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五章 爱死你


    纳兰行过来,恭声轻道:“请汗王沐浴更衣!”

    说起沐浴更衣,便想起昔曰国境线上谈判之时,月牙儿夜送香汤的一幕。那惊天动地、不死不休的执着情意,至今仍叫人感动不已。

    他心下唏嘘,无声握了握小妹妹的手。玉伽与他心有灵犀,知他想起了那美丽的往事,忍不住温柔望他一眼,双颊生晕。

    纳兰引汗王进了毡房,方一踏入,便闻见淡淡的芬芳,那半人高的大木桶中雾气袅袅升腾,水面上飘满厚厚的玫瑰花瓣,火红鲜艳,满屋芬芳。

    此情此景,与昔曰情形何等相像,就连这盛香汤的木桶都没变过。林晚荣微微一笑,心中说不出的温暖。

    “纳兰伺候汗王沐浴!”小宫女红着脸,无声解去自己衣衫,丰满的酥胸半露在外,呼之欲出。

    “不用了,不用了!”林晚荣狠吞了口口水,忙忙摆手道:“我自己来就成了!麻烦小姐姐先出去吧,你站在这里我好害羞!”

    害羞?你装哑巴勇士的时候可没这么腼腆过。纳兰噗嗤一笑,脸颊嫣红:“汗王不要怕。你是大可汗的人,没有她的吩咐,我们不敢对你怎样的!”

    突厥女孩果然个个大胆那!就算你觊觎我的美色,也别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嘛,让小妹妹听了会误会的!

    林晚荣吓得大汗淋漓,急忙严词拒绝了纳兰的服侍,看小宫女笑着退了出去,这才如释重负的长出了口气。

    房内水雾蒙蒙,香气四溢,他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哗啦跳入木桶中,软软的水花打在脸颊上,说不出的清新。

    热水的浸润,渗入到了每个毛孔,温暖舒适,如沐春风,仿佛阵阵暖流涌上心头。

    他懒洋洋的往后轻靠,正挨在木桶壁上,浑身热流涌动,说不出的舒适。

    正轻松写意间,忽觉两只温软如玉的小手,缓缓搭在了他肩头,无声按摩起来。

    林晚荣摇了摇头,笑道:“纳兰小姐姐,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过了吗,我洗澡不用服侍的——”

    他转过头来,眼光微瞥,蓦然惊呆了:“小妹妹,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玉伽望着她嫣然一笑,绝丽的面颊在水雾的蒸腾中,鲜艳如天边的朝霞。

    她已换了身洁白的胡裙,便只没到腿弯处,晶莹的**修长挺直,掩露的酥胸丰满高挺,如玉的双颊火红鲜艳,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这还是我的小妹妹吗?”林晚荣看的痴痴呆呆:“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了吧?!”

    “就数你最会哄人!”玉伽噗嗤一笑,在他肩头重重捏了下,温柔嗔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遇到了你这个流寇!”

    林晚荣嘻嘻一笑:“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还愿意再遇见我吗?”

    “不要问我这样傻的问题,”月牙儿将滚烫的脸颊,缓缓贴在他**的背脊,喃喃道:“要是没有了那个害人的窝老攻,我这一辈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林晚荣感动得稀里哗啦,叹息道:“小妹妹,你说起动听的话,比我厉害多了!”

    “讨厌!”玉伽羞恼的在他背上砸了两下。

    林晚荣哈哈大笑,猛地回过身来,一把将她娇躯揽入怀中。玉伽只觉身子一轻,腿弯发热,整个人已被他抱进了桶中。

    硕大的木桶容下了两人,便显得拥挤不堪。月牙儿脸颊滚烫,无声伏在他胸前,耳根火一般的炙热。

    她浑身上下衣衫尽湿,那薄的不能再薄的睡裙,紧紧贴在身上,玲珑的曲线划出一道美妙的波浪。她的肌肤如天池美玉,泛着晶莹的光泽。丰满的酥胸颤颤巍巍、抖动不停,修长的**就如燃烧的火一般,紧贴着他大腿,让人心悸心跳。

