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二章 要了命


    被肖小姐撵出房门,心中浑浑噩噩,精神一阵恍惚。木然下了楼来,萧玉若望着他颓废的脸颊,顿时吃了一惊,急急拉住他的手:“你,你这是怎地了?”

    “我没事!”他摇了摇头,轻道:“大小姐,布庄那边,我的房间还留着吗?”

    “留着,当然留着了!”玉若急忙点头,眼中泪珠隐现:“你,你这是——”

    他苦苦一笑,叹道:“青旋不想看见我,我留在这里也没意思,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周而复始,人生不就是这样么?”

    他说的凄惨无比,大小姐的眼泪刷刷流了下来,轻轻握紧了他的手,温柔而坚定道:“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我永远都陪着你!”

    “大哥——”巧巧、凝儿齐声惊叫,一左一右扶住他肩膀,哽咽道:“你要去哪里?这里是我们的家啊!”

    林暄赵铮兄弟俩似是感受到了父亲凄凉的心境,“哇”的大哭了起来,嘹亮的啼声划破夜空,说不出的寂寥。

    林晚荣手忙脚乱的抱住双胞胎,轻拍着襁褓抚慰道:“好儿子,别哭!爹每天都回来看你们,给你们买好吃的!”

    凝儿与巧巧抽泣着依偎在他身边,柔声道:“大哥,我们誓死都跟着你,绝不与你分开。”

    “不行,”他坚定摇头:“青旋还在坐月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别落下了病根,你们留在家里好好照顾她,还有暄儿、铮儿!我出去住几天,离着又不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你们不用担心!”

    这还能叫人不担心?洛凝与巧巧焦急之下正待再言,林晚荣刹时板起了老脸:“怎么,连大哥的话也不听了么?!”

    这一句话够严厉的了,她二人轻泣着不敢说话了。望着她们柔弱无依的样子,林晚荣心中一软,偷偷挤了挤眼,将脸颊凑近她二人耳边,小声道:“放心吧,大哥很快就会回来,你们还信不过我么?”

    “大哥!”巧巧哽咽着,与凝儿同时扑进了他的怀中。

    徐芷晴旁观半晌,见他心意已决,忍不住轻扯他的衣袖,将他拉至一边:“你,你真的要走?”

    林晚荣正色点头:“这还有疑问么?!”

    “你这人,如何恁地狠心?!”徐小姐哼了声,愤愤不平:“你受了多大委屈,能比得上出云公主么?你把人家师傅都——她就不能哭上两声么?为你生了两个儿子,月子还没坐满,你就要离她而去,你,你这人,生的是个铁石心肠?”

    林晚荣睁大了眼睛望着她,失声笑道:“你不和青旋较劲了?!”

    徐芷晴脸色嫣红,偏头过去呸了声:“胡说,我才没和她较劲呢!”

    “明白,你今天是来拜山头了!”林晚荣嗯了声,嘻嘻一笑:“难怪青旋那样护着你,原来是认了姐妹!倒把我给排除在一边了!”

    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徐小姐又羞又恼,嗔道:“也不知你怎还笑得出来,你就不想想,要是你走了,公主还能活么?”

    林晚荣鼻子发酸,摆了摆头:“先不说这个了。徐小姐,你来的正好,我恰有件事要找你,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听他强调非常重要,徐芷晴心中噗噗乱跳,脸色嫣红,急忙低下了头去:“有何重要的事——你就不会去找我爹么,一切都由他老人家做主!”

    这都哪跟哪啊?女人还真是联想丰富!林晚荣鼻尖上都是汗,讪讪笑道:“那个事情,我当然会和徐大人好好商谈的,我比你更急啊!但是,我今天要和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关于西洋人的事情!”

    徐小姐听他意思,才知自己想岔了,急急呸了声,脸上染的像块红布,头都不敢抬:“你,你又来欺负我!我才懒得理你!”

    我他妈比窦娥都冤那!徐芷晴正在羞愤的关头,可惹不起,他唯有硬着头皮干笑了两声,凑在她耳边道:“徐小姐聪明美丽、智慧过人,这件事还就只有你能办成,换成其他的人,我是一点都不放心!”

    “不要你来说好听的!”徐芷晴嘴上硬着,心里早就软了,脉脉望了他一眼,声音轻柔道:“到底是何事情?你要去讹西洋人的银子么?”

    徐小姐倒是知我,林晚荣心中大乐,握住她玉手,压低了声音道:“和讹他们银子也差不多。我花了十两银子,跟法兰西人买了艘铁甲船——”

    “十两银子买艘铁甲船?!”徐芷晴瞪大了眼睛:“是西洋人造的模具么?那也太贵了!”

    “什么模具?我是那么傻的人么?”林晚荣白眼一翻,在她手心狠狠捏了下,恼道:“是法兰西的铁甲船,货真价实的铁疙瘩!上面有好些火枪铁甲,你心灵手巧,又精于机械,什么时候带着神机营的工匠们上去看看?!”

    徐小姐大喜过望,紧紧盯住他:“西洋人的火炮铁甲?!你,你是要我们仿造?”

    他笑着摇头:“光仿造还不够,最好是摸清那些工艺和制作手法,我们自己设计改良。”

    说起奇银技巧,徐芷晴是个中翘楚,她沉吟半晌,点头道:“摸清他们的制作手法倒是不难,火枪铁甲要求匠人们手艺精巧,做出一两个倒还凑合,可要是大量锻造,那就困难了!我们缺少那样的模具。”

    “那个叫精密加工,不是模具!”林晚荣笑道:“这就是我要请你帮忙的了!你是这方面的行家,能不能帮我在民间和神机营中,挑选三十名心灵手巧、善于学习的少年郎,最好是家境贫寒些的。”

    徐小姐诧异道:“挑选三十名寒家少年倒是不难,只是你要这些人干什么?”

