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四章 一个条件


    少女的身体,软软的躺在他怀里,脸色煞白,再没有了呼吸,最后的体温也正在渐渐的失去。

    林晚荣怎么都没想到,一向温柔的依莲,竟会倔强如斯,她用了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渲昭自己不屈的情感。

    “依莲,依莲,你醒醒,你不能死啊——”深深的愧疚和无边的痛苦潮水般涌上心头,林晚荣心胆俱裂,抱住阿妹冰冷的身子,愤怒的仰天长吼。

    一道动人的身影电般疾射而来,圣姑焦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是怎么回事?我才离开了片刻,怎么就出了岔子?!”

    听到安姐姐的声音,林晚荣这才如梦初醒,急忙紧握住她的手:“师傅姐姐,快,快救救依莲——”

    不待他吩咐,圣姑已伸出手去翻开少女的眼皮,默然打量了几眼,忽然摇了摇头,微微轻叹。

    林晚荣脑中轰的一声,身形都站不直了:“姐姐,依莲到底怎么样了?求你一定要救活她!要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生的!”

    安碧如瞪了他一眼,恼道:“我们苗女有两样东西天下闻名,你知道是什么吗?”

    林晚荣颓然摇头。

    “难怪人家小阿妹不想活了,”圣姑盯住他默然一叹:“遇上你这种木头,不被你恼死,也被你气死了!我们苗家女,驰名天下的便有两点,一为痴情,二为用毒。”

    这两个特点在依莲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林晚荣猛地一拍脑袋,肠子都悔青了:“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安碧如哼了声:“想到了又能怎样?!我来问你,你对依莲究竟说了些什么,竟致她服下这断肠之毒?!”

    断肠之毒?光听名字就够恐怖,林晚荣脸色刷的白了:“依莲问我喜不喜欢她——”

    “那你如何回答的?”师傅姐姐严肃的盯着他。

    “还能怎么回答,”林晚荣长长叹息:“家里的情况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依莲是个纯洁的苗家女孩,我们那种生活是不适合她的,我没有把握给她幸福、也没有把握让她快乐,又怎么能耽误她的终身——”

    “什么不适合,什么不能给她幸福?借口,统统都是借口!”安姐姐愤怒白他一眼:“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幸福还是快乐,依莲比你更清楚,她自己的选择,凭什么硬生生将她抹杀掉?”

    林晚荣哪有心情与她争论这些,无奈道:“师傅姐姐,这些事以后再说吧,请你先救救依莲!”

    “这些事必须先弄清楚,”圣姑摇头哼道:“身死不可怕,心死才是无药可医,我今天就要为苗寨的小阿妹讨个公道!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到底喜不喜欢依莲?!”

    师傅姐姐不救人、反而替依莲责问起来了,林晚荣被逼无奈,苦着脸笑道:“依莲温柔俏皮、活泼可爱,谁不喜欢?可是青旋她们早就下过戒令了,我应该尊重她们不是?要是处处沾花惹草、见一个喜欢一个,那我岂不成了头种马?”

    安碧如噗嗤一笑,旋即又觉气氛不对,急忙板起了脸来:“总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哼,种马?那是抬举你了!我瞧你像种猪更多一些!”

    “管他种马种猪,姐姐,求你救救依莲先!”林晚荣慌张的双手作揖。

    师傅姐姐不言不笑,紧盯住他:“这么说,你是喜欢依莲的了?!”

    林晚荣牙一咬、心一横:“是的,我喜欢她——唉哟——”话还未完,便觉腰间剧痛,安碧如给他来了记狠的。

    “小弟弟,你倒是胆大的很那,”安姐姐柳眉倒竖,凑到他耳边,咯咯冷笑:“竟当着我的面前,对别的女人表白起来了?!”

    逼着我说的是你,说完了吃醋的也是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林晚荣心有戚戚,慨然叹道:“多情本就是我罹患的一种绝症,无药可解。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与依莲无关,请师傅姐姐一定要救救她!”

    “这是断肠之毒,哪就那么容易相救?”安碧如摇了摇头,望见小弟弟惨白的脸色,她眼珠一转,轻轻道:“不过么,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真的?”正处失望中的林晚荣猛地抬起头来,脸上洋溢着浓浓的欣喜。

    安碧如微微点头:“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师傅姐姐既然这样说,那依莲就一定还有救了。林晚荣大喜之中,心怀稍微宽慰了些,忙不迭的点头道:“姐姐怎么如此见外,咱俩是什么关系,还用得着讲条件吗?!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这是你说的哦,将来可不要后悔!”安碧如嫣然一笑:“我这条件也简单的很——要是我救活了你这个小阿妹,今后无论我如何处置她,你都不许插手。”

    “啊?!”林晚荣愣了愣神。圣姑的话里透着古怪,她处置依莲干什么,吃醋么?可是她要杀了小阿妹,我也不管么?

    师傅姐姐何等精明,望见他闪烁的眼色便知他心中所思,忍不住哼道:“怎么?担心我害她么?”

    圣姑为了苗家乡亲的幸福,宁愿孤身一人漂泊在外,经历了无数的艰辛苦楚,又怎会去戕害苗家小阿妹?

    林晚荣叹了口气,紧紧抓住她的手:“我怎么会那样想呢?依莲是个好姑娘,是我愧对了她,我真心实意希望她能开心快活!姐姐你要恼我,就狠狠扎我几针,小弟弟绝不叫疼,只是我不希望看到依莲为难!”

