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八章 名字


    一炮双响?双胞胎?!他嘴巴抡圆、眼睛睁大,瞬间呆若木鸡,竟然欣喜的都傻了!

    “驸马爷,驸马爷,您看,这就是二少爷,长得可真俊那!”产婆子蜂拥而出,欣喜的将刚刚出生的林二郎塞进了他的怀中。

    襁褓里的两个婴儿,眼睛都尚未睁开,细细的胎毛沾在头发上,脸蛋粉红粉红的,小嘴微微蠕动,望着就像两只柔弱的小猫。

    “我当爹了!我当爹了!”他一左一右怀抱着自己的血脉,感受着他们柔弱的呼吸,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了。两世为人,却是头一次当爹,这滋味,外人怎能理解?!

    巧巧几人急着凑上前去,望见那两个粉雕玉琢的婴儿,顿时欣喜的哇哇直叫。玉霜手舞足蹈的伸出手去,娇声唤道:“好可爱的小宝宝,坏人,我要抱抱,我要抱抱!”

    凝儿仔细打量着那两个婴儿,忽然拍手笑道:“这可真是奇事!咱们林家的两个儿郎,分明是同时出生的孪生子,却是一个长得像姐姐,一个长得像大哥!你们说怪不怪?”

    大小姐和巧巧凝神看了几眼,同时欣喜的点头,附和着洛小姐的意见!

    洛凝说的一点没错,别人家的双胞胎生下来都是一模一样,可这林大郎和林二郎却是叫人一眼就能瞧出分别!二人眉目里都能有着肖青旋和林晚荣的影子,只是那先出生的林大郎皮肤白皙、温文尔雅,就仿佛肖小姐的姓子。

    那林二郎却是肤呈麦色,尚在襁褓中便不断摇头、扭动挣扎,一看就知不是个安份的家伙,活脱脱一个林三再世!

    林晚荣看了几眼,乐得嘴都合不拢了:“真的么?那可太好了,一个像爹,一个像妈,都是天底下最优秀的遗传,我喜欢的很那,哈哈!”

    “哇——哇——”他话音未落,襁褓里的兄弟俩破啼大哭,一个赛过一个的响亮,差点连耳膜都震破了!那林二郎果然比哥哥更耐不住寂寞,不仅哭声嘹亮,细嫩的小腿更是迫不及待的踢腾了起来。

    他爹吓得手忙脚乱:“儿子乖,儿子别哭,爹在这里,爹给你们买糖葫芦!”

    那手足无措的样子,惹来几位小姐咯咯轻笑,萧玉若从他怀中接过大郎,徐徐来回摇晃着,嗔道:“真是个笨蛋爹!宝宝才几岁,除了买糖葫芦,你就不会教点别的?”

    “是啊!”玉霜早已抢过二郎,欣喜的在那小脸上啄了一下:“坏人,你不知道宝宝喜欢吃什么吗?”

    林晚荣愣了愣,盯住二小姐的酥胸,忽然欣喜的一拍手:“对啊,他们要吃奶的!儿子,快吃奶啊!”

    他这话一出口,房中顿时笑声一片,洛凝巧巧二人更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萧家两位小姐闹了个大花脸,齐齐羞恼瞪他,她二人都还是黄花闺女,哪里来的奶水喂孩子?

    林晚荣欣喜了一阵,蓦然惊道:“青旋,青旋呢?”

    产婆子急忙躬身:“公主无恙,她方才痛的久了些,房内正在收拾!”

    林晚荣长长的松了口气,从怀里哗啦掏出几大张银票,笑着递到他们手里:“这是给几位婆婆的,你们辛苦了!刚才我态度差了些,尚请各位见谅。”

    驸马爷如此好说话,接生的婆子们自是欣喜无限,矫情一阵,便将银票纳入了怀中。

    几位小姐正抱着两个小公子品头论足,屋里忽然传来虚弱的轻唤:“林郎——”

    林晚荣耳朵竖的高高,闻听呼喊,急忙大声道:“青旋,我在这里!里面接生的婆婆,我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产婆子们早已收拾妥当,自然不再阻他,林晚荣大喜过望,几步就冲了进去。

    屋内檀香幽幽,静谧如水。肖小姐无力的躺在床上,容颜消瘦了许多,脸颊苍白,往曰鲜艳的红唇看不到几分血色,那丰满的酥胸时起时伏,呼吸急促,秀发全部湿透,凌乱的披落在枕上。虽已收拾妥当,却依稀可以望见她生产中承受的巨大痛苦。

    “青旋!”他鼻子一酸,三步并作两步撵到床头,趴在她身前,握紧了她的双手。

    肖小姐手背苍白纤莹,她颤抖着摩挲他的脸颊,晶莹的水雾笼罩了双眼,却是温柔的微笑:“林郎,我很好,不要为我担心!”

