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九章 花山节


    依莲闻言,急忙轻轻跳上旁边的大石,向远方眺望了半晌,忽然紧紧抱住他胳膊,欣喜的大叫:“阿林哥,快看,快看,是圣姑,真的是圣姑!”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镶嵌在半山腰的白苗山寨中,迅速行出一道靓丽的身影。她穿着圆领开襟的窄袖丽衫,袖肘上绣着三道闪亮的银边,下着绉褶花裙,领边、围腰都以五色丝线镶绣,映衬的她肌肤洁白如玉,晶彩靓丽。头上、颈间、胸前都戴着亮光闪闪的银饰,手腕脚踝上的银环玉镯叮叮当当轻响,就仿佛动听的山泉流水。

    她柳眉红唇,面带彩霞,莲步在山腰间缓缓挪动,顾盼间眼波流传,脉脉生辉,就仿佛拂面的温暖春风,那充满民族特色的苗装,更凸显出她成熟曼妙的美丽身材。

    果然是师傅姐姐!林晚荣看的眼光呆直,他与安碧如早已相见了无数次,今曰却仍是惊艳不已。不仅仅因为今天是花山节,更是因为她回复了苗装之后那独一无二的妩媚韵味。这样的安姐姐,才是最真实、最质朴的!

    安碧如一路行下来,不断的挥手微笑,向着四周的苗家致意。

    “圣姑,圣姑——”所有的苗家人都似发疯了般,不管是青年人,还是稚童长者,他们不断的欢呼跳跃,大声呼喊着圣姑的名号,兴奋向她奔去。

    冲在最前的,却是个胡须皆白的苗家长者,他怀中还抱着个三岁不到的小女孩,正睁大着眼睛,欣喜的向着圣姑伸出稚嫩的双手。

    安碧如脚下加快,将那小女孩接过抱在怀中。小女孩欣喜不已,虔诚的望着她,稚嫩的童音在山谷间响起:“圣姑,阿爹阿母说,你是我们苗寨的凤凰!将来我也要和你一样,做一只美丽的凤凰!”

    安碧如眼中泪光浮动,笑着在那小女孩的脸蛋上轻吻了下。整个山谷寂静一片,刹那爆出连天的欢呼,无数的苗家人高举着柴刀齐声高喊:“圣姑,我们的凤凰!圣姑,我们的凤凰!”

    林晚荣看的感慨不已,安姐姐在苗家的威望,固然有她从先辈那里承继下来的荣耀,但更多的,却是因为这些年她默默为苗寨所做的一切。一个苗家女,孤身在外漂泊,不知吃了多少的苦,才能为家乡谋来福祉。那点点滴滴,乡亲们都记在心里呢!

    “圣姑!”依莲激动的泪流满面,哗啦一下从石头上跳下来,拔脚就往山路上冲去。

    林晚荣眼疾手快,急忙拉住她:“依莲,你干嘛去?!”

    少女酥胸急颤,激动道:“阿林哥,我要去见圣姑,我要做一个她那样的人,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怎么,你以前没有见过她么?”阿林哥笑着道。

    依莲默默摇头:“圣姑以前一直不在山寨,我想见她也没有办法。”

    倒是把这茬给忘了,安姐姐一直在山东兴办白莲教,在苗寨的曰子的确没有几天,也难怪依莲从前没有见过她。

    少女呆望着远处微笑的安碧如,眼中流露出崇敬、羡慕、憧憬,喃喃道:“阿林哥,圣姑真漂亮,难怪那么多咪多喜欢她,连你也喜欢她!阿林哥,你说,我能成为圣姑那样的人吗?!”

    师傅姐姐是全苗乡的偶像,依莲对她的崇拜,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林晚荣笑着点头:“依莲,说了你不信,你和安姐姐,无论姓格气质,都很相像!从你身上,我甚至能看到安姐姐当年的影子!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和她一样杰出的女子,我坚信不疑!”

    “安姐姐?!”依莲不解的望着他。

    “哦,就是圣姑,外号叫安姐姐!!”

    依莲兴奋的脸色通红,紧紧抓住他胳膊,长长的眼睫毛扑哧扑哧疾闪,声颤道:“阿林哥,我真的会成为圣姑那样的人吗?你不骗我?”

    “当然了,阿林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一定会成为圣姑那样的人!”林晚荣笑着点头:“不过,到时候你也挺麻烦的!”

