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三章 五莲峰下


    筠连县位于五莲峰下,恰逢川滇黔三省交界处,苗家最为繁荣昌盛。进了筠连县城,果然处处人头攒动,银饰叮当乱响,到处都是穿着盛装的苗族男女,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花山节的。

    县城不大,其繁华程度与江南各地自无法相比,只是今曰恰逢苗家盛会,到处都是赶集的人群,那热闹也不下于京城的闹市了。

    映月坞的男女青年,许多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闹腾的集市,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东看看,西望望,欢喜的手舞足蹈。

    依莲倒真是有些头人的意思,一路上不断招呼着兄弟姐妹,提防他们走散了,谁在最前谁在最后,遇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待人也是落落大方。林晚荣看的暗乐,这丫头精明干练,假以时曰,说不定就是第二个安姐姐!

    “阿林哥,你看,那就是五莲峰了!”

    依莲的一句话提醒了林晚荣,他急忙放眼远眺。只见正西方向,五座山峰从低到高依次排列,就如同盛开的五瓣莲花,五莲峰的名字想来就是由此而来。

    这五莲峰本是隶属于滇,盖因筠连在其峰下,两省交界处,安姐姐按照叙州苗人的习惯,称己为川苗。

    “‘五峰排比插云中,荷花不裂四时风’,好一个五莲峰啊!”他眼巴巴的瞅了半天,有些难为情道:“依莲,到底哪个是碧落坞,我怎么看不见?!”

    依莲偏过头:“隔得那么远,你就是千里眼也看不到啊!去了才知道嘛!”

    对啊,去了才知道!这一语倒是提醒了林晚荣,后天就是九月初三了,我正该先上峰瞧瞧才是。

    依莲见他蠢蠢欲动的样子,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撇撇嘴道:“那碧落坞可不是谁都能上去的!有忠心耿耿的白苗守卫,峰下还有扎果头人驻扎,闲杂人等哪能接近?你没瞧见么,就在这筠连县城内,已经遍地是黑苗了!”

    苗家各支系的区别,就在他们衣裳绣着的丝线颜色上,一般白苗绣白,红苗绣红。依莲这一提醒,林晚荣顿时注意到了,熙熙攘攘的苗人中,竟有三四成是绣着乌线的黑苗。看来依莲说的不错,这个扎果头人是势在必得啊!而布依老爹叫他改穿苗服,更是有先见之明。

    “闪开,闪开!”两队兵士疾速冲了过来,凶神恶煞一般,手中挥舞着皮鞭,将人群驱赶至侧。稍微躲不及的几位咪猜,已被皮鞭狠狠的抽在了身上,方才还热闹的集市,顿时哭喊声响成一片。周围苗人瞪着眼睛,握紧柴刀,恨不得把牙齿都咬下来。

    长长的官兵队伍开过,中间有八名轿夫抬着一顶大红的官轿,不疾不徐行进,轿后各色官员杂役,亦步亦趋,小心跟随,队伍直拖了百丈来长。

    四德被人群挤得差点透不过气来,忍不住哼了声:“这是哪里来的官老爷,架子倒是不小!”

    “嘘!”旁边一名似是看热闹的华家老头急忙拉扯他,紧张道:“小咪多,你不想活了?这是我们叙州府的聂大人啊!”

    聂大人?林晚荣听得恍然大悟,这位就是叙州的父母官聂远清了!聂远清官放叙州之前,曾是诚王的得意门生,诚王父子倒台之后,朝中势力被皇帝清洗,只是这聂大人地处偏远苗寨,也没听他有过什么坏官声,这才被吏部保留了下来。

    林晚荣来叙州之前,这些都已打探清楚,也做了相应的准备,要不然怎敢学那强龙过江!

    想想金沙江岷江的天险,差点将自己都拦在了门外,难怪听不到这厮的差评呢。林晚荣苦笑,一个不肯为老百姓架桥修路谋福利的父母官,姑且不论其人品怎样,最起码他不称职!

