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九章 又见长今


    “哪里,哪里!”林郎不好意思的打了个哈哈,牵着她的小手,疾速往里行去。

    门外的病患们都是自觉排队,一刻也不敢惊扰里面的大夫。见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小子,竟是罔顾长长的队形直接往里闯,忍不住的瞪目怒眼,狠狠望住了他。

    林晚荣嘻嘻笑着,双手合了个十:“对不住了,各位,我这事也挺急的,事关里面大夫一生的幸福,还请您见谅。”

    也不管高丽人能不能听得懂,一路闯到小楼的门前,恰逢那门扇悄悄打开,一个治疗完毕的病人踏出门来,他拉着玉若的手,心急火燎的闯了进去。

    入了门,便闻一股淡淡的檀香拂过鼻前,浮躁的心神顿时缓缓平抑。

    客厅极大,布置的简单优雅,门前放着几张桌椅,供病人等候使用,后面便是挂着帘子的诊疗处,看病的医生就坐在里面。

    透过不断飘摆的流苏,只见里面坐着一位医女,却是四五旬年纪,慈眉善目的望着他们:“年轻人,你和你妻子要看什么病?是不孕不育么?那我们医女可看不了!”

    幸亏林大人听不懂她的话,要不然准会暴跳如雷:什么不孕不育?说出来不怕吓死你!我光儿子一下就生了俩,眼下还有三个在娘亲肚子里待产呢!

    见非是想像中的人,林晚荣顿时大失所望,摇头叹息,却见大小姐偷偷拉了拉他的手,朝里面无声指了指。

    离这上了年纪的医女约莫三四丈处,还悬有一道帘子,隐见里面有一个窈窕的身影无声无息,安静之极。

    “谢谢了,我找里面的大夫看看!”林晚荣向医女作揖致谢,拉着大小姐的手,急匆匆往里冲去。

    “唉,她身体不适,不看病的——”那医女急忙起身阻止,却哪里赶得上他们的步伐。

    一步一步靠近,透过微微摇晃的帘子,那影影绰绰的身影看的愈发真切。

    几支早已干枯的杜鹃花,插在桌上的花瓶中,一个淡雅恬静的女子侧坐桌前,轻轻抚摸着那干枯的金达莱,凝望着墙上的字画,无声发呆。

    墙上挂着一幅泼墨山水,淡淡的青山上,漫山遍野的火红杜鹃开得正艳,就似是一幅宽广无边的红色地毯。不知从哪里飞来的杜鹃鸟,正在那鲜艳的花丛中展翅飞翔,几滴晶莹透红的泪珠,缓缓滴落在妩媚的花瓣上。

    “春红始谢又秋红,息国亡来人楚宫。应是蜀冤啼不尽,更凭颜色诉西风。”

    那一行哀怨的小诗,轻题在花丛之中,娟秀美丽,楚楚动人。

    这便是那“杜鹃啼血,子归哀鸣”的典故,昔曰林晚荣奉旨泡妞之时,曾以此一语,感动了许多的人,没想到竟被有心人绘成了画卷。

    许多时曰不见,小宫女依旧唇红齿白,那皮肤便如洗了鸡蛋清般通彻晶莹,双目圆圆亮亮,说不出的淡雅恬静。

    一件宽大的高丽长裙,将她动人的娇躯尽数遮掩,顺着洁白的颈项往下看去,那丰满的酥胸高高挺起,修长的大腿浑圆饱满,诱人之极。

    只是那无声的清风拂动她的长发秀裙,竟让她似弱柳般不禁风雨,楚楚可怜。

    “您好,是来看病的么,请问有什么症状?”小宫女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柔,她叹了口气,眼神渐渐的清澈,无声转过身来,提起桌上的小楷准备记录。

    “是啊,最近症状很多,”听不懂高丽语,单看她那神态,便知问的什么。林晚荣笑嘻嘻坐到她跟前:“例如,营养过剩,身体太壮,房事太猛,请小姐赐个良方吧!”

    “吧嗒,”小宫女手中的毛笔轻轻坠落,她颤抖着抬起头来,望见眼前这笑嘻嘻的面容,两颗豆大的泪珠瞬间涌出,一时说不出话来。

    “长今妹,你好吗?”林晚荣淡淡笑道。

    徐长今呆呆看着他,吹弹可破的肌肤染上一层火热的粉色,面色便如三月的桃花,她沉吟着,泪珠滚滚而落。

    “大人——”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颤抖着张开红润的小嘴,眸中水雾蒙蒙,双腿渐弯,缓缓跪了下去。

    她这一起身,便露出长裙掩映下凸起的小腹,看那模样,足有七个月的身子了。

    林晚荣大骇,猛地一把扶住她:“你干什么,这样怎么能跪?你想要我的命啊!”

    徐长今美目轻闭,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无力蜷在他怀中,拼命摇头:“大人,对不起,是我对不起您!”

    她透明的肌肤晶莹欲滴,美丽的眼睛轻轻闭阖,就如同染了雨露的梨花,娇弱不堪。

    面对这样无力的女子,林大人就算是个铁石心肠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他默默叹息了声:“长今小姐,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不太明白!”

    这一声长今小姐出口,顿把二人的距离拉开了十万八千里,徐长今娇躯疾颤,悲泣不已,身子哽咽着,仿佛就要断过气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小姐恼怒的白了他几眼,急忙探过身去,轻轻拍着小宫女的香肩:“长今姐姐,别怕,有什么话就说!他要敢开口骂你,我替你教训他就是!”

    小宫女悲声摇头,哽咽着,断断续续道:“萧大小姐,不关大人的事,都是长今的错!大人打我骂我,长今心甘情愿!”

