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九章 最美丽的意外


    只是这般时刻,事关两国大局、无数人的生死,纵有万千感触,也只能深埋在心底。他长长的呼吸一口,平抑了急促的心情,眼望着对面那如花娇颜,平静的伸出手去:“大可汗,请——”

    玉伽脸色苍白,良久才咬牙伸手:“林将军,请——”

    双方各据一边,鱼贯而入。今曰的长棚,与往曰略有不同,在那桌子正当心处,斜插着几枝粉红的花朵,淡淡芬芳扑鼻,鲜艳靓丽,为这陋室,平添了几分生气。

    “请坐!”林晚荣首先开口,在大华的主位上缓缓坐下,徐芷晴坐在他旁边,高酋等人则气势汹汹的站在他身后。

    玉伽轻提长裙,默默的坐在了他对面。她不去看他的脸颊,却目光漂移,缓缓的落在了徐芷晴身上。无声打量她良久,大可汗幽幽叹了一声,轻道:“徐小姐,你很漂亮!”

    徐芷晴本就是精心打扮过要与她别别苗头的,听闻对手称赞,欣喜中却又有些羞涩,忙在桌下拉住了林晚荣的手,却觉他掌心湿漉漉的,满是汗珠。

    大可汗望了他一眼,银牙紧紧咬住,眼睑默默垂下:“国师,开始吧!”

    禄东赞应了声,自大可汗身后行出,抱拳道:“林大人,不知我突厥提出的条件,贵国考虑的如何了?!”

    “条件,什么条件?!”林晚荣一挑眉,不紧不慢问道。

    突厥国师自然知道他在装糊涂,却又不能不答:“只要大华即刻释放我小可汗和右王,我突厥五年内停兵休戈,绝不进犯大华边关一步。同时愿以牛羊千匹、美女百名、汗血宝马十头敬献大华,以示两国修好之意。”

    林晚荣缓缓点头,微笑道:“原来禄兄说的是这个啊!这就是你们的诚意?要真是这样,我们也不用谈了,大家回去各自磨刀备战吧!”

    大华会一口回绝,倒也不出乎意料,禄东赞看了玉伽一眼,似在请示她的意见。

    金刀可汗目光如电,紧盯住他,幽幽道:“与聪明人说话,无需拐弯抹角,林将军,我知你大华胃口远不止如此,就请你开出条件吧!合则谈,不合则散!”

    “大可汗快人快语,好气魄!”林晚荣望着她微笑,眼神却是冷冷:“既然如此,我也直言相告,只要突厥满足了我大华提出的四点要求,一切都没问题!”

    四点要求?玉伽微一沉吟,心中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请讲!”

    林晚荣嗯了声,慢慢的站起身来:“第一条,两国签订停战协议,五十年内,突厥不得进犯大华,若有违背,便叫突厥世世代代遭受草原之神的惩罚!请大可汗将此事行诸条文,昭告天下!”

    这一条,倒是没有多少意外。玉伽缓缓道:“两国停战,我不反对!只是要行诸条文昭示天下,我突厥没有这样的先例,恕难接受!”

    林晚荣嘿嘿一笑:“不接受也得接受!事实上,昭告天下这一点,也没多大实际用处,只不过是对你们的一个小小约束,若是将来反悔,也好叫世人都知你们突厥人的言而无信,仅此而已!若连这一点都无法接受,恕我直言,大可汗,后面根本就无法谈了!”

    望着他自信满满的样子,鬼才知他后面还要开什么条件,玉伽眼眸淡淡:“这第一条,容我考虑!第二点呢?”

    “第二点,其实也不算复杂,”林晚荣缓缓踱着步伐,笑道:“就将禄兄方才提到的那些赔偿乘上个五倍,每年送一回,送上二十年!”

    “你做梦!”玉伽还未说话,那边的突厥左王巴德鲁却已暴跳如雷:“叫你们大华人,向我们赔款还差不多!”

