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惊变 一

      射洪县城,满目疮痍。
  
      当杨守文随苏长史来到射洪县城外时,就见遍地狼藉。
  
      射洪县城的城门紧闭,门楼上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离很远,就能感受到那城门楼上的凝重气息。影影憧憧在门楼上走动的人影,以及刀枪在火光映衬下,隐隐泛出的寒光,无不显示出,此时此刻,笼罩在射洪县城上空的那种惶恐的气氛。
  
      “我是苏长史,奉孙长史之命迎接李司直返回,请速速开门。”
  
      苏长史在城门下高声喊喝。
  
      只是他的那个名字……杨守文忍不住笑了。
  
      城楼上的门伯探头向下查看,确认了苏长史的身份之后,便高声回应了一句。
  
      不多时,城门开启。
  
      “李司直,请随我来。”
  
      苏长史一马当先走进城门,迎面一个校尉模样的男子笑道:“苏长史,你总算回来了。
  
      孙长史可是派人询问了多次,看样子担心的很呢。”
  
      “废话,休要在朝廷上官面前胡言乱语,孙长史今在何处?”
  
      那校尉看到了杨守文,连忙收起脸上的嬉笑之色道:“孙长史在县衙,正等你回去。”
  
      苏长史瞪了那校尉一眼,扭头道:“李司直,咱们走吧。”
  
      杨守文大体上能够明白他们话语中的玩笑之意。
  
      按道理说,那校尉应该是称苏长史‘参军’才对,但却直呼其名,其中便有打趣的意味。
  
      想来苏长史平日里也没少因为他的名字被打趣,所以也没有动怒。
  
      杨守文朝那校尉点点头,便带着扈从穿过城门。
  
      待他们离开后,那校尉一边吩咐手下小校关闭城门,一边若有所思看着杨守文等人的背影。
  
      “参军,这位上官看上去年纪不大,可排场不小啊。”
  
      一个小校嬉皮笑脸凑过来道:“你看他们的盔甲,似乎比经略使手下亲随的盔甲还要好,而且都是一人双骑,真真是不同一般。依我看,这李司直的来头不简单。”
  
      “废话,从神都来的,哪个简单呢?”
  
      校尉瞪了小校一眼,目光再次落到了杨守文等人的背影上。
  
      那小校只看出了杨守文的扈从盔明甲亮,一人双骑。但他身为梓州并曹参军事,虽说一辈子未曾走出过梓州,可这眼力价却在,能够感受到那些扈从身上的剽悍。
  
      那绝非等闲扈从!
  
      而且从他们的兵器来看,都是上等工艺的横刀,长枪。
  
      但就是那一身行头,就价值不菲。一个司刑寺的司直,能配备如此扈从?还有,日间随孙长史一同进城的那些人,也都透着不凡。特别是孙长史的态度,更足以说明,这些人的来头……
  
      校尉的眼睛,不自觉眯成了一条缝。
  
      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机会,也许来了!
  
      +++++++++++++++++++++++++++++++++++++++++
  
      孙处玄年过三十,肤色略黑。
  
      他身材不高,大约在170公分左右,面颊瘦削,颧骨凸出。他并没有似许多人那样蓄须,只留着两撇小胡子,给人一种干练之气。当杨守文见到他的时候,孙处玄并未穿着公服,而是一身便装,头戴纶巾,正站在庭院之中,查看一具尸体。
  
      “李司直,你来了。”
  
      见到杨守文,孙处玄显得很平静,抱拳拱手道:“本官已经恭候多时。”
  
      杨守文也抱拳还礼,上上下下打量了孙处玄一番。
  
      这个小个子,不简单!
  
