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九章 红颜未老恩先断


    城外的胡人越聚越多,突厥人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赶来。马挨马,人挤人,像是层层推进的乌云,覆盖了整个草原。

    大华将士默默聚集在一起,背靠背,缓缓移动着步伐,就像是一个紧紧相连的实心圆环。他们高昂着头颅,紧握长刀,浑身的血迹、满脸的硝烟。面对着数十倍于自己的胡人,没有一个人惧怕,眼中满是骄傲的神采。

    “林三,你还是投降吧,突厥人不是好惹的。”一个呱噪的声音传来,小王爷赵康宁被许震擒在手中,大声叫嚷着。

    李武陵刷的冲过去,刀鞘狠狠砸在小王爷嘴上,怒道:“卖祖求荣的狗东西,我们大华怎么出了你这样的败类?”

    看着赵康宁满嘴的血和牙、杀猪般的嚎叫,他心中一阵爽快,嘻嘻笑道:“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大华人也是不好惹的!”

    被俘的二十多位突厥王公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满脸的杀气,萨尔木更是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被他一拳打出七荤八素的右王图索佐尚未醒来,要不然也一定会冲上来与他拼命。被人攻破了王庭,精英尽数被俘,这在突厥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他回头望着自己身后的勇士,那一张张年轻的脸颊上,写满了骄傲与悲壮,所有人悄无声息的望住他,眼中满是坚定不屈。

    “刷,”他热血沸腾,猛地拔出战刀,怒声大喝:“克孜尔城下,就是我们的埋骨之所!兄弟们,你们害怕吗?”

    “杀!杀!杀!”大华人全体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以整齐划一、凄厉如歌的刀声,作为他们最好的回答。兴奋而又悲壮的号角,让大地瞬间都震颤了起来。

    林晚荣横刀立马,黑脸上闪烁着腾腾杀气:“大华好儿郎,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就让突厥人的王庭,成为我们终身的荣耀吧!!”

    他洪亮的嗓音,如钟鼓般,回旋在每个人耳边,气势磅礴。所有将士热泪盈眶,在这漫山遍野的胡人堆中,无一人有侥幸存活之心。

    一轮喷薄的红曰,自草原尽头奋力跳出,艳丽的朝霞映红了天空,照在他们的脸上。无数黑色的瞳孔,在温柔的晨晖中流光溢彩。

    四周的突厥人,听着大华人的号角,无声无息的逼近,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从空中望去,无边无际的人头和黑马,仿佛颗颗蠕动的黑点,组成一个缓缓移动的、硕大的黑色圆圈。五万匹大马同时奔踏,吼声落在耳中,恍如滚滚的春雷。

    一杆金黄的龙旗高高飘扬,寥寥数千的大华残军,像是那最坚定的圆心,挺然屹立、纹丝不动。胡人脸上的凶残清晰可见,他们一步步推进着,不疾不缓,人与马的呼吸,仿佛春夜的蚕房,沙沙作响。

    相距数百丈的距离,突厥人慢慢的停下了。一盏金黄的撵帐在中军缓缓升起,突厥大可汗身背金弓墨箭,站在瞭望台上,眼神默默,秀美的面颊,闪着淡淡的金光。

    “我再说最后一次。”玉伽面无表情,神目如电,清脆的声音,不疾不缓,回荡在两军阵前:“大华人,留下萨尔木,我放你们走!”

    大华阵中寂静一片,二十余名突厥王公,连带着萨尔木,被推上了阵前。他们口中塞着布条,眼睛蒙上黑布,不断的挣扎扭捏着,雪白的刀光,时时在他们脖子上划过。

    林晚荣冷冷的声音清晰传来:“我也说最后一次。大可汗,把你的聪明,放在即将到来的谈判桌上吧。在这个时候挑战我的耐心,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玉伽脸颊冰冷,眼神低垂,默无声息。空静的草原,除了战马轻轻的喷嚏,听不到一丝的响动,寂静的仿佛一个随时可以点燃的火药桶。

    天空渐渐的幽暗,满天的阴霾,早已将红曰覆盖,草原上乌云密布、微风渐起,瞬间阴沉起来。五月底的天气本已是炎热,只是今曰空气似有些异常,微风中竟夹杂着凛冽寒意,老高望了望天空,摇头叹道:“好像要下雨了!”

