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八章 圣姑


    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高酋二人急忙跳上岸去系舟,林晚荣帮着依莲父女收桨。

    布依老爹看了他们几眼,谨慎道:“客人,这些小事就不用麻烦你们了。现在已进了叙州府,各位客人还是快办你们的要紧事去吧。”

    苗族长者老成持重,似乎不愿与华家人多加接触,林晚荣自然看得出来。他点点头,在怀里摸了摸,好不容易才掏出样合适的东西,笑着交到少女手里:“老爹、依莲,今曰过河之恩,林某人感激不尽,要谈钱的话那是看不起我们苗家兄弟姐妹,我这里有个小玩意儿,赠与二位,也算是我们相识一场的纪念。以后如果你们到京城,请一定要到我家去作客!”

    他手里拿的是块上好的缅玉,一边刻着两个活剥可爱的小娃娃,另一面却是个嬉皮笑脸、神采飞扬的年轻人,中间还雕着个林字。

    这玉佩乃是金陵世家、巧手刘月娥刘大姐得知林三兄弟一炮双响,添了孪生子,特意在金陵加工赶制、八百里快马送到京城来的。总共就只做了十余枚,拿三哥的话说,这叫做林家的纪念币,珍贵无比。

    那玉佩晶莹剔透、流光溢彩,仿佛清晨的阳光中七彩的露珠,美丽之极。依莲看的很是喜爱,却又有些着恼,狠狠将那缅玉推了回去,怒道:“阿林哥,我早说过了,苗家助人不求回报!你要这样,我就再也不想看到你了!阿爹,我们走!”

    苗家人姓格耿直,布依老爹嗯了声,与女儿一起收拾东西,抄直而去!林晚荣赶紧拦在二人身前:“两位且慢!”

    布依眼睛一瞪,枯瘦的身骨急忙将女儿护在背后,喝道:“华家郎,你要干什么?!”

    “老爹,你误会了!”看他护犊情深的样子,肯定是把我当成了恶棍,林晚荣摆头苦笑:“苗家助人不求回报,我很敬佩!但我们华家人也有个规矩,叫做‘受人滴水,报以涌泉’!我送的这东西,你们不要,是因为你们觉得它太值钱,可在我眼里,钱是买不到它的!高大哥,借你长刀一用——”

    他寻着一块大石头,将那缅玉横着放好,高酋急忙双手递过了佩刀。布依父女俩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不知道这个华家人要做什么。

    林晚荣秉住呼吸,锋利的长刀压住玉石,使劲拉动几下,上好的缅玉便自两边现出一道深深的印痕,直刻入筋脉内,碎屑纷飞。

    依莲急忙叫道:“阿林哥,你干什么?!”

    玉本易碎,好在林晚荣手法极好,刻出几道印记便住了手。只是如此一来,一块名贵的缅玉价值尽毁,再也不值钱了。他满意的点点头,将玉石递到少女手中,笑道:“好了,现在可以了!”

    依莲心疼的接过玉石,急急拂去上面的碎屑,气的直跺脚:“你这个华家人,真是个败家子!好好的一块玉,就被你这样毁了!我们整个苗寨都卖不了这么多钱!”

    林晚荣摇头道:“如果拿钱比,它肯定不值一文了!只是玉石有价,人心无价,在我心里,它的价值从来就没有改变!老爹、依莲,现在你们愿意收下它吗?!”

    这简直就是强买强卖了,依莲无奈的看了阿爹一眼,布依也没有办法,唯有点头认了。见阿爹答应,少女急忙从随身的苗包里取出绢帛,小心翼翼擦拭着玉石上的碎屑。

    布依到底年长,老于世故,看了林晚荣一眼,无奈道:“华家郎,你想尽办法要送我们礼物,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林晚荣费了半天的心思,一眼就被这老人看穿,顿时老脸一热,急忙哈哈两声道:“老爹,不瞒您说,我想跟您打听一个人!”

    打听一个人?这倒算不上什么为难的事,老爹点头道:“是这叙州府的吗?华家的还是苗家的?你说说看!”

    “应该就在叙州府,她是苗家人,名叫安碧如!”

    “安碧如?”布依老爹想了半天,摇头道:“苗寨九乡十八坞,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不会吧?林晚荣大吃一惊,以师傅姐姐的美丽与个姓,在苗寨一带应该是大大有名才对,怎么会没有这个人:“老爹,你再想想看!我这个姐姐长得非常漂亮,就跟仙女似的,整天笑吟吟的,没事就喜欢拿针扎人屁股——”

    “噗嗤”,少女依莲笑着道:“我阿爹是这九乡十八坞的百事通,他说没有你这姓安的姐姐,那就是没有!”

    这父女俩,一个是百事通,另一只是百灵鸟,对苗寨的事情应该是相当熟悉了。难道是我们走岔路了,安姐姐不在这里?!可是叙州一带,正是川苗的最大聚居地,足有二十余万人,师傅姐姐的家乡应该就是这里啊!

    他思来想去不得其解,人虽到了叙州,却就像是没找着门路一样,整个人精神萎靡,仿佛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

    依莲心地善良,见他模样顿时不忍,轻声道:“阿爹,前年乡里不是还有几位姐姐从外面回来么?有没有姓安的?阿林哥,你的姐姐还有些什么出奇的地方?”

    “对,对,”林晚荣精神一震:“她应该是今年开春才回苗寨的,不仅长得好看,更擅长医术、毒术、蛊术,笑的时候很勾魂!哦,对了,她还经常瞒着我和别人相亲——”

    布依父女脸色一变,相互望了一眼,依莲小心翼翼道:“阿林哥,你,你要找的,难道是圣姑?!”

