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零章 怪你太出色


    这一声蛊惑极有作用,苗家人的目光顿又沉重起来。实在是叙州府犯恶太多,那聂远清更是此中代表,他们自然把这一切都归咎到了华家人头上。

    “不错,华家的确有些败类鱼肉乡里、为非作歹,可那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终究会有人来收拾他们的!”阿林哥的声音大若洪钟:“同样的,一人坏并不代表一族坏,叙州也有许多的华家百姓,他们和苗家人一样勤劳智慧、淳朴善良,两族曾和平共处,何曾有谁欺负过谁来?”

    诸人原本就对他观感不恶,此时听他循循善诱,皆都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这个阿林哥口灿莲花,眼望着就要把乡亲们说动,扎果大为焦急,正要出言分辨,林晚荣冷哼了声,瞥他几眼,轻蔑道:“同样,苗寨也有欺负乡邻的恶人!他身为头领,却不为山寨谋福祉,只为一己之私,置骨肉乡亲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样的人,实在罪大恶极,不配做我们苗家人!”

    他说的是谁,乡亲们一听便知。扎果身为苗家首领,却勾结官府、为虎作伥,惹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人人敢怒而不敢言,此时听阿林哥破口大骂,顿觉痛快之极。

    “你胡说!”扎果咬牙咧嘴,手中柴刀握的紧紧,无声朝台上的聂远清打量,似在等待着他的示意。

    “我胡说吗?”林晚荣哼了声:“叙州府千年的历史早已告诉我们,华苗两族,本来就应和平共处、亲如一家,绝不应有民族隔阂!苗族也享有和华家百姓同等的权利,人人都要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苗人同样可以读书考状元做大官,将来叙州的苗家大小事务,也可由苗家人自己来处置——这些也是胡说?”

    “阿林哥,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听他描述的美好未来,人群中终于有一个苗家小伙子耐不住了,站出来大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林晚荣脸色庄重,高高举起右手:“我以阿林哥的名义发誓,华苗平等、共存共荣!对那些贪墨[***]、鱼肉相邻的恶徒,不论民族,不论贵贱,一律施以利剑,定斩不饶!”

    阿林哥三个字,在苗家人心里已经是神奇的代名词,听他如此庄重发誓,所有苗家人都为他情绪所感染,顿时欢欣鼓舞、掌声雷动,人人都从他身上看到了希望。

    眼见群情沸腾,局面渐渐失控,聂远清眼中凶光一闪,对着扎果微一颔首。

    大头人迫不及待的跳起来,残余的独眼闪着血一般的光芒:“乡亲们,不要听这华家狗放屁,他是专门来欺负我们苗人的。跟我冲上去,杀了他!”

    论起威望来,此时的阿林哥早已远远凌驾于他之上。扎果大叫了几声,除了他身后的数千黑苗兵士响应,其余乡亲却是冷眼打量着他,轻蔑之色一览无遗。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了,扎果猛一咬牙,指挥着身后数千黑苗兵,疾声怒吼道:“兄弟们,跟我冲上去,杀了这华家狗!”

    “杀啊——”这数千黑苗乃是扎果私下篆养的武装,对他极为忠心,闻听头人下令,顿时挥舞着柴刀,潮水般涌了上来。

    扎果如此卑劣,竟在花山节上动刀,所有的苗人都被激怒了,成千上万的苗家咪多手握着柴刀,自发围成一个大圈,抵御着外围黑苗的冲击,将高台上的阿林哥与圣姑护在中间。

    “林兄弟——”

    “三哥——”

    高酋与四德急忙从人群中跳出,左右护在他身前。

    安碧如娇颜罩霜,冷冷喝道:“私下养兵,动刀杀人,还是在叙州府的聂大人面前。这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扎果,你想造反了吗?!”

    “哈哈哈哈——”聂远清长笑着站起,漫不经心的摆摆手:“圣姑言重了,什么私下养兵、动刀杀人,我一律看不见。这是你苗寨的私事,本官不方便插手!”

    寒侬长老大急:“这可不行那,大人!扎果私下养兵、蓄意杀人,我们手中无刀无枪无兵,如何与他对抗?若此事酿成苗乡流血冲突,大人向朝廷也无法交待啊!”

    “有什么不好交待的?”聂远清嘿嘿阴笑:“叙州苗家因为首领权利之争,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幸有本官及时赶到,才防止了流血事件的发生。中有个别不守法纪的苗家刁民意欲冲击官军,本官当机立断,予以格杀——”

    “你——”大长老脸色立变。聂大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扎果兴兵他不管,别人稍有反抗便成刁民,他势要格杀之,这已是**裸的与扎果狼狈为歼了。

    “好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林晚荣拍掌大笑:“聂大人果然不愧为叙州的父母官啊,连作弊也如此的趾高气昂。”

    聂远清望着他阴笑不止:“阿林哥,这次你可错了。在叙州的一亩三分地上,本官还用不着作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如此简单而已!”

    小小一个叙州府尹,竟敢如此猖狂!高酋身为宫中侍卫统领,见过的大人物不知凡几,却从没看过像聂远清这么横的。他听得勃然大怒,指着聂大人鼻子,疾喝出声:“聂远清,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口出狂言、大逆不道!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

    聂远清放声狂笑,不屑一顾道:“当然知道了,这位不就是杀得胡人闻风丧胆、机灵智慧天下闻名的林三林元帅么?出云公主和霓裳公主的双肩驸马!哦,对了,还是刚出世的皇孙的尊亲!本官一早就认出来了!”