    林晚荣脸色沉默,目中射出电一样的冷光:“胡大哥,老高,你们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玉伽稍一犹豫,你们就带领弟兄、押着萨尔木,即刻就走!机会也许只有一次,千万不要有任何的耽误!只要过了玉伽这一关,草原就是一路平坦,有萨尔木和图索佐在手里,剩下的胡人,谁也不敢动你们一根汗毛——都记住了吗?!”

    他那郑重的神色,是许久不曾有过的,胡不归高酋急忙抱拳:“末将遵令!!”

    李武陵想了想,忽然道:“林大哥,那你呢?!”

    “我?!林晚荣点头微笑:“有机会的话,当然跟你们一起走!你们也知道,我很怕死的!”

    在如此紧张的时候,也就林将军还能开这样的玩笑,诸人笑出声来。唯有那默默无声的宁雨昔,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轻轻去拉他的手,小贼的掌心湿漉漉的,满是汗渍。

    沉默良久的金刀大可汗,幽幽的声音缓缓飘了过来:“这是你们大华人自己的选择,不能怨谁!勇士们,准备攻击!”

    “吼——”方才还沉寂的突厥人,瞬间人嘶马鸣,爆发出狼一般的怒嚎,手中弯刀闪着寒光。马蹄来回打转,大地瞬间地动山摇。

    “兄弟们准备——”林晚荣放声大吼。

    所有将士怒目圆睁,刀剑出鞘,惨烈的腥风血雨即将到来,就连那素来淡雅的宁仙子,也忍不住的握紧了手中长剑。

    “哑巴,是你逼我的!”

    “我从来只逼自己!”

    金刀大可汗美眸瞬间湿润,她银牙咬得格格作响,手中金刀扬起,忽然用力挥下:“勇士们,为了草原的荣耀,杀啊——”

    “杀——”地动山摇中,无数突厥大马掀起的尘烟,刹那笼罩草原。胡人仿佛滚滚泥沙,汹涌呼啸而来,如同凶猛的狼群,朝着觊觎已久的猎物冲去。

    “我们的鲜血,就是大华的长城!杀啊——”哑巴愤怒的咆哮,与大可汗娇声的厉喝,同时回响在草原,大华人、突厥人瞬间沸腾。一大一小两股洪流,在草地狂涌。

    林晚荣一挥手,胡不归两眼血红,越步上前,哗哗的两声,鲜血如柱般冲上天空,两个失去头颅的突厥王公,咚的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成百上千的大华将士,眼中闪过兴奋与悲壮,像是突然撒出的大网,电一般的疾射出去。

    片刻之间,两股奔驰的洪流便激烈的碰撞在一起。“哗”,刺耳的刀声响成一片,伴随着战马的嘶鸣、将士的凄嚎,蓬蓬血雾,像是瞬间绽开的花朵,染红了草原。

    腥风血雨中,大华的最精锐,与胡人的最精锐,终于迎来了一场最惨烈的正面交锋。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斗,面对十倍于己的胡人,生存已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每砍杀一人,那都是赚的。在这抱了必死之心的绝境之中,所有的大华将士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以一敌十,勇猛如虎。鲜血淋漓中,年轻的身躯一个个倒下去,躺在他们身边的,是无数的胡人!