    “嗯,嗯!”林晚荣拼命的点头,将脸颊埋在她温暖的掌心里,久久不肯抬起头来。

    肖青旋细细的擦去他脸上的灰渍,心疼叹道:“你只怕把那边关的苦都吃完了,怎地消瘦成这个样子!”

    林晚荣嘻嘻笑道:“不碍事,这都是想你们想的,过几天就恢复了!不信你到时候抱抱我,管叫你抱不动!”

    肖小姐噗嗤一笑,轻拂去他额边乱发:“便是你会说些俏皮话,即使你再重上十倍,我也抱得动!”

    “哇,哇!”两声清脆的婴儿啼哭,顿叫肖青旋神色一紧,她握紧了他的手,疾声叫道:“孩子,我们的孩子呢?”

    “公主姐姐,宝宝在这里呢!”玉霜和玉若,怀里紧抱着两个儿郎,急忙送到她身前。

    肖小姐呆呆望住,身子颤动,瞬间欣喜的泪染双颊,手指紧紧抠入了他的肉中:“郎君,这是我们的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

    “那当然了!”林晚荣得意大笑:“老婆,不是我夸你,你实在太能干了,双胞胎啊,我做梦都没想到呢!不过我也很厉害,火力足够生猛,哈哈!”

    有了这两个小家伙,再多的苦难都值了!肖青旋喜悦的眼泪都止不住了,抱住两个儿子,一边小脸上亲了一下,眼光再也舍不得移开。

    秦仙儿一直陪在肖青旋身边,借助真力为她顺气,若非如此,肖小姐只怕逃不过那难产之劫。

    “就这两个小家伙啊,差点要了他们娘亲的命!”望见姐姐怀中的两个婴儿,她也欣喜的泪珠簌簌,忽又惊咦了声:“这两个双生宝贝,一个像姐姐一般斯文,另一个却是跟相公一模一样,倒是怪了!”

    人人都是这样说啊!林晚荣哈哈大笑,肖小姐欣喜的看他一眼,轻道:“郎君,我们这两个儿子,你最喜欢哪一个?”

    他想也没想,直接答道:“当然喜欢白的那个了,长得像我老婆一样漂亮嘛!”

    肖青旋吃他一记马屁,心里欢喜:“不许偏私!我们二郎虽生得黑一点,但看那模样,将来只怕比你还坏,你怎能不喜欢他?!”

    老子已经够坏的了,这小子比我还坏,那会是个什么样子?他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望着那粉雕玉琢的两个小家伙,秦仙儿大为羡慕,拉住他手嗔道:“相公,我也要生儿子!”

    “好,好,生,生!”

    “哼,不许偏私!我也要像姐姐一样,一次生两个!”

    “呃——”望见大小姐凝儿她们同样羞怯而又期待的目光,林晚荣张了张嘴,却是吓傻了!他虽然自命火力凶猛,但一炮双响这种事情,实在可遇不可求,要是每次都能这样,他就变成怪物了!

    二小姐咯咯笑着替他解了围:“姐姐们,这些事情让坏人去作难吧!咱们现在说点正经的!公主姐姐生了两个小宝宝,总要取个名号吧,这可是件天大的事!”

    给小宝宝取名字?这事可是太有意义了!屋里的莺莺燕燕们顿时欢喜了起来。

    肖青旋看了他一眼,眸中有些征询的意思,林晚荣点头嬉笑:“老婆放心吧,我答应老丈人的事情,自然不会忘掉的。这林家长丁,跟你姓赵,名字也由老爷子定!你看如何?”

    肖小姐又惊又喜:“你,你真的愿意?”

    他神色一正,严肃道:“你老公是那么狭隘的人吗?不管姓林还是姓赵,他都是咱们的儿子,以后他还可以开支散叶,为咱们再添上一个大的家族,这难道不好吗?!”

    他如此开明,诸位小姐齐齐欢喜,玉霜抢先开口,娇声道:“我先来,我先来。大名我不会取,那小名可是擅长。咱们林家这些儿郎,就干脆以数字排序,林一、林二、林三,一个个唤下去,简单易记——”

    她娇声快语,像打机关枪,诸人齐齐捂住了嘴,忍的好辛苦!

    林晚荣老脸黑的跟碳似的,几乎就要爆炸了:“林一、林二、林三?二小姐,这到底是我儿子,还是我祖宗?”

    他匪号林三,天下流传,要叫人知道他儿子小名林一、林二,那还不叫人笑掉大牙?

    玉霜“啊”了声,急急捂住了嘴巴,嬉笑着道:“要不,就叫林三一、林三二……”

    照这样排下去,我一准有个儿子叫林三五,指不定还有个林三八呢!他捏捏玉霜的小鼻子,咬牙哼了几声:“你,老老实实听姐姐们说话!”

    凝儿笑道:“既然咱们大郎的名字由皇上定夺,那就只取二郎的名号了!大哥是赶在姐姐生产之前,从边关飞奔着冲回来的,依我看,就叫他林冲,应时应景!”

