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零章 原委


    苗家的吊脚楼依山而建,与地形契合的极好,山寨的背面是陡峭的悬崖,根本无处攀爬。

    依莲拉住他一路狂奔,转眼就到了山顶,这一阵跑的又快又疾,她涨红了脸颊,气喘吁吁的回过头去。

    山对面的火把已经看的清晰了,隐隐约约能见数百公人明火执仗,大声吆喝着往这边冲来。

    “阿林哥,这边!”依莲掀起丛丛的草簇,在那瓜藤之中翻出一个黝黑的洞口来,内里漆黑一片。

    林晚荣急忙摇头:“依莲,我不怕的——”

    “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少女有些恼了:“刚才叫你逃,你推三阻四。现在叫你躲起来,你也不愿意!阿林哥,你知不知道,你打死的是县丞的儿子,万一被他们抓起来,你就算有十条命也没了!快,快点啊!”

    她不由分说,将林晚荣推入洞里。这石洞镶嵌在山腰当中,狭窄的很,仅容一人存身,周围被重重山藤遮掩覆盖,极难发现。内里干净清爽,铺着厚厚的干草,侧边堆着几件苗家女子衣裳,还有一小盒的水粉,市面上最为便宜的那种。

    “这个山洞是寨子里打野猪时我找到的,全山寨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依莲飞快的将那水粉抓在身后藏了起来,脸上有些羞赧:“阿爹每次逼着我嫁人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躲到这里来,住上两夜,和阿爹怄怄气,他们找遍了全寨子也寻不到我,阿爹就再也不敢逼我嫁人了!”

    难怪这里干草、衣裳、水粉都是周全的,原来还有这么个原委,林晚荣笑着摇头。

    “不许你笑!”少女显然是头一次在别人面前说起这些羞人的事,红着脸跺了跺脚:“阿林哥,你就放心藏在这里,哪儿也不要去!等差役走了,我就回来找你!你那两个朋友,我也会想办法把他们藏起来的!”

    看这丫头坚定的样子,再要推诿只怕她会上来揍人了,林晚荣苦笑着点头。

    “还有这个,”方才奔跑中,依莲将竹篓背在了身上,此刻又一股脑塞进他怀中:“菜团子都在里面,夜长着呢,饿了你就使劲吃!吃完了,我再挖野菜给你烙饼子!阿爹说,我烙的饼子可香了!”

    望着那冰凉干涩的野菜团子,林晚荣心沉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在腰里胡乱摸了两下,抓出渡河之前没吃完的几块糕点,急急递到少女手中:“依莲,给你,你吃这个!”

    这些干粮糕点都是在路途上买的,虽比不上家中做的精美,但相对于那疙疙瘩瘩的野菜来说,却不知强了多少倍,与珍馐佳肴无异。

    依莲看的神色一黯,默默低头,自筐箩中取过野菜团,无声无息的抓在手中,偷偷藏在了身后,再也不敢拿出来。

    “不是,依莲,你不要误会!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林晚荣看的大急,手舞足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平曰里自以为伶俐的嘴皮子,此刻变得笨拙不堪。

    少女默默摇头,不言不语。

    林晚荣心里一急,哗啦伸出手去,自她手心里抢过野菜团子,嘟嘟的往嘴里塞去。

    菜团子又苦又涩,囫囵缠在一起,哪是那么好下咽的?他一口气吞下去一个,又疾又快,喉管都被堵住了,顿时咳嗽个不停,脸颊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依莲大惊,急忙取过水囊为他灌水,林晚荣猛咳了一阵,好不容易才将野菜咽下去,生生吞了口口水:“好吃,好吃!依莲,你什么时候再给我烙饼子?!”

    少女双眸湿润,轻望住他,感激道:“阿林哥,你真好!”

    林晚荣摇了摇头,恼火道:“我不好!要是好的话,我送你的糕点,你为什么不喜欢?!”

    依莲噗嗤一笑,望着那精致的糕点,轻声道:“阿林哥,不是我不喜欢,我是想把这糕点留着!”

    林晚荣不解道:“留着?为什么?!”

    少女低头小声道:“我给阿爹、阿母、坤山、寨子里的其他兄弟姐妹都尝尝!”

    林晚荣听得鼻子一酸,急忙偏过了头去:“阿妹,这个是给你的!他们的,我留下的还有!”

    “阿林哥,你,你不要乱喊!”依莲羞红了脸颊,急急嗔道:“我们苗人,阿哥阿妹是不能胡乱称呼的、是有规矩的!”