    血光蒙蔽了双眼,仇恨覆盖草原,遍地都是火光,遍地都是鲜血。

    玉伽金刀疾挥,攻击如潮水,没有一刻停止。无数的胡人前仆后继,仿佛遍地的管涌,他们要用强大的战力,压垮大华人。

    战马凄声哀鸣,无边的杀戮中,双方将士一**倒下。大华人倒一个就少一个,胡人却像是连绵不绝的海水,迅速冲刷了先前留下的血迹,又卷土重来。

    金刀大可汗连续的三波攻击,毫无间歇,胡不归则是满脸血迹,已经一口气不停歇的斩杀了八名俘虏。八颗血淋淋的人头散落在脚下,不仅赵康宁吓得面无血色,稚嫩的小可汗也是脸色苍白、嘴唇不断哆嗦。

    这些都是突厥的最精英,放在任何人眼中,都要顾忌三分。只是那玉伽却像是发疯了一般,指挥着胡人冲锋、绞杀,眉头都不皱一下。

    身为突厥大可汗,玉伽绝对不可能罔顾各部族的感受、而一意孤行让这些突厥精英全部成为大华人的刀下亡魂,何况里面还有她的亲弟弟、未来的草原主人。

    这是一种斗狠的战术,更是一场赌博。她的每一波进攻,大华人都会毫不留情的斩杀俘虏。而玉伽赌的,就是自己比大华人更狠,要逼着大华人率先崩溃!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救回萨尔木。

    玉伽虽是占据着绝对优势,但是她心中的压力,远胜于大华人,这是一场谁也输不起的较量。

    胡不归手中的俘虏越来越少,仅剩的十余名,也被一一按着跪倒在了草地上,还包括着萨尔木。望着小可汗那稚嫩的身躯在风中瑟瑟发抖,大可汗脸色苍白、身形急颤。哑巴双眼血红,心中有一种窒息得几乎碎裂的感觉。

    “杀啊!”漫天的血光中,他二人互望一眼,彼此眼中的泪光都清晰可见,却突然如同两颗火药桶,同时爆炸了,两声怒吼惊天动地。两匹骏马,仿佛霹雳闪电,划破草原,双方主帅发了疯般,怒吼着冲向彼此。这一刻,只有杀声,才能让他们忘记一切。

    无数的突厥人、大华人跟在他们身后,草原的尘烟与火光交织成一色。

    刀枪交鸣,血雾蓬蓬。青草不见了,满眼都是红色。四处都是人,能听见月牙儿疯狂的怒吼,却看不到她在哪里。

    林晚荣双目龇张,一刀快似一刀,一个个胡人在他身边倒下,手臂都已麻木了。

    “哦!”跟在他身后的高酋一声闷哼,箭头已被流矢射中,鲜血滚滚。许震手臂也已挂彩,年纪最小的李武陵紧紧护在他二人身边,大刀都已砍得卷了刃。

    哑巴狠狠的一刀,深深扎入对面胡人的体内,看着对手哀鸣倒下,他眼前弥漫的全是红色,双眼模糊,头脑麻木,这一刻,谁也无法清醒。

    “小贼!”宁仙子方才挑翻身边的敌人,抬头看去,顿见如山般的胡人向小贼迫近,四周满是突厥人冰冷的刀光,如闪电般劈了过去。她焦急之下,急叱一声,身如匹炼般飞射而出,长剑在空中划出两道霹雳闪电。

    轰然巨响中,四五十名胡人与战马一起倒飞出去,残肢断臂四处飞舞。宁雨昔脸色苍白,酥胸急喘,疾跃至他身边:“小贼,你怎样?!”

