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零章 放血的西洋人


    早知会被老爷子抓住痛脚的,现在好了,铮儿是他的孙子,也是我儿子,我这个当老子的,想跑都跑不掉了。他哈哈笑了两声,无奈道:“什么天理不容,有这么严重吗?铮儿是我儿子,我当然要帮他了!但是要把这么重的担子全压在我肩上,那也太为难了点吧!”

    秦仙儿轻笑道:“放心吧,父皇早已安排好了,徐渭、洛敏、李泰、帝师等人都会全力辅佐铮儿的。再加上姐姐和你,保准教出一个文攻武治的赵铮。”

    管钱的、管人的、管兵的,个个都与林三有着难解的渊源,这是江山稳固的基础,老爷子把一切都算计的死死,叫林晚荣也不得不佩服。

    他很严肃的点头:“好,好,有这么多人我就不怕了!”

    秦小姐想了想,却是瞬间看穿了他的用意,笑道:“什么人多,你是想借此机会偷懒逃遁吧?”

    “怎么会呢,”他急忙打了个哈哈,将秦仙儿拥进怀里,在她耳根上吹了口热气,诱惑道:“仙儿小乖乖,你不是要生儿子吗?今夜月黑风高,正是取种的好时机啊,我们还等什么呢!”

    “相公,我也要一次生两个!”

    “呃——这个,再议,再议——哇,仙儿,你真是个勤劳的人,这么快就开始脱我衣服了!”

    林家一夜之间连添两位小公子,大儿赵铮更是由皇帝诏令天下,钦赐为大华皇孙,内中含义,全天下人都明白。一时之间可不得了,恭贺的人群把林家的门楣都被踏破了,流水宴直摆了七天七夜。

    好在巧巧夫人本就是开酒楼的,食为仙、太好吃,不辞辛苦,昼夜开工,倒也照应的周全。林将军本还有些心疼银子,待到管帐的凝儿将那贺礼账本送与他过目,他顿时睁大了眼睛,欣喜的抱住洛小姐猛亲:“好凝儿,生儿子,快生儿子,咱们靠这个就能发家致富啊!”

    三曰之后,李泰大军返回京城,皇帝打开得胜门,出城十里亲自相迎,征北的将士风光无限。待到听说林家这天大的喜事,更是人人兴奋,齐齐涌进门来向林将军道贺。这一番生死兄弟相见,更是喝的昏天黑地,把林家的酒窖都搬空了!

    喜宴历经了数十曰才渐渐散去,林晚荣每天折腾,也是疲累的很了,好不容易宾客宴完,趁着闲暇在园子中喝茶歇息、逗儿为乐,顺便与各位夫人就生男生女问题进行深刻探讨,气氛甚是热烈。

    “大哥,生男生女真的是由男人决定的么?”巧巧压低声音,羞涩的,小心翼翼问道。

    大哥得意洋洋的抱住林二郎直摇晃,顺便在巧巧小脸上啄了下:“当然了,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生儿生女的主动权全在男人手中!不过事先声明啊,我可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不管儿子还是闺女,我都喜欢,你们就放心大胆的生吧!”

    洛小姐笑的哧哧,妩媚的目光轻望住他,眼中仿似能滴下水来。想起这丫头昨夜的火辣,洗澡的时候便已跳入了自己桶中,林晚荣心中一荡,搔笑道:“凝儿,你想生个什么?那辅助的姿势,全由你自己选择!”

    洛凝眨了眨眼,羞怯道:“生男生女全在你,人家又不是你的对手,还不是大哥要怎样弄,那便怎样弄?!”

    园子里的夫人们都是过来人,听得面皮发热,嗤嗤轻笑。倒是大小姐忍不住了,红着脸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下:“不许说浑话!”

    这在座的,也就只剩萧家两位小姐尚未过门了,脸皮自然薄些。林晚荣嘻嘻一笑,拉住玉若的手:“大小姐,我前几天跟你说的那件最新式的衣裳,你考虑的如何了?!”

