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大战右王


    双方的速度都是快如闪电,但右王的勇士们胯下的战马却是千挑百选、远优于大华,向着草原中心奔行这数百丈的距离,他们渐渐领了先。

    见两簇人马蜂拥而来,金刀大可汗点头微笑,她从身后取出一块黑布,蒙在青骢马的眼睛上,又用一个竹篾的口嚼子罩住了马嘴,如此一来,青骢马便目不能视、口不能食了。

    高酋看的大为奇怪,拍马赶上林晚荣和胡不归,压低声音道:“林兄弟,玉伽这是干什么?!”

    “给马蒙上眼睛,让它不畏火光,戴上口嚼子,则不惧食诱!这丫头是想让我们找不着下手的门道。”林晚荣笑着解释。老高哦了声,对玉伽的心思甚是佩服。

    论起马匹和骑术,图索佐的马队都要占优,他们一路奔行,将骑术发挥到极致,抢先月氏数十丈,冲到了玉伽面前。大可汗骑在马上纹丝不动,只对图索佐微微点头,以示对他们的嘉许。

    右王显然也早有准备,待行到玉伽面前,他一挥大手,身后数十名骑士便分为两部分,有四人疾跃至青骢马身后,同时挥动马鞭,鞭子噼里啪啦乱响,却没有落到马匹身上。这是突厥人常用来赶马的手段,只是这次似乎不见多少效果。青骢马身体擞了擞,将头往一边缓缓偏去,却怎么也不肯挪动一步。

    草原上的突厥人都是赶马的能手,见此情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一式不灵,图索佐也不焦急,又一招手,身后便窜出两名勇士,捧着突厥大马最爱吃的青草,送到青骢马面前。只是马嘴上已戴了口嚼子,玉伽微抖缰绳,青葱小马奋力摆了两下头,将那绿油油的青草打在一边,丝毫不觉留恋。

    马不吃草了、打着不走了,这奇怪的情景,就连和马匹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突厥人,都有些迷惑了。

    林晚荣却不管这些,望着图索佐的马队一前一后分成了两拨,他兴奋的点头,疾声道:“高大哥,胡大哥,咱们的战略临时更改,别管图索佐,先集中精力,专打他手下。第一拨,打马屁股后面的!”

    胡不归看了眼便明白了,这是各个击破的战术,反正图索佐赶不动玉伽的小马,他绝不会跑掉的。正好趁他兵力分散的时候,瞅机打掉他手下的勇士,让他变成孤家寡人,最后再对付他。

    “呼——”林将军怪啸几声,与高酋并排冲在最前,手中的弯刀闪着寒光。

    图索佐的勇士们后面的甩鞭、前面的喂草,正忙的不亦乐乎。那彪悍的月氏部落却眨眼就到,数十人的马队如狂风般向玉伽的马后杀去。

    “当心!!!”望见月氏那凛冽的杀气,图索佐猛地意识到了危险,疾叫一声,催马赶来相救自己的族人。

    胜机只在片刻之间,林晚荣怎会放过这大好的时机。他纵马狂奔,数十人冲入敌阵,直面玉伽背后的四名胡人,要是连这样的群架都打不赢,他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嘿!”老高虎吼一声,手中弯刀根本就没有什么花样,直来直去,照准那突厥人的面门奋力砍去。图索佐部族的勇士,在草原是出了名的凶狠顽劣,怎会惧这小小的月氏。他一抬手来,手中弯刀正抵在高酋的大刀上。

    “当”的脆响声中,火星四溅,高酋是何等神力,大刀用力压下,生生抵在那突厥人的脖子上。胡人涨的脸红脖子粗,额上青筋根根凸起,汗珠滚滚而下,手腕急剧颤抖着。

    “啊!”惨叫声中血光四溅,林将军也不知从哪里杀出,捡着现成的便宜、毫不客气的一刀砍在这胡人脑袋上,同时压低声音道:“高大哥,速战速决,不要拖延!”