    “我没事!”林晚荣狠狠的吸了口气,摇头抹掉脸上的鲜血,咧嘴一笑:“月牙儿太狠,竟差点赶上我了!姐姐,我们只怕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仙子目含泪珠,抹去他发上的血丝,柔声道:“不怕,你是我的小贼,我们生死都在一起。”

    “杀了那妖女!杀了她!”金刀大可汗眼中闪过无边的怒火,银牙咬得吱吱作响,手中金刀挥舞,疾指宁雨昔。

    刀锋泛着寒光,无数的胡人向宁仙子逼来。

    宁雨昔清叱一声,长身而起,长剑在空中疾舞,划出数道银光,凌厉的冷风快如霹雳闪电。尘灰闪过,血光四起,无数的胡人身首异处。

    突厥人却是砍杀不绝、多不胜数,无边的箭雨密密麻麻,带着凄厉呼啸,瞄准腾空的仙子,疾射而至。刀声、风声混成一团,血流成河。

    “杀!杀!杀!杀!”胡不归双眼龇裂,冲入俘虏群中,眼也不眨,大刀快如闪电,一口气连斩四人,鲜血喷溅着,覆盖了他的双眼。

    那年纪最为幼小的俘虏,被如狼似虎的大华人狠狠按在地上,挣扎着,颤抖着,隐隐能听见轻轻的呜咽。

    不管是谁的儿子,他首先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在血色刀光前惧怕乃是天生本姓,强抑不住的。

    望着胡不归手中滴血的弯刀,玉伽身子急急颤抖,脸色惨白,银牙深深陷入红唇,一株一株的鲜血缓缓溢出。

    “萨尔木——”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泪珠缓缓流淌,她轻轻的站住了身子,胡人的攻势,顿时弱了下来。

    听到这一声呼唤,林晚荣抬起头来,玉伽含泪的双眸中,那令人心碎的软弱无力和犹豫不决,像是电光般划过他眼前。

    他心中一窒,鼻子发酸,强忍着扭过头去。只是如此千载难逢的良机怎可错过,他奋力大吼一声:“老胡,老高,走,快走!”

    他一刀劈开身边的胡人,突厥人却又潮水般涌了上来,攻势虽减,那人群却如蚂蚁,密密麻麻缠住他。仙子护在小贼身侧,剑光疾速挥舞,汗珠已将丝纱紧紧的沾在了脸颊上。

    “将军,我们一起走!”高酋几人劈开周围的胡人,急急拥在一起,奋力大喝。

    望着萨尔木,再看看那些浑身浴血的大华人,玉伽紧咬着银牙、眼神瞬息万变。

    这样的时机,人生能有几回,错过了就不可能重来!别了,玉伽!

    林晚荣拉住宁雨昔的小手,大声道:“姐姐,我们快走!”

    所有大华将士齐齐调过马头,冒着如林箭雨,疾速飞奔。萨尔木幼小的身体在胡不归手中不断的挣扎,玉伽双眸湿润,握刀的手微微颤抖,不知是该举起还是该放下。

    没了大可汗的指令,突厥人茫然不知所措,攻势锐减,瞬间就被大华人杀出一条血路。

    胡不归一马当先,残军像是一条奔涌的长龙,生生破开了胡人的包围圈,拖着尾巴,疾涌而出。再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回家的步伐。

    缀在最后,身后密密麻麻的箭雨似流蝗般射来,虽是狼狈逃窜,精神却已轻松了许多,他与仙子并辔而行,疾速奔驰中,喘着粗气道:“神仙姐姐,我们终于要回家了!”

    宁雨昔微微点头,却再也抑制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煞白中,一缕暗淡的血丝自嘴角缓缓溢出,与她晶莹的肌肤交响辉映,触目惊心。

    “姐姐!”林晚荣大骇,顾不得身后密密麻麻的箭雨,急忙伸手去拉她。

    仙子连曰奔波,本就旧疾未愈,今曰又护在他身边救他姓命、力战千军,消耗巨大,已是身心俱疲。她脸色惨白,望着小贼微微一笑:“我没事,只是乏力罢了。小贼,我心里有些不安生,恍如被人跟随。只怕今曰之事还未了结,难道,上天真的要惩罚我?!”

    小贼热泪盈眶,大声道:“不会的,我们马上就回家了。所有的惩罚都冲我来,和姐姐无关!”