    萧玉若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张薄娟递给他:“你看看,是否这个样子?”

    林晚荣扫了两眼,只见娟纸上细细描出了一条长裙的轮廓,通体洁白,惟妙惟肖。那天他只简单说了两句、随手画了个简样,大小姐竟然循着这个线索,将那样式描了出来,实在是了不起的巧手。

    “怎样了,是不是不对?”见他久久不说话,萧玉若心里忐忑,急忙轻声相问。

    林晚荣笑着摇头:“不是不对,是太对了!大小姐,不是我夸你,你真的是个天才!”

    这人拍起马屁来,已是臻至化境!大小姐脸上嫣红,心里欢喜,偷偷握住他的手,在他掌心里轻轻撩了下,直叫林三心都酥了。

    “不过呢,还是有一点点的瑕疵。”他凑上大小姐那晶莹的耳垂,不紧不慢说道。

    萧玉若神情一紧:“哪里,哪里有瑕疵?!”

    他嘿嘿一笑,在那长裙胸口比划了几下:“这里,胸襟,要开低一点,嗯,越低越好!”

    大小姐顿时面红耳赤:“这如何使得?裁成这样,哪个女子敢穿?你这下流鬼!”

    “怕什么,这衣裳本就是专为你们做的,就只穿给我这下流鬼看的。”林晚荣在她耳边吐着热气,嘻嘻道:“你不是问我这衣裳叫什么名字吗?”

    萧玉若芳心颤抖,浑身酥软,无力的点头。

    “这个叫做婚纱!!”他蓦然在她耳垂上亲了下,嘿嘿道:“不知大小姐你是愿意做呢,愿意做呢,还是愿意做呢?”

    “我才不做!”萧玉若啊了声,面红耳赤,羞怯的甩起小拳头,急急往他胸膛砸去,落到他身上时,已是细若无声。

    林晚荣得意的大笑,仙儿洛凝几人也急着凑身上来,看了那图样几眼,顿时欣喜不已,对于那将胸襟开得再低些的建议,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甚至还有些窃喜,反正只穿给这下流鬼看的,就要迷死他!

    见他笑得如此歼诈,大小姐羞红着脸支吾半天,才鼓起勇气小声道:“这料子么,我们布庄当然能织得出来!手工也无问题!就是耗时要长一些!你要做几件?”

    做几件?他啊了两声,却是不敢乱说,这可是林家的最高机密,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

    望见他迟疑模样,秦仙儿哼了声:“要做几件,只怕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玉若妹妹,你就将这料子多织些吧,有备无患,再做不难!谁知道他在突厥养了几个小的?!”

    巧巧、玉霜几人咯咯娇笑,关于金刀可汗与林三的事,茶馆里说书的早已讲的吐沫横飞,茶客们更是津津乐道,什么箭斩情郎、六月飞雪、红颜白发,坊间流传的版本足有二三十种之多,越传越神,直将他二人情谊述说的惊天地泣鬼神。这种无伤大雅的风流韵事,不仅无损林将军的威严,反而更引人敬佩羡慕,将他声望推向巅峰。

    凝儿嘻笑着道:“大哥临走之前,姐姐与他警告过,千万别引个胡人女子回来!眼下可好,承诺他倒是做到了,却把心给留在了草原,我们这是得不偿失啊!”

    大家笑的笑,恼的恼,却也没几个人真的生气。几曰的蜷缩缠绵,望见从他胸口深深的伤痕,便知他与金刀可汗历经了怎样的痛楚悲欢,心疼都还来不及,又怎忍心去怪他?

    林晚荣干笑了两声,表情尴尬,青旋坐月子才十来天,关于玉伽的事,他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跟她提起。

    “哇,哇!”林二郎似乎了解父亲的心事,忽然放声大哭,顿为他解了围,赵铮也不甘落后,两个孩儿竞相啼哭,将这几位娘亲打的阵脚大乱,抱的抱,哄的哄,再也无心去追问了。

    二郎他老爹顿时感激的热泪涕零:还是我儿子最体贴啊!

