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惊变 五
娇小的身影从繁茂的枝桠中窜起,在大雨中,恍若一个幽灵。
  
  身躯在空中扭曲折叠,呈现出一个极为古怪的形状,玄之又玄躲过那三口竹节刀。
  
  身形落地的刹那,脚下好像生了弹簧,噌的再次窜出。
  
  “小丫头,看你哪里跑?”
  
  黄文清手中出现了一杆色泽翠绿的长枪,唰的便刺向那娇小的身影。
  
  只是,娇小身影的速度却奇快,在扑出的一刹那,猛然低头甩发,一点寒星出现。
  
  “梅花针,夺魂丝!”
  
  黄文清不禁吃了一惊,身形在空中一个转体,手中长枪扑棱一颤,耳边传来叮的一声轻响。
  
  不过,也就是他旋身刹那,娇小的身影和他错身而过。
  
  在黄文清身后,两个黄家族子才反应过来,拔刀便要上前阻拦。
  
  只是未等他二人走进,耳边就传来了黄文清的惊呼声,“小心。”
  
  娇小身影在半空中身体突然舒展开来,宛如在凌波中舞动的仙女。从她的手中,飞出两道光毫,一道向黄文清辞去,另一道则刺向了黄家族人。那两个黄家族人,其中一个反应迅速,噗通便趴在了地上。他只觉一股冷风从头顶掠过,紧跟着就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惨叫声。
  
  而另一边,黄文清站稳身形,举枪啪的把那道向他袭来的光毫挡住。
  
  娇小的身影一击得手,也不管那结果如何,身形便没入瓢泼雨中,眨眼就消失不见。
  
  “夺魂丝,悬空剑……没想到阿梅把这压箱子的手段也传给你了,那更饶你不得。”
  
  黄文清发出一声怒吼,便朝着娇小身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那幸存的黄家族人,直到黄文清的咆哮声消失在山林中后,才缓缓从湿漉漉的地上爬起来。
  
  他身体颤抖着,擦亮的火折子。
  
  “十一郎,十一郎你可还好?”
  
  那火折子微弱的火光,照亮了他身前的景象。
  
  在不远处,一具被利箭穿心的尸体倒在血泊中,而距离那尸体两三步远的地方,则倒着另外一具尸体。眉心有一个扁平的伤口,明显是利剑所为,此刻正汩汩流淌鲜血。
  
  而那个名叫十一郎的黄家族人,已经气绝身亡。
  
  雨水噼啪落在树上,地上……
  
  寂静的山林中,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号角声,令人不寒而栗。
  
  那黄家族人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突然把手里的火折子扔在地上,口中发出一声尖叫,连滚带爬的跑了!
  
  +
  
  “听到没有?”
  
  杨守文突然停下脚步,招手示意随行人员停止行进。
  
  空旷的山野中,回响着呼呼的风声。
  
  涂山虎四兄弟相视一眼,疑惑问道:“是风雨声,怎么了?”
  
  “不对,我好像听到了别的响动……朝左拐,然后一直走。”
  
  “郎君,朝那个方向走,可就要进深山了。那深山里,地形复杂,而且多虫蛇猛兽,若孤身进入,只怕会有危险。郎君的朋友一个人,应该不会往深山里去才是。”
  
  理论上讲,似乎是这样子。
  
  杨守文却摇摇头,轻声道:“我虽然已有三年未见过幼娘,也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事情,如今身手如何。可是,听老牛头还有陈子昂所描述的情况,她那执拗的性子,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在我们想来,她应该是设法逃离、脱身才对。可万一……幼娘不是为了逃跑,而是想要找刺杀黄文清呢?这深山老林,确是天然杀场。”
  
  “郎君是说,你的朋友想要在这深山里……”
  
  涂山龙四兄弟的脸上,露出了无法相信的表情。
  
  杨守文眯着眼睛,抬起头,目光透过密林,向大山深处看去。
  
  他仿佛自言自语道:“我觉得,我和她,很近……向左,我们往深山里走。涂山龙你们在前面开路,茉莉压阵。”
  
  说着,他又蹲下来,搂住了八戒。
  
  “八戒,你家主人就在前面,感受到了吗?”
  