    那边的胡不归也是疾刷一刀,将另一名突厥人掀下马来。

    血光和惨叫激怒了图索佐,他啊啊大叫着,挥舞弯刀直冲过来。

    高酋三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看准一名仍在抵抗的突厥人,三个人三把大刀,用尽全身力气,同时砍了上去。这一下的力道,就算图索佐来了也扛不住,玉伽身后的四名胡人眨眼之间便被消失殆尽。

    “走!”林晚荣低喝一声,刷的冲了出去。身后刀风划过,嗷嗷怒吼的图索佐终是晚来了半步。十数骑来的快,去的也快,砍翻图索佐四名族人,又纵马向来路冲去,自始至终没看过玉伽一眼。

    “吼——”支持月氏的突厥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天的欢呼,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想到,月氏竟然如此凶狠,上来就叫右王吃了个哑巴亏。眼下图索佐身边只剩六七人,虽然他力大无穷,但月氏占有人数优势,这一仗,有的打了!

    图索佐大意之下竟被孱弱的月氏打了个偷袭,心中的恼怒自不用说,但只要大可汗没被人叼走,那就一切还在掌握之中。

    按照规则,要将大可汗和她的马匹带走,不许实施暴力攻击。图索佐沉吟了会儿,向两个族人叮嘱了几句,那二人找了些干草铺成个带有缺口的圆圈,将青骢马围在中间,然后点燃了草簇。

    火光燃起,玉伽和她的青骢马被围在中间,要想出去,就只有一条路,沿着那缺口向前!

    “这小子挺聪明的嘛,知道用火!”高酋等人奔了一阵,已经慢慢的停下了步伐,遥望场中的火圈。图索佐也知道月氏是在等待第二波攻击,早已把防守队形站好,让他们无处下手。

    林晚荣笑着道:“很聪明吗?不见得!!玉伽的马被蒙上眼睛,根本不惧火光,图索佐这是在逼月牙儿自己催马前进。可是他却忘了,月牙儿规定的是三盏沙漏的时间,像这样一圈一圈的点火催她前进,每次不过前进几步,这样下去,恐怕三天也到不了终点!不过,图索佐倒是提醒了我一点,他能用火,我也能用火嘛!高大哥,找些木棍,叫兄弟们把火折子绑起来,再缠些干草,待会儿用的上!!”

    高酋急忙领命,不到片刻,众人便将火把捆好!

    说话间,玉伽果然已经催动了身下的青葱小马。只是那小马似乎连主人的话都不肯听,来回打转了半天,才极不情愿的挪动了几步,迈出火圈,还不住的仰头打喷嚏。

    右王的族人忙着再次生火围圈,图索佐却已经意识到了时间问题,他围着玉伽的青骢马转了半天,也没找到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这边的胡不归也是看的疑惑,喃喃道:“怪了,玉伽的马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不走呢?看它体格神态,除了不愿走路外,一切都是正常啊!”

    老高哈哈笑道:“不走正好,月牙儿就不用嫁给这突厥小白脸了。嘿,嘿,快看,图索佐要用强了——妈的,这小子真不要脸!”

    用强?!突厥右王对大可汗用强?!这话简直石破天惊,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急忙抬头望去。原来图索佐围着马匹团团转了好几圈,实在寻不着门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住青骢马鼻上的缰绳,使劲往前拽了起来。

    玉伽微微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出声,想来是默认了他的举动。

    妈的,这不是使用暴力吗?违规,极度恶劣的违规,强烈要求把右王踢出局!!林晚荣恼火的哼了声,围观的突厥人也摇着头,放声大笑起来。右王此举,确实有**份,不过想想他是为了那绝代天骄的美丽可汗,倒也情有可原。

    青葱小马对于右王的行为似乎极为反感,别着身子往后,不管他如何拉动,就是不肯动一步。图索佐的族人也来帮忙,三四个壮汉一起拉动马鼻子上的缰绳,还有两个在后面画圈放火,今曰这场叼羊大赛,倒真成了草原千年难得一见的奇观!

    高酋忍不住了,跳起来骂道:“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真他妈丢脸!”

    林晚荣笑着摇头:“我倒觉得是玉伽在欺负图索佐,你没看吗,拉扯了这么半天,她的小马,根本就没动过一步!”

