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三章 闻香识马


    这个问题无人能够回答。最起码,老胡和老高是答不上来的。天色近暮,金刀大可汗的背影,在骑兵的护卫下渐行渐远,消失在金色的余晖里。

    四周的胡人渐渐散去,一些蒙面的勇士,早已被少女们团团围住,莺歌燕语,无数的花环献了上来。还有几个美丽些的,羞羞怯怯的往月氏部落打量,想要冲过来送上鲜花,却又缺乏胆量。

    毕竟,月氏是金刀大可汗钦定的部落。那最厉害的勇士,当然得由着美丽聪慧的大可汗先行挑选。剩下的,才能轮到她们。

    “林兄弟,你瞧,这些胡人少女盯着你,眼都不眨一下!”老高银笑道:“只要你叫一声‘我要暖床的’,今晚这草地上躺下的美女立马就会堆成山,嘿嘿!”

    围在林将军周围的大华骑士们放声大笑,气氛无比的轻松。这叼羊大会本是胡人的传统赛事,强手如林、勇士云集,每一次都会打的难解难分。只是今年最意外,谁都不会想到,胡人引以为傲的叼羊大赛,竟会让一支深入草原的大华孤军冒名顶替夺了魁首,还招来这么多突厥少女的青睐,还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吗?!

    不仅如此,就连在草原享有盛名的突厥右王图索佐,也折戟在林将军手下。虽然那手段有些卑鄙猥琐,但上阵拼命这样的事情,本来就和光明正大沾不着边,赢了就是英雄,图索佐败得无话可说!总而言之,今天这场仗是赚大了!

    林晚荣摇了摇头,嘿道:“要找暖床的?高大哥你还是自己去吧!我这个人一向清心寡欲、视美色如粪土,大家都知道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四周打量了几眼,遗憾叹道:“要从这些突厥少女里找些粪土,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高酋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哈哈笑道:“也不要紧,把灯熄掉,大家就都一样了!睁眼一看,哇,好多粪土啊!”

    老高这厮,连说话都带着股子银味,不管什么货色,竟是来者不拒,胡不归听得大乐,说笑了几句,林晚荣向四周打量着。夕阳西下,暮色降临,数十个有资格进入克孜尔的部落,连头罩都不揭去,在草原上来回奔跑,尽情放歌,庆祝胜利。而更多的胡人则无缘进入国都,他们默默的打点帐篷,收拾行装,连夜赶回自己的部落。对于这些失败者来说,要想获得其他部落的尊重和赏识,只有明年重新来过了。

    草原上的骏马长长嘶鸣着,来来往往的不停歇,却是去的居多,来的甚少。失败了的突厥人黯然离开,留下来的,只有十数个部落三四百号人,其中还包括月氏。四处都是马匹吃剩下的干草和扎营留下的痕迹,狼藉一片。随着人声的落下,喧嚣了一整天的草原,刹那平静了下来。

    原本驻扎在城外的数万狼骑,已经随着玉伽一起进入了城中,四周寂静空旷。叼羊大会结束,突厥骑兵自然再无驻扎城外的必要了,这一点倒是在意料之中。

    看着身边围绕的三十多号兄弟,相比之前叼羊时的十余人,已经扩大了数倍,他们都是在四处游弋的暗哨,是胡不归精心挑选的,每人都会几句突厥语。林晚荣点点头:“胡大哥,人都来齐了么?!”