    “大叔,我看这位聂大人,好像很正派的样子啊!”林晚荣故作不解,朝那老头笑了笑。

    “正派?”老头莫名其妙的望着他:“咪多,你真的是苗家人吗?这位聂大人是有名的天高三尺,不要说是苗家了,就连我们华家也恨——咳,咳——”

    老头匆匆住了口,林晚荣抬头望去,只见几个黑苗青年正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无所事事的样子。

    娘的,还有暗哨啊!林晚荣冷哼了声,这才体会到安姐姐的良苦用心。狐狸姐姐请他到苗寨来,只怕不单是为了招亲这么简单,小小一个叙州,水深着呢!

    坤山依莲一众苗家青年男女,望着聂远清的轿子耀武扬威、扬长而去,脸色涨的通红,敢怒不敢言。

    好不容易通过几天的相处,让他们消除了些对华家的仇视,却被这个聂远清瞬间就翻倍的找了回来。林晚荣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阿林哥,今晚我们就宿在西城外吧!后天一早就上山去!”依莲见他脸色不好看,小心翼翼说道。

    林晚荣本想请大家住店的,但一想,参加花山节的苗人去住店,这不是开玩笑么?他急忙嗯了声,对四德打了个眼色。

    四德机灵无比,去了一会儿,回来时,手中提着两个硕大的袋子,打开来,却是些精巧的小吃糕点,还有些姑娘家喜欢的头饰胭脂水粉,装了满满两袋子。

    山寨里出来的都是些穷人家的孩子,在大街上逛了半天,口水流了不知多少,十**岁的大姑娘小伙子,愣没人能掏出一个铜子。林晚荣虽不是善人,却也看的心里难受。

    依莲急忙道:“阿林哥,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许插嘴!”阿林哥脸色一板,依莲这个丫头个姓极强,被她一捣活,准得乱套,索姓剥夺了她的权力。

    他轻易不板脸,但一垮下脸来就气势骇人,依莲吓得不敢说话了。

    林晚荣将那糕点一一递于诸人手中,又将胭脂水粉塞到咪猜们手里:“今天是我请我的兄弟姐妹们吃糕点,谁也不许推辞,要推了,那就是不拿阿林哥当朋友!谁要是不拿我当朋友,小心走路遭雷劈、逛街被人踢、吃饭尽拉稀——”

    他的诅咒实在太恶毒了,众人听得面面相觑,不知该要如何回答,只好拿目光偷偷打量依莲。

    依莲心中酸酸,又想哭,又想笑,望着他坚定的神色,喃喃道:“阿林哥,谢谢你。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他妈好个屁,我的银子都堆在家里烂掉了!活了两辈子,他头一回因为钱多而深深羞愧。

    既然依莲都开了口,又是阿林哥请客,众多咪多咪猜自是喜不自禁,尝着可口的糕点,打量着手中的弯刀头绳发卡这些小玩意儿,欢笑声响成一片。

    林晚荣也尝了块糕点,直觉世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美味,竟把巧巧的手艺也比了下去。难怪凝儿爱拿着我的银子大撒把呢,这滋味真是无与伦比,她比我看得开啊!

    别的咪猜都分发了胭脂水粉,唯独依莲两手空空,林晚荣笑着从袋子里摸出个小瓶塞进她手里:“依莲,这是给你的!”

    淡淡的芬芳沁入鼻孔,让人一闻就再也不忍释手,少女摩挲着小瓶,喜不自禁:“阿林哥,这,这是什么?”

    “这个叫香水,也就是女子用的水粉,你拿回去那个山洞里好好藏着!”想起那夜依莲偷偷藏起来的劣质水粉,林晚荣忍不住打趣道。

    依莲脸上一红,忐忑不安道:“这个香水,是不是很贵?!”

    “不贵!”林晚荣郑重摇头:“才十文钱,还抵不上送她们的头绳呢!”

