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蜀道难 四
    官道之上,行人往来。
  
      就一般而言,若无大事是不许纵马驰行,以免伤到路人。当然,这只是一个约定俗成,并非律法。就算是律法,总有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不愿意遵行。若不然,那洛阳城里怎会有那许多的纨绔子弟?所以,杨守文倒也没有怪罪对方的行为。
  
      从衣装上可以看出,这些骑士应该是行伍中人。
  
      莫非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们才这样急匆匆的纵马疾驰呢?
  
      骑士中有一人越众而出,看了一眼杨守文,又看了看杨守文身后的三十六名扈从。
  
      这三十六名扈从,是集杨承烈与明琰精心挑选出来的锐士。
  
      虽然没有穿戴盔甲,可是从那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煞气,就能让人心中产生忌惮。
  
      “我乃剑南经略使帐下亲随,尔等何人,竟敢拦我去路?”
  
      杨守文听闻对方自报家门,不禁一怔。
  
      就在这时,桓道臣走过来,在他耳边低声道:“便是剑南支度、营田、处置、兵马经略使鲜于燕所部,看样子怕是出了事情,李司直切莫与之争执,会有大麻烦。”
  
      所谓剑南支度、营田、处置、兵马经略使,简称剑南经略使,其实也就是后来天宝十节度之一的剑南节度使前身。他也是剑南道最高军事、行政长官,堪称一方土皇帝。
  
      杨守文毕竟算不得是官场中人,所以对一些官职并不是非常清楚。
  
      他看了一眼桓道臣,便明白了桓道臣的意思。
  
      对付眼前这些人,且不可以露怯,否则对方一定会得寸进尺。桓道臣其实也是在提醒杨守文,莫要忘记了,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当下,杨守文朝桓道臣点点头,然后从随身挎包里,取出一枚青铜印,托在手中。
  
      “我乃司刑寺司直李易,奉司刑寺少卿明公差遣,前往梓州查访案情。”
  
      对方骑士原本是虎视眈眈,不过听了杨守文自报家门后,便松了口气,明显放松警惕。
  
      这时候,那个被摔出去的骑士也被人搀扶起来。
  
      说话的骑士见他无性命之忧,便松了口气,脸上的敌意也减弱许多。
  
      “原来是明府君所属……既然如此,那便算了,不过是误会而已。”
  
      明琰此前曾为蜀州刺史,看样子这骑士,与明琰倒也认识。
  
      他看了一下站在杨守文身后的杨茉莉,露出赞赏之色,“倒是一条好汉……李司直,卑职名叫李清,曾受府君恩义,说起来也是一家人。不过,卑职如今尚有要事,就不与李司直寒暄了。”
  
      “李将军,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方既然已经示好,杨守文也不会再纠缠不清。
  
      于是他摆手,示意身后扈从退下,让出一条路来。
  
      李清则策马从他身旁过去,不过在路过杨守文身旁的时候,压低声音道:“悉勃野人攻破鸡栋关,抚人戍全军覆没。而今吐蕃大军兵临白术水,虎视临邛,直接威胁蜀州。
  
      鲜于将军正调动剑南各州兵马,前往蜀州集结。卑职是奉命前往剑州,要剑州兵马出动。”
  
      杨守文听罢心里就是一震。
  
      悉勃野人,他是第一次听人提起。
  
      不过根据李清的描述,这悉勃野人应该是吐蕃的一个部落?也就是说,吐蕃人又东进了吗?
  
      去年,吐蕃大军兵进陇右,结果被唐休璟在洪源谷一举击溃。
  
      为此,器弩悉弄还失去了他手下大将麴莽布支的性命……杨守文虽被关进了宗正寺,但依旧能够得到外界的消息。去年底,器弩悉弄派使者到洛阳,与武则天和谈。
  
      席间,那器弩悉弄的使者还弄了一头狮子挑衅,结果被唐休璟帐下一个猛士所杀。
  
      没想到,这才过去多久,吐蕃人又忍不住了?
  
      杨守文才不相信,那劳什子悉勃野人是擅自行动。在他看来,若无器弩悉弄的指使,估计悉勃野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这一次吐蕃人太过突然,一点预兆都没有。而且他们自剑南道出击,朝廷很难马上得到消息。一旦他们在川西南站稳脚跟,势必会对整个剑南道带来巨大影响,甚至有可能,会波及到中原之地……
  
      “既然如此,那请将军快快赶路。
  
      黑大,取一匹马来,算是我向将军赔罪。刚才我的手下也是救人心切,还请将军原谅。”
  
      黑大牵着一匹马走上来,递给了李清。
  
      毕竟,杨茉莉刚才可是打死了一匹军马。
  
      杨守文的马,自然非彼等闲,绝非普通的川马可比。
  
      如果说刚才那摔出去的骑士心里还有点不舒服的话,看到了杨守文赔的马,那点怨气顿时烟消云散。
  
      “这怎好意思?”
  