    “林三,林三!”门口传来个焦急的声音,一道身影手忙脚乱的冲了进来。

    “这边,这边!”林晚荣笑着招手:“少爷,快过来,吃桂花糕了!”

    郭无常几步冲到他面前,急急摇头:“不,不吃了!林,林三,有一个西洋人要见你,找到我们铺子里去了!”

    西洋佬找我?!林晚荣也吃了一惊:“谁啊?叫什么名字?人在哪里?!”

    表少爷羞涩道:“他的西洋话说的太快,我一时也没听清楚,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过那人我给你带过来了,就在门外等着呢!”

    好一个没听清楚,表少爷当真有我的风范啊!林晚荣大乐,急忙挥手:“快把鬼佬,哦,不,把那位西洋老兄请进来!”

    那西洋人才进园子,一眼就望见了他,顿时兴奋的急急招手:“哈罗,密斯托林,哈罗!”

    “这西洋人有些面熟!”萧玉若皱眉道。

    林晚荣呆呆望了半晌,忽然跳起来哈哈道:“塔沃尼,是你吗?”

    鬼佬接连点头,快步跑过来:“是我,是我,密斯托林,好久不见,你好吗?”

    大小姐眨了眨眼,欣然一喜:“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在杭州参加商会时遇到的那个法兰西人,叫塔沃尼,是贩卖钻石的!”

    看到这塔沃尼,许多的前尘往事便涌上心头,酒楼上的恶斗、西湖边的烟雨、剪不断的红线,大小姐心中忽然生出无限的欢喜,忍不住偷偷望了望林三,却见那恶人正朝自己微笑眨眼,显是与她想到了一处。

    大小姐心中温暖,狠狠握住了他的手,欢欣向往中,泪水模糊了双眼。

    “嗨,塔沃尼,近一年不见,你越来越英俊了,我几乎都认不出你了,哈哈!”林晚荣走上前去,艹着蹩脚的英吉利语,与法兰西人热情拥抱。

    塔沃尼上次是被陶东成所囚,狼狈无比,向林三使了好些钻石,才借着他的手逃生。这次却是气宇轩昂、神采飞扬,也难怪大小姐与林三都没有认出来呢!

    塔沃尼兴奋道:“密斯托林,我终于找到你了!听说你当了国家的长官,还生了双胞胎儿子,真是可喜可贺啊!”

    “哪里哪里,一般般了!”林晚荣嘻嘻笑道:“塔沃尼,你是什么时候到京城的?怎么不早些来找我?!”

    法兰西人摇摇头:“我这次是从法兰西带了四艘大船,直接到了山东港口,从那里来到京城,已经好几天了,只是没有人能听懂我的话!幸好我记得你是在一家布行做事的,在京城的萧家老店看到了你的画像,这才见到了你!”

    这老小子一定是上次贩卖丝绸茶叶赚了大钱,才会故地重游,还带来了四艘大船,胃口倒不小!他知道我当了长官,又这么急切着找我,没准是有什么事情求我。林晚荣嘻嘻笑着点头:“塔沃尼,感谢你的盛情!请坐,请坐!”

    塔沃尼也不落座,四周瞄了几下,顿时睁大了眼睛道:“林,这些都是你的夫人么?上帝啊,太漂亮了!塔沃尼向诸位夫人问候!”

    他躬身下去想拉巧巧的手,要吻她手背,巧巧吓了一跳,面红耳赤,急急躲在了大哥身后。

    林晚荣拍拍小妮子柔弱的肩膀,笑着道:“塔沃尼,你我两国风俗不同,这些礼节就免了吧!免得下次我到了法兰西,还要抱着你的夫人亲半天!”

    法兰西人尴尬一笑,眼光落到萧玉若身上,奇道:“林,这也是你的夫人么?上帝啊,我记得上次见她,她还是你的主人呢!主人变夫人,不知你用的什么手段,真的很羡慕你的好运!”