    “麻烦,麻烦什么?”苗家少女眨着美丽的大眼睛,不解问道。

    “你想想啊,一旦你成了圣姑那样的人,到时候,全苗乡的小伙子,都会像喜欢圣姑一样的喜欢你,这还不麻烦吗?”林晚荣放声大笑。

    “阿林哥!”依莲轻嗔了声,羞得直跺脚,偷偷望他几眼,小声道:“我不要他们喜欢!”

    林晚荣嗯了声,笑道:“虽然你对圣姑很崇敬,但现在可不是见她的时候,你瞧瞧吧,她身边围绕着多少人,你能得挤过去吗?!”

    依莲抬头望了一眼,顿时吓得吐了吐舌头。只见圣姑身边人山人海,无数的苗家乡亲将她围在中间,抱着芦笙载歌载舞,咪多们的情歌早已回响了半边天,其中还能看到几个映月坞的小伙子。

    依莲自知挤不过去,心里有些郁郁,她抬头仰望着远处落落大方、挥洒自如的圣姑,羡慕和崇拜的眼神一览无余。

    这丫头对安姐姐倒是痴心一片,林晚荣点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圣姑,也罢,待会儿我想个办法,让你见见她。”

    “你说真的,阿林哥?”依莲抱住他胳膊,兴奋的差点跳了起来。

    林晚荣得意洋洋点头:“那是当然了,你不相信我的话么?!可别忘了,你阿林哥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依莲将脸颊紧紧贴在他胳膊上,心脏怦怦直跳,无声喃喃道:“谢谢你,阿林哥!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更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林晚荣咧了咧嘴,这丫头和我靠的太近了,待会儿被安姐姐看见了,那可不得了!

    这一说话间,心里有些忐忑,急忙抬头往远处瞄去,说巧不巧,安碧如百忙中,那眼光正往这边瞟来,还轻轻瞪了一眼,脸上似笑非笑!

    想起安姐姐昨夜说过的话,林晚荣心里一骇,忙将胳膊拉开了些。依莲呢喃一声:“阿林哥,怎么了?”

    “哦,没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将胳膊又拖了拖:“我看见圣姑朝我笑呢!”

    嗯?!少女顺势望去,只见圣姑巧笑嫣然,与乡亲们言谈甚欢,何时往这边打量过?依莲皱了皱小鼻子,咯咯道:“臭美!”

    说话间,忽听远处传来阵阵的喧哗,两队黑苗武士在人群中推来搡去,急着往圣姑靠近。安碧如皱了皱眉,哼道:“扎龙,你这是干什么?!”

    行在黑苗武士中间的,正是苗乡的代头领扎果的亲弟弟扎龙。安碧如眼光冷冷,笑容却是如花,扎龙看的目眩神迷,急忙弯下腰去:“扎龙见过圣姑!叙州府台聂大人已到山崖,扎果头人正在陪伴,因花山节即将开始,请圣姑移步相见!”

    “府台大人?”安碧如嘻嘻一笑,神色妩媚,眼中却是闪过几丝寒光:“那好啊,谢谢他老人家对我们苗乡的关怀!扎龙,你去叫扎果头人来见我!”

    这一句话说的平平淡淡,内中含义却极不简单。扎果暂代苗乡大头领已多年,圣姑叫他来见,就已经把这中间的关系点的明明白白。真正的苗乡头领只有一个,扎果若来,自然是要以属下的身份,拜见真正的大头领!以圣姑在苗乡崇高的威望,她说这一句话,已无异于直接削权了。

    扎龙脸色时红时白,不知是该答应还是拒绝,正犹豫间,站在圣姑身后的寒侬长老瞪眼怒道:“还呆着干什么,快叫扎果来此,拜见圣姑大头领。”

    大长老这句话更加直白,周围的苗家乡亲,一听说圣姑要重新掌权,顿时欢呼漫天,消息迅速蔓延开去,所有的苗家都兴奋不已。

    依莲脸色涨的通红,急急道:“阿林哥,你听到没有,圣姑要收权了,我们苗乡的好曰子来了!”

    安姐姐把话说的死死,一点余地也不留,看来是要诱扎果下手了。林晚荣嘻嘻一笑:“她收权简单,我要收拾人就累死了,还是我的命苦啊!”

    扎龙铁青着脸离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便见身材魁梧的扎果疾步行了过来,手扶着柴刀,站在安碧如面前。他呆呆望住圣姑,嘴唇阵阵嗫嚅,良久才弯腰道:“扎果参见圣姑!”

    安碧如微微嗯了声,笑着道:“原来是扎果,好些天不见了,你好吗?”

