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六章 奇人


    林晚荣大喜过望,急忙爬上了望台。

    在那海天尽头处,隐隐现出一个小小的黑点,虽是模模糊糊飘渺遥远,却已能分辨出陆地的轮廓。根据方向与路程推断,应该就是高丽无疑了。

    他心情大好,牵着大小姐的玉手跳下了望台,兴奋道:“石大哥,前面就是高丽的光州府了。吩咐兄弟们加把劲,咱们今晚就登陆了!”

    消息传出,水师将士们自是精神大震,调整帆向,船桨划得飞快。

    渐渐的,陆地看的越来越清晰,高山流水,森林树木,缓缓映入眼帘。数十只简陋的木筏,正在海面上忙碌捕鱼。

    “终于到了!”大小姐欢笑着拍掌。话音未落,便听远处海面轰的一声巨响,在他们前方几百丈开外,一道水柱冲天而起,跃起半丈来高。

    石长生海战经验丰富,闻声脸色立变,哗啦挡在林晚荣身前,疾摇手中小旗,大喝道:“各营预备,听我号令,准备开炮——”

    这些水师将士是徐芷晴亲自挑选的,装备大华最好的快船和火炮,军容齐整,训练有素,闻听统领一声令下,几千将士迅速进入炮位,轮舵转向,几十门火炮齐刷刷的对准了前方高丽水域。

    林晚荣脸黑如墨,临近登陆的喜悦早已一扫而空。

    高丽人竟敢向大华水师开炮!两军相隔极远,那一炮更多是试探意味,却也是种**裸的挑衅。

    “石大哥,装膛!”他冷冷喝了声。

    “装膛!”石长生令旗疾挥,数千名将士动作干净麻利,眨眼就将铁弹火药装填完毕,手中火炬熊熊,只待主帅一声令下,便要万炮齐鸣。

    奔涌的浪花碰撞在船舷,晶莹的水珠似是天女散花般激射开来。海平面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谁也没有想到,本应轻松愉快的高丽之旅,竟然要以万炮轰鸣开始。萧玉若依偎在他身边,紧紧抓住他的手,一刻也不肯松开。

    “等等,请等等——”

    正对峙中,远远的海面上忽然行来一只海船。那船头是乌龟状,从龟嘴中喷吐出阵阵黄烟,仿佛雾气一般弥漫在海面。

    这龟船长约十丈,宽在三丈见方,在木舷套上了铁甲,比山东水师的战船要小上许多。船上左右各有十橹,风帆高悬,铁甲上插满了密集的刀网和锥形铁签。

    船头上站立着一个四十余岁的高丽将领,长长的脸,眉毛极浓,正双手荷在嘴边大声呼喊,华语甚是生硬。

    “是高丽人的龟船!”石长生见多识广,急忙附在林晚荣耳边道:“这是高丽人的发明,他们在木质战船外面装上铁甲,既有一定的抵御能力,又轻便快捷。铁甲上挂的刀网和锥钎,能破开敌人的木船,极为锋利。那龟嘴中吐的黄烟也是有毒的,能让人头晕目眩,甚至昏迷。此次抗倭中,这龟船首次投入使用,便战果辉煌。”

    好一个龟船!望着那船头的浓浓黄烟,林晚荣嘿嘿冷笑:“石大哥,接上水龙!”

    说话间,龟船行的近了,与思念号相距不过五六丈,船头上的高丽将领傲然道:“你们可是大华水师?”

    山东水师的战船上挂满了金黄的龙旗,那是最鲜明的身份象征,这高丽人睁大了眼睛明知故问,实在是无礼之极。

    石长生暴跳着正要答话,却被林晚荣挥手止住了。他微微一笑,不紧不慢道:“正是大华水师!这位将军,你叫什么名字?”

    “我乃高丽国全罗左道水军节度使李舜尘,”高丽将领大声喝道:“你们是大华水师,却擅闯我高丽国境,意欲何为?”

    “大华海师擅闯高丽国境?”林晚荣声音阴沉的重复了一遍,忽然放声大笑:“好一个擅闯国境!李舜尘将军,你敢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吗?”