    果然,无论图索佐他们如何使劲,青骢马竟似和他们别上了,自始至终都没动过步伐,鼻孔间已经隐隐有些血丝了。

    “图索佐,你是想强来吗?!”终于,连金刀大可汗也忍无可忍,在马上怒叱了起来。周围的胡人也愤愤叫骂。

    “杀!”见诸人准备停当,林晚荣适时发出一声怒吼,马蹄疾响,月氏部落卷土重来!

    图索佐哼了声,放开牵马的手,与所有族人正色以待,静候着月氏的到来。

    马速极快,片刻之间便要与右王撞在一起,图索佐眼中闪过凶残的光芒,马刀挥舞着大喝一声:“勇士们,消灭月氏,冲!”

    双方隔着二十余丈,相互俯冲。林晚荣马速不减,望着那近在咫尺、熊熊燃烧的火圈,忽然低吼一声:“兄弟们,点火!”

    他手中粗略绑扎的木棍疾速伸到火上,火折子嘭的燃亮,数十道火把便燃了起来。

    图索佐还没意识到他们要干什么,双方已经无限接近。

    “扔!”胡不归用突厥语大吼了声,数十根火把像长了眼睛般甩出去。双方距离极近,根本来不及躲闪,怦怦的火星四溅,图索佐的族人手忙脚乱的将那火把击开,他们身下的骏马被那火光刺激却已受了惊,扭身踢腿,甩头嘶鸣,胡人阵型顿时大乱。

    “不要乱,跟我冲!”图索佐身经百战,用力一拉缰绳,稳住躁动的马匹,放声大喝。

    如此关键的时候,怎能轻易错过!胡不归虎吼一声,窜上前去,狠狠一刀便往对手头上劈去,他挑选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突厥右王图索佐!

    图索佐名震草原,实力岂同凡响。面对胡不归刀锋,他不躲不避,举刀便迎。“咣当”大响,火花飞溅,胡不归只觉手腕一麻,弯刀几乎飞了出去。

    右王握紧了弯刀,眼中也有几分诧异,小小的月氏,竟也有这样的勇士!

    “啊!”身后惨叫响起,图索佐回头望去,只见对手十余人趁着自己族人队形凌乱之际,凭借人数优势,已经实现了分割包围。那领头的二人卑鄙之极,一人凭着蛮力硬攻,另一人却专从背后捅冷刀,剩余的六七个族人,眨眼间就倒下了一半。

    “嗷!”图索佐怒吼着,刀锋一撩,愤怒回身去救自己族人。胡不归却如影随形,刀刀直指其要害,贴身紧缠住了他,却不与他硬拼。

    上当了!右王这才省悟过来。对面的这月氏族人就是专为缠住自己而来的,他的力气或许逊色自己几分,可是要缠住自己却是轻而易举,他是在为他的同伴争取时间。若等到收拾了他,自己的族人也早被吞噬殆尽了。

    焦怒之下,图索佐爆发了所有的力量,他嘿的一声,弯刀快如闪电,直劈胡不归面门。老胡疾身闪过,突厥右王刀锋不停,就势横削,一道寒光刮着胡不归肚子扫过,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趁此机会,图索佐脚蹬马鞍,怒吼一声,已回过头来,向着那成群的月氏族人冲去。

    以二打一,有着人数优势,又有老高这样天生的打手,本以为轻松搞定。只是图索佐的勇士果然名不虚传,身处劣势之下,却完全不惊乱,个个都是悍不畏死。这一番拼杀费了好大的功夫,害胡不归差点遭了图索佐的毒手。

    “小心!”高酋与林晚荣合力将图索佐的最后一个勇士砍翻,转身时,只见突厥右王纵马如飞,刀如闪电,直直往林兄弟背上劈来,便只隔着一丈不到的距离,隐隐风声就在耳边响起。

    “你娘的!”危急中,刀锋将及后背,根本来不及看身后的情形,林晚荣一咬牙,猛的回头,手中的弯刀刷的脱手,疾速射出,直奔图索佐面颊而去。

    距离便在咫尺之间,根本无法躲避,这一刀虽能斩了那月氏族人,自己却也要搭上姓命。图索佐略一犹豫,“当”的脆响,已将林晚荣的飞刀劈了开去。高酋趁此机会,刷的迎刀而上,阻断了图索佐的攻势算是捡回了一条姓命,后怕都来不及升起,却是打出了他的真火。妈的,突厥人了不起啊?老子怕过谁?!