    望着她那凸起的圆圆小腹,萧玉若喟叹摇头:“长今姐姐,非是小妹苛责你,这次,我也要为林郎说句公道话。你便是喜欢他,也不能采用这种手段啊!在他酒中下药,偷偷怀了林家的骨肉,却又一声不响的回到高丽。便是个太平时节,那也让人担忧不已,何况这里还战火连天的,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林家的骨血可就——”

    “对不起,对不起——”小宫女拼命的垂首,泪珠一行行坠落,怎么都不敢正眼瞧他。

    望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大小姐哪还狠得下心来责怪,见自己夫君沉默不语,忍不住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下:“还愣着干什么,你倒是说句话啊!”

    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能说什么?林大人苦笑着干咳几声:“大小姐说的对,长今小姐,你这样做非常之错误,下次可要注意了——哦哦,不对,你一定要好好检讨,我们林家的便宜,可不是白占的!”

    这人是典型的色厉内荏,萧玉若听得颇为无奈,只是小宫女的泪水的确让人心酸,不管她当初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与林郎有那一夕的露水姻缘,但想想她一个未婚的独身女子,突然挺起了大肚子,不知会有多少人在她背后戳脊梁骨。她身怀六甲,还要奔波在战火前线治病救人,也委实是个了不起的女子。

    这样一来,便再也兴不起责怪的心思了,望见徐长今那清澈而又羞涩的眼神,萧玉若只得摇摇头:“长今姐姐,你引他进去说些话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萧大小姐如此的知书达理,顿令小宫女无限的感激,她抬头偷偷望了大人几眼,却不敢言语。

    这诊疗室后面便是一间清幽的卧房,大小姐的意思是让他去与小宫女诉诉衷肠,林晚荣急忙拉住玉若的手,轻声道:“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在里面,有些害怕!”

    大小姐顿时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顶多让她再占一回便宜!

    “大小姐,谢谢您!”长今眼中饱含感激的泪珠,朝玉若深一鞠躬,大小姐急忙扶住她:“你这身子骨重,哪能行此重礼!与他说话的时候不要怕,他这人你也知道,嘴硬心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且安下心来!”

    林晚荣听得无奈苦笑,在她腰肢上轻揉了几下:“请问大小姐,你到底帮哪边啊?”

    玉若狠狠瞪他几眼,又默默望着小宫女挺起的肚子,羡慕的轻轻道:“谁也不帮,我只帮我们林家!”

    林晚荣心里一酥,仿如被拿住了七寸,老老实实点头,凑在她耳边笑道:“就冲这句话,宝贝,你将来的肚子,一定会比长今大上两倍不止。”

    大小姐轻呸出声,面红耳赤,浑身酥软。

    徐长今望着他们亲密的打情骂俏,眸中流露出深深的仰慕,她无声的拂起帘子,脸上泛起鲜艳的粉色,柔声恭敬道:“大人,您请进!”

    和长今还真用不着客气,林晚荣叹了声,一脚跨进房里。

    刚进了屋子,顿时愣了一下。屋子不大,正里面摆了一张鲜艳的粉色小床,窗户边垒了脚跟高的台子,台上放着一张矮脚桌,摆设就跟京中那一夜的情形一模一样。桌上床前摆满花瓶,擦得一尘不染,瓶中插的全是干涸的杜鹃花。

    杜鹃春来开花,此时已是深秋时节,这些枯萎的花朵,只怕在此已有半年不止了。

    他长长吁了口气,不知说什么好。

    徐长今呆呆望着他,眸中升起蒙蒙的水雾,她轻轻躬身下去,费力的取过放在旁边的一双布拖,温柔道:“大人,长今服侍您换鞋。”

    眼前的这一幕似曾相识,林晚荣急忙抢过她手中的布拖,怒道:“胡闹!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弯下腰去?”

    小宫女鼻子一酸,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颤抖着望住他:“大人,这是我们高丽的风俗!”

    “哪种风俗?是因为我是尊贵的客人吗?”大人恼怒道。

    徐长今脸涂丹霞,火烧一片,她默然摇头,扶他坐在炕上,便要双膝跪地为他脱鞋。

    林晚荣骇然失色,急忙扶住她沉重的身子:“免了,免了吧!你这不是服侍我,你这是要我的命!”

    小宫女脸色羞红,她身体无法蹲下,便倔强的将大人按倒在床上,为他取下鞋子、换上布拖,这才心满意足的望着他一笑,晶莹的泪珠瞬间又涌了出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望见她那清澈明亮的坚定眼神,林晚荣顿时心浮气躁,所有的埋怨都说不出口了。他一翻身坐了起来:“你说说,你上次那样对我,负责任吗你?”

    徐长今双颊如血,美眸通红,默默低头:“大人,对不起,对不起!”

    “光说个对不起就有用吗?”大人哼了声,恼怒道:“你知道你给我成熟的身体、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多么大的伤害吗?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喝女人敬的酒、再也不敢进女人的闺房——咳,咳,我老婆的除外——”

    “对不起,对不起!”小宫女哭泣不止,除了这三个字,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大人的话,叫她心中悲痛之余也有些纳闷:除了进你老婆的闺房,你还想进谁的?

    林晚荣发了一通脾气,见小宫女身体颤抖,脸色煞白,也实在不忍心了,只得干咳几声,哼道:“那你说说,你下次还敢迷那个歼我么?哼,最关键的时候,竟敢让我昏厥,荒谬,实在是荒谬!”

    此乃他平生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说话的声音自然大了些。

    小宫女脸红心跳,无声低下头去,声音细如蚊蚋:“不敢,大人,我永远都不敢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