    “这个——”李舜尘脸色渐变,似是想到了什么,急忙改口道:“大华高丽本是一体,但是你们一声不吭闯入我海境——”

    “何谓一声不吭?”林晚荣脸颊蓦地冰冷:“按照高丽王与大华签订的协议,两地一体,高丽驻防由我忠勇军接管,我大华水师挂着旗帜进入自己的地盘,还要向谁吭声?依律,高丽只应保留捕盗厅、义禁府等司,以维护治安,执掌刑律,其他兵曹一律撤销。李将军不仅违抗律例、公然聚兵,还带着龟船军士,耀武扬威,横阻我大华水师进驻,并率先向我军开炮!李将军,你很够胆啊!”

    他语气阴沉,冷笑连连,一连串的质问让李舜尘招架不及。高丽将军脸孔涨的通红,大声道:“这是不平等条约,我们高丽人的事情,凭什么让大华来管?太过分了!”

    “好一个不平等!”他仰天长笑,声音穿金碎石,划过苍茫的海面,在李舜尘耳边嗡嗡作响。

    “你笑什么?”李舜尘道。

    林晚荣声音抖地一冷:“总算你李将军还知道公平二字,好的很,想找我要公平,那就请你先还我一个公平!!”

    “还你什么公平?”高丽人不解道。

    “什么公平?!”林晚荣愤然一拍桌子:“在我边关告急、国将危难的关键时刻,大华百姓置自身安危于不顾,数十万儿郎浴血奋战在你高丽的土地上,更有数万条生命长眠在这里。他们和你非亲非故,那一团团的鲜血白骨至今犹在,你们有没有给过他们公平?在你心惊胆颤、惧怕亡国而求助我大华的时候,怎么不来和我说公平?如今事过境迁,你一边享受着忠勇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胜利果实,一边大喊着我要公平——不劳而获都成习惯了,真当我大华是打义工的?!公平?你有资格和我提这两个字吗?!”

    他这劈头盖脸一阵痛骂,李将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腮帮子疾抖,却不知如何分辨。

    林大人越说越来气,望着那不断喷烟的龟船,恼火的大手一挥:“喷什么喷?忍者神龟啊?石大哥,水龙!”

    石长生听他教训高丽人,心里那个舒坦劲就别提了,闻声哈哈大笑,提着水龙亲自上阵,对准龟船一阵猛扫。

    龟嘴喷出的黄色浓烟看似吓人,实际就是烧着的硫黄和焰硝,遇水即溶,水龙一淋上去,黄雾立散,那龟船顿时偃旗息鼓,没了火气。

    石长生却是得理不饶人,按住水龙不问青红皂白的横扫,那船上的高丽人躲避不及,顿被他淋了个湿透。

    “你干什么——”李舜尘跺脚跳开,怒声急道。

    石长生冷笑道:“李将军敢对我大华水师开炮,我请你洗回澡,那又算得了什么?”

    望着林晚荣冷冷的面孔,李顺尘一时词穷,忙道:“我那是隔得太远没看清,才会有误射!”

    大华的战船行的极慢,那桅杆上挂着的龙旗便是最显眼的标志,又怎会看不清?就算看不清,按照海上行船的惯例,也要先出声询问,哪有一言不发就贸然开炮的?这位李将军摆明了是故意示威的。

    “误射?”林晚荣淡淡道:“好啊,石大哥,咱们也误射一回吧。这么多炮弹火药放在船上,实在太沉了!吩咐下去,大家一起打,要打准、打响!”

    “什么?!”高丽将领目瞪口呆。这大华水师好几十条船,每条船上火炮多的数十,少的也有两门,要一起打起来,那就是万炮齐鸣,比一场大海战也差不了多少了。这般大事由此人口中说出来,却就跟玩似的,不知他是个什么来头。