    安碧如一言不发,睁大了眼睛狠狠瞪住他,目光似箭般射入他心窝。

    林晚荣心里直发毛,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疾道:“姐姐,你,你动手的时候轻一点,其实,我还是有点怕打针的。”

    “噗嗤,”圣姑破涕为笑,薄恼着白他一眼,脸颊泛起点点红晕,柔声嗔道:“什么打针不打针的!你心疼小阿妹,却要惹别人来心疼你——你这呆子!”

    就是再驽钝的木头也知道圣姑的意思了,望着她脉脉垂下的鲜红俏脸,林晚荣欣喜过望:“那我以后就多注意点,不让你心疼就是了!”

    “谁心疼你了?不害臊!”安碧如耳根发烧,轻嗔着看他一眼。

    她自林晚荣怀里接过那冰冷的娇躯,望着少女煞白的脸颊,缓缓伸出手去,轻拂依莲耳边散乱的秀发,微声叹道:“这个小阿妹,聪明伶俐、敢作敢当,那脾气姓格,活脱脱就是一个许多年前的我!”

    “姐姐说的一点不错,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似乎就看见了当年师傅姐姐的样子!”林晚荣深有同感,欣欣然点头。

    “是吗?!”安碧如眼中闪过浓浓的惊喜,旋即叹息一声:“我们苗女什么都好,唯独那痴情一点,却让人恨,又让人怜,最为不幸的便是遇上个无情无义的华家郎,那才叫柔肠寸断、摧人心肝!我与小阿妹相距一个年轮,却都难逃命运轮回,让一个白眼狼白白得了便宜!”

    她眼神脉脉温柔,轻笑着打量他。林晚荣就算不是白眼狼,那也得认了!

    “师傅姐姐,依莲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说来说去,却不见圣姑着急小阿妹的伤势,林晚荣自然急了。

    “把她交给我就是了!只是我们有言在先,若救活了依莲,我如何处置她,你都不许反对!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不答应吗?林晚荣无奈点头。

    望着他悻悻垂首的样子,圣姑温柔道:“你放心吧,我自己的小阿妹,心疼都来不及,还能害她不成?至于能不能获得她想要的幸福,那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圣姑仿佛在打哑谜,林晚荣听得云里雾里、始终不明白。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只要师傅姐姐出手,小阿妹一定没事!

    安碧如也不多解释,笑着在他脸颊上轻拍了两下:“我要拯救你的小阿妹去了,你可不许跟着我!早些下山去,明天还有一件你梦寐以求的事情呢——”

    她说到后来,脸已红到脖子根上了,林晚荣心里一跳,大喜道:“你是说——洞房?!”

    安姐姐怎会应他,脚尖在他腿弯上轻踢了下,羞恼的哼了声。

    林晚荣还没反应过来,她已带着依莲,身形疾如一缕淡淡的青烟,消逝在了浩淼夜色中。

    林晚荣心中又喜又忧。来到苗乡,迎娶安姐姐,明天就要修成正果了,这是一件大大的喜事。可是依莲命悬一线、生死未卜,让他心中无限的愧疚。

    依莲到底能不能恢复?师傅姐姐又会如何处置小阿妹?一个个的谜团紧紧缠绕在心头,叫他心神阵阵不宁,犹豫了半晌,才悻悻下山而去。

    远远的峰头上,圣姑身形凝立,默默翘望着那落魄的背影,忍不住的微笑摇头:“真是个傻傻的小弟弟!”

    依莲静静躺在石下,月华如水,照在她清秀的脸颊上,往曰红润的嘴唇,早已失去了动人的颜色,雪一般的苍白。没有呼吸,没有体温,就像死去了一般。

    安碧如跳下大石,用竹筒从溪边汲来清水,又自怀中取出一颗药丸,捏碎了送进依莲口中。

    说也奇怪,不过盏茶功夫过去,依莲原本煞白的脸颊,竟缓缓爬上几丝淡淡的晕红,颜色渐渐的好转。她酥胸微不可察的一喘,已有了轻轻的呼吸,接着便手指微微蠕动,生命的气息重新回到了她身上。若是林晚荣见到了这一幕,定然会欢呼出声。

    依莲长长的睫毛无声颤动,双眸缓缓睁开,四周打量了几眼,喃喃自语:“我这是在哪里?阿哥——”

    “你醒了?!”一个动听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少女急忙偏过头去,身旁站着个妩媚艳丽、丰神如玉的苗家女子,正对着她微笑。

    依莲呆了呆,旋即惊喜失声:“——你,你是圣姑?!”

    安碧如笑着点头,少女激动的脸色通红,双眸满是崇敬和仰慕,挣扎着站起来,急急跪在她面前,恭敬叩首:“圣姑,我可见到你了!”

    少女婷婷婀娜的样子惹人怜爱,倔强的眼神依稀仿佛当年的自己,圣姑看的喜爱之极,急忙扶起她:“快起来吧,依莲阿妹!”

    少女惊的睁大了眼睛,紧紧扶住她胳膊:“圣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安碧如轻笑道:“我当然认得你了,苗乡百里最有名的百灵,依莲小阿妹!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听说你是我们苗寨书念的最多的咪猜,不仅山歌唱的好,更是学识好、眼光好、心地善良。所有人都佩服你。是不是这样?”

    依莲俏脸通红,抬头仰望着她,呐呐道:“我只是映月坞的一个小阿妹,哪有您说的这样好!”

    圣姑望着她狡黠一笑:“你不好?那怎么连阿林哥都喜欢你?”

    阿哥喜欢我?依莲心中一苦,蓦然惊醒过来,“啪”的跪倒在地,泪落如雨:“不,不是这样的!不关阿林哥的事,是我死缠着他,请圣姑责罚依莲!阿林哥是无辜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