    林晚荣额头的冷汗刷刷直掉,林冲他爹?我的妈呀,这名号哪是我能承受的:“不行,不行,再取一个!一定要简单易记,叫人听了就忘不掉的!”

    天下父母为孩子取名字,都是同一种心情!大小姐沉吟一会儿,望见天色渐渐明朗,拂晓已至,她忽然眼睛一眨,笑着拍手道:“不如就叫林暄吧!他生在拂晓之前,为曰之将出,执着热烈,宣照万物,与他爹名字中的晚字恰好对应。既喻时辰与人品,又与姐姐的‘旋’字谐音,父姓母名,极具意义!”

    “林暄?!”肖青旋听得惊喜:“这名字果真有意义,喊出去也响亮!林郎,你以为呢?”

    我和我儿子,一早一晚?大小姐取的这名字果然有些门道,林暄二字,简单易记,暗含深意,喊出去也有股气势,应该不会辱没了这小子!

    “老婆,我都听你的!”他嘻嘻笑着卖乖。

    秦仙儿点头赞成,巧巧也欣然叫好,肖小姐摸摸二郎的脸颊,喜道:“好一个曰之将出、宣照万物!那就叫林暄了!玉若妹妹,这可当真感激你了!”

    大小姐欣喜无限,抱住黑脸的二郎来来回回的走动,笑道:“林暄,林暄,你的名字可比你那个坏蛋爹强的多了!只求你将来千万莫要学他、四处祸害女子!”

    我儿子的名字,确实比他爹的好听那么一点点!但不知他祸害女子,是不是也比他爹强一点?林晚荣乐得哈哈大笑。

    天色渐明,肖青旋早已困顿不堪,沉沉睡去了。林暄哥俩被奶娘抱下去,享受他们人生的第一顿美味,玉若、巧巧几人兴奋的睡不着,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羞笑着闹个不停,说来说去,却全是关于生孩子的!

    林晚荣下了楼去,虽一夜未睡,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见丝毫的困顿。仆妇们早煮好了鸡蛋,个个都用红纸染的大红!

    高酋等在园子中,抱拳嬉笑道:“兄弟,老哥在这里给你道喜了!一炮双响,这可真是了不得啊!”

    “同喜,同喜,哈哈!”林晚荣抓了一把滚烫的红鸡蛋塞到他手中,老高哆嗦着接下了。

    “三哥,三哥,”四德兴冲冲的跑进来:“吏部的洛大人道喜来了!”

    洛大人?他还未意会过来,门外便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大哥,大哥——”

    外面行进两人,冲在最前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阵风般的奔了过来。半年多不见,这小子又结实了不少。林晚荣大喜道:“小洛,你怎么来了?”

    洛远兴奋的抱住他肩膀,哈哈大笑:“我就在京城,怎么不能来?大哥,你这次去打仗,是不是很刺激?怎地不带我去?”

    林晚荣蓦然想起,铲除了诚王之后,在他离京之前,皇上已提拔了洛敏执掌吏部,小洛自然也跟来京城了。

    “打仗有什么刺激的,差点把命都丢了!”他拍着小洛的肩膀笑了两声,望见洛远背后的大胖子,急忙鞠躬:“岳父大人,咱们可有些时曰没见了!”

    洛敏一扫流放济宁时的颓废之情,笑意殷殷,肚子挺得越发的高了:“贤婿勿要多礼!我半夜里便听说公主诞下一双麟子,等不及你报喜,便匆匆赶来了。要说产下孪生子,咱们朝廷中的大员,从没见过几个,你是第一人!这真是天降祥瑞啊!”

    林晚荣笑了两声,正要请他父子大厅就坐,却闻门口又传来几声焦急的呼唤:“林小兄,林小兄——”

    徐渭神色匆匆的踏了进来,喜气洋洋抱拳:“恭喜添丁,恭喜添丁啊!”

    林晚荣赶紧迎上前去:“徐老哥——”

    老徐眼睛一瞪,似笑非笑道:“林小兄,这称呼只怕用不得了!”

    徐小姐显然已把某些信息飞信递回了京城,林晚荣尴尬抱拳:“徐——岳父大人!咳,这事我还没跟青旋说呢!”

    “好贤婿!”徐渭得意洋洋的拍拍他肩膀:“若要等你去说,那到猴年马月了?我早把这些事,一一禀与公主了!唉,要说我为了你们,那可真是艹碎了心啊!”

    什么为我,林晚荣暗自呸了声,你是一心想将徐小姐嫁出去,好让你自己安心!

    “洛兄,咱们现在又扯平了!”徐渭向着洛敏打哈哈,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两个老家伙显然早已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两位都是老丈人,谁也不能得罪,他唯唯诺诺的跟在身后,请两个老狐狸进屋,还没走上几步,便听街上锣鼓大响、礼乐齐鸣,眨眼就到了大门前。一个尖锐的嗓音高声唱喏起来:“皇——上——驾——到——”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