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六章


    我很想做的事情?林晚荣眼睛蓦然睁大,欢喜的差点蹦了起来:“姐姐,你是说——洞房?!”

    安碧如双颊血红,狠狠盯住他,似笑非笑道:“是吗,你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洞房?”

    “哦,不是不是,”林晚荣急忙正了颜色,大言不惭道:“其实我最想做的,是在一个寂寥的夜里,在一座幽静的房中,拉住姐姐的手,我们肩并着肩躺在一起,说上几句贴心话,那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啊!当然,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们还可以顺便——”

    难得他有这样高尚的志向,安姐姐听得心中向往,望住他轻柔道:“顺便什么?”

    “顺便洞一下房!”他嘿了声,偷偷的眨眼。

    圣姑脸上鲜艳一片,娇笑着在他腰际狠狠拧了几下,眼中妩媚的似能滴下水来:“好啊,只要你有本事,我就天天和你洞房又如何?!”

    “此话当真?!”林晚荣听得大喜,想了一下又急忙摆头:“不行,天天洞房,我怕姐姐你吃不消!算了,还是体贴点,两天一次好了!”

    “是谁吃不消,还真不好说呢!”安碧如嗤嗤媚笑,双颊布满的红晕,将那天边艳丽的晚霞都比了下去。

    乖乖,这是在向我发起挑战啊!望见她妩媚中带着娇羞的样子,林晚荣心里又搔又痒,忍不住在她手心摸了下,荡道:“圣姑,要不要试试呢?!”

    “试试?!”圣姑眨了眨眼,手里蓦然变戏法似的多出一截竹筒,满筒的清水劈头盖脸向他泼去:“那你就先试试吧,咯咯!”

    安姐姐的动作何等之快,林晚荣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淋成了个落汤鸡,滴答滴答的水珠顺着头发流下,狼狈不堪。

    “圣姑,圣姑——”

    “阿林哥,阿林哥——”

    这一筒水洒下来,四周的欢呼、口哨顿响成一片,所有的苗家人兴高采烈,大声的呼喊着他们的名字,比过节还要高兴。安碧如嘻嘻笑着跳开,眉目晕红的瞥他一眼,飞般遁去。

    阿嚏!他浑身打了个寒战,心中却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又不是小树苗,早上依莲泼我一身水,晚上圣姑也对我实施灌溉,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老爹,苗家泼水是什么规矩?”眼见布依近在身边,急忙拉住了他虚心请教。

    布依对他人品颇为不屑,可这小子爬刀山的绝技也实在让人佩服,老爹哼了声道:“这都不明白吗?花山节这一天,我们苗家的咪猜要是看中了哪个咪多,就会当众往他身上泼一筒清水,意思是,浇醒你这个傻阿哥,还看不懂人家姑娘的心!”

    原来是这么回事!想起依莲今天的古怪表现,林晚荣方才彻底明了,那丫头早就表白过了,只是我这半吊子阿哥,根本就不明白苗乡的规矩。现在安姐姐给我湿了身,那就代表着我是她的人了,纵观苗乡百里,有谁敢跟圣姑抢老公的?

    他浑身湿漉漉的,想到师傅姐姐,自然心中欢喜,可再一想到痴痴傻傻的依莲小阿妹,顿又满腹沉重。

    “你也不要高兴太早,”见他嬉笑开颜,布依老爹自是为女儿愤愤不平:“想娶圣姑,哪有那么容易?!”

    仿佛要佐证他的话般,语声才落,便听高台上传来寒侬长老清朗的声音:“各位乡亲,你们说,今曰花山节上,表现最杰出的咪多是哪一位?”

    “阿林哥,阿林哥——”整齐悦耳的掌声漫天响起,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的往他看来,无数的咪多咪猜兴奋欢呼。

    寒侬向旁边的聂远清欠欠身,将一个红色封页递到他手里,微笑道:“下面有请叙州府尹聂大人,为我们揭晓这一答案!”

    聂远清满脸对笑,站起身来,和蔼的对着圣姑和诸位长老抱拳,缓缓的揭开那封页,白净的脸上肌肉轻微颤抖,大声道:“经苗乡所有长老一致评定,本届花山节,最杰出的咪多是——来自映月坞的——阿林哥!”

    “吼——”人们奋力欢呼,如潮水般推涌着阿林哥,缓缓向那高台行去。

    “承让,承让!”林晚荣微笑着行到台前,一步跨上,顿引来漫山遍野如潮的掌声和欢呼。早被撵下台去的扎果,在黑苗侍卫的掩护中,用残余的一只眼睛,咬牙打量着他,手中柴刀握的紧紧,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寒侬轻轻点头:“快来见过圣姑和聂大人!”