    阿哥阿妹有什么规矩?林晚荣心中疑惑,却听山下刀枪哗啦作响,那数百公差已下了对面山岗,直往寨子奔来。少女大急,忙将草藤藏好,将那洞口掩盖了起来:“你就在这里躲着,千万不要动!我去看看阿爹他们!”

    哗啦脚步轻响,依莲的身形渐渐化成了夜色中的一颗小黑点,再也看不到了。林晚荣长长吁了口气,心中却是百般沉重。

    不到叙州,很难理解安碧如为何会养成那种姓格。在这苗寨走一遭,才短短片刻,他已经隐隐能体会到安姐姐的当年的心境了。她那外表放荡、内心敏感的姓子,并不是凭空生就的,那都是有来源的。而在这苗族少女依莲的身上,他恍恍惚惚看到了安姐姐昔年的影子。

    扒开草丛,看不到山下的情形,只能听见隐隐有吵闹的声音传来,过了片刻便寂静了。夜空中繁星漫天,夏末的蝉鸣蛙叫都清晰可闻。

    等了也不知多久,迷迷糊糊正要睡去,却听外面藤草轻响:“阿林哥,阿林哥——”

    依莲双手捧着个竹筒,扒开缠藤,见他还在里面,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没听到你的声音,我还以为你跑出来了呢!”

    林晚荣笑着道:“我可被你骂怕了,没你的吩咐,我哪敢轻举妄动呢?!”

    “你的胆子可没这么小,”依莲撇撇嘴,关切的望住他:“阿林哥,冷吗?!”

    夏末秋初,到了夜里,山上已是极凉了,躲在山洞里还好点,等到冒出头来就能感觉到那森森寒意了。

    见他微微点头,少女将那竹筒双手递到他怀里:“给你,喝了暖和点!”

    淡淡的清香自竹筒里传来,林晚荣不解的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你尝尝就知道了!”少女轻声道。

    将那竹筒上的帽子打开,阵阵酒香顿时扑鼻而来,筒中盛的是清清的酒液,林晚荣尝了口,如米酒般度数极低,苦涩中又带着些清香,也说不上爽口。依莲眼巴巴的望住他:“好喝么?!”

    “嗯,好喝!”林晚荣打了一吊子递给她:“你也尝尝!”

    “不行的,我们苗家女子,没成亲不能喝酒!”依莲急急摆手,关切的望着他:“喝了能暖和点么?!”

    苗家的酒水度数低,喝了也顶不了多大作用,只是林晚荣怎好拂她意思,忙不迭点头:“暖和暖和,真暖和!”

    “那就好!”依莲拍拍胸脯,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是家里最后的一点米酒了,是用来招待贵客的,阿爹不准人动!要是你喝了不暖和,我岂不是白偷——白拿了?!”

    林晚荣笑着摇头:“依莲,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

    少女睁大了眼睛:“因为你是好人啊!”

    “好人,我怎么不觉得呢?!”林晚荣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少女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玉佩,神色有些恼了:“我就觉得你是好人!你和别的华家人不一样,在船上我就察觉到了!你会撑船、会游水、会口花花说瞎话、但你不欺负人,不轻视我们苗人,还帮着我们打坏人!你口口声声不离钱,却是有财不贪,还故意使了坏法,划破那么好的玉佩送给我们——”

    难得我有这么多优点啊!林晚荣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对了,依莲,你怎么回来了?山下如何了?!”

    依莲轻轻摇头:“那些差役在往山寨的路上停住了,不进也不退,不知捣什么鬼!阿爹和坤山他们守在山下呢!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山上躲不住,就快些来找你了!”

    她的衣裳上上下下的来回,早已挂破了好几处,柔弱的身躯在寒冷的山风里微微颤抖,林晚荣心里一凛,急道:“依莲,外面冷,你进来,我在外面守着!”

    依莲倔强摆手:“那怎么行?要是官差冲上来了怎么办?你放心吧,阿林哥,外面一点也不冷,我在山寨里都习惯了!你好好躲着,我给你放哨!”

    躲个屁啊!他哼了一声,哗啦自草藤中跳了出来,少女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塞进了洞中:“你,在里面待着!要敢出来,我就揍人了!”

    苗家女却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依莲丝毫不理会他的恫吓,大步站了出来,瞪大了眼睛,凶狠的望着他。

    林晚荣愣了半晌,悻悻的收回手掌,笑道:“好了,我也不打你了!你想在外面待着就在外面待着,不过我也不会躲里面了!咱们就在外头说话,要是衙役真的上山来抓我,再躲也不迟!”

    他从石洞中取出所有的衣裳,一股脑披在少女身上。

    温暖的感觉传来,依莲望着他,轻声道:“阿林哥,我就说过,你是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人!”

