不归压低了声音道。

    尽管看不清图索佐的面孔,但突厥右王多年的南征北战,气势岂同凡响?他那彪悍的马队甫一冲入草原,便被认了出来,四周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如潮。

    图索佐一马当先冲在最前,胯下宝驹如疾电般闪过。

    “嘶——”一声激烈的长鸣,他身下的宝马倏然止步,前腿腾空翘起,与草地顿成九十度仰立,狂鸣不已。图索佐巨大的身形如落叶般粘在马背上,未见一丝晃动。

    待那骏马昂首正翘到最高处时,图索佐手中已多了把巨大的弯弓。他双手丢开马背,仅凭腿劲附于鞍上,身体顿与草原地面平行。

    “嗡!”弓弦响起,流星矢仿佛闪电般划破长空,直朝云端射去。

    “啾——”凄惨的哀鸣穿透云层,空中一只疾速飞行的大雁,身如垂石般直直的栽了下来。那锋利的箭矢不偏不倚,正中它双眼,血丝顺着羽翼缓缓流淌。

    昂首的骏马直立片刻,终于缓缓的平静了下来,图索佐端坐马上、纹丝不动,长弓不知何时已被挂在身后,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好!”这次连胡不归都忍不住赞了声。果然不愧为突厥右王,这一骑一射干净利索,人马箭瞬间合一,无可挑剔。

    胡人欢呼雀跃、人声沸腾,为图索佐神技所折服。这疾行立马、箭贯双眼的功夫,比起萨尔木的断绳之举,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一下子就压过了小可汗的风头。

    身为草原天骄毗迦可汗的子嗣,竟然被右王压了下去,稚童萨尔木默默低下了头去,眼神中忍不住的失落。玉伽拉着他的手,轻轻摇头,柔声安慰,也不知说了句什么,脸上满是笃定的笑容。

    图索佐一箭惊艳,也忍不住的有些得意,他傲然策马,立于起跑线上,微笑着向周围招手,顿引来无数少女的欢呼与尖叫。

    胡人果然不愧为马上长大的民族,骑术箭术天下无双。林晚荣心中暗自侥幸,若是图索佐上一场就参赛,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后面与图索佐打擂台的胡人,这下有得受了。

    右王终于入场了,现场的气氛紧张而又热烈!所有突厥人都眼巴巴的盯住草原当中那木架上挂着的肥羊,这将是草原最厉害的勇士一展身手的时候。

    而图索佐的对手们,早已列好阵型,百倍警惕的望着他,随时等待大赛开始。

    “请大可汗斩绳!”突厥祭司语气中带着兴奋,既然右王亲自参赛,有资格为他鸣锣的,当然非这美丽的金刀大汗莫属了。

    玉伽微笑着,缓缓站起身来,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她要走上高台斩羊时,她却轻轻立定了,小手一伸,旁边便有侍女递过一把精致的弯弓。

    玉伽将弯弓握在手中,轻拉了几下弓弦,脸上绽放出自信的笑容。小可汗萨尔木站在她身边,神情无比紧张,双手都有些颤抖。

    老高看的大为焦急,忍不住叫道:“月牙儿是不是傻了?论起箭法,她怎么比得上一箭射穿雁眼的图索佐呢?小可汗方才已经输了一阵,她要再输了,那可真是声名扫地了。”

    胡不归亦有同感。虽然他们和玉伽是敌对的身份,但相比起图索佐来,曾经一路同行、生死与共的月牙儿,显然更得他们的欢喜。

    玉伽缓缓抬起弯弓,一只美丽的眼睛轻轻闭上,聚精会神,瞄准了绳索。

    所有人都秉住了呼吸,这一刻,不管是大华人还是突厥人,谁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即便林晚荣自认天下第一聪明,在这玉伽面前,却也没了脾气。这个美丽的胡人女子,从来就让人猜不透。她要干什么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