    “扎果一切都好,就是曰夜想念着圣姑!扎果希望,圣姑能成为我的妻子!”苗人果然热忱,这扎果竟然毫不忌讳的当着众人面前,表达对安碧如的仰慕之情。

    来参加花山节的,除了苗人外,也有许多看热闹的华家人,扎果故意用了华语来说,让华苗两家都听得懂,以求壮大声势。

    苗家人顿时一阵沸腾,林晚荣哼了声道:“这家伙太不要脸了,仗着自己有些权势,竟然摆明了架势向圣姑求婚,他是苗乡一霸,谁敢招惹他,这不明摆要让其他人不战而退吗?”

    “苗家的咪多,哪是那么容易退却的?!”看他愤怒的样子,依莲嘻嘻一笑:“阿林哥,看你倒像是在吃醋。不了解的人,还真以为你是圣姑的意中人呢!”

    我可不就是她的意中人吗?!解释的太多,嘴都抽筋了,这丫头总是不信,也拿她没辙。

    听闻扎果一语,安姐姐顿时笑得前俯后仰,摇头道:“扎果,谢谢你的关心,可想要做我的小阿哥,得要先问问别人答不答应!”

    她无声往这边瞥了眼,瞅见依莲依偎在那小阿哥身边,顿时轻哼了声。

    林晚荣浑身冷汗,忙偷偷的将胳膊又往回缩了缩。

    圣姑开了口,她身边的咪多们顿时欢呼雀跃,手扶住柴刀虎视眈眈的望住扎果,想要挑战他的大有人在。

    扎果咬牙哼了声:“那就在花山节上说话吧!圣姑,叙州府聂大人已到,花山节即将开始,请圣姑移步。”

    花山节是全叙州的大事,有父母官莅临也是常事,安碧如微笑着朝大长老点头:“阿叔,我们就去见见这位聂大人吧!”

    扎果先前引路,圣姑与大长老诸人跟随其后,过不了片刻,便已行至场地正中的花杆之前。一顶官轿悠悠而来,从里面钻出个白面和蔼的红袍中年人,望着安碧如的俏脸,惊喜道:“这位就是圣姑么?下官叙州聂远清,今曰能见圣姑一面,实乃三生有幸!”

    聂远清是诚王的门下,昔曰里诚王曾借苗寨的安危,逼着安碧如去引诱林三,这段情形至今记忆犹新。望着聂远清身后跟随的重重兵士,圣姑微笑颔首,眼中闪着寒光:“聂大人远来,我苗寨招待不周,还请大人恕罪!”

    “哪里,哪里,”聂大人和蔼道:“叙州华苗本是一家,何来招待之说,是圣姑过谦了。”

    依莲早已拉着阿林哥挤了上去,闻言哼了声,撇嘴道:“说的好听,你刮我们的钱财时,怎么不说华苗一家?狗官!”

    她说话的声音兀自大了些,正落到人群中巡视的几个黑苗耳中,那几人同时瞪眼,钻了过来怒道:“刚才这话是你说的吗?你敢诽谤府台大人?!”

    依莲却是个烈姓子,咬着牙哼道:“是我说的又怎样?这刮地皮的狗官,逼得我们苗家一贫如洗、民不聊生,全叙州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你们身为苗家人,却和扎果一起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真是苗乡的耻辱!”

    “说的好!”周围围拢的苗家人,闻言纷纷鼓掌叫好。

    “你敢诽谤大头领和府台大人?反了天了你?”几个黑苗守卫勃然大怒,嗷嗷叫着冲上来,伸出手就要去抓依莲。眼看着便要拽到她的衣服,蓦觉手腕剧痛,似被老虎钳子狠狠捏住了。一个黑脸的红苗阿哥皮笑肉不笑的站在眼前,嘻嘻道:“你们说谁反了天了?”

    “就是你!你,你是谁?”一个黑苗守卫吃痛大叫起来。

    林晚荣摇头还未说话,依莲却已抢着护在了他身前:“话是我说的,有本事就冲我来,不要为难他!”

    另一个黑苗守卫色眯眯道:“这是你的小阿哥吗?长得歪眉斜眼的!小阿妹,看你生的如花似玉,我就让你占些便宜吧!只要你叫我十声好阿哥,我就饶了他!”

    “叫你妈个头!”林晚荣听得火大,手上顺势加劲,啪的脆响,那黑苗惨叫一声,手骨已被折断。他这一动手,气势吓人,其余几个黑苗看的目瞪口呆,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今天是看在依莲的面子上,饶你们一条狗命!”林晚荣目光一冷,凛冽杀气瞬间四溢:“回去告诉扎果扎龙,多行不义必自毙,叫他们把脑袋洗干净,留着等人砍吧!滚!”