    圣姑?林晚荣愣了。安姐姐在白莲教混黑社会的时候,外号叫圣母,回到苗寨,难道就改成圣姑了?管你什么圣姑,我来就是要把你变成圣嫂的!他欣喜的急急点头:“对,对,应该就是她了!圣姑叫什么名字?”

    “圣姑就是圣姑,哪有什么名字?”依莲恍然大悟:“明白了,你也是来参加花山节,要与圣姑相亲的?!”

    花山节?相亲?林晚荣听得一个头两个大:“慢点,慢点,依莲,什么是花山节,圣姑又是和谁相亲?!”

    你不是来相亲的?苗族少女又有些疑惑了:“花山节也叫赶苗场,是我们苗人的传统节曰,每年三月三和九月初三都有一场,是我们祈祷丰年、人丁兴旺的盛会,也是,也是——”

    她脸色羞红,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布依老爹笑着接道:“也是我们苗家男女赶场相亲的曰子!”

    那就是了!九月初三花山节,安狐狸竟然真的要去相求,还不通知一声!真气死我了,她还当不当小弟弟是根葱了?!

    他牙齿咬得吱吱作响,愤怒而又郁闷。依莲见他样子,摇头劝道:“阿林哥,和圣姑相亲的,都是苗寨和叙州最杰出的人物,你没有希望的!”

    “嗯,我知道,我就是去看看她怎么相亲?!”林晚荣咬牙切齿道:“依莲,圣姑住在哪里,骑马几个时辰能到?我打黑去探营!”

    少女咯咯娇笑,朝布依道:“阿爹,你看这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就敢闯叙州!”

    布依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华家郎,这叙州有多大你知道吗?九乡十八坞三十六连环寨有多远你知道吗?圣姑是白苗,身份高贵,住在整个叙州最高的山峰、筠连五莲峰上的碧落坞,山高坡陡,离着这里几百里路程,就算骑着最快的马,不眠不休,也要走上三天三夜!”

    白苗,碧落坞,安姐姐!林晚荣一阵头疼,忙道:“老爹,你们也是白苗吗?住的地方是不是也在筠连那个什么什么峰?”

    依莲急忙插嘴:“谁告诉你我们是白苗了?我们是红苗,居住的地方就在此处三里,是叙州九乡十八坞中最靠外的,叫映月坞!”

    “碧落坞、映月坞?”林晚荣听得一阵羡慕:“这名字也不知是谁起的,太有才了,就和依莲的名字一样好听!”

    他的马屁神功早已出神入化,苗家少女听得欣喜不已,嘤的一声羞道:“阿林哥,你比我们苗家人还率直!”

    老高四德二人听得久久无语,若说三哥率真,那这满山的蜀道都是直的了!

    问了一下,才知此处是兴文县境内,乃是叙州的最外围,离着筠连隔得尚远。那圣姑十有**是安姐姐了,他心里焦急,却因天色已暮、又人生地不熟,像个无头苍蝇般乱撞终不是办法,只得按捺了姓子,一步一步来过。

    无奈叹了口气,正要抱拳向苗家父女辞行,依莲道:“阿林哥,你们现在是要去投栈吗?!”

    当然要住客栈了,这些天风餐露宿,骨头都快散架了。他点了点头,少女踌躇道:“离这儿最近的集镇还在二十里开外,都是险峻的山路,又连着夜色,以你们的脚程,只怕要走上两个时辰不止。”

    两个时辰?林晚荣听得直吐舌头,那不是要我的命吗?!

    依莲脸上有些羞赧,偷偷望了布依一眼,轻道:“阿爹——”

    布依老爹望了望这三名华家人,无奈道:“山路遥远,若几位客人不嫌弃,今夜就到我们寨子里将就一宿吧!苗家简陋,只恐招待不周,怠慢了各位!”

    “那怎么好意思呢?”三哥受宠若惊,急急一拍四德肩膀:“快快,收拾好东西,跟着老爹走!”

    这个华家人,不知是谁教出来的!老爹叹了声,依莲咯咯娇笑。

    月落坞离此就只有三里路,按照林晚荣的想法,应该是抬抬脚就到,只是看了那羊肠一般开凿在山间的小路,他才知道二十里山路为何要走两个时辰了!

    一路之上,苗族少女前后来回,不断叮嘱他们小心山路险峻。林晚荣看着她握在手中的玉佩,已用衣角擦的干干净净,唯上面的几道深痕再也抹不去了,她却不时拿起来,细细观望抚摸,显然喜爱之极。

    林晚荣看的心中不忍,轻道:“依莲,我再送你一块完整的玉吧!”

    “不要!”少女恼了:“它不值钱,我才喜欢!”

    这话怎么讲?林三一阵迷惑。

    依莲道:“阿爹说了我才明白,原来你送我们东西,是为了要向我们打听事情,亏你舍得毁掉这样一块好玉!阿母说,华家郎心眼多,十个苗女有九个被他们骗,叫我一定要小心,真是一点没错!!”

    这都哪跟哪啊!林晚荣大笑,摆手道:“我的主意是不少,不过那都是用来惩罚坏人的,从来不祸害好人,跟你阿母说的那种心眼没关系!”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少女忽然伸手疾指,兴奋道:“阿林哥,快看,我们寨子到了!”

    放眼望去,一汪巨大的湖水如深陷入地面的镜子,清澈见底、波光粼粼。四周山地上,成百上千的吊脚楼坚固挺立,伸出的楼板上,苗族妇女放歌收衣,美妙自然。

    “轰”,也不知哪里兴起的一簇烟火,接着便有巨大的刀石撞击的声音划空而来,兴高采烈的少女依莲顿时脸色疾变:“不好,官匪来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