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三章 踩刀山


    “阿叔,你怎么能——”安碧如大惊失色,疾步跨到石门边上,望着那飞坠的黑影,急得直跺脚。

    “就这点小折磨,圣姑也舍不得?!”寒侬呵呵大笑:“要说这华家的小子,也不知有些什么能耐,竟抢走了我们苗寨凤凰的的心!下次可得好好盘问他!”

    长老们笑成一片,安碧如羞得头都不敢抬,眸中荡漾着温柔的水波。

    二长老点头道:“这小子颇有些胆色,对圣姑也是痴心一片,更难得的是,他不歧视我们苗人,对苗乡也颇为真诚!就不知他说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

    这个才是关键,众人颔首赞成他的意见,大长老嘿道:“真诚固然可贵,但他要娶走我们圣姑,哪能就这样让他得逞?最起码也要按照苗乡的规矩来,这样才能对广大的乡亲们有个交待!你说是不是,圣姑?!”

    安碧如绯红满面,轻道:“那就请各位阿叔好好考量考量他!要是不合意,我就把他打回去!”

    长老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苦笑着摇头:打回去?你要真舍得下手就好了!

    寒冷的风声似是刻骨的钢刀,在耳边呼呼作响,割的人脸颊生疼。林晚荣身子直线下落,心惊胆颤中缩成了一团,叫苦不迭:糟糕,莫非是我想错了,这下面难道真的是万丈悬崖?!那老子才真是个冤死鬼了!

    想了想,又觉不对,我拉安姐姐手的时候,她分明就是心脉平和、掌心温暖,根本就不像担忧的样子。我是她的宝贝小弟弟,狐狸姐姐没有理由讹我啊!

    风声呼呼响动,刮得眼睛都睁不开,匆忙中思绪全乱,身子越堕越快,就像坠地的火箭。

    “哗”的巨响,他忽觉脸颊冰凉,身子如重石般掉入一团冰冷的湖水中,直直往湖底钻去,那激起的浪花,飞了数丈来高。眼前尽是碧绿,汹涌的湖水从四面八方向他口鼻耳中灌入,寒彻心骨。

    原来如此!!这高台跳水,分明就是为我这江中小白龙特设的项目啊,难怪安姐姐那么镇定!他心中大喜,在潭底奋力蹬了几脚,身如一条迅捷的鱼儿,自由自在的往水面游去。

    哗啦水声微响,他从湖面偷偷探出头来,轻轻抹了脸上的水珠,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他落入的地方,竟是嵌在峰上的一汪广阔幽静的湖水,距离五莲峰顶不过五六丈的垂直距离,只是峰上云遮雾绕,不熟悉地形的人,根本看不到这下面的静湖。

    寒侬大长老所谓的考验,也就是一场心理战,他这一跳,与圣姑的感情是沙是金,各位长老自然看的清楚。

    这下你们几个老头没有理由再阻止我了吧!他在水面大力拍了几下,掀起一片晶莹的水花,欣喜不已。

    “别得意了,快起来吧!”潭边忽然传来个沉沉的声音,隐隐有些愤怒。

    他急忙转过身来,朝岸边看了眼,顿时缩回了水中:“布依老爹,你,你怎么在这里?!”

    布依站在岸边,握住手中的柴刀,哼道:“圣姑叫我来给你送衣裳!”

    他身边的大石上,放着方才脱给安姐姐的那件红苗衣衫,也是依莲送给林晚荣的。

    望着布依的黑脸,林晚荣心中暗暗叫苦,这个狐狸姐姐,派谁来不好,偏偏是布依老爹,这不是故意要让我难看吗?!他呐呐笑了几声,忙道:“谢谢老爹了,这衣服我还是不穿了吧!”

    “你说什么?!”布依勃然大怒,握紧柴刀,瞪着眼睛道:“你再说一次!”

    老爹似是被踩住了尾巴般愤愤不已,林晚荣急忙缩回水中,不敢动弹。

    “我不管你是谁,这是依莲送给你的衣裳,你既然穿上了就不能脱下!你当我们苗家的女儿都是好欺负的吗?”

    布依看着高高瘦瘦、不温不火,可真要发起怒来,也很有些红苗领头人的威严。他们父女俩是林晚荣进入叙州苗乡遇到的第一位朋友,都有恩于他,这份情意不能忘。林晚荣挠挠头干笑两声:“老爹不要生气,我穿就是了!可你千万不要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一直都拿依莲当朋友的!”

    布依哼了声,没有理他。林晚荣小心翼翼游到岸边,见他没有挥刀的意思,急忙抓过了衣裳,三步并作两步躲得远远的。

    师傅姐姐为他准备了套全新的内衣,连带着他怀里的那些宝贝,一股脑全都装在一个苗家的布袋子中,依莲送给他的腰带也赫然在目。他默默注视了良久,摇头微叹。

    “依莲呢?!”布依远道而来,还没来得及与女儿见面,自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见他穿戴整齐了,便开口相询。

    林晚荣不知该怎么回答,良久才腆着脸道:“那会儿依莲和我闹矛盾,气得一个人跑了!不过您别担心,有坤山紫桐他们跟着她呢。”

    布依老爹太知道女儿的脾气了,她被这个可恶的华家人迷惑了心神,宁愿自己不吃不穿,也要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留给他,又怎会和他吵架?这里面一定有些什么缘故。

    看那华家郎怏怏垂着头的样子,老爹无奈道:“原来你和圣姑的事,都是真的,可怜我还一直当作笑话来听!依莲她都知道了么?!”

    林晚荣苦恼的摇头:“和她说过几次,可惜她一直都不相信,我都没辙了!”

    她要能信就见鬼了!布依哼了声,瞪着他道:“那你准备把我女儿怎么办?!”