    “我做梦吗?!”林晚荣微笑道:“巴德鲁阁下,用几匹牛羊骏马去换回你草原的天骄和右王,这笔生意谁划算?阁下为何不愿意?莫不是,你自己想做草原上的天骄?!”

    “你胡说!”巴德鲁怒吼一声就要扑过来,老高刷的窜上前去拦在他面前,双方剑拔弩张,气氛顿时紧张。

    现在才知道,相比第二点,他的第一个条件简直就不算条件了!玉伽长长的吸了口气,狠狠盯着他的眼睛,牙齿咬得紧紧,一言不发。

    林晚荣默默抬头,无声望着她,面无表情。

    二人目光交错,彼此眼中全是冰冷,竟无一丝的温暖!那玫瑰花雨中的温柔相拥,早已如天边的浮云,消逝的无影无踪!

    谈判桌上没有窝老攻和月牙儿,只有林将军和大可汗,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沉默了良久,金刀可汗终于无力低下头去,不让他看见自己眼中升起的淡淡烟霭:“大华人,说说你的第三个条件吧!”

    林晚荣摇了摇头,轻轻一叹:“大可汗,你确信你要听这第三个条件吗?”

    玉伽抬起头来,忽然发狂一般怒吼:“你敢在我面前说,我为何就不敢在你面前听?!你说,你快说!”

    林晚荣咬咬牙:“好!第三个条件,突厥退回巴彦浩特以北!巴彦浩特以南,由我大华接管!”

    “什么?你要强占巴彦浩特、还有那几百里广袤丰盛的的草原?”这一次,就连那一向谦恭的突厥国师也忍不住了,脸色通红怒吼道:“林大人,你实在太过分了!”

    “过分吗?”林晚荣偏过头去,淡淡道:“谈判的事情,本就是你情我愿,何来过分之说?!”

    玉伽身形急颤,脸色苍白一片,她狠狠盯住林晚荣的背影,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林将军,你可不可以看着我说话?!”

    林将军长长吁了口气,却仍是坚持的站定了:“大可汗生的很美丽,所以,我不能看你!”

    玉伽无力的抓住椅柄,纤细的十指全无血色,几乎就要陷入木中。她双眸微闭,竭力忍住那夺眶而出的泪珠,望着他的背影,轻道:“这一次,又是你来逼我!”

    林晚荣身形呆滞,长长叹息:“还是那句话,我从来只逼自己!”

    这暗语,就只有他二人自己知晓,大可汗心神恍惚,隐隐又看到了昔曰克孜尔城外,那惊天动地的一箭,看着他缓缓的倒在自己面前,那浑身的鲜血,染透了草原。她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着:“还有第四个条件呢,不妨一并说说看!”

    林晚荣默默摇头:“一定要听吗?!”

    “一定!”

    “好!”林晚荣缓缓转过头来:“答应了以上三个条件,我可以把萨尔木还给你!时间是,十年之后!”

    “无耻——”玉伽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刷的站了起来,拔起那桌子中间的花枝,狠狠向他砸去。

    林晚荣无奈摇头,柔声道:“你说的很对,我就是这样一个无耻的人!”

    月牙儿颓然坐下,默然无语,禄东赞和巴德鲁沉着脸,一言不发,谈判一时陷入了僵局。

    徐小姐在一边听了许久,忍不住行到他身边,握住他手微声轻叹:“你这人那,也不知怎么能狠的下心来?这样漫天要价的,你是要把她逼疯啊!”

    狠吗?他苦笑着摇摇头:“我不漫天要价,她怎好大口还价?谈判,是谈出来的,她心里有数!”

    感受着他手心轻轻的颤抖,徐芷晴忽然明白了,他虽是在逼月牙儿,却又何尝不是在逼他自己?徐小姐忍不住的摇头:“我总算知道了,你对你自己,比对她更狠!”

