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惊变 七
一轮皎月高悬,照映涪岭河谷。(
  
  夜空中,一只神骏的海东青突然出现,在河谷上空盘旋。
  
  它来的悄无声息,仿佛一个幽灵,用冷峻的目光,从天空中鸟瞰着世间一切。
  
  如果黄文清看到的话,一定可以认出,这只海东青,正是他日间看到的那只鹰隼。
  
  不过此时,黄文清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对面的幼娘身上。
  
  幼娘手中两口短剑凌空飞舞,矫若龙翔,出则似雷霆舞动,剑气逼人;收却如江海凝波,悄无声息。在月光的照耀下,那两口剑折射出一道道、一抹抹、一条条、一溜溜的冷光,在空中盘旋,忽闪忽灭,令人无法琢磨到她的下一剑如何刺出。
  
  黄文清也算是久经沙场,却偏偏奈何不得幼娘。
  
  眼见时间流逝,他心中越来越焦急,手里的那杆竹节抢也随之招数越发阴毒。一杆细弱拇指的长枪,在黄文清手里好像一条丈八毒蛇。枪出无声,却是招招致命。
  
  两人交手了大约十余个回合后,黄文清突然转身拖枪就走。
  
  幼娘一怔,忙大声道:“黄贼,哪里走?”
  
  说着,她纵身就追上去,手中短剑便要飞出。
  
  说时迟,那时快,黄文清脚下突然间一个趔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一样。
  
  就在他趔趄的一刹那,手中的竹节抢猛然甩向身后。
  
  枪身在一股巧劲儿的作用下,华棱棱发出金属声响。那杆原本只有两米长短的竹节抢突然间发生变化。黄文清的竹节抢上,一共有十八个竹节。而现在,竹节突然分开,竹节与竹节之间,有细索相连,伸展开来,足有四米长短,狠狠刺向幼娘。
  
  幼娘,懵了!
  
  她并不清楚,黄文清的竹节抢还有如此诡异的变化。
  
  匆忙间忙举剑相迎,却不想那竹节抢好像柔若无骨的毒蛇一样,唰的便缠住了她的双剑。
  
  黄文清趁此机会,旋身扑向幼娘。
  
  幼娘见状,想要闪躲,可是手中的短剑却被那竹节抢缠住。
  
  她连忙撒手甩开双剑,手腕一翻,从袖子里滑出两口羊角匕首,便准备继续搏杀。
  
  可就在这时,黄文清也丢了手中长枪。
  
  身体腾空而起,双手如同鹰爪般便抓向了幼娘的肩膀。
  
  幼娘双手的匕首翻飞,正准备迎着黄文清的手刺出。不成想,黄文清的指掌间突然飞出了两道寒光。
  
  竹节刀!
  
  幼娘不由得大惊失色,忙闪身想要躲避。
  
  黄文清的速度却奇快,双手在空中再次一翻,掌中又出现了两口竹节刀,狠狠砸向幼娘的胸口。
  
  与此同时,从密林中传出了一声怒吼:“老贼,休伤幼娘。”
  
  一道人影从林中窜出来,他步幅很大,步频奇快,眨眼间便到了河滩之上。
  
  两枚钢珠呼啸着飞出,在空中发出刺耳的锐啸。
  
  紧跟着,从天空中传来了一声鹰唳,海东青俯冲而下,亮出锋利双爪……
  
  黄文清顿时慌了手脚,虽然没有看清楚对手是谁,但本能的,他知道来者不善。
  
  连忙闪身想要躲避,哪知道幼娘却猛然扑上前来。
  
  那满头的小辫,突然间散开,一只梅花针从发丝中飞出,射向黄文清。
  
  上有雄鹰,身后有敌人,前方又有幼娘的搏命……黄文清突然间变得冷静下来,扭身也不闪躲,一拳便砸在了幼娘的胸口。只是未等他再下杀手,眼前一股厉风吹过。
  
  紧跟着,他就觉得眼睛一痛,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
  
  大玉展翅再次飞起,爪子上鲜血淋淋,扣着两颗血淋淋的眼珠子。
  
  那两枚钢球,啪的打在了黄文清的肩膀上,而幼娘发出的梅花针,也正没入他的咽喉。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四头獒犬冲到河滩上的时候,黄文清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杨守文全不在意黄文清的死活,风一样便冲到了幼娘的身前,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幼娘,幼娘!”
  
  幼娘的胸前,插着一口竹节刀,鲜血汩汩流淌。
  
  她被黄文清击中了胸口,内腑也受到了振荡,整个人处于迷蒙状态之中。
  
  听到有人呼喊她的名字,幼娘睁开了眼睛。
  
  耳边传来獒犬的吠叫之声,火光照耀下,一张既熟悉,又显得有些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
  
  这被怀抱的感觉,真的好熟悉啊!
  
  幼娘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轻声唤了一句:“兕子哥哥,你来了……”
  
  她本想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可话才说到一半,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紧跟着一口鲜血喷出,便倒在了杨守文的怀中。
  
  +
  
  “该死,该死!”
  
  杨守文怀抱昏迷过去的幼娘,忍不住连声咒骂。
  
  这是他们入山的第四天,接连杀死了好几队黄家的追杀者,最终才在大玉的带领下,找到了幼娘的位置。
  
  他急急忙忙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幼娘昏倒在他的怀里,那张娇俏的小脸上,更是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
  
  已经三年未见过幼娘,这也是三年来,自幼娘被梅娘子掳走后,杨守文第一次见到幼娘。
  
  记忆中那张圆润娇俏的小脸,变得瘦削许多。
  
  可是,杨守文还是一眼能够认出,她就是自己朝思暮想,一直在心里牵挂着的幼娘。
  
  只晚了一步!
  
  杨守文有一种快要发疯的冲动,“茉莉,把火把拿过来。”
  
  杨茉莉连忙举着火把跑到杨守文身前,杨守文仔细检查,就看到幼娘胸口上的那口竹节刀。
  
  伸出手,想要把竹节刀拔出来,可是又有些担心。
  
  就在这时,涂山龙走上前,轻声道:“郎君,小人记得在距离这里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极为清静,可以为小娘子疗伤。小娘子的刀伤应该不太严重,只没入一半,若救治得当,比无大碍。我兄弟略懂药理,可以找些草药来,为小娘子救治。”
  
  听到涂山龙这句话,杨守文顿时打起了精神。
  
  他一把将幼娘抱起来,看着涂山龙道:“快带我去山洞……还有,附近在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贼人的同伙。
  
  杨茉莉,把这贼人的尸体,一并带走。”
  
  此时的黄文清,已气绝身亡。
  
  杨茉莉走上前,一把抓起他的尸体,便扛在了肩上。
  
  而老牛头和黑大两人,则带着人把战场打扫了一遍,将黄文清的竹节抢一并收拢。
  
  涂山龙则在前面领路,杨守文怀抱着幼娘,紧跟在他的身后。(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