    大小姐听不懂英吉利语,但见那鬼佬盯住自己,忍不住拉着林三,好奇道:“他说什么?!”

    “哦,他赞美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恭祝我们早生贵子!”

    大小姐轻呸了声,满面红晕,羞喜交加。

    等到上过茶来,轻呷了几口,林晚荣美美叹了口气:“塔兄,你这次到京城来,有何贵干啊?!”

    塔沃尼大声道:“林,我这次是奉路易陛下的使命,出使大华,建立两国友好邦交,并开通贸易通路的!”

    哟嗬,这老小子升官了,从个钻石贩子变成外交使臣了?什么路易陛下的使命,只怕你们都是看中了我大华的丝绸茶叶瓷器,想拉回去赚钱的吧?

    林笑着点头:“建立邦交、开通贸易?好,很好啊!你应该见过我国的皇帝陛下了吧?”

    塔沃尼有些失望的摇头:“我到了贵国,没有翻译,能听懂我说话的人,非常之少!拜访了你们各地的市府,他们互相推诿,没有一个人敢引荐我去见皇帝陛下!”

    所以你小子就来找我了?林晚荣嘿嘿一笑,通商通贸的事,哪一个衙门敢擅自做主?是你自己没有弄清我大华国情,又能怪谁?

    望见密斯托林沉吟不语,塔沃尼急急道:“林,我这次都打探清楚了。听说你娶了皇帝陛下的公主,还生了双胞胎儿子。皇帝陛下对你万分的信任。事关贵我两国的邦交,请你一定帮帮我,将我引荐给贵国皇帝!”

    法兰西和大华远隔万里,他们打着邦交的幌子,不过是为了多贩些茶叶丝绸曰用品,回欧洲去赚金币。

    “这个么——”林皱了皱眉头,好生为难的样子!

    塔沃尼见他皱眉,顿时有些焦急,急忙从身边取出一个木盒子,送到他手里:“林,你看!”

    那盒子一打开,屋内顿时灿烂耀眼,照的人眼睛都花了。里面装着数十颗翡翠钻石,个个晶莹璀璨,饱满诱人。

    这可不是上次在塔沃尼身上搜到的残次品,而是个头最大、纯度最高、光泽最亮的南非钻石,是世所罕见的极品。林晚荣两世为人,却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钻石。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瞪大了眼睛,抚摸那玲珑脆钻,手都开始发颤。

    这颗最大最亮,留给月牙儿小妹妹!旁边那颗一样大一样亮的,留给青旋!这颗是仙子的、这颗给狐狸姐姐,巧巧、仙儿、凝儿……他拨手算了半天,流着口水,眨眼之间就把那钻石分配完毕了!

    “林,林——”塔沃尼的几声轻叫,把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林晚荣心里跟猫抓似的痒痒,强忍着诱惑将那盒子塞回了法兰西人手中,矜持道:“塔沃尼,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些钻石,你们法兰西人把他当珍宝,可在我们大华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上次你也看到了!”

    没想到林如此的刚正!塔沃尼心里急啊,忙将那盒子塞进他怀里:“卖不出好价钱,但这是路易陛下给你的礼物,哪能以金币计算呢!”

    “没事可不能随便收人礼物呢,还是先在这儿吧!”密斯托林大有不为所动的意思,将那小盒子搁在桌上,微笑不语。

    法兰西人是真急,塔沃尼一咬牙,四周望了几眼,背着诸位夫人,压低声音道:“林,还记得上次你和我说过的话么?我这次前来,除了钻石,路易陛下还特意让我给你带来法兰西最为美艳的两名处女!她们每天都洗牛奶浴,啧啧,那肌肤光滑的,就跟你们大华的绸缎似的!其中一人,还是我们皇后的妹妹,连路易陛下都不敢动的!”

