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零章 狼子野心


    这当真是人世间最美丽的意外!月牙儿轻轻望着他,羞喜交加。林晚荣心下沉默,无声偏过头去,躲避着她的目光。

    “窝老攻——”

    “请你叫我的大华名字!”他心中急颤,面色一冷。

    “林三窝老攻——”

    要人命啊!他急忙长吸了口气,缓缓转过身去,郑重的摇头:“大可汗,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我们现在是在谈判,不是谈别的,请你严肃点!”

    玉伽咬咬牙,无声无息的垂下眼眸:“你真的很想和我谈判?”

    “不是我想,这件事本就是你们突厥人提出的!”

    “那好,”金刀可汗愤怒一拍桌子,哗的站了起来:“本汗现在就答复你!林大人,你列举的四个条件,我一个也不答应!”

    “你确信?”林晚荣冷冷一笑。

    望着他那黝黑的面孔,玉伽身形急颤:“确信又怎地?萨尔木身为毗迦可汗的儿子,为草原牺牲,那是他的荣耀!为了我族人的幸福,玉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绝不受你要挟!”

    望着她弱不禁风颤抖的娇躯,林晚荣忽然仰天长笑:“好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大可汗,这些光鲜的话,哄哄你突厥的子民就可以了,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林某人不吃这一套!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若是你有放弃萨尔木的勇气,你父汗也不会将这千斤的重担交到你的手上了!”

    “你——”玉伽脸色煞白,牙齿咬得吱吱作响,酥胸急剧起伏,连手指都在颤抖。

    林晚荣似是没看见她的目光,迈步摇头,冷冷笑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的牺牲了萨尔木,你的族人就能因此而获得幸福吗?该打的仗会不打、该死的人会不死么?这真是个很好笑的假设!玉伽小姐,欺骗别人固然可恨,欺骗自己,那却是可怜又可悲了!”

    他一声一声,寒若冰石,却把玉伽的侥幸心思瞬间就挑了个一干二净。

    金刀可汗无力的闭上眼睛,颓然坐倒在椅子上:“你,是早已看准了我的死穴!”

    “彼此彼此而已,你要与我单独相商,又何尝不是在找我的死穴?”他微微摇头,忽然无声苦笑:“也许,你现在应该明白了,我活着,并不是你的幸福!”

    “是不是我的幸福,不要你来问!”玉伽咬牙怒叱一声,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泛着寒光:“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把话敞开了说!你这四个条件,一个比一个苛刻,不单是我,我突厥子民也绝不会答应!”

    “未必!”林晚荣悠悠道:“只要大可汗能坐下来谈,总会有解决之道的!不知你愿不愿意——”

    他不紧不慢的坐下了,目光盯在月牙儿身上,不言不笑,那深沉的模样,直叫月牙儿恨得牙齿痒痒,直欲当面就给他一拳。

    “我数三声,若你还没坐下,那就没得谈了!”他摊着手,淡淡一笑:“一!二!三——”

    “你敢?!”金刀可汗娇叱一声,脸色气的通红,哗的将板凳翻转,竟背对着他坐下了。

    这般谈判,倒是世间少有!他摇头苦笑,如此却也正遂了他的心愿。若是正面对着玉伽,说到关键处,能否狠下心来,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四个条件,我们可以一个一个的谈!关于第一点,大可汗有无异议?!”

    相比其他三条,第一点简直就是宽厚仁慈!玉伽哼了声,冷道:“停战我赞成!只是那昭告天下,却是为难!再者,一张纸就能管上五十年之久?不知你是真笨还是假笨?!”

    “那你想管多少年?!”

    “顶多三十——”玉伽愣了愣,忽然愤怒一拍椅柄:“又来套我话!你这狡猾的骗子!”

    林晚荣冷笑道:“大可汗,大家都是明眼人!谁骗谁,还真不好说呢!”

    玉伽倔强的咬了咬唇,微微一叹:“聪明的骗子!”

    “所谓的昭告天下,不过是玩些文字把戏,可以写的无比的冠冕堂皇,我不相信你会连这么几句话都拟不出来。”林晚荣冷冷摆手:“就坦白了说吧,第一点,大可汗答不答应?”

    月牙儿坚定摇头:“将条件全部谈完,我自会统一思量。你现在问我,不起丝毫作用!”

    这丫头聪明的很,她是故意要将四个条件统纳成一点,要取其中的回旋,向对手施压,逼他做出让步。

    林晚荣也不戳穿,淡淡道:“那第二条,纳供二十年——”

    玉伽刷的站起来,转过头来冷冷望着他:“最多一年!”

    “二十年!”

    “一年!”玉伽愤怒拍着椅子!

    林晚荣啪的一声,重重砸在桌面上:“我说二十年!一年也不许少!”

    “那你杀了我好了!”玉伽一声惊天怒吼,愤怒一脚踢开身边的椅子,咣当撞在谈判桌上,支零破散,屑末横飞!二人同时睁大了眼睛,怒目相对,像是两头愤怒的狮子,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外面诸人听着长棚里面一声一声的巨响,震耳欲聋,像要把棚顶都掀翻下来,不像是谈判,倒似是在打架。只不过双方主帅都未说话,谁也没胆进去!

    “不要拿杀人吓唬我,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林晚荣微微轻叹!

    “可是我已经杀了你一次!”玉伽偏过了头去,泪光浮动:“五年!这是我的极限!”

