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七章 高丽王


    “奇人?”李舜尘忙道:“请问林元帅问的是哪一位?”

    “我朝帝师顾顺章先生游历高丽之时,曾遇到一位奇人。传说此人博古通今,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就连顾先生这种读书破万卷的当世大家,在他面前,也占不到一丝便宜。”

    林晚荣笑着望他几眼:“不知李将军可有听过此人?”

    李舜尘想了半天,无奈摇头道:“我高丽还有这等人才?请元帅见谅,舜尘并未听过此人名号。”

    顾顺章曾言,那位奇人为人低调,连与他见面也是隔着帘子通传,李舜尘没听过此人也情有可原,等到了汉城府再打听就是了。

    林晚荣默默点头:“那我再问一人,高丽王宫有一位叫做徐长今的小宫女,李将军可曾听过?”

    李舜尘脸色一变,犹豫了良久,才小心翼翼道:“您说的,可是徐医女?”

    “对的,对的,就是她,还会做药膳的!”林晚荣大喜:“李将军可知道,哪里能找到这位徐小姐?”

    李将军叹息了声:“徐医女宅心仁厚、医术高明,此次抗倭大战,她不顾生命危险,深入前线,不知救活了多少伤员,我高丽上下都无比感激她!您要找她,就只有去汉城府!”

    这倒不出乎意料,林晚荣嗯了声,双手在肚子上比划了个圆圆的模样:“李将军,你上次见到这位徐医女时,她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李舜尘不解的看着他:“何谓特别的地方?”

    大小姐便在一边站着,林晚荣也不好意思说的太白,只得又在肚子上比划了几下,冲李舜尘眨眼。

    萧玉若见他支支吾吾扭捏不安的样子,忍不住哼了声,笑着道:“他的意思是,这位徐小姐,是否有了身孕?”

    “哦——”李舜尘恍然大悟,细细回想了下,又缓缓摇头:“那时激战正酣,不断有伤员送来救治,末将也只是远远的看了徐医女几眼,至于她是否有了身孕,我并不知情!再说,也没听过徐医女成亲的消息啊!”

    没成亲就不能怀有身孕么?大小姐似笑非笑的白了夫婿几眼。

    林晚荣嘿嘿干笑几声,老脸有些发热。他活了两辈子,被人倒采花的事情,也只有徐长今干过一次。

    李舜尘望着他,犹豫了会,小声道:“请问大人打听徐医女的事情,是要去看她么?”

    这倒不用否认,林晚荣点头嗯了声:“李将军,若我所料不错,这位徐小姐在高丽的身份,恐怕不止是个宫女那么简单吧!”

    李舜尘脸色疾变,低头道:“您在说什么?舜尘听不明白!”

    林晚荣笑着拍拍他肩膀:“高丽就这么大块地方,有什么事情能瞒的了人?徐医女的真实身份,在高丽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我身为忠勇军统帅,不会连这点能耐都没有吧!”

    他脸色平淡,眼神高深莫测,仿佛早已洞彻了一切。

    李舜尘惊恐的望着他,良久才无奈低下头去:“此事乃是我高丽的一段秘史,既然大人都已经知晓,还望您勿要外传!大人所料不错,徐医女确是我高丽王上的嫡亲血脉!”

    “哦?”虽早有预感,如今听李舜尘亲口说来,他仍是止不住的吃惊。

    “徐医女的母亲,昔年乃是宫中最年轻的尚宫娘娘,她温柔大方、贤淑美丽,与王上终曰相处,渐渐生出了情愫。后此事被王后知晓,王后雷霆大怒,便趁王上外出巡视的机会,将身怀有孕的尚宫娘娘赶出了宫廷,并命人加以谋害。同时对王上谎称,尚宫娘娘已坠河而亡。”

    大小姐听得神色一紧,忙道:“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李舜尘摇头叹道:“幸有民间义士相救,王后的计谋才未得逞,只是尚宫娘娘为防王后迫害,不得不隐姓埋名藏匿山中。王上曾派人寻她多年,却始终未能访到。而尚宫娘娘思念成疾,生下徐医女两年后,便郁郁而终,留下这一个不到三岁的幼女。”

    没想到长今妹还有如此悲惨的身世,林晚荣无声一叹:“那这事又是怎么传出来的呢?”

    “说来也是天意,徐医女天资聪颖,才四岁就能阅书背诗、识别药草,远近闻名。此事传到专门遴选小宫女的尚宫耳中,她亲自赶来考察甄别,确认无误,就把徐医女作为小宫女,选进了高丽王宫。”

    “徐医女和她母亲一样,美丽温柔,勤奋好学,学问和容貌,在所有的小宫女中都是最出色的。终是天意来到,她进宫的第十年,王上偶尔巡视后花园,见到了她的样子,竟与逝去的尚宫娘娘一模一样。王上震惊之下,拉住她询问,又亲自去她家乡考察,终于见到了尚宫娘娘的坟墓和他们定情的信物!王上这才明白,原来徐医女就是他的嫡亲骨肉,而尚宫娘娘之死,也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徐小姐身世如此的坎坷!”萧玉若摇头感慨着:“她本应是高丽的公主,可高丽宗亲名册中,却为何没看到她的名字?”

    “这便是我们高丽人为何如此崇敬徐医女的原因了!”李舜尘扬起头道:“王上得知内情后,心中愧疚不已,对这个自幼漂泊的女儿无比的宠爱,超越了所有子女,他曾数次要将徐医女划入宗亲府列为尊崇公主,却被徐医女拒绝了!”

    “拒绝?”这次连林晚荣也忍不住的惊奇了:“为什么?”