    “窝老攻——”玉伽声音发颤,酥胸急剧起伏。

    她羞涩望了他一眼,玉手轻拉,套在身上湿透的胡裙便缓缓往下褪去,露出那如玉般动人的娇躯。

    山峦叠嶂,汹涌起伏,清澈的水珠在她胸前踌躇徘徊,顺着小腹**缓缓滑落,昏黄的灯火下,这鬼斧神工般的玲珑玉体,就如一尊冰雕玉刻的晶莹美人,艳绝人寰!

    玉伽脸颊火热,温柔抚摸着他黝黑的脸膛,羞涩而又骄傲的抬起头:“窝老攻,这是你的女人!告诉我,她美吗?”

    “美,美极了!”林晚荣喉咙干涩,声音颤的自己都听不到了。

    面对如此情形,他哪还忍耐的住,长臂一伸,便将娇艳如花的人儿紧紧搂在怀中,火热的大嘴狠狠印上她水润的双唇。

    玉伽嘤咛轻唤,鼻息火热,身体软软的瘫在他怀中,**的双臂像是洁白的小蛇,紧紧缠住他的脖子,羊脂白玉般光滑丰满的酥胸紧贴住他的胸口,与他疯狂的吻在一处。

    林晚荣脑中轰轰,浑身似是烧着的炭火般炙热,双手在她丰胸翘臀不断摸索,正要与她鸳梦重温,蓦然忆起一事,心中顿时冷静了下来。他轻轻的拥着她,却再也不敢疯狂了。

    月牙儿与他贴心贴身,对他一举一动最为了解,见他在最关键时候竟停了下来,忍不住嘤咛一声,羞不可抑道:“你,你怎么了?”

    林晚荣轻轻抚摸着她如云的秀发,在她晶莹如玉的小耳垂上温柔一吻,悄声道:“小妹妹,你这身孕才两个月,正是最危险的时候。我虽然是个食色之人,可也不能只顾贪图享乐、不考虑你的安危啊!”

    玉伽呆呆望着他,欣喜的眼泪顿如雨点般落了下来。她奋力投入他怀中,甜美的脸蛋紧紧贴在那**的胸前,温柔乖巧,仿佛一只慵懒的小猫,喃喃道:“窝老攻,你是全天下最好的人!我是你的小妹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怀胎三月内切忌行房,林晚荣自然清楚。望着月牙儿含泪的俏脸、温柔脉脉的眼神,他没想到自己无心之举竟换来小妹妹如此的感激涕零,心中着实有些惭愧,干笑了两声道:“其实,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好了!有时候,我还是有点,有点好色的,哈哈!”

    他与月牙儿贴的紧紧,身上何处有异常,小妹妹自然感觉极为清楚。

    “早知你是个坏蛋了!”玉伽脸颊火红,娇躯滚烫,无力依偎在他怀中,在他鼻子上轻轻一点,柔声道:“我叫纳兰香雪她们进来伺候你!”

    “那怎么行?!”林晚荣吓了一跳,急忙摆手。

    “有什么不行的?”玉伽无声抚摸他的脸颊,温柔道:“你现在是我突厥的汗王,身份尊贵无比,想要哪个女人,那是她们的荣幸。我身体不适的时候,你找她们侍寝,是再正常不过的。你以后要慢慢习惯这种感觉。何况纳兰香雪这两个丫头,对你观感不差,只怕做梦都盼着你的宠幸呢,你为何不遂了她们的心愿?!”

    没想到做突厥的汗王,还有这个好处。林晚荣哈哈大笑着摇头:“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只喜欢我的小妹妹,突厥就算有再多美女,那也与我无关。”

    玉伽俏脸羞红,正色道:“可是,对于我们草原上的女人来说,不能让自己的男人满足,那是最耻辱的事情!这两个丫头是跟我一起长大的,我也喜欢她们——”

    “谁说我没满足?”林晚荣笑着拉住她手:“不要把男人都想成下半身动物。我这样抱着你,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还要什么?今晚哪儿也不去,我就抱着小妹妹睡觉,你说好不好?”