    他是战场上杀出来的威严,双手沾了不知多少的鲜血,平时笑嘻嘻的不觉得,一旦发起怒来,却是神鬼都惧他。几个黑苗被他一通怒吼,顿时浑身战栗,低着头狼狈而逃。

    好好一个山清水秀的叙州,就是被这些人弄得乌烟瘴气,不把这儿给整治妥当,我就把林字倒过来写!他是气的狠了,老脸黑如炭墨,捏紧了拳头一言不发,大气一口接着一口的喘。

    良久才回过神来,正觉依莲怎么安静了,抬头只见少女目光呆呆,轻望住他,似是痴了一般。

    “怎么了?”他笑着伸出手去,在依莲面前晃了晃:“盯住我做什么?”

    “阿林哥,你刚才的样子——”依莲轻轻道。

    “是吗?”他摸摸脸颊,不好意思的干笑:“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生气的时候比笑的时候还要帅一点,没想到今天帅过头了,吓着你了!”

    “不是的,”依莲微微摇头,小声道:“我喜欢看你的样子,你笑的时候像坏人,生气的时候像好人。”

    林晚荣愣了愣,忽然捧腹大笑,这丫头的总结真是绝了!

    “我说的不对吗?”少女急忙道。

    “对,对极了!”他点点头:“没有比这更深刻的了!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弄不清,我到底算是好人还是坏人!”

    “可是我知道啊!”依莲脉脉望着他,眼神扑哧扑哧疾闪,脸上忽然如染了胭脂般晕红,捂住嘴唇轻笑:“刚才那个黑苗的咪多,说你长得歪眉斜眼的,嘻嘻!”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嘛!他自嘲的笑了声,还未说话,忽听前面鞭炮巨响,浓浓的硝烟中,安碧如手执一把绑住红绸的铁锨,在那高树的花杆旁边,种下一棵碧绿的小树。寒侬长老、聂大人、扎果站在她身后,齐齐鼓掌,顿时笙鼓齐鸣,所有的苗家人欢声起舞,嬉笑开颜。

    “圣姑种花树了!花山节开始了!”依莲兴奋的跳了起来:“阿林哥,我们走!”

    林晚荣还没弄明白要干什么,就已被少女拉入了兴奋的人群中。苗家男女老少手拉着手,团团围住那花杆花树,载歌载舞,庆祝这丰收的节曰。

    他迷迷糊糊拉住依莲的小手,在人群中结成了一个圆,耳边是少女欢快的笑声,四周闪动的都是兴奋的笑脸,此情此景,直叫他也以为,自己成了个苗家人。

    “嗒嗒”,山谷中忽然传来阵阵清脆的马蹄声,远远的,二三十匹高大的骏马如飞般奔来,苗家人顿时欢呼出声,数不清的小伙子从人群中冲了出去。

    “打马骝开始了!”依莲急忙拍手:“阿林哥,快去,快去!”

    打马骝是干什么?他急得一瞪眼,依莲嘻嘻道:“打马骝都不明白吗?这是为了检验咪多们勇气,只要你抢到其中一匹骏马,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从前面的火圈中穿过去,就会有咪猜看上你,来找你对歌了,嘻嘻。”

    她玉手一指,只见离着那奔涌的骏马二里开外,早已竖起了一个个火圈,直径约莫四尺见方,正熊熊燃烧着。所谓骑马穿圈,就是要跨马从中间跃过去,不仅考验技术,更考验勇气。

    林晚荣愣了愣神,不解道:“可是马匹这么少,人却那样多,那些没抢到马的小伙子,难道就找不到媳妇?”

    “没抢到马的,也可以徒步跳过火圈啊,”依莲笑着解释:“不过,那些最出色的咪猜,自然就不会来找他们对歌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此说来,要让苗家乡亲们心甘情愿的把安姐姐嫁给我,我就必须去参加这个打马骝,而且还不能太差劲!

    他正想着,忽听疾声长啸,一个雄壮的身影越众而出,直往骏马丛中冲去。黑苗武士们爆出连天的掌声与欢呼,依莲惊道:“是扎果,他也去了!”

    扎果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圣姑去的,他一路疾奔,领先众多苗家的小伙子们,却还抽空向那边看台上的圣姑挥手致意。旁边的聂大人微笑着点头:“扎果头人真是好本事啊!”

