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飞乌蛮
碧空万里,阳光~щww~~lā
  
  大玉在空中展翅盘旋,时不时传来鹰唳声。
  
  官道上,一队车马匀速行进,马上的骑士清一色明光甲,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杨守文没有穿戴盔甲,催动大金迈着小碎步,走在最前面。
  
  四只獒犬忽快忽慢,围着大金打转,不时发出两声吠叫……
  
  “转过前面的弯儿,再有一个多时辰,就可以看到射洪县的城墙了。”
  
  桓道臣落在杨守文的身后,笑嘻嘻说道。
  
  杨守文点点头,正准备开口说话,就听到天空中传来大玉一声尖锐刺耳的鹰唳声。
  
  紧跟着,四只獒犬开始吠叫起来,此起彼伏,一下子打破了官道上的宁静。
  
  杨守文连忙抬头看去,就见那天空中,两只灰隼展翅飞来,看到大玉便立刻扑击。
  
  由于距离太高,所以杨守文看的并不是很真切。
  
  只觉得那两只灰隼的体型比大玉略小一些,但却看上去格外凶猛。
  
  大玉乍遇敌袭,却并未露出惊慌之色。它显示在空中一个盘旋,而后一声长唳,就迎着两只灰隼扑去。大玉的体型大,力量也很猛,且极为灵活。两只灰隼和它缠斗在一起,只片刻功夫,就被大玉打得翎毛飞散。
  
  “哪儿来的山隼?”
  
  杨守文蹙眉,露出疑惑之色。
  
  对于大玉的战斗力,他并不担心。
  
  只是那两只灰隼似乎不是野生灰隼,更像是被人驯养的猎隼。
  
  不过,不管那灰隼什么来历,看到大玉被它们攻击,杨守文的心里,便有些不舒服。
  
  于是,他一边询问,一边摘下了神臂弓。
  
  这神臂弓是当初武举时,薛楚玉赠送给杨守文的礼物,据说是薛仁贵当年的武器。
  
  只是,杨守文一直没有机会使用。
  
  这次他前来西南,明秀就顺便把这张弓带了出来。
  
  一路上,杨守文没少用它射杀猎物,对它的特点也了然于胸。
  
  见大玉受到攻击,杨守文就准备助大玉一臂之力。可未等他把神臂弓挽开,从前方官道的拐弯处,跑来了一群人。那些人一个个衣衫褴褛,而且身上都沾染血迹。
  
  为首的一个人,远远看到了杨守文,便高声喊叫道:“阿郎,救我!”
  
  杨守文定睛看去,大吃一惊。
  
  “老牛头?”
  
  他认出那喊话之人,心中顿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不是回射洪县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上去,竟如此狼狈……
  
  老牛头并不是一个人,他身上还背着一个浑身是血,已昏迷不醒的男子,身后还有二十余人。而距离他们大约二十米开外,还有一群人紧紧跟随。他们手持武器,衣着打扮也非常怪异,披散着头发,一边追赶,一边口中发出一连串的怪啸声。
  
  许是看到杨守文,老牛头心神一松,脚下一个趔趄,噗通便摔倒在地上。
  
  “九爷,保护九爷。”
  
  两个乞丐模样的男子见状,一边喊叫着,一边转身便拦住了身后的追击者。其余人,则七手八脚把老牛头搀扶起来,其中更有一人,把老牛头身上的男子接过来,背在了身上。
  
  杨守文见状,手中神臂弓一垂,挽弓引箭。
  
  神臂弓所用的箭矢,都是特制的箭矢,较之普通箭矢要长,要粗,非强弓难以射出。
  
  其形状,颇有点像汉代所用的赤茎白羽箭,箭杆暗红,箭镞呈三角菱形打造,上面还有血槽。
  
  咻!
  
  箭矢离弦,破空发出锐啸,在空中划出一道残影飞出。
  
  冲在最前面的追兵,甚至没有看清楚那箭矢飞行的轨迹,耳听箭啸声传来,当他抬头观瞧时,那箭矢已经到跟前,噗的一下子就穿透了他的胸口,把他一下子掀翻在地。
  
  “李君,好射!”
  
  桓道臣忍不住一声称赞。
  
  未等他话音落下,杨守文第二支赤茎白羽箭就已经射出。
  
  “阿郎,小心上面。”
  
  老牛头的喊声传来,杨守文只听到头上一声鹰唳,一阵恶风袭来。
  
  一只灰隼突然甩开了大玉,从空中俯冲下来,直奔杨守文。而杨守文此时手里只有一张神臂弓,他眉头一蹙,正要挥弓迎击,杨十六却从马车上腾身而起,身体在半空中旋动,一口弯刀飞出,快如闪电,狠狠斩在那只灰隼的身上。灰隼受致命一击,鲜血飞溅,在空中打了两个滚,便啪的落在了地上,显然已经没了声息。
  
