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八章 公敌


    天才蒙蒙亮,林晚荣就被周围叽叽喳喳的笑闹声惊醒了,迷迷糊糊睁眼一看,咪多咪猜们早已起来了。

    小伙子们聚在一起,将玉带紧缠在腰上,衣裳收拾的整整齐齐,手扶着柴刀,个个神采奕奕。姑娘们就更不得了了,半夜里就起来到泉水边沐浴更衣,然后躲进林子里精心打扮,直到现在还没出来呢,那林中不时传出的咯咯欢笑,映证了她们此时快乐的心情。

    不仅映月坞如此,城西的山寨都是同样的情形。小伙子们嬉闹,姑娘们打扮,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花山节是苗乡最重大的节曰之一,是乡亲们祈祷风调雨顺、人寿年丰的大聚会,更是苗家青年男女藉机相识相知的相亲盛会。一大早,十里八乡的苗家们就换上最隆重的节曰盛装,背酒捧笙,携老带幼,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了五莲峰下,欢度这盛大的节曰。

    老高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身苗装,穿的五大三粗,贼眉鼠眼的四处打量,啧啧直叹:“这叙州真是个好地方啊,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苗家的小姐们,个个都生的水灵灵的,就跟花朵儿似的!”

    “那是,一方水土一方人嘛!”林晚荣笑着点头:“这叙州山美水美,苗家更是热情好客、民风淳朴,没有了名利纷扰,自然就生的俊俏。所谓心宽体胖,就是这个道理”

    高酋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往对面的树林里望了一眼,顿时眼睛发直,急忙扯着他袖子道:“林兄弟,快看快看——”

    树林中,一个美丽的苗家少女被同伴们娇笑着推了出来。湿漉漉的秀发挽髻于头顶,配上各种式样的包头帕,红的、黄的、白的、粉的,包成尖顶、圆顶,五颜六色,姹紫嫣红。自头帕而下,浓密的乌发上佩戴着亮光闪闪的银圈,点点银饰与头帕紧密相连,银色的流苏直悬而下,轻轻搭在她额前耳后。

    她身穿一件暗红镶蓝的织染苗装,颈带银色项圈,银锁上垂下长短不同的珠穗。苗装八分长短,洁白的手腕脚踝都裸露在外,配着银饰的光泽,更映得她肌肤如玉,身如清泉般洁净。

    这少女就像山上飘过的和蔼微风,活泼俏皮、青春美丽,不仅林晚荣看的呆了,周围小伙子们更是秉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少女羞涩的低下头,如玉般晶莹的脸蛋泛起美丽的红晕,偷偷看了他一眼,手足无措间轻唤了声:“阿林哥——”

    “哦,哦!”林晚荣如梦初醒,急忙拍掌大赞:“依莲,你真漂亮,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苗家的小伙子们也省悟过来,顿时欢呼四起,蜂拥着就往少女面前凑去。

    映月坞中几个与林晚荣相熟的咪猜,嘻嘻笑着走到他身边,在他面前摇曳着美妙的身姿:“阿林哥,就只有你的依莲小阿妹漂亮,我们不好看么?”

    这些苗家女孩生在山清水秀的叙州,本就有得天独厚的造化,个个肌肤洁白纯净,青春妖娆,再加上今曰的精心修扮,实在是美丽动人,比起华家女孩更有一般风情。林晚荣毫不犹豫的点头:“好看,都好看!”

    一个咪猜眨了眨眼,狡黠问道:“那,是我们美,还是依莲小阿妹美?”

    这个问题可难不倒阿林哥,他嘻嘻笑道:“你们长得就和依莲一样的美!”

    依莲听得心中羞喜,望着他轻轻一笑,咪猜们却是饶不了他,几个女孩子一起涌上去,将他团团围在中间,咯咯娇笑:“阿林哥,今天可不能由依莲服侍你,来,我们给你穿衣!”

    穿衣?他还没省悟过来,便觉数双小手齐齐向自己身上伸来。姑娘们拉衣领的拉衣领,扯腰带的扯腰带,哪是穿衣,分明就是脱衣嘛!

    阿林哥纵横天下,却几时见过这般阵势,这么多美女来脱我衣服,那不是要人命么?

    “喂,你们干什么,干什么?!”他吓得嗷嗷大叫,紧紧捂住了胸口:“高大哥,四德,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老高和四德面面相觑:美女给你脱衣服,到底是要救你,还是救美女?

    苗女们却是泼辣的紧,嘻嘻笑着动手动脚,不几下,就将他苗装扯得七零八落,隐隐露出精壮的胸膛,咪猜们看的眼睛疾眨,羞红着脸颊嗤嗤笑了起来。

    一个苗女凑到依莲跟前,指着阿林哥偷偷说了句什么,依莲脸色嫣红,从怀中取出个竹筒交给了她。

    那苗家女孩持着竹筒行到林晚荣身边,嘻嘻笑道:“阿林哥,依莲小阿妹请你喝水!”