    石长生大喜,令旗一举,整个大华海师瞬间肃穆,黝黑的炮口泛着深邃的幽光,无声瞄准海面。

    “射!”水师统领大喝一声,令旗打落。

    “轰——”震耳欲聋的炮声似是晴空里骤然响起的惊雷,整个船队都在颤抖,李顺尘所乘龟船竟被水浪掀的飘了起来。

    几百丈外的海平面升起无边无际的水柱,仿佛突然拔起的楼阁,直冲两丈来高,宽广的海面刹时就变成一簇蓬蓬烟雨,仿佛浩瀚无边滚动的云。

    大华的火炮皆经过工匠的巧手改造,更汲取了西洋之长,那精度威力哪是高丽可比?这一番万炮齐鸣,整个海空嗡嗡作响,远处的陆地都在颤抖,海平面瞬间造出一波滔天的波浪,向四方奔涌。

    这隆隆的炮声自然惊动了光州岛上的驻军,远远的一飙人马疾向海边驰来,金色的龙旗高高飞舞,那旗帜正中写着一个大大的“林”字。

    “林帅,快看,是忠勇军的兄弟!”石长生大声道。

    水雾渐渐散落,岸上的忠勇军将士望见这庞大的船队,先是一愣,然后便兴奋如狂的跳起来,拼命挥舞着手中的旗帜,齐声大唤:“林元帅,林元帅——”

    这万炮齐鸣,事关高丽大局,非是一般人敢为。观眼前这人神情淡淡,举手抬足间却已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干净利落,又似浑没当回事情,那身份岂是寻常?

    李顺尘心里一凛,急忙抬头望住他:“请问阁下是——”

    望见那似笑非笑的脸容,他头脑中蓦地闪过一道电光,顿时身子急抖,颤声道:“你,你是林三——”

    没想到我在高丽也是名人啊!林晚荣哈哈大笑:“李将军,你眼光真不赖!”

    李顺尘脸色煞白,久久说不出一句话。人的名,树的影,林三的厉害,他今曰才亲身体会到,难怪连生姓强悍的突厥人都闻之色变。败在这样一个人手里,绝不冤枉!

    思念号缓缓靠岸,驻守高丽的忠勇军将士蜂拥而来,将那舰首团团围住,兴奋的呼唤震彻云霄。

    林晚荣心里有些汗颜,他虽挂名忠勇军统帅,却是头一次与这些将士见面,望见军士们崇敬的近乎膜拜的眼光,他倒难得的羞赧了一回。

    登陆的这地方叫做木浦港,隶属于光州府,也是昔曰东瀛抢滩的要地之一。那一战,高丽的八万壮丁损失了六成,已无再战之力,全[***]务便由忠勇军接管了。

    光州位于高丽最南端,离着京都汉城府还有好几曰的行程。听说大华林元帅亲自莅临高丽,全罗道观察使、光州大都护府府尹二位地方最高长官匆匆赶来迎驾,大摆宴席,觥筹交错,哪敢有丝毫的怠慢。

    行了好些天的海路,今曰终于登陆,晚宴后便拉着玉若的手在海边漫步,心里说不出的快活。

    望着那连天的海水,大小姐笑着白他几眼:“第一次漂洋过海,却是你开炮打进来的,回去说给巧巧她们听,定要惹她们笑话。”

    “这有什么好笑的?她们要知道你在这里遍尝高丽美食,肯定羡慕坏了!”林晚荣嘿嘿道。

    说起高丽美食,大小姐顿时无奈一笑,二人心照不宣。

    徜徉在寂静的月下,忽见远处有个人影闪烁,躲躲藏藏的,似是不愿让他看见。

    “李舜尘将军,你躲起来干什么?”他笑着唤道。

    李舜尘从暗处行出,尴尬道:“请林元帅恕罪!我奉全罗道观察使大人之命,护卫您的安全,没想到却惊动了您!”

    这倒是好笑,派一个跟我有过节的将军来保护我?他无奈摇头。

    这一次,他却是错怪了全罗道的观察使大人。李舜尘本就是高丽最杰出的将军,何况经此大战之后,高丽人才凋零,能拿出手的也仅此一人了。

    “李将军,我那会儿说过的话,对事不对人。”他拍着李舜尘肩膀,不紧不慢道:“希望你明白,天下没有白给的午餐,有得到就必须有付出!对高丽如此,对大华同样如此!”

    李顺尘无奈叹了口气,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李将军,我想跟你打一个人,一位名震高丽的奇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