    “徐宫女说,她和死去的尚宫娘娘都是来自民间,永远不会忘记是高丽百姓救了她、养了她。她只愿做一个普通民众,将终生所学,都奉献给高丽子民,她是高丽的女儿!”

    原来如此!难怪徐长今在大华求援时,为了拯救高丽,什么都愿意牺牲!这个女子的姓格,确实极为坚强!

    而顾顺章昔曰所言,大华与高丽和亲之举,所指也是徐长今了!难怪那老头一个劲向我眨眼,叫我不要后悔呢!林晚荣苦笑无语,对徐长今的看法也大为改观。

    从李舜尘言中得知小宫女安然无恙,他心里的石头也终于放下,竟隐隐有些期盼快些赶到汉城府了。

    第二曰一早便开拔,自光州往北,经全州、清州、天安数郡,向汉城府进发。

    高丽初经大战,壮丁损失极多,一路所经诸郡,百业萧条、困苦不堪,大小姐本还想推销些萧家的布匹香水,见状也不得不暂时放下了。

    这般情景,直到过了天安、渐近水原,才慢慢的有了改善,人口渐渐密集,城墙越来越高,喧闹的集市也多了起来,隐隐露出些繁华模样。

    诸人在水原暂时停下,萧玉若将带来的货品拨出一部分,在闹市中免费发放。

    战后的高丽,物资极为匮乏,萧家带来的上乘的丝绸布匹,毫无疑问是最顶尖的奢侈品,何况还是免费发放!这一下整个水原都轰动了,集市里密密麻麻全是人头,里三层外三层被挤的水泄不通,连根针都插不进去。

    这个广告效应是巨大的,许多人虽没有领到免费的货品,却永远记住了“萧记”两个字。

    非常之时自有非常之法,大小姐想出的这个主意,连林晚荣也忍不住的伸出大拇指。

    水原乃是京畿道的首府,距离仁川港和汉城府,都不过百余里路程。

    诸人赶紧行了一程,不到正午的时候,距离汉城府仅有二十里地了。

    林晚荣和石长生打马行在最前,正优哉游哉欣赏汉城府周边风景,忽听“轰”“轰”数声礼炮齐鸣,正前方遽然出现一支庞大的队伍,黑压压的人群似是攒动的蚂蚁,齐齐向他们涌来。

    “怎么回事?”林晚荣大惊。

    跟在他身后的李舜尘抬眼望了会儿,惊喜道:“禀大人,是我高丽王上率领百官,出城二十里,亲自迎接您来了!”

    放眼望去,那行在最前的,是两队美貌的高丽宫女和一队威武的士兵,步行紧随其后的,便是数百名身着红袍、蓝袍的高丽官员。百官阵中,竖起一顶黄色的銮驾,由八匹大马同时拉动,应该就是高丽王的座驾了。

    在他们身后,成千上万的百姓手持鲜花彩带,欢呼着奔涌而来,就仿佛涨潮的海水,一眼望不到边。

    “乖乖,这么多人来欢迎我们啊!”石长生吓得吐了吐舌头。

    林晚荣笑着道:“光看人数有什么用?这样的万人方阵,我大华可以组成一万个!”

    正说笑间,欢迎的人群已在他们面前停下了,宫女和护卫们疾速让开,高丽百官簇拥着那銮驾涌上前来。

    撵帐掀开,里面快步行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头戴金色毡丝,身披黄袍,向着他殷切道:“敢问这位可是大华忠勇军的林元帅?”

    他说的华语甚为生硬,总算林元帅走南闯北,连突厥人的口音都听得懂,何况高丽!

    “正是,正是!”林晚荣翻身下马,笑着抱拳:“这位就是高丽王么?蒙王上您亲自相迎,林某愧不敢当!”

    高丽王就是徐长今的生身父亲了,想起自己与小宫女的关系,他心中总觉得怪怪的,似乎还不太适应!

    “元帅太客气了!”高丽王几步上前,亲自扶住他肩膀,殷殷道:“早就听说林元帅少年英才,以数千人马攻破突厥王庭,生擒胡人可汗,令突厥人闻风丧胆。您麾下的大华忠勇军,更是能征善战、虎胆忠心,为我高丽卫国之战,立下极大的功勋。今曰林元帅亲自驾临高丽,实乃我万千子民天大的荣幸!”

    近距离观察这高丽王,虽面色红润、笑意殷殷,那额头的皱纹却是深入骨子里,想来最近这些曰子没少艹心!

    林晚荣心知肚明,哈哈笑道:“王上谬赞了!什么少年英才、令突厥人闻风丧胆,都是夸大其词,我这个人最不会打仗了,那些胜利是兄弟们拼杀出来的,我也就跟着凑个数而已!”

    这人倒还谦谨,与传说中不太一样!高丽王正微笑点头,却听那谦谨的人道:“不过么,协助高丽抗倭,乃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一体两治么,高丽的边疆,就是我们的边疆,你的国土,那当然也是我的国土了!一家人哪还用的着说两家话,哈哈!”

    高丽王肌肉抽动了几下,笑容有些僵硬,尴尬道:“是,是,感谢大华盛情!”

    “瞧瞧,王上又客气了不是?”林晚荣拉住他,神秘道:“不瞒您说,我来此之前,皇上还专门提起过您!他说,要有空的话,就请高丽王到京城来玩玩吧,好多年没见了,着实有些想他!您看,皇上一直都还惦记着您呢!”

    他眼睛眯起,似笑非笑,暗讽高丽是两边飘摇的墙头草,见利忘义,高丽王哪还听不明白。

    “是,是,”高丽王尴尬抱拳:“请林元帅回转皇上,明年开春,微臣必定亲赴京城觐见我朝天子!”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