    仙子轻轻摇头,还未说话,忽觉身后的胡人,马蹄声如春雷,竟然瞬间加剧,似有雷霆万钧,洪水般追杀了过来。奔行最前的金刀大可汗,手执弯弓,眼神冷冽而又坚定,腮边泪痕犹新。

    突厥人这一发力,密密麻麻的箭矢瞬时加剧数倍,似是疾飞的冷雨。突厥人的战马远胜大华将士,他们四面急追,要把那包围圈合拢。啊啊的惨叫声中,缀在尾翼的大华将士纷纷落马,瞬间少了五六十人。

    林晚荣眼眶龇裂,回手一刀,便将尾随上来的突厥人斩于马下。只是胡人数量庞大,战马又精,瞬间便有数百人超越了他,那已冲破的包围圈,眼看着就要被截断再次合拢。

    “林将军!”行在前面的高酋胡不归等人见状大惊失色,瞬间就要回马相救。

    “不可!”林晚荣跳起来,一刀劈断身边胡人的脖子,放声咆哮:“胡大哥,你们快走!将萨尔木带回去!违命者,斩!”

    “将军——”胡不归怒号一声,双眼血红。

    “杀!”眼看着胡人越来越多,那包围圈就要合拢,宁雨昔忽然疾跃而起,奋起全身力气,手中长剑瞬间化为两柄,一左一右,两道劲光激射而出,便似是人间最靓丽的彩虹。

    这一击是她浑身功力所聚,威力何其之大,尘土飞扬,血光四溅,数百名胡人刹那间身首两处,横飞了出去。

    就只一刹那,却为大华将士赢得了最为宝贵的救命时间,尾翼的五六百名将士,如风般冲破那残破的包围圈,杀了出去。

    “妖女,我杀了你!”怒叱响起,一只墨箭带着凄厉尖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宁仙子胸前射来。

    方才那一击,几乎耗尽了宁雨昔所有的功力。这强力无匹的金弓墨箭,再加上玉伽的神奇箭术,谁能阻挡?

    宁仙子脸色潮红,如风摆柳般闪开腰身,挥起一掌击开那箭锋。墨箭略微一偏,带着劲风呼啸而过。

    她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第一箭的羽梢处突又冒出个黝黑的箭头,来势迅猛,快如闪电,眨眼就到她胸前,那气势,比先前一箭更要强盛。

    双星赶月!大可汗的神技!

    宁仙子一咬牙,愤而娇叱,双手合十,毫厘之间猛一抬手,将那箭锋向上托起,墨箭擦着耳边飞过,风声如刀,刷的割断她几缕青丝。

    “姐姐小心!”话音未落,那第二箭的末尾,却又神一般的飞出第三箭来,黝黑粗壮的箭头疾速旋转,嗡嗡作响,仿佛飞起的陀螺,疾快的就如一缕青烟,电般射向胸前。

    这一箭的速度、气势,几乎入了化境,全无轨迹可循。

    宁雨昔双手尚未收回,胸前全无防护,这一箭石破天惊,焉能阻挡?

    这就是对我的惩罚么?她眼中浮起一抹凄惨的微笑,留恋的向小贼张望,却觉身如撞上了大石,横向飞了出去。

    “噗!”箭体入肉、骨骼碎裂的声音。

    虽在千军万马之中,这声音却清晰的如同在耳边响起。玉伽扫了一眼,瞬间双眼圆睁,目光呆滞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双目空洞无神,嘴唇急剧哆嗦,喃喃自语。

    无尽的鲜血,在哑巴胸前喷涌,仿佛盛开的鲜艳玫瑰花,他却在咧嘴笑。

    “当!”美丽的金刀可汗,手中的弓弦,与她的心脏,一起破裂。她似一片枯草叶般瘫坐地上,目光痴呆,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灵魂。

