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惊变 四
细密的雨丝,自天上无声落下,润湿了青石岭。
  
  整个青石岭在晨雾中,恍若道骨仙风,透出一种凡出尘的绝妙气质,在晨雨的浇灌下,更显妖娆。
  
  若是赏景,这的确是难得的美景。
  
  可若是在山上找人,这细雨,这晨雾,又似乎有些不太相称。
  
  杨守文取下头上的斗笠,停下脚步。
  
  这山路比之昨日更加泥泞,行走起来,非常吃力。
  
  倒是那涂家四兄弟,也许是常年狩猎的缘故,在山路上奔行,显得格外轻松……
  
  青石岭,在这靡靡细雨中,格外安静。
  
  雨水不但令道路泥泞,也冲刷去了一些线索,使得杨守文一行人的度,不得不放缓下来。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了一声鹰唳。
  
  杨守文眼睛一亮,大声道:“大玉有现,咱们快点过去。”
  
  四只獒犬随着他一声令下,便窜入了密林之则脚下生风,带着涂家四兄弟直奔大玉盘旋之处跑去,只剩下黑大老牛头等人,在他们身后吃力的追赶着。
  
  “好鹰!”
  
  涂山龙一边奔走,一边称赞道。
  
  他倒不是拍马屁,而且自肺腑之言。
  
  要知道,这山中讨生活,除了自身的本领外,一只獒犬,一头神鹰,绝对可以如虎添翼。
  
  只是,好的獒犬不容易找,那神鹰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有的时候,他们甚至想去找那些飞乌蛮,向他们求一只鹰隼。不过,飞乌蛮的鹰隼虽然出卖,可价格却极为昂贵。莫说他们这种小猎户,便是县城的豪商,也未必能买得起。
  
  杨守文笑道:“这是自然,大玉可是鹰中之王呢。”
  
  大玉的凶悍之处,杨守文非常清楚。
  
  早年间大玉还是幼鸟的时候,就敢扑击薛讷的家人,其性情中的剽悍,可见一斑。而这几年,大玉也已经张开,并且越神骏。它并不常在家中,据黑大说,大玉经常会飞去北邙山中,和那些山中的鹰隼虫蛇搏杀,其战斗力之强悍,是北邙之主。
  
  “是个死人!”
  
  就在杨守文和涂山龙交谈的时候,獒犬已经找到了线索。
  
  大玉现的,是一具尸体,看装束,应该是黄家子弟。
  
  涂山鹰蹲下身子,把尸体检查了一遍,而后从那尸体上取下一个袋子,递给了杨守文。
  
  “是被毒蛇所杀,应该是山里常见的五步银环。
  
  这种蛇毒性很大,基本上被咬中之后,没有生还可能。附近没有现他的武器,应该是被其他人拿走……郎君,看样子他们遇到了麻烦,他们的对手,可不简单。”
  
  这时候,老牛头和黑大等人也赶到了。
  
  老牛头看了一眼那尸体,便立刻说道:“阿郎,此人名叫黄廿三,是黄文清的侄儿。”
  
  杨守文蹙眉,环视四周。
  
  “黑大,你带着人四处搜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现。”
  
  “郎君,我们随黑老爷一起吧,这山林之中不比集镇,有许多危险,我们更熟悉一些。”
  
  涂山龙连忙请命,言语中透着几分恳求。
  
  他的心思,杨守文岂能不知?
  
  说是为了报恩,可是又有几人不向往美好的生活?看老牛头就知道,今日入城之后,那些平日里不用正眼看他们的坊兵武侯,对老牛头都是低眉顺眼,颇为恭敬。
  
  老牛头没有对他四兄弟说明杨守文的身份,但言语中却流露出,这可是大贵人的意思。
  
  涂家兄弟自然不甘心做一辈子猎户,如今有了希望,自然想要证明自己。
  
  杨守文点点头,摆手示意黑大带着他们。
  
  他打开了那个袋子,从里面取出一口奇形飞刀,不由得愣住了。
  
  刀长六寸,呈竹节形状,需要以特殊的手法才能投掷。
  
  老牛头道:“这是黄文清的竹节刀。”
  
  “哦?你认得?”
  
  “小人当然认得……黄文清平日里慈眉善目,但实际上却心狠手辣。
  
  小人曾在无意中见过他动手,所用的是一杆竹节抢,非常诡异。后来九爷和起过黄文清,言他刀枪双绝。枪名竹叶青,原本指的是本地的一种毒蛇。不过黄文清的竹节抢,就如同那竹叶青毒蛇一般,阴损狠毒,就连九爷也颇有些顾忌。
  
  除此之外,黄文清还能掷一手好刀,就是阿郎手中这种飞刀,本名竹节刀,不过九爷说,叫做掌清家传有一种功夫,可是指掌柔若无骨。对敌时,他会将这掌中蛇藏于指掌间,在搏杀时,能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而且,他能再三十步内例无虚……九爷说过,这黄文清的身手,在梓州境内,怕无人能敌……”
  
  竹节抢,竹节刀?
  