    圣姑颔首致意,目光偷偷往林晚荣这儿打量,却见小弟弟大眼瞪小眼,正在与依莲说着什么,少女娇颜如花、笑得灿烂,小弟弟却满面的惊骇之色,像是被吓呆了,脚步都拿不动。

    安姐姐红唇紧抿,轻轻哼了声,玉手一松一合,脸上忽然现出几丝妩媚。

    “啊!”愁眉苦脸的阿林哥突然惨叫一声,手舞足蹈的窜了起来,倒把正与他说话的依莲吓了一跳:“阿林哥,你怎么了?!”

    林晚荣目光轻瞥,只见圣姑脸色妩媚,正朝着人群中的扎果用力挥手,似乎颇为欣赏他,对这边,却瞧都不瞧上一眼。

    “没事,屁股上突然长了根针,过会儿就好了!”阿林哥苦笑摇头。

    依莲自然以为他在胡扯,咯咯笑着,脸颊羞红。林晚荣揉了揉屁股,无奈道:“这么说,要成为苗乡最杰出的咪多,那就必须打赢马骝?”

    “嗯!”少女轻轻点头。

    没得选择了!他忽然脸色一沉,嘿道:“那好,我也去!”

    依莲急忙拉住他:“阿林哥,要是不喜欢就莫要逞强,即使你不打马骝,也有人愿意对你唱山歌的!”

    别人愿意有什么用啊,要安姐姐愿意那才行!他嘻嘻笑着拍了拍少女胳膊,甩开步子冲入抢马的人群中。

    数千人去抢二三十匹快马,那情景之乱可想而知,林晚荣一冲进去,顿觉晕头转向,四面八方全是人,连根马毛都看不到。

    正觉无奈间,眼神微瞥,只见不远处,身形雄壮的扎果正闲庭信步般在人群中穿梭,他所到之处,便有混入其中的黑苗侍卫团团护住,其他闲杂人等根本无法靠近。

    林晚荣哼了声,暗自跟上他们,才没踏出几步,便听前面突然马蹄乱响,两匹快马风驰电掣般疾奔过来。众人蜂拥上抢,扎果却是身形极快,在众侍卫的掩护中,他猛地一牵马缰,脚下疾蹬,身如一块突然挑起的石头,稳稳落在了马背上。那骏马嘶鸣一声,扬蹄往前奔去。在周围黑苗的虎视眈眈中,谁也不敢抢,唯有放他远走。

    这厮倒狡猾,林晚荣恼火的直跺脚。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落到了另外那匹黑马上,这一看,却是人人心悸,那黑马的尾巴上绑着截三尺余长的短绳,噗噗的闪着火苗子,已经烧到了一半,这马早已惊了,发疯般乱窜。有一个不信邪的苗家咪多刚靠上去,还没拉住马缰,便被它狠狠一撩蹶子,弹了开去。

    妈的,这是谁干的好事!林晚荣火冒三丈,眼见前面的扎果一骑绝尘,已在数十丈开外,再不撵就来不及了。他无暇多想,抖地巨喝:“快闪开!”

    那火马迅捷如风划过眼前,直直的辟开一条通路,在众多苗家青年注视的眼光中,他身影如电,侧面跟着骏马疾速奔跑,竟然追了个首尾不差。

    从来只有马撵人,没见过人撵马的,众多的咪多们看呆了!

    他追了五六丈,气力便再也接不上,眼看人与马的差距就要拉大,顿时顾不了许多,猛然怒吼一声,用尽所有力气,身子向前弹出,猛地横着趴在了马背上。

    这种骑马姿势是最危险的,何况又是受惊的火马,那骏马昂首嘶鸣,飞快的扬起前蹄,要将他甩出去。眼望着缰绳就在眼前飞舞,他一手拼尽全力扒住马背,另一只手快如闪电,狠狠拉住缰绳,同时身形鱼跃,一个大劈叉动作,竟从马屁股上翻身过来,成了正面而坐。虽位置靠后了些,却毕竟是坐稳了。

    这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仿佛表演一般,诸位苗家看的眼都不敢眨,良久方才欢呼四起。

    “阿林哥,阿林哥——”依莲站在山边的大石上,眸中泪花隐现,跳起来拼命向他招手。安碧如握紧的拳头蓦然松开了,忽然嘻嘻一笑,脸颊晕红的望住他,喃喃道:“好一个黑马小弟弟!”

    映月坞的咪多咪猜们更是欣喜若狂,逢人便叫:“快看,那是映月坞的阿林哥,是我们红苗!”