    “阿林哥见过圣姑!”林晚荣装模作样,朝着安碧如眨眨眼。圣姑看他满身湿答答的样子,捂唇娇笑。

    笑什么笑?总有一天叫你知道小弟弟的厉害!他嘿了声,转身朝聂远清抱拳,不咸不淡道:“聂大人,你好啊!”

    聂远清点了点头,紧盯住他,沉吟半晌:“阿林哥,你看着好生面熟,本官似在哪里见过你?!”

    “是吗,”阿林哥皮笑肉不笑道:“那说明我长得面善,谢府台大人夸奖!”

    聂大人听他华语说的极为正宗,隐还带着些京腔京调,眼中顿闪过一缕奇光:“你是苗家人吗,怎么未听你说过苗语?”

    “当然是了!”林晚荣大言不惭的点头,老子娶了安姐姐,做了苗寨的女婿,那不就是半个苗家人?“不过在聂大人面前嘛,当然要说华家语了,以表示我们对府台大人的尊重。”

    “原来如此,阿林哥果然能说会道!”聂远清哈哈大笑,无意中打量他,眼神高深莫测。

    引荐过后,面对漫山遍野的苗家乡亲,寒侬长老双手挥舞,大声道:“今天的花山节,来自映月坞的阿林哥,一马当先、穿越火圈,刀上飞舞、势如破竹,连踏三十六级刀山,我们几位长老一致评选他为本届最杰出的咪多,诸位乡亲可有不服?!”

    打马骝和上刀山,观赏姓强,却都是极为危险的运动,力量、勇气、智慧,缺一不可,苗乡人历历看在眼中,对他只有敬佩,哪还有不服的?一时欢声雀跃,所有人都有节奏的呼喊他的名字:“阿林哥,阿林哥——”

    寒侬长老点了点头,喝道:“既然都无异议,那就请苗乡最勇敢的咪多,为我们升起那五彩的花旗!”

    人群顿时欢声雷动、掌声如潮。升花旗是花山节最重要的活动,不仅因为它要由苗乡最出色的小伙子来完成,更因为升旗本身就难度极大,是对杰出咪多的再一次考验。花旗升起之后,便意味着相亲活动正式开始,所有的咪多咪猜都可放开心怀,对自己中意的人儿展开攻势。

    林晚荣看了看那高高的花杆,暗自皱眉。这花杆高约有六七丈,周围缠绕的鲜花已被取下,四壁光滑,无绳无索,只在那最顶部有个横隔,这要怎么个升旗?

    他正思索间,却听大长老有些得意的宣布:“鉴于阿林哥今曰的表现极为神奇,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因此,我们几位长老商议决定,不准他用爬杆的方式挂旗,必须另选他法!”

    这一声顿在人群中炸了锅,历次花山节,都是由最勇敢的咪多爬到杆顶挂上五彩花旗,人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方式!这一突然改变,明显是针对阿林哥来的,那花杆光溜溜的、无绳无索,叫他怎么将旗帜升起来?这不是故意为难他吗?

    “反对!”林晚荣急忙跳起来,大声道:“阿叔,凭什么别人都能爬杆,就我不行?”

    “反对也没用,”寒侬嘿嘿一笑:“这是我们所有长老的共同决定,要么,你就想办法把花旗挂上去,要么,你就弃权!弃权的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他的眼神有意无意向安碧如瞟去,得意之色溢于言表:你一个华家人,想轻易娶走我们苗寨的凤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如果你弃权,就别再提娶亲的事了!

    那光溜溜的一根杆,要我怎么把花旗挂上去?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林晚荣急得束手无策,看到身边的布依,顿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老爹,你见多识广,有没有看到别人是怎么挂的?!”

    这下可难住你了吧,布依得意的摇头:“我活了这么多年,花山节也不知看过多少,历次都是咪多们自己爬上去的,还真没见过别的手段呢!华家郎,现在就看你的了!”

    “请圣姑授旗!”不待他多想,寒侬长老已迫不及待的大声开口。圣姑悄然站了起来,从二长老手中接过那面崭新的五彩花旗,眼波流转,轻轻打量他。这一下,连满山的苗人都为阿林哥着急了,个个睁大了眼睛望住他。

    “怎么办,怎么办?”站立在大石上远远眺望的依莲急得直跺脚。

    “什么怎么办?”紫桐瞪着眼,嘻嘻笑道:“他挂不上去才好呢!那样圣姑就不会看上他了,我们的依莲小阿妹就可以趁机而入,一举拿下这个狼心狗肺的华家郎!到时候让他给你当牛当马,伺候你一辈子!”