    他眼神阴鸷,狠狠打量着林晚荣,嘴角带着不屑的轻笑,狂妄之极。

    阿林哥是朝廷的元帅、公主的驸马?周围的苗家长老听得莫名惊骇,眼神齐齐打量着他,邻近他身边的布依老爹更是又喜又悲。

    喜的是,阿林哥曾说过,他定会善待苗人、让华苗亲如一家。若真是这样,什么聂远清之流就根本不足为虑,苗家的好曰子也将指曰可待。悲的是,他既是朝廷的大官、公主的驸马,与依莲的事情更是可望而不可及,自己的女儿,只怕真的要落落寡欢一辈子了!

    这一喜一悲之下,就连素来沉稳的布依老爹也忍不住的眉头紧皱,不知如何是好。

    见这聂大人阴笑连连,脸上满是讥讽之色,高酋暴跳如雷:“聂远清,你既知道林元帅的身份,还不上前跪拜?不想活了么?”

    “不是不想活,而是我想好好的活!”聂远清摇着头冷笑:“从认出林大人的那一刻,本官就已明了,今曰之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既然如此,本官还要拜个什么?”

    这厮是要造反了?高酋激怒之下,正要冲上前去,林晚荣拦住他,不紧不慢的瞥了聂远清一眼,微笑道:“如此说来,聂大人已是无所畏惧了?!”

    聂远清轻踱几步,白净的脸皮闪过浓浓凶色:“林元帅之前就已说过了,皇上是天下第一,但本官也是叙州第一!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既然你老人家来到了叙州的地盘上,这里的大小事务都瞒不过你的眼睛,那你就不是你了,天下第一也要让着我这叙州第一!叙州府几百里的地界,一切都由本官说了算!我叫你生,你就生,叫你死,你就得死!”

    他说到后来已是咬牙切齿,眼中凶光闪烁,猛一挥手,大喝道:“叙州官军何在?”

    这一声喊出,山崖间便传来阵阵大吼,成百上千的叙州兵士,手执大刀长枪,高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疯狂涌了出来,数目之多,直有三四千人不止。这些都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官兵,虽战力远不如泸州等地的水师,却也是叙州最重要的武装力量,有他们在,谁敢反抗?

    扎果及其手下篆养的黑苗兵士,原本被阻在外围动弹不得,这时一见官军到来,顿时个个神色兴奋、得意无比,齐齐挥舞着刀枪放声怒吼。黑苗卫队再加上叙州驻军,足有五千余人,刀枪明亮,气势汹汹,二者汇为一支,将参加花山节的苗家百姓团团围住,挤压着向草地中心滚进。

    扎果脸色通红,疯狂的大叫:“圣姑,请你嫁给我吧,我会向聂大人求情!那个阿林哥保不住你的!”

    “扎果,你这是在自取灭亡啊!”安碧如默默轻叹,望着聂远清冷喝道:“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府台大人,你这是要公然造反了?”

    “造反?!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聂远清摇摇头,望住林晚荣诡异一笑:“花山节上,苗家两派因争权发生激烈内讧,导致流血冲突,林元帅被波及其中。因元帅系身着便装未表明身份,下官并不知他老人家在我叙州境内。待到我闻讯赶来,已是为时太晚,元帅已遭歼人所害,下官无力回天,唯有擒拿所有涉案苗人,为元帅报仇——圣姑,你看我上这么一道折子,还会有人说我造反么?!”

    这个狗贼,竟把一切都算计好了!他在叙州一手遮天,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就算小弟弟在叙州罹难,那也是苗家内乱所致,与他没有多少干系!安碧如眼中冷芒疾闪,不屑道:“聂大人,你好心思、好手段啊!要叫你得逞了,那才真是苍天无眼!”

    “圣姑过奖了!”聂远清抱抱拳,望着林晚荣嘿嘿道:“在下也是汲取了恩师诚王爷的教训,对着林大人这种人物,唯有先下手为强,后下手者便要遭殃!!”

    既然林驸马到了叙州,一切都无所遁形,与其被动挨打、下跪求饶还讨不了好处,不如主动求变、奋力一搏,那样指不定还有些生的希望!这叙州府尹倒确实是号人物!

    见林晚荣沉吟不语,聂远清目光生寒,疾速挥手,叙州兵士与黑苗卫队如狼似虎般向他逼近。

    “到了这般时候,还能如此冷静,果然不愧为名震天下的林三哥,聂某佩服!”聂远清嘿嘿抱拳,满面讥讽。

    林晚荣点了点头,望着他不紧不慢道:“聂大人也不赖啊,将这叙州经营的就像你家的后花园般,想要什么就拿什么,能有如此胆魄,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只是我有一事不解,我和你从前并未相见,在这花山节上也是初次相逢,但不知聂大人是如何认出我来的?!”

    这个问题是高酋和安碧如都想知道的,聂远清放声狂笑:“天下公认第一聪明的林驸马,也会有迷惑的时候吗?下官深感荣幸啊!!其实说起来,也怨不得别人,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你太出色了!!”

    太出色?这个理由真的很独特!老高不解的摇头,林晚荣眯着眼微笑不语。

    “想来林大人也应该知道,你在大华是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下官虽未见过你,但你与诚王的事情,朝中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下官再驽钝,对于扳倒我恩师的人,焉能不闻不问?最起码,对你的相貌特征,也应该略有耳闻吧。那打马骝的时候,我第一眼看见你的面目,就已有些惊奇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