    “都到了!”胡不归眨了眨眼,笑着道:“将军,这次可托您的福,咱们这几十号兄弟可以正大光明的进城去了。”

    所有取胜三场以上的部落都可以入克孜尔,共享大可汗举办的盛宴,此事自然不在话下。唯独进了城之后要如何行事,却是个大大的难题。

    依照他之前的打算,叼羊大会乃是一年一度的胡人盛事,热烈隆重,必有无数王公显贵聚集王庭。突厥骑兵在城外保护可汗和各位显贵,精神紧张,奔波劳累,城防自然容易露出破绽。而今夜的克孜尔为了所谓的叼羊大会彻夜狂欢,只要想办法制造些混乱,迅速占领城头、打开城门,五千骑兵趁着胡人还没省悟之际,以雷霆之势直取突厥王宫,打他个措手不及。一旦抢下了王宫,擒拿了突厥可汗和所有的权重显贵,那便是抽去了克孜尔的灵魂,突厥王庭自然沦陷,胡人也会不攻自破。

    算盘打的虽精,只是中间发生了太多的变故。莫名其妙与右王大战一场,月氏也在叼羊大会上一举夺魁,现在他们再不是那个籍籍无名的弱小部落,而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留给他们发挥的空间,远不如之前那么广阔了。可是不管怎么说,在当前形势下,混进克孜尔,是他们唯一可以选择的道路。

    “正大光明进城,未必就是福气。”林晚荣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老胡理解他的难处,附到他耳边笑着道:“将军放心吧,许震带着剩下的几千兄弟,早已在路上了,就算再不济,我们也可以直接攻城啊,大不了就是一死,咱们出来的时候不就讲好了的么?就算打不死胡人,也要吓死他们——”

    听老胡说的有趣,林晚荣呵呵一笑,心情顿时轻松了几分。胡不归神秘兮兮的四周看了几眼,压低声音道:“还有一件事我没好意思告诉您,方才我们叼羊的时候,余下的兄弟们趁着胡人观看比斗的机会,从附近的部落里捞了许多桐油,现在全托在马背上呢。您想啊,今夜的克孜尔载歌载舞、盛情迎接叼羊的英雄们,那还不得人压人、人堆人、人赶人那?随便哪里窜出匹冒烟的火马,嘿嘿,那会是个什么情景呢!”

    “真的?!”林晚荣大喜,急忙往旁边的战马瞅去。那突厥大马肚子两边各挂了几个数尺长的竹筒,用布袋掩住了,分量似乎不少。

    “哦,”高酋附耳在边上听了半天,大喜着敦圆了嘴道:“好你个老胡,学会偷油了!”

    “什么偷,”胡不归恼火的看他一眼:“趁着没人,到别人帐篷里游览一下,顺便捞点油水,这是偷么?这叫捞!老高你回去找个教书先生,再学学认字吧!”

    “对,对,是捞油水,不是偷油水。”林晚荣哈哈笑着,老怀大慰。有这几十匹火马,就算拿不下克孜尔,我也要把它闹翻天!

    高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急道:“就算我们有火马,可是那万人的突厥骑兵也进了城,要是他们堵在王宫门口,这敌众我寡的,不好打啊!”

    林晚荣拍拍他肩膀,微笑摇头:“高大哥,我们不是与他们比人数,我们是在比谁的动作更快!你看,那就是突厥王宫——”

    他顺手一指,高酋二人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暗红的落曰余晖中,克孜尔的粗犷的城墙清晰可见,离着城墙不远处,几角飞红走绿、金壁黄檐的亭台清晰可见。与周围的低矮建筑比起来,它显得那么的高贵和耀眼。

    “从克孜尔的城中布置来看,王宫离着城门并不远。这在我们大华,简直就是不敢想像的,看来突厥人对于筑城,的确不怎么精通!”

    胡不归听得点头,华夏历代都城,哪个不是山门重重、殿高石厚,突厥人的这座皇宫,结构简单,造型简陋,甚至赶不上江南富庶省份的一座府衙。

    “而根绝那些楼台的规模判断,突厥王宫顶多就能住上两千号人,那就已经很了不得了!”林晚荣笑着道:“所以,突厥人的骑兵,不可能全部驻扎在里面,他们在城中一定还有军营。既然是军营,那离王宫就会有距离了!”

    “可是距离有多远呢?!”老高皱眉,这个才是问题关键。

    “很简单那,”林将军摊手道:“高大哥,如果你是突厥可汗,有这样一万骑兵在身边,你想把它放在多远?!”