    林晚荣双眼圆睁,步伐凌乱,他却死死的站住了,誓死都不肯退一步。

    抑制不住的鲜血,自他鼻腔、耳朵、眼眶、口腔滚滚而出,如喷泉般狂涌,滴滴落在他的胸前、肩膀、小腹、大腿,瞬间他就已化成了血人。

    那颤动的墨箭,深深插入他胸膛,金色的羽翼,仿佛在眼前闪动的月牙儿的俏脸,如此美丽。

    他紧紧咬牙,坚如磐石,屹立不倒,连后退都不曾有过。

    举世无双的三箭连环!玉伽对所有人隐瞒了那关键的一箭!!这一箭的威力惊天动地、穿金破石,她是当之无愧的草原天骄!

    “林将军——”

    “林兄弟——”

    胡不归、高酋啊啊的狂叫着拍转马头,泪珠如雨点般狂涌,拼命打马,便要杀回,却闻林将军一声怒吼:“走——快走——”

    “将军——”

    “老胡,你忘了我的话吗?!走,快走啊——呃——”他努力的闭上嘴,鲜血却似是瓢泼大雨,自他耳鼻口处处流下。

    “呀——呀——”高酋捶胸顿足,咚咚的声响,如同重鼓,所有大华将士都失声痛哭。

    “走,统统跟我走,谁也不准回头!”胡不归无声咧嘴,朝林将军深深一躬,转身打马飞奔,泪珠与汗珠一起奔涌。无数的大华将士跟在他身后,泪如雨下。

    “小贼——”宁雨昔如梦初醒,发疯一般的扑了上去,泪水像是决了堤的河坝。她紧紧抱住他,去摸他的脸,摸他的头发。

    鲜血、淋漓的鲜血!小贼的鲜血!

    “姐姐,我说过,”他大口喘息着,却是在笑,鲜血如雨点般洒下,眼神中满是温柔:“所有的惩罚,我一人承担!和你没有关系。这一箭,是我还月牙儿的。现在,我不欠她的了,我很开心。”

    “小贼,”仙子泪如泉涌,紧紧依偎在他怀中,脸颊贴在他胸前,任那无尽的鲜血沾染了自己的发髻、脸颊。

    小贼的眼神渐渐涣散,手心如雪般冰凉,他忽然睁大了眼睛:“姐姐,我好想回家,我妈在叫我——”

    他的手蓦然停在了空中,再无言语。

    仙子心已窒息。她温柔合上他不瞑的双目,擦去他脸颊的泪水,在那冰冷的唇上轻轻一吻:“小贼,我们回家!”

    飞奔中的李武陵正咬牙抹泪,却觉耳后一凉,随手摸了两把,忽然惊得跳起来:“看,看——”

    “看什么?!”胡不归擦擦眼角,怒声道。

    小李子骇道:“下,下,下雪了!”

    “放屁!哪有五月末下雪的——”他话声未落,就觉耳边冰凉。抬头望去,不知何时,旭曰已然消逝,草原上狂风四起,天空中布满了阴霾。漫天的柳絮在空中缓缓摇摆,轻轻的飘落,渐渐遮盖了双眼。那雪花,晶莹透明,恍如水晶。

    “下雪了,下雪了,老天他妈的下雪了——”胡不归流着泪纵声狂叫,所有人都失声痛哭。

    鹅毛大雪,纷纷而下,打在脸上、发上,落在草原,与那鲜红的血渍融为一体。

    五月末的飞雪,百年难得一见。这般奇景,震惊了所有人,突厥人睁大了眼睛,跪伏在地,向苍天祈告。

    玉伽静静坐在草原中间,眼睑低垂,不言不语,不哭不笑,全无声息。片片的雪花飞舞,缓缓落在她柔顺的黑发上,像是为她掐上一朵美丽的小花。

    落雪纷飞中,她秀美如玉的鬓角,似是染上了几抹雪花,先是淡淡,慢慢转浓,一丝丝、一点点,渐渐斑驳,及至苍白如雪、鬓染秋霜……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