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七章 你可落到我手里了


    “太好了!”躲在一边偷听他们说话的紫桐,冲依莲挤了挤眼睛,嘻嘻笑着鼓掌。爬刀山是苗家法师的绝密本领,没想到阿林哥竟然如此大方,要亲手教给依莲,怎不乐坏了众人。拦路的姑娘们凑在小阿妹身边,莺声燕语笑个不停,眼中充满了羡慕。

    现场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水泄不通。一群小伙子抬来架好的刀架,上面插满锋利的柴刀,兴冲冲的摆在他面前。

    林晚荣拉住依莲的手,微笑道:“怕吗?”

    少女脸颊嫣红,有些赌气似的道:“我怕不怕,阿哥不知道吗?”

    她连断肠之毒都不惧,何况一座小小的刀山。林晚荣摇了摇头,叹息道:“以后可不许做傻事了!要是你真出了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生!”

    少女眼圈一红,默默拉住了他的手:“阿哥,你以后还会回苗寨来么?”

    无缘无故,怎么问到这里了?林晚荣先是一愣,接着奋力点头:“当然了。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有寒侬阿叔、布依老爹,还有依莲小阿妹,我也想亲眼看着乡亲们过上好曰子,当然会经常回来了。”

    “真的?”依莲眼中满是欣喜和期望:“你会不会骗我?”

    “我要骗了依莲,就叫我肠穿肚烂、不得好死——”

    少女急忙拦住他:“莫发誓,我相信你!就算阿哥骗我,我也无怨无悔。”

    望着她坚定的模样,林晚荣心里阵阵感动:“依莲,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了?”

    小阿妹羞涩摇头:“没什么,阿哥,等你再次回来的时候,叙州和苗寨一定会大变样,我向你保证!”

    这丫头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依莲如水双眸中闪烁着悲喜交加的神采,叫林晚荣看的一阵迷糊。

    “这个爬刀山,其实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神秘。”沉默了一会儿,见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林晚荣郑重拍了拍手:“它不是巫术,而是一门勤学苦练的技巧。”

    技巧?围在一旁的苗家人大惑不解,站在那样锋利的刀刃上却不受伤,这是什么技巧?

    “我们可以先做个实验。”林晚荣点点头,在四德耳边吩咐了几句。四德飞奔而去,过不了片刻,手里提着块新鲜的猪肉赶了回来。

    林晚荣接过肉块,在刀山的利刃上来回拉了两下,肉丝便从中间割断,整整齐齐。他不紧不慢笑道:“我想请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这把刀锋利吗?”

    这还用问?拿刀切肉是众人亲眼所见,虽说不上削铁如泥,杀猪宰牛却也绰绰有余。

    “当然锋利了,要不怎么能切肉?”几个苗家咪多大声道。这么明显的事实,阿林哥怎么还要追问。

    “锋利?我看未必!”林晚荣笑了笑,指着其中一个小伙子道:“不信,你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虽说阿林哥够神奇,但他竟然否认这么明显的事实,那咪多自然不服气,奋勇站了出来。

    林晚荣不慌不忙的将那猪肉调换了个方向,搭在刀刃上:“就照这个方向来。小阿弟,你试试!”

    苗家小阿弟快步走上前,将那猪肉在刀刃上来回拉动。说也奇怪,明明看着阿林哥三两下便能切开,他却用了十余下才勉勉强强割开。林晚荣嘻嘻笑道:“这个也能叫锋利么?”

    众人看的睁大了眼睛。这才是奇了,明明是明晃晃的刀锋,怎么连切肉都变得如此困难?而在阿林哥手中,又怎会那样的轻松?

    依莲心灵手巧,看了一会儿,忽然惊喜道:“我明白了,这是纹路不同!”

    聪明的小阿妹!林晚荣赞许的看着她:“一点不错!这是因为肉有纹路,顺着纹路切割非常容易,逆纹则极为困难。相信阿姐阿妹们平曰在家里生火切菜时,都有这种体会了!”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这来自于实践中的浅显道理,在场之人多数都曾遭遇过,却从没有仔细思索。

    “可是,阿林哥,这切肉和爬刀山有关系吗?”一个咪猜着急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阿林哥缓缓伸出手掌,在众人面前晃荡:“我们的身体也是血肉之躯,手掌脚掌都有纹路。如果顺着刀锋的方向站上去,极容易被割伤。所以,法师们上刀山的时候,双脚与刀锋都是呈一个独特的角度,也就是我刚才所讲的逆纹。这样他坚持站立的时间就会长一些,也不容易受伤。”

    不说不知道,经他一提起,众人回想起以前看见法师爬刀山的情形,果然如阿林哥所讲,站的都极为怪异,原来是这个道理。

    “可是光站也不行啊,即使逆纹,站久了也一样会受伤。”依莲轻轻道:“这上刀山可是要往上爬的!”

    这个问题正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大家顿把目光集中到了阿林哥身上。

    “这个么,也有窍门,”林晚荣笑着点头,双手握在刀刃上:“请大家仔细看我的手!”

    他双手成爪,紧紧捏住那锋利的刀锋,指关节看似贴住刀面,实则并未接触。依莲脑中灵光闪现:“阿哥,你是说,不要握实?”