  与此同时,半空中大玉少了一个对手后,突然间发威,利爪将另一只灰隼的翅膀撕烂。
  
  灰隼惨叫着从空中跌落下来,才一落地,四只獒犬已经扑上去,把它瞬间撕成了碎片。
  
  那些衣着古怪的人见状,一个个露出愤怒表情。
  
  他们口中更一连串的怪啸,甚至舍了老牛头等人,朝杨守文扑来。
  
  这一次,甚至不用杨守文开口,杨茉莉已咆哮着,挥舞双槌杀出。那对铁槌翻飞舞动起来,几乎无人能挡。而在他身后,十八名披甲扈从跃马而出,也冲进了战场。
  
  黑大一马当先,手中陌刀挥舞,血肉飞溅。
  
  而剩下的十八名扈从,则摆出了一个半圆的阵势,把两辆马车牢牢保护在其中。
  
  杨守文没有再冲过去凑热闹,而是策马来到老牛头身前。
  
  老牛头这时候,已瘫坐在了地上。
  
  身后的那些乞丐装束的人,则把那个昏迷的男子围在中间。
  
  “阿郎,你若来晚一步,小人就见不到你了。”
  
  老牛头看到杨守文过来,忙挣扎着站起,快走几步来到杨守文马前,而后放声大哭。
  
  “老牛头,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让你去见幼娘,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老牛头立刻止住了哭声,脸上露出了惶急之色,“阿郎,快去救小娘子。”
  
  “怎么回事?幼娘她怎么了?”
  
  “今日黄文清要杀害陈子昂陈公子,小娘子和我家团头听说之后,决定在半路拦截。却不想,中了那狗官和黄文清的诡计。以至于陷入重围之中。我家团头被黄文清重伤,小娘子见情况不妙,就让我们保护团头和陈公子撤离,她带人断后……”
  
  老牛头话音未落,人群中传来一个低弱的声音,“兕子,快救幼娘。”
  
  顺声音看去,杨守文看到那人群中,一个瘫坐在地上的中年人。若非他开口,杨守文根本无法认出,他就是陈子昂。只见他满身血迹,且伤痕累累,正瘫坐地上大口喘气。
  
  “陈叔叔?”
  
  杨守文只能从眉宇间,依稀辨认出他的身份,不禁大吃一惊。
  
  在他的印象里,陈子昂风度翩翩。
  
  三年前在昌平相遇时,他年纪虽长,可是那气度,那风韵,可谓光彩照人,给杨守文留下了深刻印象。可眼前的男子,却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那张脸,更瘦的吓人,颧骨高耸,整个人好像骷髅一样,一双眼眸,更如同死人般,没有光彩。
  
  “十六,照顾好陈叔叔。
  
  老牛头带路,幼娘现在何处?”
  
  “杏子坳,在杏子坳。”
  
  老牛头也是疲惫不堪,背着梁九郎逃亡,这一路上也让他精疲力竭。只是这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退缩,于是强撑着牵过一匹马,搬鞍认镫,跨坐在那马背之上。
  
  “阿郎,随我来。”
  
  “桓道臣留下,在此保护裹儿,其余人随我走。”
  
  杨守文说完,催马就走。
  
  十六名披甲扈从紧紧跟随,如同一阵风般从战场上掠过。
  
  杨守文在马上更一手枪,一手瓦楞金锏,枪锏并举,只杀的那些衣装怪异的追兵人仰马翻,血流成河。老牛头则催马紧跟在他身边,大声喊叫着,为杨守文指引方向。
  
  “这是怎么回事?”
  
  李裹儿被喊杀声惊醒,从马车上下来。
  
  那些追兵,此时已所剩无几,官道上横七竖八,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
  
  杨茉莉也已经退了下来,手持双槌,若凶神恶煞。而黑大则带着其他人追杀那些人,并且开始清点战场。桓道臣走到了一具尸体旁边,蹲下身子,面带疑惑之色。
  
  “这些是什么人?装束怎地如此奇特?”
  
  陈子昂在两个乞丐的搀扶下站起来,颤声道:“这些人……看装扮好像是铜山飞乌蛮。”
  
  “飞乌蛮?”
  
  李裹儿闻听,不禁露出疑惑之色,“那又是什么?”
  
  “飞乌蛮是梓州南部,居住在私镕山中的蛮子。
  
  据说,他们原本是南蛮人,早在蜀汉时期,在武侯平定南蛮后,迁徙而来,此后一直就定居在私镕山中。这些飞乌蛮大多性情古怪,且极为剽悍。他们善于驯隼,故而得了‘飞乌’之名。刚才那两只山隼,就是这些蛮子驯养出来……他们平日里靠打猎为生,与外界的联系,也只是互换山货,做一些交易,甚少在山外活动。
  
  这一次不知怎地,竟然和黄文清勾结起来。若非兕子及时赶到,我们怕是凶多吉少。”
  
  陈子昂毕竟是饱读诗书之人,虽遭逢大难,却依旧保持着几分风度。
  
  “你是谁?”
  
  李裹儿疑惑看着他说道:“兕子哥哥去了何处?”
  
  “在下陈子昂,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为了方便出行,李裹儿一直都是男装打扮。
  
  不过她那点化妆术,在陈子昂眼里却算不得什么。不过,陈子昂从李裹儿的言语中,听出了她来头不小。故而,陈子昂也没有拆穿李裹儿的身份,反而以公子相称。
  
  “我叫李过……你刚才说,你是陈子昂?
  
  就是那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陈子昂?你,你,你怎变成了这模样?”(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