    林晚荣无声的握了握她的手,算是作答。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玉伽忽然抬起头来,冷冷盯住他:“国师,左王,你们先退下,我要与林将军单独谈谈!”

    禄东赞和巴德鲁无声退了出去,胡不归几人也识趣的溜走。

    望见林晚荣拉住徐军师的手一步不动,玉伽冷声道:“林将军,我想与你单独谈谈!”

    “不必了!”林晚荣坚定摇头:“在谈判桌上,我任何事情都不会隐瞒徐小姐!”

    “可是我想请徐小姐暂离片刻!”月牙儿站起身来,声音蓦地提高了许多。

    “我说不必!”林晚荣虎目一瞪,将徐芷晴的手拉的愈发的紧。

    这人也不知是怕的个什么,金刀可汗气的酥胸急颤,玉牙紧咬,恶狠狠盯住他,双眸升起一层薄薄水雾。

    徐芷晴急忙挣脱他手,笑道:“既是大可汗有要事与你单独相商,又事关两国机要,我留下确实多有不便。大可汗,你与他慢慢聊!芷晴告辞!”

    徐小姐转身就走,林晚荣疾拉她衣袖,竟是落了个空。

    金刀可汗望着他无声冷笑:“怎么,你很怕我吗?片刻之前,林将军还侃侃而谈,停战、赔款、割地、质子,你能想到的所有残酷手段,全部在我身上用了一遍,不是威风的紧吗?现在却怎么害怕了?!”

    月牙儿的聪明毋庸置疑,林晚荣提出的几个条件,正是围绕这四点做文章,虽秘而不宣,却被这胡人女子一眼看穿。

    “我怕什么?”诺大的长棚里空空荡荡,就只剩下他二人,林晚荣重重哼了声,望见玉伽那微微湿润的双眸,却又忍不住的心烦意乱,恼怒的摆摆手:“不许哭,哭了就没徐小姐好看了!”

    玉伽哗啦一拍桌子,疾声泣道:“我偏要哭,就算我是世间最丑的女子,你也永远管不着!”

    望着她那雪白的鬓角,林晚荣有些无力的摇头:“请你记住,你是草原上人人敬畏的金刀可汗,不要动不动就落泪,会遭人耻笑的!”

    “金刀可汗又怎么样?”月牙儿怒道:“她今生只在一个人面前哭过!可这个人偏偏最喜欢骗她、最喜欢伤害她!”

    “难道你就没骗过我吗?!”林晚荣忍不住的恼了声,愤愤道:“谁特意从兴庆府赶到巴彦浩特,出现在我的面前,特意成为我的俘虏,甚至还想俘虏我?!要不是我聪明伶俐,早就落入你的魔掌了!”

    “你总喜欢自以为是!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么?”玉伽针锋相对,冷冷一笑:“我出现在兴庆府,是因为我喜欢亲手收集大华的情报,至于你么,则是禄东赞老师在我面前提起过几次,而大华也有不少人流传你的事迹,我才顺便关注了一下!在兴庆府,行刺李泰和你,也的确是我一手谋划!可是,我出现在巴彦浩特,是因为我要赶回克孜尔,才会不慎落入你手中,那完全是个意外。你以为我会以金刀可汗之尊,特意去引诱你?笑话!若是早知你在那里,我数十万大军早已把你们绞杀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老子还真是表错情了!他顿时恼羞成怒:“那你落入我手中之后呢?想出种种手段来对付我,妄想将我折服,这是假的吗?”

    玉伽脸上泛起几抹淡淡的粉红,轻道:“或许是有那么些手段!可是我落在你手中,还能有比这更好脱身法子么?唯一的遗憾,就是我那时小看了你!可恨我竟忘了古老的谚语,叫做杀敌三千、自损八百!”

    “这么说,都是意外了?”

    “嗯,意外,最美丽的意外!”玉伽轻声一叹,笑容与泪花一起绽放,令人心酸。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