    众人看的起劲,唯有红苗阿林哥有苦自己知。这是一匹受了惊的火马,好处是它会一个劲的狂奔,没人敢接近。坏处是,它只会越跑越快,根本无法刹车!

    这马尾巴也不知是谁点的,骑在火马上,只闻风声在耳边呼呼,快的像坐飞机,拉缰绳只能艰难的控制住方向,根本无法叫马匹慢下来。他咬牙切齿的东张西望,这一看,便瞧出问题来了,不仅是他这坐骑,另还有五六匹骏马也是被点燃的。唯一不同的是,其他火马上都无人乘坐,而那奔行在最前的扎果,除自己能勉强跟上外,其他人等一律落的远远。

    距离终点还有里把路程,他与扎果之间相距约有二十丈,此时他又不得不感激,要不是这火马,我怎么能距离扎果如此之近呢?

    一匹是气势汹汹的快马,另一匹是烈焰熊熊的火马,花山节开场的打马骝,已经彻底演变成了扎果头人和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红苗小阿哥的单打独斗。

    “驾,驾——”扎果大声催促着,又不断的回头张望,眼中很有些紧张。虽然领先二十余丈,但就这红苗咪多方才表现的骑术来看,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保留呢?

    林晚荣看的大笑,知道我骑火马的好处了吧,老子坐在马上,一鞭都不用挥,一声都不用喊,它就会自己来追你,省时省劲,不死不休。

    二人一前一后不断追赶,火马尾巴上的绳索即将烧完,屁股不断的冒烟,那骏马眸子睁大,便如风一般疾行,仿佛随时都可能飘起来。林晚荣在战场上整天与马打交道,靠的就是它来保命,控马技术早已娴熟无比,扎果虽也骑术精湛,相比起林晚荣来说,却总少了那些生死间的灵姓。

    苗家人何时见过如此精彩的追逐,芦笙也不吹了,舞也不跳了,个个盘在山崖两旁,睁大了眼睛,目睹这精彩绝伦的一幕。

    距离从二十余丈一点点拉近,十丈,五丈,二马渐渐接近。眼看着终点在望,还剩余不到百丈的路程,林晚荣的马屁股上已经烧着,那骏马嘶的痛鸣,火箭般越过扎果头人的座驾。苗家乡亲们爆出惊天的叫好声,映月坞的年轻人们更是把手掌都拍红了。依莲看的眼都不敢眨,双拳握的紧紧,呼吸几乎都秉住了。

    “咦,这个红苗咪多我见过!”坐在圣姑身边的寒侬阿叔轻轻嘟囔着。

    圣姑脸颊发烫,轻道:“是啊,阿叔你应该认识他的!”

    寒侬嗯了声:“他是映月坞布依家的女婿,依莲的小阿哥!那天想上山,被我打下去的!”

    “是吗?”安碧如咯咯娇笑,红唇咬得紧紧,真是又气又恼。要是小弟弟在身边,只怕早就让她扎成刺猬了。

    那边的聂大人望着这红苗小阿哥,也是咦了声,愁眉紧锁,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林晚荣已顾不得别人怎么想了,他的马越跑越快,跃过扎果身侧的那一刻,忽闻丝丝轻响,一只苗箭从身后疾速射出,直向马腿而来。

    索姓这火马速度疾快,无法以常理推度,那苗箭才划了个空,落在远处的地上。他回头一望,只见扎果神情阴冷,正狠狠的盯住他。

    玩阴的?老子是祖宗!林晚荣鼻子里嗤出一声,若非这火马无法调头,他早就上去收拾这小子了。

    超越扎果之后,火马速度之疾,势如破竹,堪堪已领先了十余丈。火苗已窜上马尾,骏马身子急颤,如发了狂般往前奔去,方向越来越难掌控。

    两边人众看的心都揪起来了,依莲自不必说,就连一向沉稳的安姐姐,也是默默握紧了手心,香汗涔涔。

    林晚荣脑门子上满是汗珠,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轻举妄动,唯有放松马缰,小心翼翼的修正角度。眼望着前面的火圈熊熊燃烧,离此就只有数丈之遥,他忽然轻吼一声:“驾——”

    一路沉寂,唯有这最后一声才是最重要的,这一下出其不意,火马身子急颤,根本来不及改变方向,下意识的就已扬蹄前跃。

    骏马仿佛一只射出的火箭,蓦然腾空而起,身形几乎拉平,速度又疾又快,林晚荣紧紧伏在马背上,只闻耳边火花噼啪乱闪,一人一马就如破空的闪电,轻巧而又快捷的穿过那火圈,竟连一丝火苗都没沾上。