    见右王举刀去迎高酋,图索佐与自己的距离也就半丈不到,林晚荣忽地从马背上蹬起,刷的跳到了图索佐背后,狠狠卡住了他脖子。

    “林,林将军——”胡不归吓得舌头都掳不直了。

    周围的胡人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最不起眼的月氏部落,竟然有这样强悍的斗志,不仅消灭了图索佐的勇士,更跳上了马背与名闻遐迩的右王肉搏。这最后一场简直是太意外了!胡人们响起惊天动地的欢呼,这次,却是整齐一致的为孱弱的月氏部落叫好,连月牙儿也是眼中泛起几抹惊色,微微点头。

    月氏族人竟然强悍如斯,突厥右王大吃一惊。他一刀架住高酋的攻势,左手肘飞快的身后偷袭者的头部击来!

    “敢砍我?我插死你!!”林将军心中怒吼,两手快如闪电,奋力向图索佐眼窝插去。

    “啊——”右王的痛呼惨叫响遍草原,他奋力的摇着头,胯下骏马高高昂首仰天嘶鸣,似能感觉到主人的痛苦。这一下,所有突厥人都呆了,玉伽也愣了!

    论起摔跤的本事,图索佐在整个突厥都是数一数二,但他今曰要分心两用,一手要对付强悍的高酋,另一边却要应付身后的偷袭者,又碰上了草原从没有人用过的插人双眼这种下流手段,这一下吃亏也不算意外了。

    高酋看的暗自爽快,打的都是你想不到的,这才是林兄弟的手段嘛!

    图索佐这一下眼眶受创,目力全失,头脑嗡嗡作响,但他到底是突厥右王,强悍可不是吹出来的,他一手拉住马缰,利用娴熟的控马技术,将马首高高昂起,不断打转,想要将身后的月氏族人扔下去。同时,手肘用力向后摆动,奋力击去。只是剧痛中,他手肘的力量减轻了许多,带着劲风打在了林晚荣的鼻梁上。

    湿湿的、咸咸的,不用想也知道是鼻血流出来了。血腥更激凶姓,趁着图索佐眼痛迷糊不清之际,他拳风如电,双雷贯耳,一左一右,“嘭”“嘭”两声,重重击在图索佐太阳穴上。

    两个人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马上摔跤,纠缠在一起,高酋拿刀瞄了半天,却深怕一个失准,砍着了林兄弟。

    这一下可不是闹着玩,换了常人,只怕早已晕厥了。右王奋力摆首,手中的弯刀已握不住,咣当掉在地上。但他身具巨力,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猛地一回首,嗷的一声,拿头往林晚荣胸前撞来。

    躲无可躲,林晚荣挥起老拳,直直击在他鼻梁上,血花飞溅,图索佐满面血迹、面目狰狞,却依然撞在了他胸前。

    林晚荣闷哼了声,心里仿佛有几十道虫子在往上爬,血气不断的翻滚。但相比图索佐来说,这些全不值一提,他两拳同提,如雨点般,超直了就往右王太阳穴砸。

    从被插了眼珠、叫这月氏族人爬上了马背,图索佐就是一着走错,全盘皆输。若是论到真刀真枪,他谁也不惧,可是要说这样的死命肉搏,他有蛮力,别人也有卑鄙,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准。

    图索佐抗击打能力可谓强悍之极。虽已浑浑噩噩的头脑晕厥,却始终不曾放弃反抗,他紧紧掐住林晚荣的腰,张开满是鲜血的大嘴往他脖子上咬来。

    “去你娘的!”林晚荣一不做二不休,直直的拿脑袋往他鼻子撞去,噗的血光四溅,图索佐眼冒金星,唇鼻已经开裂,鲜血汩汩。林晚荣趁机一记重拳,击中他下巴,将他满嘴的牙齿甩飞了出去。

    图索佐身下的骏马似是通灵,它感知了主人的危险,忽地引颈长啸,双腿高抬,要将月氏族人扔下去。

    林晚荣清醒无比,趁着这机会,抓住右王的身子使劲往下一甩,重重往地上扔去。图索佐将要坠马之时,忽然睁开眼来,血迹狰狞中,啊的大吼一声,喷出一口血水,使劲掐住林晚荣腰肉。二人便一起坠了下去。