  八戒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杨守文的意思,猛然发出一声嚎叫,在雨夜的从林中回荡。
  
  一般而言,四只獒犬出动,悟空当先,八戒和小白龙居中,沙和尚则拖后。
  
  但这一次伴随着八戒的这一声嚎叫响起,从来都是偷奸耍滑的八戒,占居了引导的位置,而悟空则自动退到了它的身后。
  
  杨守文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他对涂山龙道:“八戒是幼娘养过的,它没有忘记它的主人。
  
  没错,就是这个方向……它已经感受到了幼娘的气息,咱们跟着它走,你们保护好它们。”
  
  涂家四兄弟相视一眼,看着那四头獒犬,不禁露出羡慕之色。
  
  四兄弟都是爱狗的人,杨守文既然如此吩咐,他们也不敢怠慢,连忙跟在獒犬身后。
  
  雨,渐渐变小了。
  
  到后半夜时,细雨停歇。
  
  山间蒸腾起了迷蒙水汽,萦绕密林中,令人恍若置身于仙境。
  
  不过,这也使得杨守文等人的行进速度放缓,一来道路泥泞湿滑,二来山林中水汽弥漫,难以辨别方向。若非有涂家四兄弟,杨守文一行人说不定会在山中迷路。
  
  “郎君,前面就是老爷坡,也是青石岭的中心地带。
  
  大家最好小心一点,这里的路不太好走,而且常有虫蛇出没,咱们切莫要掉以轻心。”
  
  涂山龙话音未落,忽听得前方传来八戒的吠叫声。
  
  “八戒有发现。”
  
  杨守文甚至来不及回答涂山龙,快步上前。
  
  就见八戒和悟空它们围住了一个大树,疯狂的吠叫。
  
  杨守文眯起眼睛,隐隐看到那大树的后面,似乎藏着一个人,于是厉声喝道:“什么人躲在树后?再不出来,格杀勿论。”
  
  一旁涂山龙四兄弟已从两边包抄过去,同时拔出了猎刀。
  
  “休要动手,是我,是我!”
  
  那大树后传来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梓州口音。
  
  紧跟着,从树后转出一个男子。
  
  老牛头举着火把过来,朝那人照了两下,便说道:“阿郎,这是黄文清的族侄,名叫黄秀。”
  
  “你是谁?”
  
  那黄秀露出诧异之色问道。
  
  不过,他旋即好像明白了什么似地,突然兴奋说道:“你们一定是叔父请来的帮手对不对?”
  
  “我……”
  
  老牛头刚要开口,就被杨守文拦住。
  
  他迈步走上前,沉声道:“你认得我吗?”
  
  黄秀摇头道:“我怎认得你是谁?不过叔父说过,会有人来帮我们,夺取六诏乘象书。”
  
  六诏乘象书?
  
  杨守文眸光一凝,但却保持一脸平静。
  
  “黄文清好大胆子,什么都敢说……他现在,又在何处?”
  
  杨守文一口官话,却没有引起黄秀的怀疑。
  
  他大声道:“昨夜我们在山中遇到了那小娘的伏击,我两个兄弟都死在了那小娘手中。
  
  叔父如今,追杀那小娘去了。”
  
  “既然如此,你为何会在这里?据我所知,这是出山的路吧。”
  
  “这个……”
  
  黄秀有些心虚,低下了头。
  
  不过,他旋即又抬起头来,眼中流露惊恐之色道:“你们到底是谁?又如何找到了这里?”
  
  说着话,他扭头就想逃走。
  
  可是涂家四兄弟却早有防备,就在他想要逃跑的时候,一拥而上,把他按在了地上。
  
  “问清楚情况,然后……”
  
  杨守文朝涂山龙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收拾,涂山龙那还能不明白状况?
  