    林晚荣轻道:“我已经和那法兰西人谈妥了,每年选定三十名少年,随他一起到西洋,学习机械技巧!三五年后归来,一方面可以在神机营内建立工场,发明和改良军用器械,另外,也要把他们请到圣坊学院去授课传道,将这些技巧,传授给更多的民间手艺人,由他们去发明和创造!我们每年都派人去西洋,每年都有人学成归来,源源不断的学习、发扬、创造——奶奶的,要这样还落后于西洋人,我他妈自己把脑袋割了当夜壶!”

    前面几句铿锵威武、掷地有声,甚有些模样,到了后来,却是痞姓流露,不堪教化!徐芷晴呆呆望着他,脸上又惊又喜,眸中神采流露,似痴住了一般。

    林晚荣伸出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我承认我长得帅,但你也用不着这样看我吧!大家都知道我很害羞的——”

    徐小姐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脸颊涨的通红,柔声道:“你很厉害!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厉害的人!”

    他心中一酥,轻佻道:“我厉害的有很多方面,你究竟指的是哪一项?哦——”

    话还没说完,便觉身子被人搂住了,徐芷晴热泪满面,狠狠抱着他,脸颊贴在他耳边,心都在颤动:“你什么时候来迎我?!我一天也不想等了!”

    女军师素来冷静,如此激动的时候倒是少有。林晚荣心中一暖,抚着她头发温柔道:“怎么着也要等青旋坐完月子吧,男主外,女主内,家里的事都是她做主的!”

    徐军师嗯了声,羞涩的抬起头来,忽然想起他要离家出走的事,顿又有些黯然。

    窗外夜色深沉,时候已是不早,暄儿、铮儿已经在摇篮中沉沉睡去,又红又嫩的脸颊还带着天真的笑容。他低下头来,在儿子细嫩的小脸上,狠狠香了几个,然后长长吁了口气,留恋的朝房中张望了几眼,一咬牙,转身行出房外。

    马车已经备好,玉霜见他过来,忍不住的眼圈发红:“坏人,你不再考虑下了么?公主姐姐一个人留在这里,好可怜,还有宝宝——”

    他鼻子酸酸,无声叹道:“青旋不想见我,我还是离开的好,免得她见了我心里生气,要在月子里落下了病根,以后就不好治了!”

    “大哥——”巧巧拉住他的手,一阵急哽。

    林晚荣温柔拍拍她的脸蛋:“乖,你和凝儿好好照顾青旋和宝宝,布庄到家的距离又不远,我每天都会来看你们!你们想我的时候,也可以到布庄来找我啊,嗯,我回去立马换个大床!”

    凝儿正哭的不可收拾,闻他一语,却是泪水绽成了花,狠狠拧了他几下,又苦又羞又媚!

    “时辰不早了!”大小姐望住他,温柔而又无奈道。

    林晚荣轻嗯了声,回头望了望那温暖的阁楼,双眸渐渐湿润,忽然长长吸了口气,俯身钻入了车中……

    **********************************香闺内,肖小姐单手托住俏脸,望着那轻轻燃烧的红烛,时哭、时笑、时喜、时忧,仿有万般滋味,聚在心头。

    闺房大门哗啦推开,秦仙儿风般急闯了进来,脸色苍白:“姐姐,不好了!相公他——”

    “他怎样了?!”肖青旋一惊。

    秦小姐低下头,双眸雾气腾腾:“相公,他走了!!”

    “什么?!”肖小姐蓦然站起,脸色刷的白了,身子急急晃动几下,竟是颤着倒了下去。

    “姐姐——”秦仙儿吓得魂都没了,身影如电,将将扶住她衰弱的身躯。

    肖青旋眼光发直,脸若死灰,泪珠似泉水般汹涌,无声呢喃:“他去哪里了?你们怎么不拦住他?这个狠心的人!”

    秦仙儿双眸红肿,微弱道:“相公说,姐姐不想看到他,他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周而复始,世界本就是这个样子!”

    “我的傻郎君啊!”遥想他说这话时的凄凉心境,肖小姐心如刀绞,顿忍不住的捶胸顿足、失声痛哭,她拼尽全力,摇摇晃晃挣扎着站起来:“我要去寻他,我要去寻他!”

    秦小姐急急抱住她,泣道:“不行啊,姐姐你还在坐月子,不能挪窝!会伤了身子、坏了气脉的!”

    肖青旋泪落如雨、苦苦摇头:“我夫郎都不要我了,那身子气脉留着何用!我要去寻他!”

    她推开秦仙儿,倔强的去拉门闩。秦小姐吓得赶紧按住她的手:“姐姐,你不能动啊!你放心,我们这就去寻相公,一定把他找回来!但你可不能伤了身子,要不然相公回来见了,以他对你的情意,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快活了!你就算不想着自己,也要为他着想啊,还有我们的暄儿、铮儿——”

    提到两个孩子,肖青旋顿时颓然倒下,秦小姐流着泪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掖好被角,这才急急退出房来。

    肖小姐目光呆滞,遥想与夫君相识、相知、相恋,一幕幕的情景瞬间浮现在眼前。

    湖畔初遇、草屋夜谈、山中定情,他为了她炮打圣坊、不惜与天下为敌!

    涩涩的酸楚,无尽的温馨甜蜜,齐齐涌上心头,顿叫她心中撕裂般的疼痛。

    “林郎,你在哪里?你要了我的命了!”她遽然轻唤,脸如白纸,泪珠瞬间湿透了香枕!

    身后伸出一只颤颤巍巍的大手,带着急剧抖动,轻轻抚上她如云的秀发:“老婆,你是在叫我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