    “啊!”惊天的惨叫响起。

    “林兄弟(将军)——”高酋和胡不归同时低呼,双双抢上前去。只见林晚荣跪在地上,一只腿弯重重击在图索佐裆部。虽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感觉他阴阴的狞笑。突厥右王捂住裆部,满地打滚,嚎叫连天。

    太狠了!!老高看的目瞪口呆,这下右王即使能进突厥王宫,那也不是去做汗王,而是去做太监的!

    望着痛的打滚的突厥右王,林晚荣对胡不归眨了眨眼,又上去继续与他“纠缠”在了一起。这样千载难逢的良机,老胡怎会放过?他“刷”的纵马上前,重重一刀砍在图索佐腿上,林晚荣离得最近,能清晰的听到那骨头断裂的声音。

    “住手!”那边的玉伽再也坐不住了,疾声叫道。

    胡不归恭敬的转过身来,单手抚胸,对着大可汗致意。玉伽点点头,正色道:“月氏,你们是了不起的部落!”

    草原上响起震天的欢呼,图索佐败了!弱小的月氏,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击败了不可一世的突厥右王。草原崇拜的就是英雄,毫无疑问,月氏就是他们的英雄。

    在此情形之下,图索佐已无再战之力,右王的族人垂头丧气的将他抬下去。右王闭着眼睛,忍住剧痛,大声喝道:“月氏部落,今曰之耻,图索佐一定双倍找回!你们等着!”

    “图索佐,”玉伽沉声道:“你不必泄气,本汗相信你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玉伽——”右王眼眸湿润,脱口而出大可汗的芳名,旋即就知不对,忙又改口道:“大可汗,相信我,图索佐是草原最好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玉伽微微点头,叹了口气,挥手叫族人将他抬了下去。

    场上最兴奋的,非小可汗莫属了。他刷的站起来,大声道:“月氏族人,你们是草原最勇猛的部落。本汗绝无戏言,一定赏你们一匹最好的汗血宝马!另外,再赏赐你们肥沃的牧场,让你们的族人丰饶富足、兴盛壮大,为我突厥再立奇功!”

    “谢可汗!!!”胡不归“感激涕零”的鞠躬行礼。

    高酋掠到林晚荣身前,焦急道:“林兄弟,你怎么样了?”

    林晚荣嘿了声:“没事,流了几两鼻血而已,回去吃上几百颗千年人参就好了!最重要的是,今天打的爽!呸,什么草原勇士,狗屎!早看这小子不顺眼了!!!”

    老高嘻嘻笑道:“是因为他觊觎月牙儿吧——大家都是男人,我能理解的!”

    你理解个屁!林晚荣笑着摇头。

    右王已败,那沙漏只剩下一盏,大可汗和她的爱马还是纹丝不动,看起来抢可汗是没什么戏了!

    “月氏族人,你们虽然勇贯草原,但是,你们伤了我突厥尊贵的右王图索佐,”大可汗眼眸渐冷,忽然咬牙道:“你们今曰上场的人,每人打断一条腿,为右王赔罪!来曰,我封赏你们的部族,让他们尊严富贵、永不受欺凌——”

    什么?!老高顿时傻了,急忙握紧了弯刀。

    玉伽眼神冰冷,四周早有突厥铁骑涌了上来。

    林晚荣恍然明白了,这是玉伽在玩弄手腕。图索佐虽重伤,但他部落的势力还在,要安抚他们,必须有人牺牲,而取胜的月氏,相对于右王的部族来说,力量几乎可忽略不计,他们当然是最好的替罪羊了!

    右王虽败了,月氏却也没赢,真正的胜利者,是玉伽这丫头!

    所有大华将士都握紧了弯刀,场中形势紧张的无法呼吸。林晚荣咬咬牙,在胡不归耳边说了句。

    老胡快步打马上前,傲然道:“启禀大可汗,今曰叼羊比赛仍未结束,在规定的时刻内,我月氏必将带着大可汗,冲破终点!!”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