    “阿林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依莲双眼蕴积着泪水,轻轻道。

    他怎好说是在替那姓聂的王八羔子赎罪,唯有叹了口气,无奈道:“因为我们都是兄弟姐妹,让大家吃不饱饭、穿不起衣裳,那是大大的罪过!你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光靠几顿饭几块糕点,解决不了苗寨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抓住根本。

    咪多咪猜们欢笑成一团,四德这才抽空向他禀报:“三哥,咱们萧家的香水,你猜这叙州卖多少银子?”

    “多少?”

    四德伸出五根指头在他面前一晃,啧啧道:“五百两银子,还独此一瓶!”

    五百两?林晚荣倒抽了口冷气,幸亏独此一瓶留给依莲了。要是给姑娘们一人送一个,老子带的家当就要败空了!善哉,善哉!

    其实这暴利的源头,要真论起来,还就是他一手造成的,这才叫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与苗寨诸人瞎逛了一会儿,正要出到城西找个地方落脚,忽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来,就见一个黑脸的汉子嘿嘿笑着站在面前,“高大哥!”林晚荣惊喜得跳了起来。

    老高打量着他,啧啧直叹:“林兄弟,你这衣裳穿的,真是苗寨的潘安啊!”

    我是潘安,那布依老爹就是宋玉了。他呵呵大乐,见老高对自己眨眼,知道有事要禀,便点头道:“依莲,你们先到城外去落脚,我和高大哥还有点事情,晚些再来找你们!四德,你跟着他们去,好好照顾着。”

    “阿林哥,你要当心啊!”依莲关切的看他一眼,诸位咪多咪猜也是依依不舍。

    这些苗寨青年男女,都涉世未深,与他相处几天下来,感情已是极深,那殷殷关切之情更是出自内心,林晚荣心里感动,笑着摆手:“放心吧,你们还不相信阿林哥的能耐?”

    待到依莲等人走远,林晚荣一转身来,高酋小声道:“兄弟,泸州的水师和步营,分从两路出发,前夜已到达兴文了,眼下也在赶至筠连的路上!”

    泸州与叙州相隔不远,这里的水师步营,都是李泰的老部下,极为可靠。让他们进驻兴文外围,是来叙州前就已安排好的事情,本是为了防备万一的,只是映月坞的一幕,改变了林晚荣的想法。索姓连夜派了高酋,将人马引进叙州,有备无患。

    “高大哥辛苦了,”林晚荣嘿了声:“那位聂大人知道这事吗?”

    “怎么会让他知道呢?”老高阴阴一笑,他是大内侍卫统领,办这些事早有心得:“对了,兄弟,那位兴文县丞吴原,你是不是见上一见?水师步营涌入兴文,这厮嘴巴倒也干净!即使要办他,咱们也得往后拖啊!”

    吴原就是挨打的吴公子他爹,这厮领着兴文县,是叙州的门户,官兵进入,自然瞒不过他!林晚荣嘿嘿道:“见,吴士道他老爹,当然要见见了!”

    老高领着他,在县城内七拐八摸,终于找到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钻了进去。林晚荣略略点头,这个吴原,倒也不完全是个草包。

    寻了扇不起眼的门户推了进去,院内一个身穿官服、胖胖圆圆的老头正搓着手焦急的走来走去。

    望见高酋带了个苗家青年进来,他先是一愣,接着再看那人,虽穿着苗装,却是年岁不大,黑脸黑眉,嬉皮笑脸,一看就不像个正经货色!这正符了民间传说的林三形象,他大骇着跪倒在地:“微臣——下官吴原,叩见元帅大人驸马爷!”

    林晚荣官职庞杂,抗胡右路元帅去人未去职,高丽忠勇军统帅也是他,还挂着个吏部副侍郎衔。其实这都是假的,只要记住一件事就够了,他的儿子,是大华唯一的皇孙!这意味着什么,全天下都清楚!

    看吴原三拜九叩行大礼,差点连微臣都喊出来了,不管是真是假,这人倒是有些鬼心眼。林晚荣笑着扶起他:“这位就是吴大人么,果然仪表非凡啊!”

    吴原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不敢不敢!下官有大罪,请大人责罚!”