    依莲秀脸一红,黯然摇头:“如果真是那样,阿哥就一辈子都不会快活了,他不快活,我还活着干什么?我宁愿就这样永远的偷偷看着他,也不要他有一丝一毫的痛苦!请苗寨的列祖列宗保佑,让我的阿哥心愿得偿,依莲愿意生生世世都给你们做牛做马!”

    她双手合十,喃喃自语,美丽的脸上闪着动人的光辉。

    “傻到家的小阿妹哟!”紫桐无奈叹了声:“你这是真心却遇上了粪坑,你的阿哥他根本就不在乎你!”

    少女默默摇头,痴痴望着他,目光坚定。

    见她那失魂落魄的模样,紫桐实在看不下去,眼珠疾转几下,哼道:“放心吧,依莲,我一定为你讨个公道的!”

    林晚荣沉默了半天不言不语,寒侬长老嘿嘿笑道:“怎么,阿林哥,你要弃权吗?”

    这老头,一步一步逼的紧,林晚荣也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去,从安碧如手中接过花旗,恼火道:“师傅姐姐,这些老头都欺负我,你怎么也不说句公道话?!”

    圣姑嘻嘻一笑:“他们欺负你,你以后也可以欺负我啊,这样不就扯平了?!”

    林晚荣听得一缩脑袋,欺负你?那不是寿星老上吊吗?!他赌气似的哼了声:“这可是在你的地盘上,他们联合起来欺负我,万一我要是失了手——”

    “你敢?!”安碧如眸含轻笑,狠狠踩着他的脚,媚眼如丝:“要么失手,要么**,你选哪样?”

    林晚荣心中一酥:“能不能两样都选?!我不擅长失手,可是很擅长**唉!”

    “你说呢?”圣姑咯咯娇笑,拍拍他脸颊,俯首他耳边,语声轻颤道:“小弟弟,告诉你个秘密——你的师傅姐姐还没洞房过呢!你能不能教教我?!”

    安姐姐脸上的晕红,直从耳根蔓延到修长如玉的颈上,嗤嗤的轻笑带着如兰的芬芳,噗噗打在他脸颊上。

    小弟弟听得脑中嗡的一声,满眼冒金花。这个狐狸精!还没洞房就尚且如此,要洞了房,那还不得把我给吃了?!他浑身[***]的,鼻子都冒了烟,脑子一热,咬牙道:“好,为了教书育人,也为了扫除圣姑心灵和身体上的盲区,我只有做一回牺牲了!这活,我接了!”

    他眨眼间就眉飞色舞、气宇轩昂,再也看不出为难模样,安姐姐愣了半天,忽然大悟:唉哟,上当了!小弟弟定是早就想好了主意,故意诱我说话的!可恨!

    她脸颊晕红,嗤嗤笑着,偷偷握住他手,眉目中的情意,仿佛倾泻的流水般随波流淌。

    “阿叔,是不是只要不爬杆,我要什么你就给什么?!”林晚荣刹那间信心满满,嬉笑着对寒侬问道。

    他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大长老吃惊不已,含蓄点头道:“只要是合理的,我们当然会提供!可是如果你想要云梯,那就免了!”

    “我是那么无耻的人吗?”林晚荣哈哈大笑,疾声道:“阿叔听好了,我要细竹篾、宣纸、细铁丝、煤油、棉线……”

    他声音极大,一口气点了数十样东西,清清楚楚落入众人耳中,却都是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别说云梯了,连根竹竿都没提及。

    就这么些东西,怎么能将花旗挂上去?场上场下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就连师傅姐姐也满心疑惑的望住了他。

    “就这些了?”待到他念完了,大长老才敢眨眼。

    林晚荣双手一摊,不紧不慢笑道:“对啊!怎么?这些小东西,阿叔也不给吗?!”

    “给,当然给了!”寒侬急忙点头,不可置信的望着他:“阿林哥,你可要想好了,要是失败,你就没有机会了,你和圣姑——”

    安碧如听得心里一紧,她身为苗寨的圣姑,最明白长老们为难小弟弟的用意。长老们是希望阿林哥能用手段折服所有人,这样他们才有理由,将苗寨最引以为傲的凤凰嫁给一个华家人!可这毕竟是她的终身大事,万一小弟弟失手,她和他,就只能偷偷摸摸过一辈子了。

    圣姑心里噗噗直跳,她经历世事之多,可谓气象万千、纷繁复杂,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紧张过。

    林晚荣望着那光溜溜的花杆,沉默了半晌,蓦然转过头来,冲着师傅姐姐微微一笑。

    他笑的不算俊俏,却有着说不出的智慧、力量和信心,落在安碧如眼中,顿如春暖花开般温暖。

    圣姑心中一热,再也顾不了其他,紧紧握住他手,巧笑嫣然中妩媚轻道:“小弟弟,我现在就想和你洞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