      李清连忙客套两句,最终接受了杨守文的赔偿。
  
      他确有军务在身,没工夫和杨守文寒暄,于是便和杨守文拱手告辞。
  
      “干嘛要赔他马,若非茉莉,刚才他差点害了小铃铛。”
  
      李裹儿当然不满意这种结果,只是在场面上,她不会薄了杨守文的面子。但是李清等人前脚刚离开,李裹儿便一脸不高兴的埋怨道:“咱们的马,可比那匹破马强很多呢。”
  
      “小过莫要胡闹,此军机大事,自当优先。
  
      没想到,吐蕃人又开始闹事了……看样子去年他们受得教训还少,亦或者是陛下对他们太过仁厚,以至于器弩悉弄三番五次的挑衅。如此一来,剑南道怕将动荡。”
  
      对于军机大事,李裹儿是不懂的。
  
      但是听了杨守文的这番话,却让她的心里,对吐蕃人产生了一丝恨意。
  
      总有一日,要让父亲出兵,灭了那吐蕃不可……
  
      +++++++++++++++++++++++++++++++++
  
      与此同时,李清等人也在讨论杨守文等人的事情。
  
      他方才只报出自己是经略使亲军,却没有说明,他还是鹿头关的果毅都尉。两年前,他得明琰举荐,被鲜于燕收入帐下,拜营田使,算是鲜于燕的心腹。这也正常,大战已至,李清并不清楚杨守文等人的来历,哪怕杨守文的手中,有司刑寺司直印在手。
  
      “将军,就这么放过他们吗?”
  
      一名小校上前,轻声问道。
  
      看得出,他对杨守文的抱歉并不满意,道:“那厮也忒张狂,若非王十九命大,险些就死了。”
  
      李清脸一沉,厉声道:“那你想怎样?”
  
      “不过一司直尔,便杀了又有何妨?”
  
      小校话音未落,就见李清手中马鞭唰的一下子扬起,好像一条毒蛇般帅丑,啪的便抽在他的身上。这一鞭下去,直打得那小校衣衫破裂,肩膀上更留下一条血痕。
  
      “朝廷命官,也是你敢妄言生死吗?
  
      一司直尔?那可是堂堂的正六品官员,凡州府长史及长史以下之人,可以召唤推讯,并可将之停务禁锢。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一番话传出去,便是砍头都没有人敢来求情……你在谈论了是朝廷的律法,你要杀的,可是朝廷的六品官员……”
  
      小校被打得呲牙咧嘴,却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满之色。
  
      他不过是一小校,一直在巴蜀生活,又怎了解那司刑寺的司直,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将军息怒。”
  
      先前被摔落马下的骑士忙上前求情,“小六个瓜娃子没见过世面,怎知朝廷威严?
  
      他只是气不过而已,将军勿怪,勿怪!”
  
      李清倒也不是真想怪罪对方,只是想借此机会,警告一下这些手下。
  
      他看了一眼王十九,叹了口气道:“今次吐蕃犯境,本就突然;又有司刑寺所属秘密驾临,各府竟然全然不晓,其中必有蹊跷。别说我没有提醒过,大家都小心一点,莫要胡言乱语,以免惹来杀身之祸……好了,休要废话,咱们还要赶路。”
  
      李清说完,便纵马疾驰而去。
  
      一干小校则面面相觑,而后紧紧跟随。
  
      原本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一桩无关紧要的事情,却突然间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
  
      也许是李清想多了,但若是真的……
  
      李清一边催马赶路,脑海中却浮现出了杨守文一行人的模样。
  
      那李易,黑巾裹头,装束有些古怪;而他的手下,更一个个有剽悍之气,绝非等闲扈从,更像是行伍中人。按道理说,他一个司刑寺司直,虽然是个六品官员,可出行查案,何以还带着女眷?别的不说,只那个小丫头,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婢女。
  
      李清是新政人,虽说不是什么豪门子弟出身,但家境富裕,这眼界也不同于普通人。
  
      他能够得到明琰的赏识,并且成为鲜于燕帐下四使之一,靠的不仅仅是运气。
  
      心里,不禁生出了疑问,同时也有一丝丝警惕。
  
      看样子,应该把此事禀报鲜于将军。万一这李易另有使命,也好让将军早作防范……
  
      +++++++++++++++++++++++++++++++
  
      杨守文绝对想不到,不过是一场误会,却引来了李清的关注。
  
      他此刻已无心考虑李清的想法,吐蕃突然犯境,势必会带来巨大的影响,甚至会令整个剑南道出现动荡。虽说此事和他并无关系,但他却希望能够尽快赶到射洪,找到幼娘以后把她带走。
  
      所以,和李清分别之后,杨守文就立刻下令,队伍重新上路。
  
      这一次,他更加迫不及待,一路上不断让大家加快行进的速度。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当他们准备渡过涪水渡口的时候,梓州刺史却发出一道命令:关闭梓州境内的涪水沿岸渡口。(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