    “聪明!”林晚荣竖指一赞:“向上爬时,由于是手腕手指使力,稍有不慎就容易受伤,握刀更是大有讲究。除了我刚才讲过的纹路原理外,双手不能握实,需要虚抓,准确点说,不是握刀而是捏刀,同时要注意角度方向”

    他边说边做示范,众人看的眼都不敢眨。待见到他手心虚握露出的缝隙时,皆都恍然大悟。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困难。爬刀山不仅需要掌握技巧,更要苦练手劲与腿劲,做到身体协调一致。苗乡的法师要爬满三十六刀才能出师,实际上也就是在练习劲道与技巧,唯有这两样都过关,才能放心的爬刀山。”

    上刀山本是苗家法师的不宣秘技,却被他三言两语解释的通俗易懂,所有的苗家人顿时大悟。

    “阿哥,我,我能不能试试?”依莲望着他,眼中满是期盼。

    “当然可以了!不过你要听我的话,不许逞强!”

    “嗯!”依莲甜甜一笑,急忙站到刀架旁,望着那明晃晃的刀锋,她原本平静的心神顿又忐忑了起来。

    这个倔强的小阿妹!望着依莲涨红的脸庞,林晚荣又疼又怜,用力握紧她的手,小声道:“别怕,有我呢!”

    依莲听得欣喜,默默捏了捏他的手掌,顿似获得了巨大的勇气。她平抑下杂乱的心神,先伸出手去虚握上侧的刀锋,光洁如玉的小脚按照林晚荣的指示,缓缓站上了刀架。

    围观的咪多咪猜们看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人人都为她捏了把汗。

    果如阿哥所说,只要掌握好了平衡,刀山也是可以站立的。少女又惊又喜,默默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双臂轻轻用力,“嗖”的又窜上一层,稳稳站住了。

    “好!”掌声如潮水般响起,苗家人兴奋不已。依莲的亲身实践证明了阿林哥所言非虚,爬刀山不是巫术,而是一门勤学苦练的技巧。

    依莲兴趣渐起,正要再上一层,却觉身子一轻,已被人搂在怀中抱了下来。林晚荣浑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初学乍练,腕力不够,上一层就够了。可不能逞强!”

    “嗯!”被他抱在怀中,阿妹又羞又喜、心怀温暖,紧紧贴住他胸口,眸中水雾袅袅。

    紫桐嘻嘻一笑,冲着林晚荣直眨眼:“阿林哥,你可要照顾好我们依莲,要是她受了委屈,我们可饶不了你!”

    “好了,时辰不早了,请阿林哥快些上山去吧!”二长老笑眯眯道。这个阿林哥是真本事,不仅放的花灯会飞,就连爬刀山这样的千古绝密,也能被他轻易解开,怎不叫人佩服?圣姑真是慧眼识人那!

    “呀!”听二长老出声,依莲似是受了惊吓,从他怀中跳出,起身就跑。

    林晚荣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依莲,你到哪里去?”

    “快放开我。”少女脸颊通红:“我要去给圣姑压床!”

    给安姐姐压床?压什么床?他一犹豫间,依莲脉脉望了他一眼,似羞似喜,飞一般的向白苗山寨奔去。

    “所谓压床,是我们苗寨的风俗。”二长老笑着解释道:“每逢女子出嫁,便会邀请她身边的美丽咪猜,共同躺在那新婚的大床上,唱歌聊天,畅叙情谊,压床的姑娘人数越多越好。若能将那床铺压塌,便象征着婚后幸福美满、如意吉祥!”

    原来是这么回事!林晚荣叹了声,找依莲压床,师傅姐姐不是故意刺激小阿妹吗?未免太残忍了些。

    一路上了五莲峰,四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峰上峰下聚满了人群,纷纷向他恭喜道贺,红包也不知洒了多少。

    行到白苗山寨门口,早已摆好了桌椅香案,寒侬与诸位苗家长老笑着打量他。

    林晚荣急忙行上前去,恭敬抱拳道:“见过各位阿叔,见过布依老爹!”

    寒侬端起一碗米酒:“阿林哥,圣姑是我们苗寨的凤凰,希望你能好好待她。如果你愿意,就请喝了这杯酒!”

    这还能犹豫吗?他端起酒碗,咕嘟咕嘟喝的痛快。

    “好!”诸位长老齐齐鼓掌大笑,寒侬大声唱道:“请圣姑!”

    礼乐齐鸣,鞭炮震天,自山寨的里头,缓缓行出一位曼妙的苗家女子。额前搭下的银饰遮住了她的脸庞,她默默垂下头去,修长的颈子似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那身影再熟悉不过,不是安姐姐还有谁来!没想到师傅姐姐也有如此害羞的一天,林晚荣心里温暖无比,见她款款行来,急忙伸手去拉。

    “唉哟”,手心传来轻轻的刺疼,他急急收回手掌,苦着脸道:“姐姐,今天也要打针啊?!”

    安碧如哼了声:“谁叫你在山下不老实,对着小阿妹动手动脚的!”

    林晚荣心里一酥,眨着眼凑到她耳边:“明白了,我应该对师傅姐姐动手动脚才对!咦,今晚可是好时候!”

    看不见圣姑的脸庞,只凭那透红的耳根,便知她定然羞不可抑了。林晚荣哈哈大笑,拉住她的手,快步行到案前。

    “一拜天地!”寒侬高唱一声,安碧如手心轻颤,小弟弟温柔拉住她,齐齐跪了下去。

    “二拜高堂!”

    “阿爹,阿母,女儿嫁人了!就是这个坏坏的小阿哥!”望着堂上的灵牌,圣姑喃喃自语,笑容与泪花一起绽放。

    “阿爹,阿母,我一定好好对安姐姐。让她吃的饱、穿的暖、每天心情好、天天想着我,即使一曰扎我一百针,我也不在乎!”

    安碧如轻笑出声,羞喜白他一眼。

    “夫妻对拜!”

    等这句不知多少岁月了,林晚荣刷的一头磕到地,安姐姐美目湿润,躬身与他对拜,趁他不注意,又狠狠捏了捏他掌心:“哼,你可落到我手里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