    林晚荣假惺惺道:“吴大人何出此言!有没有罪,我说了不算,得要王法说了才算!还是请吴大人起来说话吧!”

    他又扶了两把,吴原才敢站起来,颤颤巍巍看了他一眼,吓得又低下头去。

    “吴大人,相信你也听说过我的姓格了,林某人是很直爽的,有什么就说什么!”林晚荣嘻嘻一笑:“这次打完突厥,因为杀人太多,我本来想在相国寺吃吃斋念念佛,祈祷苍生平安天下太平,顺带在京城享享福的。奈何皇上老爷子把我招进宫去,他对我说,林三啊,西南那块有些闹腾,苗家乡亲们上京告御状,说有人欺负他们,你就去看看吧,好好安抚一下!普天之下,华人苗人都是我大华子民,要有人敢欺负朕的子民,你就先杀再奏!反正你手上也不缺这几条人命了!”

    “是,是,吾皇圣明!”吴原唯唯诺诺,冷汗刷刷直流。

    “可也凑巧了,”林晚荣眨眨眼:“我才进入叙州府,在映月坞打了个尖,就见着兴文县衙的捕快们耀武扬威的杀来,听说要收四季赋,还要将人家的寨主押走!皇上才下了免赋三年的诏书,吴大人就公然加赋,苗家的乡亲们被逼着要造反了!吴大人,你这功劳可不小啊!”

    “扑嗵”,吴原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连那青砖都磕破了,鲜血汩汩流出:“大人明察,大人明察啊!下官小小一个县丞,给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擅自收赋加赋啊!下官都是奉聂大人手令行事啊!”

    “聂大人?哪个聂大人?”

    “就是叙州府尹聂远清聂大人!”

    “胡说!”林晚荣重重一拍桌子,勃然大怒:“聂大人乃是一府之首,位高权重,更得皇上赏识,堪称国之栋梁!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你胆敢诬陷朝廷命官?高统领,掌嘴!”

    高酋嘿了声,就要跨步上前,吴原拼命叩首,嚎道:“大人明察,下官绝非诬告,一切都有真凭实据!”

    “哦?!”林晚荣挥了挥手,制止高酋,皱眉道:“什么真凭实据,你且说来!我先警告你,要有一句不实之处,那就休怪本人无情!”

    “是,是!打死下官,也不敢瞒驸马爷您啊!”吴原从怀里掏出一大叠票据书信:“请大人过目!”

    林大人哼了声:“这是什么?”

    吴原小声道:“叙州府内,聂大人要收赋加赋,从不下公文。只以书信和口信相传,他威胁甚严,府内无人敢不从!下官胆小,每次都要写上一封书信请示聂大人,才敢施行,这里面便是他回给下官的私家书函。另外,还有下官执掌兴文县以来,上交给聂大人的公家帐薄、私家帐薄,两相对比,兴文县的大小账目,就可查探的一清二楚!请大人过目!”

    高酋将账本信函递到他手中,林晚荣翻了几页,果然都是些明帐暗帐,那书函都有聂远清的印戳,不是誊抄本,竟都是些真件。光去年一年,兴文县刮了苗寨的地皮,实收纹银二万二千两,聂远清指使吴原上报朝廷的,却只有五千两不到,贪墨了八成。

    奶奶的,林晚荣气得咬牙,这当官,果然比老子做生意强上千倍万倍啊。他哼了声,狠狠将那账本砸在桌上,怒道:“你这些书信帐薄都是从哪里来的?聂远清为何不指使你销毁?”

    “大人明鉴啊!”吴原急忙道:“聂大人为防事情暴露,每年都会派亲信到各县衙亲自对账销帐、并监督销毁书函原件。是下官使了银子,哄那亲信吃喝玩乐,才糊弄过去,将这些原本保留下来的。而且据下官所知,叙州下辖七县,保留着原本的,绝不止下官一人!”

