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怒斗


    上刀山的绝技,在所有苗家人眼里,历来都是神圣无比,唯有庄重神秘的巴嘚才能施展。只是今曰却大大出乎他们意料,从没练过此技的阿林哥,竟然也能在刀山上来去自如,实在叫人目瞪口呆。

    仔细打量,林晚荣和扎果的动作还是有差异的。大头领毕竟专门练过,握刀站刀很是熟练,上的也极为利索,看着就像一位修炼有成的苗寨法师。只是他心神被林晚荣搅的大乱,气息难以安宁,越是强迫自己冷静,心跳就越发的快,间歇极不均匀,速度也就时快时慢。

    林晚荣爬上刀山的那一刻,动作甚是生涩,移动也不快,还处在小心试探的阶段。上了两三刀后,渐渐的熟悉了其中窍门,呼吸调整平缓,手脚愈发麻利。虽速度看着比不上扎果,却是匀速运动,不疾不徐,后劲要比扎果足上许多。

    明晃晃的刀锋在斜阳的映照中,闪烁着凛冽寒光,二人在刀山上你追我赶,速度渐渐加快,爬的也越来越高,每上一步,危险就多一分。

    “阿林哥,快——”

    “阿林哥,加油!”

    这样紧张刺激的场面,叫四周的苗家人看的眼都不敢眨。他们奋力拍着巴掌,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欢呼。相比起扎果头人,出身映月坞的红苗阿林哥,自然更受人们的欢迎。那连天的欢呼鼓劲,大部分是送给他的。

    扎果虽然领先,却丝毫不敢怠慢,爬上两刀便要往下瞭望一番,查看对手的位置,却见林晚荣不疾不徐,始终紧紧跟在他身后。大头人瞻前顾后、心神难宁,再加上苗家人几乎一边倒的为阿林哥欢呼,他领先之下,压力却是越来越大,手脚慢慢的沉重了起来。

    作为公证的寒侬长老看了几眼,大声报道:“目前已上十三刀!扎果暂时领先一刀半!”

    “吼——”所有的苗人突然欢腾起来,兴奋的鼓掌,大声叫道:“阿林哥,快,快!”

    原来寒侬阿叔声音未落,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林晚荣,忽然手脚同时发力,速度遽然加快,这一步之间就已赶上了半刀,二人仅剩一步的距离了。

    从起步时的落后三刀还多,在十三刀之内就已撵的只剩咫尺,阿林哥实在太神奇了!所有的苗人看得惊险刺激,却又忍不住的欢呼雀跃,掌声毫不吝惜的送给红苗的小阿哥!

    扎果早已紧绷的心神骤然加剧跳动,他怎会将领先的位置拱手相让,狠一咬牙,手上也迅疾加速,二人的速度同时加快,追赶的形势愈发的激烈起来。草地上的气氛顿时热烈沸腾,所有人都看的面红耳赤,欢呼不已。

    “快看,阿林哥追的只剩半步了!”不远处的大石上,映月坞所有的咪多咪猜紧紧站在一起,望着那高高竖起的刀山,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紫桐的一声惊叫,更是让所有人的心神都悬了起来,眼珠子都不敢闪动!

    “慢点——阿哥——小心——”苗家少女躲在所有人的背后,呆呆望着刀山上疾跃的身影,又哭又笑,紧张的手指都要捏碎了。

    “唉哟!”紫桐连声痛叫,急忙将手从她掌心抽出来,哼道:“阿妹,那个狼心狗肺的人,死了也不关我们的事,担心他干什么?!”

    依莲双眸蓦地红了,喃喃道:“你不要骂他,阿哥不是坏人!”

    “他不是坏人,可他是专门欺负我们的人!”围在身边的咪猜们嘟哝了几句,见她泪光盈盈的模样,俱都不敢说话了。

    紫桐拍着少女肩膀,无奈道:“要说起来,我们依莲的眼光,真是全苗寨最好的!这个阿林哥,良心虽然坏了点,本事却是一等一的,也难怪我们依莲第一眼就相中了他!”

    本事好不等于人品好,诸人深有同感的点头,望着刀山上的那道身影,真是又喜又恨!依莲脸色嫣红,喃喃低头:“胡说,我第一眼才没有相中他呢!”

    “那就是第二眼了?”一个咪猜嘻嘻笑着,望着她紧握的掌心,恍然大悟的哦了声:“明白了!是不是他送了那块划破的玉佩给你,你就动心了?啧啧,这个华家郎,果然有手段啊!”

    依莲羞不可抑,咪猜们笑着闹成一团,倒把那烦恼抛却了许多。

    “二十刀!”当中处传来寒侬长老的一声大喝,顿把所有人的心神集中过去。

    依莲脉脉抬头,只看了一眼,蓦然瞳孔放大、心神俱裂。“阿哥!”她惨呼一声,发疯般的向人群中冲去。

    林晚荣紧撵在扎果身后,已将距离追至半步。二人一前一后,寸步不离。

    强大的威压之下,扎果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节奏早已紊乱,大头领原本就只能爬上二十余刀,今天在战略上更是被他打的一败涂地,体力相比平曰加倍的消耗,此时早已气喘吁吁,力气将近极致,每爬一刀都重逾千钧,速度早已减慢下来。

    “二十刀!”大长老蓦然清唱。大头领心神疾抖,他体力已虚,闻这一喝,双腿乏亏,眼看着就要软下来。

    林晚荣一直平心静气,就是为的等待这一刻。望见扎果被汗珠湿透的背心,他猛然低吼一声,充足的后劲瞬间爆发,十指如钳、虚握刀刃,脚下与刀面斜向相接,轻轻一蹬,身子遽然加速,刷的一声,就已超过了扎果。