  至于他们如何刑讯,杨守文没有兴趣知道。他迈步走上老爷坡,举目向远处观瞧。
  
  天边,已露出了鱼肚白的亮光。
  
  看样子,会是一个好天气!
  
  只是杨守文的心中,却又多了一个疑问:六诏乘象书是什么鬼?和幼娘又有什么关系?
  
  黄秀的惨叫声,渐渐低弱下来。
  
  过了一会儿,涂山龙走到杨守文身前,抹了一把手上的血迹,低声道:“这厮是被吓破了胆子。
  
  看起来,郎君的朋友手段颇为高明,以至于他不敢再继续追击。
  
  据他交代,黄文清此次进山一共带了二十一人。不过前夜被杀了三个,昨晚他的小队,也死了两人,只剩他一个人活着。至于其他队伍,是什么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但按照他的意思,估计还会有死伤……如今黄文清正在追杀郎君的朋友,其余人估计也会集结起来。”
  
  杨守文心里计算了一下,若算上黄文清,应该还有十六个人在追杀幼娘。
  
  想到这里,杨守文立刻放出了大玉。
  
  “去搜查,若发现有结队之人,立刻通知我。”
  
  大玉一声唳叫,展翅飞起。
  
  杨守文则深吸一口气,强按捺内心的焦躁不安,环视随行众人。
  
  从昨日进山,到现在为止,已经快一整天了。
  
  他和杨茉莉还好一些,可是其他人都露出了疲乏之色,就连涂家四兄弟也有些顶不住了。
  
  “大家原地休息一下,吃些东西,补充体力。
  
  我估计,咱们接下来会比较辛苦,所以一会儿上路后,大家轮流警戒,切不可大意。”
  
  “喏!”
  
  听到杨守文发令,众人长出一口气,纷纷坐下休息。
  
  杨茉莉则走到了杨守文身旁,从随身的大挎包里取出两个有初生婴儿脸大小的蒸饼。那蒸饼里,还夹着肥瘦相间的牛肉,一个约摸着有一斤左右,外面用油纸包裹。
  
  “阿郎,吃饼。”
  
  看着茉莉一脸的憨厚,杨守文的心情,不由得好了一些。
  
  他接过一个蒸饼,狠狠咬了一大口,而后用力咀嚼起来。
  
  “茉莉,想幼娘吗?”
  
  “想!”
  
  杨茉莉便坐在杨守文的身边,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肉夹馍,一边点着头含糊回答。
  
  “阿郎,咱们能找到她吗?”
  
  “当然能!”
  
  杨守文说着话,把手里的肉夹馍掰开,递给了四只獒犬。
  
  “谁要是敢阻拦我找到幼娘,我就灭他全家。”
  
  “嗯,杨茉莉一定撕了他不可……”
  
  杨守文听了,顿时也笑了。
  
  他从杨茉莉手里又抢了半个肉夹馍过来,一边吃着,一边在心里面泛起了嘀咕。
  
  他是第一次听到这‘六诏乘象书’的说法。
  
  从名字上来分析,应该是和六诏有关。
  
  看起来,幼娘身上的秘密也不小,这六诏乘象书一定有些来历,若不然那黄文清也不会不顾一切的追杀幼娘。只是,这小丫头的确是长大了,面对黄家这么多人的追杀,却能连连反击……可这样一来,也给杨守文制造了很大的困难。这青石岭看上去似乎不大,确是望山跑死马。进入山中后,杨守文才知道想要在这深山老林里找一个人,是何等的困难。更不要说,幼娘善于潜伏,想找到她并不容易!
  
  原本以为,这趟远行不会有多少麻烦。
  
  但现在看来……
  
  杨守文想到这里,便站起身来。
  
  他三五口便吃掉了手中的肉饼,而后拍了拍手,扭头对众人道:“大家准备一下,咱们出发!”(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