    听到这个问题就头大!林晚荣小心的眨眨眼:“老爹,其实我和依莲没有什么的,她是个可爱的姑娘,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心上人——”

    “放屁!”老爹狠狠呸了声,气得脸色发白:“你当我女儿是什么人?!高山上的向阳花,永远只有一根藤!我们苗家女儿的忠贞,是出了名的,她们只要喜欢上了一个人,就永远不会改变,你叫依莲再到哪里去找个和你一样的心上人?”

    苗女多情,这可不单只是说说的,像依莲这样的女孩,心姓极为高洁,她要喜欢一个人,哪是那么容易改变的?看着布依老爹跳脚大骂,林晚荣一时愁煞心头,不知怎么办才好。

    正沉默着,忽听一阵清脆嘹亮的山歌,从峰顶悠悠飘来:“——爱你爱你爱死你,请个画匠来画你;把你画在被单上,曰曰夜夜抱着你——”

    那五莲峰上,站立着一道窈窕的身影,寒风拂动着她的衣袖,银饰叮当轻响,她幽静落寞,仿佛一朵孤单的小花。

    林晚荣看的一愣,旋即跳起来,用尽所有劲气大力挥手:“依莲,依莲——”

    这山谷本就幽静,他的嗓门极大,声音飘飘荡荡飞了出去。依莲偱声望来,顿看见了那熟悉的身影,她脸上悲喜交加,忽然疾退了两步,抓起一把小石头,狠狠朝这边扔过来,悲愤凄苦的山歌却在峰谷间回荡:

    “——恨你恨你恨死你,请个木匠来刻你;把你雕在砧板上,千刀万刀剁死你。

    ——”

    隔着极远,那石子在半空中便掉落了,依莲却似赌气般,一把一把的抛洒,接连不断,便如散花的天女。

    那两首山歌截然不同,同样的浅显直白,却是又爱又恨,有趣之极,将那少女的心思表现的淋漓尽致。林晚荣听得忍俊不禁,笑着摇头,直觉这个苗家小阿妹真是可爱之极。

    见他不断朝自己招手,那石子却根本打不到他,依莲银牙轻咬,紧嘟着嘴,脉脉望着他,看得痴了半晌,忽然狠狠跺脚,转身就跑。

    这丫头没事就好!林晚荣长长的松了口气,转过头来却是吓了大跳。布依老爹手持亮光闪闪的柴刀,双眼炯炯的望住他,大声道:“华家郎,我警告你,你要敢对不起我女儿,我一定会活劈了你!”

    他刷的一刀狠狠砍在身侧的大石上,火星四溅,柴刀都被砍出了几个豁口。林晚荣急忙干笑缩头,正值老爹怒火旺盛之际,还是先躲着为妙!

    依莲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再也看不到人影。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五莲峰的后崖,前山不时传来的欢呼,说明了花山节正在热闹的当口。

    与布依一前一后,沿着台阶而上,翻过了几道坡,就见草坪中间的苗人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芦笙齐鸣、歌声震天,所有苗家人的目光都紧张的打量着草地中间的两排木板。那木板上插满了锋利的钢刀,一根一根,刀刃向上,密密麻麻的绑扎紧了,寒光闪闪,看着甚是吓人。

    “这是什么?!”林晚荣大为新奇。

    布依跟在他身后,闻言看了几眼,脸上也现出几分兴奋:“这个叫做踩刀山,是我们苗乡花山节的传统项目,只有最勇敢的咪多,才敢走过去!”

    哦,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刀山啊,确实有些难度!林晚荣点了点头,忽然脸色一变:坏了,这是老爹在提醒我啊,要做苗乡最勇敢的咪多,光打马骝赢了还不算,还得有踩刀山的能耐,否则,人家还是不服我!

    这一想,顿时冷汗涔涔,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了。方才敢于舍身跳崖,是因为他知道安姐姐绝不会让自己死,那是有恃无恐,所以才能跳的潇洒。可这踩刀山就不一样了,凭的全是真本事,弄不得半点虚假啊!这可怎么玩?!

    高酋正在半山腰际等着他,见他与布依寨主一起下来,很有些惊讶,林晚荣也顾不得解释,拉住他紧张道:“高大哥,这刀山怎么才能踩过去?!”

    老高早已看了半天,小声道:“踩钢刀可不是一般的功夫,须得内外家精通才行,若林兄弟你自小练起,勤学苦练四十年,就一定可以做到。”

    林晚荣听得白眼一翻,你这老小子,说了等于没说,我要有那样的功夫,还带着你干什么?

    正心惊胆颤间,忽见一个黑苗侍卫大步走了过来,指着他叽里呱啦一通苗语,神色甚是凶恶。布依老爹在林晚荣耳边小声翻译:“他问,你是不是红苗的阿林哥?!”

    我这阿林哥的外号倒传的远,连黑苗都知道了,林晚荣嘻嘻一笑,点头道:“是啊是啊,我是阿林哥!这位小老弟,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哦,对了,在聂大人面前,一律说华家语,扎果大头领的教诲,你都不记得了吗?”

    大头人有说过这话么?那侍卫有些发蒙,愣了半晌才道:“你真的是阿林哥?大头领叫我来给你传个话!”

    大头领给我传话?!林晚荣急忙抬头,只见扎果站在那刀山前,脸现得色,正冷笑望着他。

    林晚荣心里顿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急忙道:“扎果说什么?”

    这红苗果然狂妄,竟敢直呼大头人的名字,那侍卫嘿嘿阴笑:“大头人说,刚才打马骝,是你使出卑鄙手段暗算他,才会让你取胜!可现在不一样了,当着数万乡亲们面前,你敢不敢和他踩刀山一决高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