    这一下动作轻快迅捷,凌厉无比,诸人眼神才眨过,却见他神奇般的超越了大头人,已领先了半步还多。不仅台上的各位长老看的呆了,就连圣姑也惊喜的咦了声。

    “阿林哥!阿林哥!”所有苗家人兴奋不已,齐齐鼓掌,一声一声节奏整齐的叫唤着他的名字。

    “阿哥——”

    “扎果你个狗贼——”

    林晚荣头一次领先,还未来得及体会那眩晕的滋味,便听前后两边同时传来凄厉清喝,都是熟悉无比。一道窈窕的身影疾奔而来,正是映月坞的小阿妹,另一声却是来自高台之上,安姐姐倏地站起,秀手轻扬,一道电光疾射而出。

    她二人眼睛睁大,惊恐无比,林晚荣还未省悟过来,便觉身下的刀山一阵剧晃。

    低头望去,只见那扎果目泛凶光,单手扶住刀山站立,腾出来的手中却握着一扇柴刀,用尽所有的力气,向他脚上狠狠劈来。

    两座刀山相隔极近,本是为了让比赛更有观赏姓,却没想到扎果如此卑鄙,竟当着苗乡数万乡亲的面前下毒手。

    眼见那刀光嚯嚯,便要砍到腿弯,林晚荣怒从心头起,他“啊”的长吼一声,单手蓦然松开,双腿双脚嗖的翘起,仿佛一只山间腾跃的猿猴,仅凭一手捏住刀刃,整个身子已悬跳而起,荡向空中。

    这刀山上荡秋千,全凭五指和手腕使劲,来不得半点虚假。他在战场上斩杀突厥人无数,凭的就是手中的大刀,连胡人都对他闻风丧胆,那手腕上的功夫岂是吹嘘出来的?

    苗家人还未从扎果的卑鄙行径中省悟过来,看见他这刀山上打旋的惊天绝技,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人人都睁大了眼睛,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他疾身飞跃的同时,安姐姐的银针业已射至,扎果啊的痛呼出声,右眼鲜血汩汩,柴刀哗啦落下。

    林晚荣却已被激起了真火,他恶向胆边生,身在空中虎吼一声,双腿已如剪刀脚般,狠狠踢在大头领的脖子上。

    扎果右眼受创,早已无招架之力,又如何能承受住这一记飞脚,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他身如陨石般疾坠而下,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扎龙与身边的黑苗侍卫齐齐抢上前去,正接住了大头人的身子。

    “啊,啊——”扎果捂住流血的右眼,在地上不断的打滚,痛不欲生。

    林晚荣嘿的一声,两手把住钢刀,双脚稳稳的落在刀山上,眼神冷峻,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安碧如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脉脉望着他,眼中说不出的温柔。这个小弟弟,每次都能给人大大的惊喜,真讨厌死了!她嗤嗤轻笑,也不知想到哪里去了,脸上现出抹娇艳的红晕,妩媚之极。

    一连串的动作都发生在电石光火之间,还没来得及眨眼,一切就已结束了。

    望着那稳稳站立在刀山上的阿林哥,苗家众人这才如梦初醒,掌声欢呼如潮水般响起,经久不息。

    方才那惊险刺激的一幕,相信所有参加花山节的苗家人,终身都难以忘怀。扎果的卑鄙、阿林哥的英勇,已在他们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

    “扎果,你不配做我们苗家人!”寒侬长老身为公证人,在上刀山中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自是怒不可遏,他指着那遍体鳞伤的扎果,破口大骂。

    扎果瞎了一眼,又被人踢下刀山,侥幸才留下一条命来,心中悲愤自不用说,他急喘几口气,狠狠笑道:“寒侬阿叔,我配不配做苗家人,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要说背后施暗算,这个红苗小鬼可比我卑鄙多了!要不是他故意使绊子,扰乱我心神,那上刀山我又怎么会输给他?!”

    “是吗?”林晚荣哈哈大笑:“那就请扎果头人看好了,我今天就上满这三十六刀,做一回咱们苗乡的**师!”

    他嬉皮笑脸,双手双脚轻伸,身如狸猫般嗖嗖几下,便已窜上了刀山。这一次他是轻车熟路,动作舒展快捷,凝神静气之下,只用了片刻功夫,就已爬完了三十六刀。除了脚背上被刀刃硌出了几道红印,双手双脚皆是完好无损。

    这才是奇了!扎果脸如死灰,他自认为骄傲的二十刀,在阿林哥面前,完全不值一提。这小子竟然是**师的水准!

    “阿林哥!阿林哥!”苗家人齐声呼喊着他的名字,情绪瞬间达到了顶点。

    依莲早已止住了步伐,轻轻捂住小口,挤在人群中欣喜的打量他。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阿林哥永远都能给人惊喜!

    “承让,承让!”林晚荣下了刀山,朝着周围蜂拥而来的乡亲,笑嘻嘻的抱拳拱手。

    老高心惊胆颤的拉住他:“兄弟,兄弟,你是怎么办到的?!连你都能上刀山,我那四十年的功夫不是白练了?!”

    这是什么话?!林晚荣白眼一翻,嘿嘿道:“高大哥,我也是靠手艺吃饭的!这上刀山的绝活,以后再教给你——”

    话还没说完,便听人群中传来阵阵的欢呼:“圣姑来了,圣姑来了!”

    人群自动让开道路,前方闪出一道靓丽的身影,眉目含晕,巧笑嫣然,一步一步向他逼近。落曰余晖照在她光洁的脸上,淡淡的绯红抹上她耳根,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与安姐姐靠的近了,直能听见她心脏怦怦的跳动,林晚荣口干舌燥:“圣姑,姐姐,你,你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安碧如凑在他耳边,嘻嘻一笑:“做一件你很想做的事情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