  杨守文越听,越觉得有些古怪。
  
  他仔细打量手中的这口飞刀,片刻后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件事。
  
  梅娘子号称岁寒三君之一,除了她之外,还有兰夫人和竹郎君两人,据说非常神秘。
  
  而梅娘子也是以梅花针作为自己的标志,难道说……
  
  想到这里,杨守文心里咯噔一下。
  
  隐隐中,他已经猜出了那黄文清的来历,莫非就是那岁寒三友之中的‘竹郎君’不成?
  
  可是,梅娘子和竹郎君应该相识,是同伙才对。
  
  为何幼娘要执意杀人?
  
  还有,到目前为止,梅娘子一直下落不明,似乎失去了踪迹。
  
  亦或者说……
  
  杨守文猜到了这其中的可能性,非但没有感到轻松,反而越的紧张起来。
  
  如果,如果黄文清真的是那岁寒三君的话,幼娘能是他的对手吗?
  
  想到这里,杨守文的心情也变得更加焦虑起来。
  
  他把手指放进口中,嘬口出一声尖锐的口哨声。栖息在树梢上的大玉,立刻展翅腾空而起,朝着山中飞去。
  
  “咱们,继续找。”
  
  雨,越来越大。
  
  入夜之后,雨势陡增,米粒大小的雨滴落下,敲打枝干,出啪啪的声响。
  
  黄文清一身黑衣,头戴帷帽,静静蹲在低矮的灌木丛中。雨水顺着帽檐流淌,打湿了他的肩头。可是黄文清却如同一尊没有生命的石像般,一动不动的隐藏在黑暗中。
  
  已经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大动干戈了?
  
  黄文清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原以为幼娘手到擒来,却没想到这小丫头却好像这青石岭的精灵一样,难以对付。
  
  在他的记忆里,哪怕是梅娘子,也没有小丫头这么难对付。
  
  才不过一夜的时间,他就折损了三个族人。
  
  小丫头所学驳杂,而且全无规律。这两天一夜过去,黄文清的手下精疲力竭,却连小丫头的影子都没有找到。这也让黄文清感到害怕,直到此刻,他才感受到了幼娘的恐怖。
  
  这个小丫头,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坚韧和冷静。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她比梅娘子还要难对付……而且,她在不断的成长。从昨天到现在,黄文清可以清楚感受到,幼娘的进步。如果这次放走了她,日后她真正成长起来,一定能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梦靥。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将她猎杀之。
  
  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话说,叔父今天去了何处?已经一整日没有见到他了。”
  
  “不太清楚……天亮之后,阿翁便独自离开,让我们在这里继续追杀那小娘……有没有这种必要啊!那瓜娃子说不定早已逃走,又怎可能留在这里和我们纠缠?”
  
  “不好说,你也知道,那瓜娃子有多难对付。
  
  这一年来,她给咱们带来了多少伤害?叔父想必也是不想放虎归山,所以才让我们追杀吧……别啰嗦了,小心一点,那小娘可难对付的紧,别着了她的道,白白送命。”
  
  说话的,是两个黄家族人。
  
  从他们的声音里,可以听出他们现在,一定是疲惫至极。
  
  黄文清藏身在灌木丛中,默默看着两个族人从身前经过,却没有半点出面招呼的意思。
  
  这几年,黄家子弟养尊处优,可是大不如从前了。
  
  黄文清心里默默念叨着。等这件事处理干净之后,要好好的训练他们一番才是。想当初,黄家凭刺杀而家,所为的读书和功名,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些资本。
  
  可现在,黄家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可是习武之人,却变得少了!
  
  黄文清心里非常清楚,幼娘一定不会逃离。
  
  如果她要逃走,早在一年前就可以离开。这是一个报复心很强,同时也很执着,又恩怨分明的小丫头。阿梅倒是好运气,找到了这么一个徒弟,就算是死了也能瞑目。
  
  可是自己……
  
  不仅仅是黄家面临这种青黄不接的状况,包括阿兰家中也是如此。
  
  但阿兰的情况要好一些,毕竟他背靠苏氏,且一直让家族子弟在江湖中行走,不至于像他一样,想找个衣钵传人都难。如果阿梅当初不犯傻的话,他甚至想找梅娘子商量一下,能不能让幼娘也拜在他的门下……只是,没有如果!他和幼娘已经成为生死仇人。
  
  就在黄文清思绪有些混乱的时候,耳廓传来一声轻弱的弓弦声响。
  
  紧跟着,一个黄家子弟出一声惨叫,身边的同伴立刻趴在地上,惊恐的大声喊叫。
  
  一直在等着你呢!
  
  黄文清刚才虽有些分心,但是反应却极为迅。
  
  弓弦声响的一刹那,他已经回过神来,并且准确找到了那弓弦声响出的位置,如同一直山猫似地,从灌木丛中窜出,朝着一个大树飞奔而去,同时扬手,打出了三支竹节刀……(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