    这是他在战场上无数的生死之间练就的本事,纯粹是一种对人对马的本能感知,却非常之和谐完美。

    “阿林哥!”一声娇唤响起,少女依莲竟是径直从大石上跃下,发疯一般的向他狂奔而来。

    人群发愣半晌,忽然爆发出潮水般的掌声,无数的苗家乡亲鼓掌欢呼,这真是历届的花山节上,从没见过的精彩一幕。

    “依莲,别过来,马惊了,我刹不住!”看依莲一路疾奔,双眸中泪珠闪亮,娇柔的身躯像是摇摆的花枝,林晚荣急忙挥手大叫。

    漫山的欢呼掩盖了他的声音,少女根本不知他在喊什么,见他一个劲招手,欣喜的脚步更快。

    那火马早已刹不住了,快得就如闪电,连方向都已无法控制,他拼命的摆手拉缰绳,却根本起不了作用。

    “躲开,快躲开!”他蓦然从马背上坐起来,双眼血红,拼命向着疾奔的依莲招手。

    依莲望着那飞速而来的快马,目光痴痴,蓦然双颊血红,她双手荷在嘴边,用尽所有力气,大声朝他喊了一句。

    离她最近的人群顿时爆出一阵欢呼,数不清的咪猜们笑着涌上前来,将依莲往前推。依莲羞喜的望他一眼,又脉脉低下头去,脸颊直从耳根红到颈子。

    漫山遍野的都是人声,林晚荣又正处在惊魂时刻,根本听不清她喊的什么。安碧如却是武功高强,闻言愣了愣,忽然默默摇头,叹了口气,又气又恼:“不听话的小弟弟,今晚我就治你!”

    “闪开,快闪开啊!”望着依莲脉脉含羞的样子,林晚荣嗓子都喊哑了,等到少女听到时,那快马已近在眼前。

    依莲眼睛蓦然睁大,惊恐中,轻轻唤道:“阿哥——”

    火马疾如闪电,像风般划过,眼看着便要将少女柔嫩的娇躯踏于蹄下,林晚荣双眸血红,眼眶龇裂,忽然啊的长吼一声,身如满弓般疾探而下,刷的将那小阿妹单手揽起。

    风声呼啸,马蹄便顺着依莲的衣襟踏过,刮起的劲气丝丝作疼。他抢在千钧一发之际,生生将她从地上抢起,蓦然将她横抱在怀中,大气直喘个不停。

    周围众人看的心惊胆颤,直到危险解除,这才爆发出口哨欢呼,数不清的咪多咪猜向他们涌来。

    林晚荣有些恼怒:“依莲,你这是干什么,会没命的!”

    依莲身子轻轻颤抖,伏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无声摇头,温柔道:“我不怕死!”

    你不怕死,可是我怕师傅姐姐啊,我这样抱着你,今夜安姐姐一定会给我打针了!他心里叫苦不迭,急忙往远远的台上看去。安碧如正朝这边张望,嘴角带着甜甜的微笑,眼神说不出的妩媚。看在外人眼里,还以为她在暗送秋波呢。唯有林晚荣心里最清楚,安姐姐越媚,危险就越大。

    火马行到后来,已是气力全竭,速度无声放慢,林晚荣抱住依莲身子,疾跃而下,望着那伏在地上不断打滚的骏马,他无声轻叹,抽出柴刀,刷的一声砍断马脖子,便再也不回头了。

    映月坞的众多咪多早已团团围了上来,个个都对他敬佩的直竖大拇指,连一向不服他的坤山也不好意思跟他作对了。姑娘们的眼神却有些暧昧,围住他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笑了一阵,林晚荣忽觉周围情势有些怪异,偷偷抬起头来,却见四面不知何时围上了一群美丽的苗家女孩,青苗、白苗、乌苗、花苗的都有,正羞羞答答望着他,想要开口,却谁都不好意思说话。

    映月坞的咪猜们,刹那就紧张了起来,团团将他围在中间,双方大眼瞪小眼,用苗语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林晚荣听得直眨眼,忙拉住依莲道:“她们在干什么?”

    依莲嘻嘻一笑:“我昨夜说过的话应验了,这些咪猜都是看中了你,来与你对歌的!”

    对歌?林晚荣吓得倒抽了口冷气,这要叫安姐姐听见了,她还不杀了我?

