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惊变 三
    杨守文回到陈府的时候,已是夜半。
  
      这座昔日里曾承载射洪无上荣耀的府邸,在经过了一场动荡之后,透出迟暮之气。
  
      庭院中,守卫森严。
  
      三十六扈从分为两班,轮流在府中巡视。
  
      客厅里灯火通明,四只獒犬匍匐在大门外的门廊上,看到杨守文出现,立刻兴奋的迎上来。
  
      大玉则栖息在庭院的树梢上,颇有些傲娇的看了杨守文一眼,但并没有什么动作。倒是李裹儿被四只獒犬惊醒,兴冲冲跑出客厅,那娇俏的粉靥上流露几分焦虑。
  
      “兕子哥哥,可找到幼娘了吗?”
  
      杨守文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迈步走进了客厅。
  
      “杨茉莉,回去休息吧,天亮之后,咱们进山。”
  
      杨茉莉就坐在客厅的角落里,大脑袋一点一点,正打着瞌睡。
  
      听到杨守文的吩咐,他连忙起身,“那阿郎也早点休息,茉莉困了,要去睡觉。”
  
      说完,杨茉莉便离开了客厅。
  
      李裹儿这时候,也吩咐小铃铛两个婢女去准备晚饭。她看得出来,杨守文很疲惫……
  
      在客厅里坐下,杨守文有些心不在焉。
  
      他突然问道:“陈君情况如何?”
  
      李裹儿气呼呼道:“陈君的两腿被挑断了脚筋,那来诊治的先生说,恐怕很难痊愈。
  
      我已派人去神都,请教太医韦慈藏。
  
      他的医术高明,也许能够助陈君康复。只是梓州距离神都千里之遥,我不知他何时能有回讯。”
  
      韦慈藏?
  
      杨守文脑海中,立刻闪现出那位鹤发童颜的老先生模样。前年他从长洲返回东都,因为路途劳顿,加之被淋了雨,而后又历经一场大战,结果到了东都就病倒了。
  
      当时他面临武举恩科,幸亏这韦慈藏出手,及时把他治愈。
  
      从这一点而言,韦慈藏的医术确实高明……可是脚筋被跳断,又岂能轻易的治愈?
  
      反正,杨守文不抱太大的希望。
  
      “对了,那个梁九郎情况如何?可安置妥当?”
  
      “哦,都已经安顿好,就在旁边的下院里,老牛头在那边照顾。
  
      这里的先生说,梁九郎伤势虽重,却并无太大危险。他身体底子好,且练的又是横练功夫。那个姓黄的虽然出手狠毒,却并未伤到要害,只需将养一些时日便可。”
  
      李裹儿一边说着,一边挺着胸,昂着头。
  
      脸上带着几分骄傲,看着杨守文,那意思分明是说:你看我多厉害,快点来夸我!
  
      杨守文的心情也因此好转许多,笑着道:“小过果然厉害。”
  
      的确,李裹儿能够把这么多事情说的这么清楚,说明她也用了心。你要一个公主去过问一个乞丐的伤势?又要她把事情处理得当?简直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而李裹儿,的确是展现出了几分非凡的才能。
  
      “兕子哥哥,那幼娘她……该如何是好?”
  
      “天亮后,我会带悟空和大玉他们进山,到时候让杨茉莉陪我同行即可。你在县城里可以走走,到时候记得让十六和大猫陪着你,以免遇到什么麻烦。这飞乌蛮虽然撤走,可我却觉得,事情不会结束。这段时日,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变故发生。”
  
      “哦!”
  
      李裹儿露出闷闷不乐之色。
  
      她想要跟随杨守文一同进山,可她更清楚,杨守文这次进山不是游山玩水,弄不好会与人搏杀。自己虽然粗通剑术,但要说与人搏命,还远远不够,跟着反而会变成累赘。
  
      所以,裹儿不开心,裹儿不高兴,但裹儿绝不会去无理取闹!
  
      看着她委屈,又懂事的模样,杨守文心中不禁感慨。
  
      这真是那个历史上的安乐公主吗?真的是那个被史书中记载,骄奢无度,狠毒残忍,杀父弑君的‘悖逆庶人’吗?至少从裹儿现在的表现看,她或许不讲道理,却绝非那种骄横之人;她或许喜欢奢华的生活方式,但与‘无度’二字,绝无关联。
  
      为什么史书里会有那样的记载?
  