    喝水?!林晚荣微一愣神,正要去接竹筒,那女孩飞快的拔出塞子,咯咯笑着秀手飞扬,一筒清水顿从他头上浇下,直淋到胸前脚下。

    这一着又疾又快,根本就无处躲闪,他浑身一激灵,苗寨里的女孩们却是嗤嗤笑着跳了起来,大声道:“快,快给他穿衣服!”

    这次是真的穿衣裳了,苗女们七手八脚的凑在他身边,为他扣扣子,扎腰带,动作麻利轻快。

    清水从头凉到脚,内衣都已湿透了,再在外面穿上衣服,那是个什么滋味?他这才明白,原来这群泼辣的苗女是故意要整蛊他!亏我每天晚上给你们讲故事,你们一口一个阿林哥叫的亲热,竟然这样玩我!

    他恼怒的哼了声,心里愤愤不平,只是被这么多女孩围在身边,七手八脚的为他穿衣裳,嫩嫩的小手摸在身上,个个温和柔软,分不出谁是谁的。有几个胆大些的咪猜,还偷偷在他胸膛腰间蹭来蹭去,眉目晕红,嗤嗤娇笑响个不停。

    听着那莺声燕语,闻着她们青春娇媚的身躯上传来的淡淡芬芳,除了暗赞苗家女孩够火辣外,他早被摸得没脾气,连那湿漉漉的里衣都感觉不明显了!

    吃亏是福,吃亏是福,他唯有眉开眼笑的安慰自己。

    少女们将他整了一通,迫他老实了,这才心满意足,拍着手嘻嘻笑着站到了依莲身边,得意洋洋的望着他。也不知谁在依莲耳边轻轻言语了几句。少女脸颊顿时火红,握着小拳头追打同伴,苗家女孩们笑闹成一片。

    林晚荣心里迷惑,不知这些苗女到底在干什么,有心想问问依莲,只是那丫头见了他却躲得远远,与一群女伴混在一起,根本不搭他的讪。在人群中拉住坤山想问个究竟,还没开口,坤山却是愤愤哼了声,扭过头去,爱理不理的,倒叫他落了个老大没趣。

    天已破晓,人群从四面八方赶来,熙熙攘攘,直往五莲峰涌去,到处都是兴奋的欢笑。映月坞的男女们自然也就跟着启程,林晚荣混在他们中间,左观观,右望望,看着苗家乡亲各种各样的盛装打扮,都是没见过的,一时甚是惊奇。

    老高挤到他身边,偷偷对他呶了呶嘴,林晚荣顺着他眼光望去,只见不远的人群中,成自立与二十余弟兄分散在他周围,虎目炯炯,正朝四周打量。林晚荣点点头,微笑致意。

    来到五莲峰下的时候,那夜见到的黑苗守卫早已撤去了,苗家人正沿着山路蜿蜒而行,远远望去,满山都是攒动的人头,就仿佛一条巨大的长蛇,情势颇为壮观。

    到了五莲峰的山脚下,显然因为花山节在即,映月坞的男女们很自然的就分成了两派。依莲与众女伴走在前,却不断的回头张望,提醒着咪多们不要掉队,那头领当的颇为尽职。

    “依莲,我们现在就上山么?”天色才明,人群熙熙攘攘沿山路而上,坤山开口问道。

    依莲点了点头:“当然,我们早点上去,就能早点看到圣姑了!”

    提起圣姑,苗寨里的小伙子们顿时来了精神,争先恐后往山道上涌去。依莲笑着看了林晚荣一眼,那意思不言自明。

    这丫头倒是念念不忘了!林晚荣嘻嘻一笑,顾不得诸人的眼光,腆着脸皮行到最前:“我给大家引路吧,反正我来过一次!”

    “阿林哥,你来五莲峰干什么?”方才那个闹得最凶的咪猜,睁大了眼睛不解问道。

    阿林哥转身往山上疾行,嘻嘻笑着摆手:“我来看圣姑啊!”

    映月坞众人哈哈大笑,只道他是说笑话,依莲望着他的背影,默默呆了呆,忽然用力挥手,映月坞的男女们便跟在了他身后。

    五莲峰曲折蜿蜒,险峻之极,才行到一半的路程,就已是云中漫步了。

    遥望身边云飘雾渺,他舒服的长吸了口气,只觉阵阵寒意拂在了脸颊,那湿漉漉的内衣冰冷的让人难受。

    依莲不知何时已跟在了身边,见他模样,急忙道:“阿林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冷。”林晚荣笑道。

    少女脸颊一红,也知道是为什么了,脉脉抓紧了他的胳膊,羞涩低头。

    “依莲,我真没弄明白,”阿林哥皱着眉,脸上满是疑惑的神色:“我没招惹你那些姐妹啊,可她们为什么要整我呢?”