    话音未落,一个美丽的白苗女孩终于克服了羞涩,抬头打量着他,轻轻唱道:“阿哥打鼓有两声,阿哥唱歌有双音,你若不信回头看,哥的背后有妹跟。”

    男女交友本就是花山节最重要的项目,这首山歌已是最**裸的表达情意了,一方先唱,若另一方有意,也要回一首情歌。

    那白苗女孩羞涩低头,等待着他的回应,林晚荣浑身都不自在,急忙道:“依莲,现在怎么办?”

    少女轻笑道:“还记得昨夜打赌么?现在可是你输了!”

    按照昨夜与依莲的约定,除了安姐姐外,要再有人来找他对歌,那就算他输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他输的很惨。

    难道真的要我唱歌?他吓得一缩头,急忙拱手道:“诸位小妹,我打马骝是凑巧赢的,不是真本事,也不会唱山歌!你们快些走吧!”

    “阿林哥,你骑马骑的好,人也长得俏,要说不会唱山歌,打死我也不信!”那等待中的白苗女孩娇羞开口,却是连他的名字都打听清楚了,实属有备而来。

    这怎么办?他偷偷道:“要不,依莲,我们把那赌约取消了吧!”

    “不行!”少女一口否定。

    “难道一定要我唱?”他脸色惨痛无比。

    “当然要唱了,”依莲低下头,轻声道:“可是,不准你和别人唱!”

    “什么意思?”他蓦然一惊。

    “我的傻阿林哥唉,这你还不明白?!”映月坞的一个咪猜笑道:“当然是我们依莲唱,你才能唱了!别人的可不行!”

    依莲羞的转头就走,映月坞的姑娘们急急拦住她,跺脚道:“哎呀,我的好阿妹,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再犹豫会儿,你的阿哥就要被人抢走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唱啊,快唱啊!”

    众人一遍遍的催促,依莲是远近闻名的百灵鸟,平曰里山歌小调张口就来,今曰却是紧紧捏着衣角,脸颊鲜红如血,偷偷的望着他,连嘴都不敢张了。

    还是其中一个咪猜机灵,寻出依莲昨曰为阿林哥刻下的一块竹片,急急塞到了依莲手中:“这个,就是这个!”

    依莲羞涩的望着他,终于鼓足了莫大的勇气,轻轻唱道:“太阳出来照高岩,金花银花掉下来,遍地金银我不爱,只爱阿哥好人才。”

    一曲清脆的山歌唱出,依莲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脉脉的低下头去,又羞又盼,偷偷打量着他。

    这不是要人命吗?!林晚荣心脏噗噗乱跳,想起进苗寨来的点点滴滴,想起依莲对自己的百般照顾,心中立时百味杂陈。

    映月坞的咪猜见他沉着眉不说话,却是怒了:“阿林哥,你是木头啊!你昨晚和依莲打了赌的,她唱歌你就要回!你要说话不算话,那就再也不是我们映月坞的朋友!”

    打赌输了,自然要说话算话,可是他所会的区区几首歌,被这一惊一诈,早已吓得没影了,更何况,那情歌是能乱唱的么?

    “我,我都不记得了!”他急急摆手道。

    “不记得?”几个咪猜嘻嘻笑:“这个容易!”

    她们从竹片里选出一个,捂住最后一行,笑眯眯的递到他眼前:“就唱这个!”

    林晚荣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就三句么?!”

    “嗯,”姑娘们笑着道:“三句多一点,后面还有句简单的。放心了,你是我们的阿林哥,我们还会害你么?”

    这几句倒没有什么,林晚荣一咬牙:“千里迢迢万里来,不为金来不为财。

    不为银钱不为米——”

    姑娘们的手蓦地松开:“——为见情妹郞才——打住,你们讹我?!这个不算,不算啊!”

    “可不是讹你!”咪猜们嘻嘻哈哈的跳到依莲身边:“小阿妹,你的阿哥唱了!你送个什么给他啊?!”

    依莲羞的无地自容,根本就不敢抬头。她偷偷打量了阿林哥一眼,双手颤抖,轻轻解下自己洁白的腰带,缓缓递到他面前,低头轻唤道:“阿哥——”

    这回可真是糟糕了!林晚荣神色严整,默默摇头:“依莲,不是这样的!”

    依莲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你,你不喜欢我?”

    林晚荣咬咬牙:“我不能喜欢你——”

    “啪”,依莲手中的腰带无声掉落地上。

    “阿哥!”她轻轻望了他一眼,泪珠夺眶而出,蓦然转过头,撒脚就山上跑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