    “嗯!”玉伽欣喜的应了声,脸颊在他**的胸膛缓缓摩挲,羞涩笑道:“送到嘴边的不要,倒没见过你这么老实的!我把她们给你留着,什么时候想要了,直接钻进她们帐篷按倒就是,草原女子绝不扭捏的。”

    按倒就成?!林晚荣听得大汗淋漓,小妹妹果然和我一样彪悍啊!

    二人亲亲热热洗了个鸳鸯浴,林晚荣动手动脚,豆腐吃了个饱,将小妹妹挑逗的面红耳赤,心跳如鼓,虽不曾真个**,却是处处春色旖旎,其中欢乐,唯有二人知晓。

    躺在那巨大的金黄毡房中,便在青草地上铺着厚厚的羊皮,上面垫起金黄的软絮,覆盖了整个毡房,无比的温暖舒适。

    这么宽广的大床,林晚荣从未睡过,笑嘻嘻的躺在其中,从这边滚到那边,竟费了好久的功夫。

    玉伽依偎在他怀中,大眼睛扑闪扑闪,含笑凝望着他:“汗王,以后你天天来,我们就天天睡这样的大床,好不好?”

    “床大床小都不是问题,”林晚荣轻轻一叹:“关键是要有小妹妹在身边。”

    “嗯,”月牙儿眼眶一红,将头又往他怀里拱了拱,温柔道:“窝老攻,你明天早晨离开的时候,不要叫醒我,好吗?”

    “为什么?”他不解道。

    小妹妹无声轻笑:“这样,我就不会哭了。”

    林晚荣鼻子一酸,将她柔弱的身躯紧紧抱住,直欲融入自己血脉里:“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还给你个意外惊喜,好吗?”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月牙儿欣喜的抱住他胳膊,面目晕红,拿住他大手缓缓往自己小腹摸去:“要敢说话不算数,小心我拿你儿子是问。”

    她身体光滑如上好的绸缎,柔软细腻,便如水一般嫩滑。

    林晚荣抚摸着她光洁的小腹,似感觉到她体内的生命与自己脉搏一样跳动,顿时说不出的感动与欢喜。

    “夜了,”玉伽慵懒的蜷在他怀中,嘟着小嘴轻哼道:“窝老攻,我要罚你抱着我睡觉,一刻也不准松开。”

    窝老攻不言不语,拥着她酥软的娇躯,看着她在自己怀中香甜睡去,顿时万千柔情涌上心头。

    “小妹妹,我爱你!”他温柔凑在她耳边,喃喃说道。

    沉睡的月牙儿泪珠奔涌,欣喜的一翻身,将他搂进自己温暖而柔软的怀抱中:“窝老攻,我爱你,爱死你!”

    这哪还是叱咤草原的金刀可汗,分明就是一个爱死人的怀春少妇。怀抱着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宝贝,林晚荣彻夜都难以安眠。

    翌曰一早,望着兀自熟睡中的月牙儿,他心下柔肠千转,徘徊良久,在她娇艳欲滴的小嘴上狠狠亲了几口:“小妹妹,你等着我,我一定早些回来。”

    恋恋不舍的看她几眼,他狠一咬牙,毅然而然的转身,挑开帘子向外行去。

    “窝老攻,我永远都等着你!”月牙儿缓缓睁开眼来,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刹时又哭又笑,泪染双颊。

    林晚荣出了金刀可汗的大营,再无勇气回头,一路狂奔,也不知行了多远,便见前方现出一方硕大的湖泊。

    在那静谧的湖水边上,站着一个动人的身影,正对着他无声微笑。

    林晚荣大喜过望,疾奔过去,紧紧抓住她的手:“师傅姐姐,小妹妹身上中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碧如睁大眼睛,嘻嘻一笑:“毒?什么毒?我怎么不知道?”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