      孙处玄给杨守文的第一感觉不错,可即便如此,杨守文还是保持着警惕之心。
  
      “此次多亏了孙长史帮忙,不然下官现在不定还被困在渡口呢。”
  
      梓州,是下州,刺史为正四品。刺史以下,设有别驾,为从四品。而长史可算是州府的第三号人物,是从五品的官阶。杨守文这个司直,属六品官。虽然并非隶属关系,但是从品阶上,杨守文还是要低上一头。所以,面对孙处玄,他以‘下官’而自称。
  
      孙处玄笑道:“李司直客气,不过举手之劳,何必言谢?
  
      不过,李司直此次前来射洪公干,却遇到这种事情,恐怕要耽搁些许,还请包涵。”
  
      那双黑漆的眼睛,紧盯着杨守文。
  
      杨守文微笑道:“下官此次来射洪,奉太子密令,是为了找陈子昂确认一桩事情。
  
      说来,下官也有些奇怪。
  
      圣历元年,陈子昂丁忧还乡,何以被射洪县折磨成那般模样,而梓州州府却不闻不问?”
  
      如今的杨守文,已非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这些年他虽然不常在洛阳,可耳濡目染,接触的都是朝中权贵,自然也变得老练许多。两人在谈笑间,实则已经有了一次交锋。那孙处玄是想要询问杨守文的目的,而杨守文则直接告诉他,我是奉了太子的密令找陈子昂,为何他会受如此折磨?
  
      既然孙处玄在这里,那么陈子昂也就不可能再藏起来。
  
      所以,杨守文也就没有客气,直接发出了质问。
  
      孙处玄面颊微微一抽搐,露出尴尬之色。
  
      他犹豫一下,轻声道:“此事,确是本官疏忽。
  
      去岁射洪县令曾把此事呈报与州府,当时府尊因病返乡休养,又恰逢岁末,琐事繁多。本官接到密报之后,也未曾留意,只回信射洪县令,要他谨慎处置这件事。
  
      可本官未曾想到的是,射洪县令……”
  
      孙处玄的确是很头痛,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不单单是一件单纯的谋反案。
  
      陈子昂若是个无名之辈也就罢了,可他是朝廷致仕的官员,而且在文坛上名声响亮。
  
      若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那么陈子昂的事情很可能就会演变成对于清流的迫害……若不是段简已经死了,孙处玄说不得会把段简一并拿下审问。他万万没想到,段简竟然会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对付陈子昂。传扬出去的,绝对会引发整个士林震动。
  
      当然,如果陈子昂死了,也就罢了。
  
      偏偏陈子昂现在没死……这件事就变得麻烦了!
  
      事实上,不仅是孙处玄没有想到,整个西川的士林,也都没想到段简会这么大胆子。
  
      不过孙处玄并未推卸责任,而是主动把过错揽到了身上。
  
      这也让杨守文对他高看了几眼,没有再继续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而是迈步走到了那尸体旁边。
  
      “这是何人尸体?”
  
      孙处玄连忙侧身让开,轻声道:“此人,就是段简。”
  
      “哦?”
  
      杨守文的目光,在段简的尸体上扫过。
  
      “他被人杀了?”
  
      孙处玄苦笑道:“正如李司直所见。”
  
      此时,孙处玄的气势已经完全被杨守文所压制。原本,他还想询问杨守文的目的,可现在,他的心思已经有些乱了。在不知不觉中,孙处玄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今日本官渡河后,正准备与前军汇合,却得到消息,射洪发生暴乱。
  
      那些飞乌蛮突然在县城里发动了攻击,并且闯入县衙,杀死县尉王猛。射洪县令眼见情况不妙,于是在书房自尽。飞乌蛮洗掠县城后,迅速撤离,而今不知去向。
  
      此前,本官曾接到消息,说射洪县城外有盗匪。
  
      如今看来,那些盗匪就是飞乌蛮……只是本官却不明白,飞乌蛮这些年一直很老实,为何突然间造反作乱?”
  
      杨守文却没有回应,而是蹲下身子来,招手示意把灯火靠近一些。
  
      孙处玄也没有动怒,反而接过一支火把,凑到了尸体旁边。
  
      “段简,是在书房自杀?”
  