    “十年!这也是我的极限!”林晚荣神色淡淡,根本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第三个条件,巴彦浩特以南——”

    金刀可汗缓缓平抑了激动的心情,双眸冷如寒冰:“你想让我割地?我劝你不要做梦了!草原本就是我们突厥人的天下,老实不客气的说,就算你得了巴彦浩特,你自认为能守住几天?!”

    她脸上虽有不屑和轻蔑,却也说的是实情。

    “能不能守住,那是我的事,大可汗不必担心!”林晚荣平静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现在没有选择!”

    玉伽悲愤交加,拳头握的紧紧:“我也告诉你这狠心的人,若是割地于你,我和萨尔木将成为草原的罪人,再无颜面去见我的子民、去见我的父汗,若真是如此,那不如让我和萨尔木一起死掉!”

    谈到这个份上,前面似乎已是一条死胡同了,根本找不到一条出路。林晚荣长长吁了口气:“好吧,我退一步,巴彦浩特可以不脱离突厥——”

    玉伽愣了愣:“你,你说的是真的?!”

    他郑重点头:“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巴彦浩特仍然是你们突厥人的土地,不过,大可汗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巴彦浩特以南的几百里土地以后虽仍然隶属于你们,但是你要拟诏,将它变成大华和突厥的一块自由贸易区!”

    “自由贸易区?”金刀可汗一惊:“什么意思?!”

    “在这自由贸易区内,双方都不许驻军,只留衙役维持治安!请大可汗下旨,允许大华商户在这里进行自由投资和货物交易,允许两国民众自由迁徙,通商、通婚、通邮、通航,允许两国文化自由传播!同时,由我大华派出专门人员并带部分迁徙民众来此,传授诗画礼乐、农耕播种、建筑工事等我大华的优秀技巧,突厥人也要传授我们骑射技艺!另外,我们会在贸易区内兴建大量房舍楼阁,供两国民众居住!作为对突厥提供了土地的回报,在这自由贸易区内的税收,可以由两国按比例分成!”

    玉伽何等聪明的人物,听了几句便已脸色煞白!她浑身颤抖着,指着他鼻子道:“好一个自由贸易区!你,你狼子野心!”

    林晚荣默默摇头:“大可汗说的话我不明白!我提这建议,既不需要你割地,又可改善突厥人的生活、修复两国关系,可谓双赢之计,哪里来的狼子野心?”

    玉伽仰天长叹,悲怒交加:“我现在才明白,你提出那割地的请求还摆出一副慈悲的嘴脸所谓相退一步,这根本就是你算计好的。从一开始,你就未打算占据巴彦浩特,因为你明知它无法占据。你就是为了这所谓的自由贸易区!说的好听,什么投资贸易、文化传播!你是想要我们突厥人读诗书、种土地、住阁楼,一旦我们接受了这种安逸的生活,谁还会去留恋帐篷马背、游牧漂泊?有了这个贸易区的辐射,整个草原都不会安宁,越来越多的族人会喜欢这种生活!只要我们离开了马背,突厥便是自废武功,一切都不攻自破!”

    “而你所谓的通商通婚通航,就是为了要让突厥和大华相互融合、彼此烙印,从此这巴彦浩特绵延几百里,就成为大华与突厥之间的一条天然缓冲地带,我们突厥的铁骑,再也冲不起来了!你是想一本万利、永绝后患,这不是狼子野心,又是什么?”

    月牙儿一语中的,这世界上最厉害的,莫过于文化入侵!这比占领一块土地,不知要高明多少倍!

    “狼子野心?”望着金刀可汗那悲愤的脸颊,林晚荣忽然放声大笑,摇头不止。

    他笑声虽狂,眼神却很清澈,瞳孔中映着一个美丽的倒影。玉伽呆呆望着他,忽然心如刀绞:“不许你笑!”

    林晚荣扫她一眼,悠悠道:“大可汗,你昔曰曾对我说过,突厥进攻大华,是因为上天不公平,将肥沃的土地都赐给了大华,所以你们要攫取大华的江山,让你的民众过上幸福的生活,是也不是?”

    “那又如何?”月牙儿咬牙。

    “是就很好。”林晚荣冷冷一笑:“我想请问一声,大可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打下了大华的江山,你和你的族人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他们还会像从前一样,留在草原上骑马、射箭、住帐篷吗?!”

    玉伽略一思索,脸色刷的就白了。

    “不敢回答?!”他愤怒大笑:“让我告诉你吧,入了关他们一样会读诗书、种土地、住阁楼,享受那安逸的生活!你们几百年来追求的梦想、你所谓的要让你的民众过上幸福的生活,我不费一枪一弹,现在就可以给你们!你为何又不敢接受?打自己的脸很好玩么?”

    金刀可汗羞愤交加,却又无从辩驳,激怒之下,一脚踢起那木凳的碎屑,狠狠向他砸去。

    “恼羞成怒也没用,”林晚荣黑着老脸,缓缓道:“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我已经退了一步,是割地还是建立自由贸易区,你自己选!”

    这两条路,全是他设下的陷阱,根本就无从选择!玉伽恼怒的抬头,眼中泪光闪烁:“我要是两样都不选呢?!”

    他轻轻道:“谈判归谈判,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希望大可汗明白!”

    “你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月牙儿默默望着他,脸色渐渐的苍白:“从前,我天天想看到你、做梦都想和你说话!可是今天站在你面前,我却希望自己快些死掉!只有那样,你才不会欺负我!”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