    这个吴原果然是个当官的材料,事事都留有后手,就是为了脱身用的!他儿子亲自去收赋,在映月坞被逮了个正着,肯定洗不脱的,老高一现明身份,这厮就将材料都准备齐全了,坐实了聂大人的罪名,他父子二人固然活罪难逃,但那姓命却保住了,这就是做官的诀窍。

    这个叙州,只怕要连锅端了!可天底下,到底有多少叙州呢?!想想赵铮将来要面对的局面,他这个当爹的都替儿子头疼了!

    “吴大人,这件事极为重大,”林晚荣淡淡杨眉,扶起吴原:“现下该怎么做,也不用我教你了吧!”

    “是,是!下官一定配合大人办案,戴罪立功!”

    立你爷爷个头!看到这厮的大圆脑袋,林晚荣就想揍他,聂远清贪墨,这姓吴的父子俩也肯定捞了不少油水,没有一个善主!只是眼下还用的着他,暂时留着,待到秋后再算总账吧。

    “哦,对了,令公子怎样了?那次一不留神,失手伤了他,哎呀,真是对不起!”林大人假惺惺叹了声。

    吴原顿时感激涕零:“犬子冒犯大人,那是他罪有应得!说句不中听的话,您老亲自动手,那是他天大的造化啊!”

    可不是造化吗?将来皇帝归天,以林三的身份,多少人求他一巴掌,只怕都求不到呢!

    和这样的人真是没话说了,林晚荣挥了挥手,带着高酋出了门。老高笑着竖起大拇指:“林兄弟,看你这手段,当真是大家风范,不去当官,实在是屈才了!”

    林晚荣苦笑摇头,无奈道:“以我这姓子,要是去当官,那才是委屈大了!”

    高酋想了想,也对,像林兄弟这样,重担全甩开,闲来无事就四处游逛,调戏调戏小姑娘,风流艳福齐享,过的多么逍遥自在啊,何必跳到那一坛子浑水里去呢,那真是想不开了。

    二人出了筠连西城,放眼四望,远远近近的,都是各地赶来参加花山节的苗人,显然都要在此处栖息。

    老高以为他要去找映月坞的红苗,正要钻进人群,林兄弟摇了摇头:“高大哥,我们去五莲峰瞧瞧!”

    五莲峰在城西十余里地,以他们二人的脚程,加一把劲,半个时辰出头就到了。

    夜幕初降,五朵莲花瓣高高矗立,远近的青山盘旋交错,蜿蜒起伏,甚是美丽。想起依莲说过的,圣姑就住在五莲峰最高的碧落坞上,他翘首眺望了半天,最高峰虽能看见,碧落坞却始终不知在哪里。

    这次和安姐姐真的是峰上峰下咫尺之隔,这个搔狐狸,知道小弟弟来了吗?

    信步往前走,天已近黑,眼看着就要靠近登峰的路口,却不知从哪里闯出两个黑苗正挡在他们面前,瓮声瓮气道:“你们干什么的?”

    这是用华语问的,林晚荣穿的苗装,他们自然是照顾老高的了。林晚荣打了个哈哈:“我是上山打柴的,咦,两位小阿弟,你们又是干什么的?”

    “走开,走开!”两位小阿弟不耐烦道:“没听说过么,圣姑回来了,为保五莲峰清净,大头人下令,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峰内百步!”

    你奶奶的,拿着鸡毛还真当令箭了,林晚荣哼了声,正要想个法儿骗开两个小阿弟,却听山脚下传来一声清喝:“大头人来了!”

    哗啦哗啦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年约三十多岁,长眉阔目、高高壮壮的黑苗壮汉扶着柴刀当先走来,不言不笑,威严十足,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个苗家青年。

    这就是那个篡权的苗乡首领扎果了?果然生的有些气概!

    “参见大头人!”所有的苗人都转过身去,对着扎果躬身施礼。

    大头人嗯了声,眼都不斜,径直朝峰上而去。

    林晚荣对老高打了个眼色,趁着天色黝黑、两个小阿弟又在对头人施礼之际,他二人悄无声息的跟在了诸位随从身后,向那五莲峰而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