    依莲嘻嘻一笑:“因为她们喜欢你啊!今天是花山节,她们喜欢谁就整谁,挨整越多的人,说明他越受咪猜的欢迎,就是这样!”

    “她们喜欢我?”林晚荣沉眉半晌,正色点头:“也许你是对的!因为除了这个理由,我再也想不出别的了!”

    依莲笑得前俯后仰:“阿林哥,你是最臭美的人!”

    臭美也是美啊!林晚荣哈哈大笑,正要说话,依莲忽然睁大了眼睛,奋力挽住他胳膊,惊道:“快看,碧落坞到了!”

    碧落坞?林晚荣急忙抬头望去。此时二人已在巅峰,五瓣山峰本是犬牙交错,却奇迹般的在这峰顶聚集到了一处,高低起伏,形成了一个峰上之峰。

    无数的吊脚楼建在峰中峰的山腰上,远望去,云雾朵朵弥漫其间,就像悬在空中的楼阁。

    这就是白苗的山寨了,简直就是一处云中小雅,难怪能孕育出安姐姐这般杰出的人物。

    山顶面积巨大,到处都是红花绿树、泉水湖泊,在那最中间处,却突然现出一块巨大的凹地,满是浓密柔软的青草,仿佛上天镶嵌在峰顶的一块碧玉。碧落坞,想来就是因此得名了!

    果然是一处风景绝妙之地,比那映月坞还胜上一筹,安姐姐住在这个地方,要修不成神仙,那就一定会修成狐狸精!他嘻嘻一笑,竟是乐出声来。

    依莲看他似乎有些傻了,急忙拉住他的手:“阿林哥,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突然想起了一个狐狸精!”林晚荣嗯了声,信步往前走去。

    峰上欢声笑语络绎不绝,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苗家民众,身穿最美丽的节曰盛装,纷纷聚集此处。少女们更是奔放热烈,在这事关一生的节曰上,她们把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银饰,全部穿戴在身上,个个娇艳美丽,叮叮脆响不绝于耳。

    行到那草地的正中间,只见四周花团锦簇,人声沸腾。正当心处,竖起一根几十尺高的花杆,用鲜花缠绕成粉色,煞是美丽,只是那杆头上却空空如也。许多的苗家小伙围着花杆,兴高采烈的吹起芦笙、弹着口弦,姑娘们围绕身前,纵情欢歌,笑语不绝。

    这花杆倒是好看的很!林晚荣信步走上前,正要伸手抚摸,依莲吓了大跳,急忙拉住他:“阿林哥,这个不能碰!”

    “为什么——”他一愣神,只见四周的苗家人个个睁大了眼睛,似是瞄怪物似的望住他。

    依莲急忙将他拉出人群,笑着道:“你倒是胆大的很,什么规矩都不知道,就敢到处乱闯!这花杆你也敢摸?”

    林晚荣对苗家的规矩所知实在有限,闻言便知自己又犯了错误,忙道:“有什么规矩,快教教我!”

    依莲嘻嘻道:“这花山节又叫赶苗场,最盛大的节目,便是选出一名最杰出的咪多,将那象征着丰收喜悦的五彩旗帜挂上花杆,这是我们苗人最大的荣耀,全苗乡的咪多都渴望能成为这个人!可是在大头领授旗之前,谁也不准动那花杆,否则,那便是自认第一,全苗乡的咪多们都会向你发起挑战!”

    林晚荣暗自吐舌,我这一摸不要紧,却差点摸出个人民公敌来,到时候,还不被全苗乡的口水喷死?

    他抹了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道:“那,什么样的人才算是最杰出的咪多呢?”

    依莲想也没想,笑着道:“这还用问吗?!圣姑是我们苗寨最杰出的咪猜,只有能配上她的那个人,才是最杰出的咪多,这是我们全苗乡公认的!”

    那不还是我吗?!林晚荣脸色一惨,说来说去,原来我这人民公敌早就当定了!可恨那个安狐狸,昨晚上竟不告诉我!

    “现在明白了吧,”依莲默默拉住他的手:“你啊,喜欢圣姑,埋在心里就可以了,反正这苗乡的咪多,人人都喜欢她,也不奇怪!可是你要做那最杰出的咪多,铁定是不行的——”

    “为什么?”林晚荣一愣。

    依莲轻轻笑道:“因为,你不会爬树,嘻嘻!”

    猴子倒是会爬树,可它能做最杰出的咪多吗?林晚荣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难怪依莲总不相信我和安姐姐的事呢,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层缘故。要将圣姑变成圣嫂,就必须能让百里苗乡人人信服,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正在愁眉思索,那人群却忽然如开水般沸腾起来,远远响起连天的惊喜欢呼:“圣姑,圣姑——”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