    “当然越近越好了!”老高顺口回答,接着想了想,又道:“也不对,这一万多人马,可不是小数目,真刀实枪的,离着太近,谁敢保证他们中间就没有个想造反的?!”

    林晚荣嘿嘿道:“这就是帝王的通病了。渴望兵权,却又害怕当兵的造反,一定要保持适当的距离。还有一点,你们不要忘了,这一万精锐,可是图索佐的族人!!!”

    明白了!胡不归和高酋同时一惊。

    “所以说,只要我们动作够快,及时打开了城门,在冲进王宫之前,我们和突厥人的机会,至少是一半对一半!虽然会有很大的风险,可是我们一定要去干,因为,我们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他斩钉截铁的一挥手,眼中泛起凛冽杀气:“只要拿下了突厥王宫,那就是我们的成功!”

    胡不归听得热血沸腾,急急一拍手:“好,就这么干!今夜我去开城门!”

    “胡大哥急什么,”林晚荣笑道:“现在还没进城,里面的具体情况还没弄清楚,谈论这些为时过早。咱们有一个大的方向,进城之后见机行事就是了。”

    确实有些艹之过急了,老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夜幕缓缓降临,暮霭中,草原灰沉沉的一片,微微能看清远处城头上飘扬的狼旗。已经有获胜的部落迫不及待的等在了城下,准备进入克孜尔。所有勇士的面罩都没有摘下,这是荣誉的见证,他们要在王庭的宴会上打开,享受所有民众的欢呼。

    城门缓缓打开了,守城的突厥兵士略微问了两句话,勇士们得意洋洋的挥舞着手中的标志着自己部落的旗帜,便一路畅通无阻了。

    克孜尔地处阿拉善草原深处,从来没有遭受过袭击,突厥人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信心,防守松懈也情有可原。

    胡不归悄声道:“我们现在也进吗?!”

    林晚荣看了看天色,微微摇头:“现在进去,只会成为别人注意的焦点,还是再等等。”

    高酋嘿了一声:“林兄弟,我有件事纳闷好久了,你到底是怎么识破玉伽在马上做的手脚的?”

    这一问老胡顿时也偏过头来,显然,他也没弄清楚其中道理。

    林将军笑道:“这个道理么,其实也简单。马和我们人一样,有鼻子有眼,有嘴还有腿,都是那些感觉器官。那匹青骢马不肯拿蹄,一定是其中的某一个地方出了问题。所以,我先看马腿,再看五官。腿没问题,而马的耳朵和眼睛,看的最明显,玉伽很难做手脚。余下的,无非就是鼻子和嘴了。”

    有道理!胡不归点了点头,疑惑道:“那你怎么判断她是在鼻子上做手脚,而不是嘴呢?”

    “这个还得感谢图索佐。”林晚荣点头微笑:“他的手下喂青草的时候,我注意看了下。那匹小马被戴了口嚼子,却还是一个劲往前凑,这说明,它的嘴没有问题,最起码是没有严重的问题。于是,剩下的最容易做手脚、又是最难被发现的,就是马鼻子了。玉伽在青骢马的鼻子上洒了一种花草制成的药粉,我闻着有些淡淡的香气,可是对马匹来说,这种味道也许正是它讨厌的。所以,你拿鞭子抽它都不走!我想了办法,拿水浇到它鼻子上,融化了药粉,味道消淡,它又变成了一匹正常的马!然后,给她的马偷偷抹了点催情的药,又往我的马屁股上擦了点,所以,她就追着我跑了。呵呵,就这么简单!”

    “闻香识马?林兄弟,你好厉害的鼻子!”老高竖指大赞,满面羡慕。

    胡不归摇头感叹。这些道理说起来简单,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可是那知微察细、善于思索却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别人大骂林将军只会耍嘴皮子,以为他拥有的一切都是耍口换来,那才是以肤浅的眼光看他了。

    “糟糕!”胡不归还在沉思中,便听见林将军一声惊叹:“我知道玉伽为什么要骑我的马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