      “下官赶到时,确在书房见到了他的尸体。”
  
      “他用何物自杀?”
  
      “佩剑。”
  
      “拿来与我看。”
  
      孙处玄闻听,连忙把一把宝剑递过来。
  
      司刑寺做的就是推理断案之事,在孙处玄看来,杨守文既然挂着司刑寺司直的职位,想必在这方面也是高手。所以,他索性把事情交给杨守文,他在一旁进行协助。
  
      “孙长史,你真以为,他是自杀?”
  
      良久,杨守文把宝剑还回去,扭头看着孙处玄。
  
      孙处玄嘴角微微一抽搐,旋即苦笑道:“其实,本官到了现场之后,第一眼就觉得,有点古怪。可是后来根据勘查,又觉得他确是自杀,所以本官也有些拿不准。”
  
      “他不是自杀。”
  
      “啊?”
  
      杨守文从随身的挎兜里取出一方手帕,擦了擦手。
  
      “乍一看,段简是自刎而亡。
  
      可是……你看,段简右手上的老茧明显多于左手,这至少说明,段简不是左撇子。但若我们从伤口来看,段简的伤口是由由右而左造成。一般来说,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是左手持剑才对。段简明明不是左撇子,为何自杀时,却要用左手持剑?此其一!
  
      其二,自刎身亡,伤口往往是由上而下,这样可以方便发力。
  
      但段简的伤口,很明显是由下而上……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以为只有一个可能。
  
      有人在他背后将他制住,而后……此人应该比段简高,而且所用的武器,也并非段简的佩剑,而是一口弯刀。这个人,和段简相识,而且伸手极为敏捷。你看段简的脸上,表情很平静。从衣服上的褶皱来看,他甚至没有抵抗,便被对方杀死。
  
      所以我判断……”
  
      杨守文说着话,便绕到了孙处玄的身后,突然一把将他搂住,而后以手作刀,在孙处玄的脖子上抹了一下。
  
      “段简,应该就是如此被杀。”
  
      杨守文的动作实在太快,快的令孙处玄来不及做出反应。
  
      甚至当杨守文松开他之后,庭院里的那些随从才反应过来,齐声呐喊便围了上来。
  
      “都给我退下。”
  
      孙处玄惊魂未定,不过还是明白了杨守文的意思。
  
      他连忙喝退了随从,闭上眼睛,体会了一下刚才杨守文手掌抹过自己脖子时的感受,而后又快步走到段简的尸体旁边,手举火把,蹲下身子仔细查看段简的伤口。
  
      “没错,就是如此!”
  
      他喃喃自语道:“我就说,在看到尸体的第一眼时,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旋即,孙处玄又站起来,走到杨守文的身前。
  
      “李司直,不若我们去书房再勘查一番?”
  
      这也是一个一旦工作起来,就废寝忘食的家伙。他甚至忘了,杨守文刚到县衙,而且还是经过了一番周折。从晌午到现在,杨守文甚至水米未进,早已显出疲惫。
  
      不过,对孙处玄的认真,杨守文倒是非常赞赏。
  
      他并未拒绝孙处玄,只笑着问道:“孙长史,我的扈从现在何处?还有,陈子昂如今情况如何?”
  
      孙处玄一拍脑袋,露出了赧然之色。
  
      “看我这记性……李司直放心,本官已经安排他们在陈府休息,陈子昂也被安排在那边,并且已经找先生诊治过了。对了,李司直这一整日都在忙碌,想必也饥渴了。
  
      不如咱们先用饭,待会儿再去?”
  
      杨守文想了想,沉声道:“用饭倒不必着急,烦劳孙长史一件事,派人看住射洪黄府,不许任何人出入。咱们先去书房,若不然,怕是有山珍美味,我也吃不下。”(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