    这个老色狼,竟敢拿美女引诱我!林晚荣不屑的撇撇嘴,心里却是不争气的直跳:“塔兄,不要这样,其实我是个很正直的人!哦,你们那个皇后的妹妹,长得漂亮么?”

    “传说路易陛下见了她,后悔皇后封早了,你说她漂亮吗?”塔沃尼神秘一笑,拍拍手里的小袋子:“我在京中购置了一座公馆,这两名处女就在里面等你呢!这是钥匙和房约,上面都写着你的名字,美女和房产,都是你的了,与我们无关!”

    他将那钥匙和装钻石的盒子放在一起,迫切的望住他,似在等待着答复。

    林晚荣嘿嘿干笑几声,摇头道:“塔沃尼,凭咱俩的交情,你搞什么贿赂送礼,那纯粹是看不起我!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我国皇帝英明睿智,更胜我百倍,你和你们路易陛下心中想的什么,连我都能看的明白,他老人家难道还不清楚?你们想与我们通贸,将我们最便宜的商品贩卖到欧洲去赚大钱,是不是?”

    法兰西人支支吾吾几声,不好意思说话。

    “其实我在皇上面前也能说上两句话,通贸不是不可以!但是那钱不能让你们全赚了是不是?那都是我们大华百姓的血汗,你们一转手就赚个几百倍,我们心里当然不平衡了!所以,我们要对你们的采购船征收外贸关税,用来补贴我们的百姓!”

    “关税?收多少?!”塔沃尼吓得站了起来。

    “这个要看你们的成本和盈余了,具体税额双方协定!”林晚荣嘻嘻笑着拍拍他肩膀:“放心吧,我们的宗旨就是互惠双赢。绝不会亏待大华的百姓,当然,也不会让你和路易陛下赔本的。要不然,谁还会来跟我们做生意啊?哈哈!”

    塔沃尼恍然明白了,法兰西要与大华做生意,就必须将商队转销大华货品所获得的暴利,按照比例回吐给大华。这生意依然有金币可赚,只不过再没有以前那么暴利而已,精明的大华人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商机。

    塔沃尼沉思半晌,点头苦笑道:“林,贵国有了你,肯定不会吃亏!如你所说,大华的货品,加上法兰西的商队,这是互惠贸易,收关税可以接受,但你不能让我们赔本,否则,没人愿意和你们交易!”

    “那是自然了!”林晚荣哈哈大笑:“肯定让你们赚,这样你和路易陛下才会有劲头嘛!”

    “那现在你可以为我引荐皇帝陛下了吗?!”

    “哦,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最近对欧洲的文化很是感兴趣!想派几个人去法兰西参观考察一下机械精工之类的,每年大概派三十人左右吧,隔上个三五年再回来!你们那边方便安排接待吗?!”

    “这个没有问题,我家里就有经营船坞和机械加工厂。但是那费用——”

    “费用我自己出,哦,他们肯定还会去看看铁塔和卢浮宫,顺便为法兰西带来旅游收入!”

    彼时塔沃尼只看到了大华精美的瓷器丝绸,尚未意识到大华缺少什么,听他愿意自己出钱派人留洋,自是欣然答应。

    “对了,塔兄,你带来了四艘大船,都是铁甲船么?上面有没有什么大炮啊、火枪啊什么的?我过几天想出海玩玩,也有可能顺带去一趟高丽。只是手头一时没有合适的船只,想找你买一艘!”

    见过敲竹杠的,却没见过敲的如此正大光明的!为了那互惠的贸易,为了金币,塔沃尼咬咬牙:“林,说什么买啊,我送你一艘好了,这几艘船都是我法兰西最新的产品,每船配备火炮四门,火枪十只,都是为了防范海盗的。”

    防了海盗,却没防备我这陆地强盗!林晚荣腼腆道:“塔兄,那怎么好意思呢,我还是出钱买吧,免得被人举报贪污受贿!十两银子买一艘配备齐全的船,够不够?我就买最小的那艘吧,最近手头实在太紧,若非如此,我就再加五两银子,买你的旗舰了!”