      杨守文也不太清楚!
  
      只是有一点,他却知道:历史是胜利者书写。
  
      中国的历史,自李世民篡改起居注之后,史书里的那些记载究竟有多大的可信度?也许只有编撰者自己心里明白。尽信史,不如不读史……这句话倒也并非没有道理。
  
      ++++++++++++++++++++++++++++++++
  
      第二天,天公不作美。
  
      杨守文起床后,就发现外面下着小雨。
  
      其实从昨天晚上,雨就时断时续的下个不停。只是他没想到,这场雨竟延续到了现在。
  
      比之昨晚的零星雨滴,清晨这场雨,略显靡靡。
  
      杨守文洗漱完毕后,站在门廊上向外观瞧。他眉头紧蹙一起,脸上露出了燥郁之色。
  
      这场雨,定然会使得进山搜索,变得更麻烦!
  
      四只獒犬精神抖擞,跟在杨茉莉的身后,已经在庭院门口集结。
  
      黑大等十八名扈从也卸下盔甲,换上紧身短衣打扮,列队在大门外。看到杨守文出现,大玉扑棱棱从空中落下,稳稳站在了杨守文的肩膀上。杨守文的肩上,披着一块小牛皮鞣制的垫子。大玉指爪锋利,若没有这层垫子,保不齐会抓伤杨守文。
  
      “李君,不若等雨停了再进山?”
  
      桓道臣迎上前,低声劝说。
  
      杨守文摇了摇头,“幼娘在山里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区区小雨,尚不足以让我止步不前。倒是大猫,你今天留在县城里,要配合孙长史行动才是。那黄家,不必在意,只管查抄了就是!如果有人找麻烦,便请出金锏打杀了。”
  
      杨守文也是考虑了一整晚,最终下定了决心。
  
      他不想再继续耽搁下去,想要速战速决……若找不到幼娘,就拿那黄家人开刀。
  
      桓道臣脸色微微一变,忙躬身道:“我知道了。”
  
      “对了,算算时间,四郎差不多也该到了。
  
      你与孙长史说一下,四郎乃前蜀州刺史明琰的族侄。若有什么问题,便与他商量。”
  
      “喏!”
  
      桓道臣再次躬身领命,退到了一旁。
  
      杨守文径自走到大门外,翻身上马。
  
      就在他准备动身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李裹儿的呼唤声,“兕子哥哥,一定要把幼娘带回来啊。”
  
      回头看去,只见裹儿站在门廊上,笑靥如花。
  
      他朝裹儿点点头,便催马离去。
  
      出坊门,前方突然跑来了五个人,拦住了杨守文去路。
  
      为首之人正是老牛头,他躬身道:“郎君要进山的话,小人愿为郎君领路……他们四个,都是九爷手下。郎君不嫌九爷卑微,更出手相救,孩儿们心里都非常感激。
  
      他们四人常年在山里行走,对青石岭的情况非常熟悉,愿为郎君效犬马之劳。”
  
      杨守文眼睛一眯,向老牛头身后四人看去。
  
      这四个人,看上去年纪都不算大,却个个生的精壮。
  
      肤色略有些黑,透着一种古铜色,显然是经常在野外活动。他们的个头不高,生的浓眉大眼,而且眼眉有些相似,应该是兄弟四人。四人身穿紧身短衣,背负猎弓,腰胯猎刀,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剽悍之气。
  
      “你们,叫什么名字?”
  
      杨守文沉声问道。
  
      为首的青年忙开口道:“小人四个都姓涂,乃本地的猎户。
  
      早年间,九爷与我们有救命之恩,听闻九爷有难,我们连夜赶来,今早才到了城中。郎君是九爷的恩人,也就是我兄弟四人的恩人,所以特前来,为郎君效力。
  
      小人名叫涂山龙,他三人是我兄弟,叫涂山虎、涂山豹、涂山鹰。
  
      那青石岭的地形,我四兄弟了然于胸。还请郎君莫要嫌弃,让我等可以为郎君分忧。”
  
      这涂山龙说话倒是条理清楚,令杨守文颇为赞赏。
  
      他看了看老牛头,见老牛头朝他点头,意思是说:这四个人可以相信。
  
      “既然如此,便上马吧,咱们出发!”(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