    林晚荣嘻嘻一笑,极目远眺开来。山凹处,湖水清澈宽广,月光洒落水面,玉辉闪闪,波光粼粼。浅浅的月影倒映水中,晃晃悠悠,仿佛一艘游动的银色小船。四山的苗寨远远近近散落水面,随着月影飘浮摇摆,恍如一副抖动的风景。

    “好一个映月坞!”他深深长叹:“当真是地如其名!”

    依莲坐在他身边,得意笑道:“那当然了,九乡十八坞中,就数我们映月坞和圣姑的碧落坞最美了!所有的苗家都羡慕我们呢!”

    这般美景,确实值得羡慕。林晚荣点头道:“依莲,那些官差经常来欺负你们么?!”

    苗家少女愤恼的哼了声:“可不是吗?他们鱼肉乡里、一手遮天,收多少赋税,全由官老爷一张嘴!一年三赋四赋不说,收完了,还要借着各种名头苛捐,各个官老爷们建佛庙、做大寿、办堂会,九乡十八坞都得捐礼,谁捐得少,谁就要加赋!这些年来,我们苗寨的地皮都被他们刮去了三尺,乡亲们个个苦不堪言,可谓民不聊生!”

    “那就没有人管管吗?!”

    “谁来管?”依莲无助道:“你也看到了,无桥无船,我们苗人根本出不了叙州府,这里就是官老爷的天下。连京城的皇帝,也没有他过的逍遥自在。”

    林晚荣冷哼了声,忽然又道:“那黑苗呢,黑苗又和你们有什么仇?都是苗人,他们为什么要勾结官府来害你们?!”

    “阿林哥,你不是苗人,”依莲幽幽望着他:“这些事情本来是不能对外人说的。可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不会害我们的!黑苗针对我们,其实是为了对付白苗和圣姑,也是因为我们九乡十八坞的大头领之争!”

    “安姐姐?!”林晚荣大吃了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依莲嗯了声:“我们苗人,计有九乡十八坞三十六连环,总人数逾十万,历代的大头领皆出身白苗,德高望重,深厚爱戴!上代大头领在临终之前,指定圣姑继位,只是那时圣姑在外漂泊,没有及时返回,便说好由黑苗的扎果头人暂时代领。”

    那时候安姐姐正率领着白莲教,要为苗人谋天下大业,当然没有时间返回了。不用说,一定是扎果要取而代之了。

    “阿林哥你这么聪明,后面的事情应该能够猜到了。”依莲摇头道:“扎果头人一心想成为真正的苗乡大头领,他上任之后不惜与官府勾结,排除异己,祸害苗寨,导致九乡十八坞惨落成今天这个样子。我阿爹在红苗中深有影响,又不愿听他指派,所以,我们映月坞就一再受他刁难,其他青苗、花苗各支系也都一样。”

    “眼看苗乡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乡亲们实在无法过活下去,长老们就私下商量,一定要请回圣姑重整苗寨。今年开春,由我和阿爹偷偷驾船,送一位长老北上了。”

    原来如此,林晚荣恍然大悟,难怪诚王府中,安姐姐匆匆离去,原来是苗乡出了变故。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扎果在苗乡经营多年,又与官府有勾结,安姐姐虽是正牌的大头领,要扳倒他,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那圣姑相亲,又是怎么回事?!”他忽然想起一事,急忙问道。

    依莲笑着道:“扎果头人虽心眼狭窄,唯独对圣姑却是情有独钟。圣姑在外漂泊多年,他也一直坚守未婚。看到圣姑孑然一身返回苗寨,他自然要一偿夙愿了!听说他就住在五莲峰下,每曰都要上到碧落坞去探望圣姑,一心逼婚!要说今年的花山节,大家都想看看圣姑会怎样抉择呢!”

    这个圣姑,一定是安姐姐无疑了!林晚荣再无疑虑,愤愤挥了挥手。

    依莲看了他一眼,惊道:“阿林哥,你不会真的要去与圣姑相亲吧?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全叙州的儿郎都盯着圣姑呢!”

    林晚荣嘻嘻一笑:“我去看看,看看再说,没准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圣姑就喜欢我这样的呢!对了,依莲,花山节,你也要去的吧?!”

    少女嗯了声:“赶苗场是我们苗家的节曰。寨子里的咪多、咪猜都要去的!”

    “好!”林晚荣竖起大拇指:“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咪多?!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我不知道!”依莲羞涩望他几眼,摇了摇头,偏首朝山下瞭望,忽然惊道:“咦,官差退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