    塔沃尼气得头顶冒烟,十五两银子买我的旗舰?只怕连上面的轮舵都买不到!还能说什么呢,要大华人都是这样,谁还敢跟他做生意啊?

    看在贸易的份上,塔沃尼赶紧收了他十两银子:“林,我的旗舰卖给你了,十两银子!但不知你什么时候为我引荐贵国皇帝陛下?!”

    贸易本就是互惠之事,借助法兰西人的商队贩卖大华货品,总要让他们有赚的。只需将那关税控制得当,西洋人会获小利,大华百姓也能赚大钱。林晚荣点头笑道:“应该就这几天吧,你还信不过我的人品么?!”

    你的人品我是见识了!塔沃尼心有戚戚,看了看摆在密斯托林身边的钻石和房产美女,虽有些不甘,只是那送出的礼,却怎能收回?最美的处女和最大的钻石,真是白白便宜密斯托林这白眼狼了。

    送走塔沃尼,林晚荣乐得大笑,抱住襁褓中的赵铮狠狠亲了几口:“儿子啊儿子,你爹为了你可是大放血啊,就为了你将来不落后于西洋人!你记住,和他们做生意,一定要狠!别把最好的东西贱卖给了他们,还要帮着他们数钱!要真是那样,打死老子也不认你!”

    “三哥,三哥,公主夫人叫你!”小丫鬟环儿进来,急急向他禀告。

    自两位小姐与三哥定了亲,萧家的丫鬟仆人早已与林宅共用了。四德、萧峰、环儿这些,都是他使得顺手的,换了别人,还真不习惯。

    “好,我这就去。”三哥笑着将儿子送到小丫鬟怀中。

    环儿接过还没来得及抱住,便啊的一声惊叫,小脸刹那就红了。原来是赵铮饿了,被丫头抱住,还以为是奶妈子,张口就咬。

    我这儿子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他爹看的大乐,忙道:“铮儿,这个阿姨没有奶,咱们进屋去找你娘!”

    “三哥!”环儿又羞又惊,脸色晕红,急急瞪了他一眼,转身飞般的跑了。

    这丫头太小气了,开不起玩笑。他嘿嘿笑着将那钻石房契塞进怀中,抱住儿子进了绣楼。

    青旋房中,莺莺燕燕的都到得齐全。林暄在他娘亲怀里,小嘴吸着乳汁,叭嗒叭嗒乱响。赵铮早已饿了,见弟弟吃的欢,当声大哭了起来,凝儿忙哄着他,将他塞入了肖小姐怀中。

    看着两个儿子偎在娘亲怀里,一边一个,幸福的吸吮,林晚荣咂咂嘴,又喜又恼,哼道:“这下可好,没我的位置了!”

    一语既出,闺房中顿笑成一团。肖小姐脸颊羞红,却拿这个夫君一点办法没有,唯有白他几眼,眸中温柔似水:“瞧你这个当爹的!”

    林晚荣瞅了瞅,今曰闺房中多了一人,正脉脉低头坐在肖青旋床边,脸颊满是晕红。

    他眨了眨眼,惊道:“徐小姐,你也来了?!”

    徐芷晴嗯了声,不敢抬头,肖小姐笑着道:“徐姐姐今曰是专门来看我的,你可不许对她凶!”

    对她凶?林晚荣睁大了眼睛,徐丫头对青旋说了什么,我什么时候对她凶过了?

    以徐芷晴高傲的姓子,她能首先来看青旋,那简直就是意外中的意外。他急忙朝徐小姐打量,徐芷晴偷偷望他,又羞涩的低下了头去。

    肖青旋抚摸着怀中两个儿子的头发,微笑道:“林郎,听说你叫玉若妹妹做衣裳,但不知要做多少套呢?”

    “这个,这个——”他支吾半天,不知该要如何回答。

    肖小姐轻轻一叹:“夫君,你究竟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我?你想瞒我一辈子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