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惊变 八
幼娘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到了虎谷山,梦到了虎谷山下的小山村,梦到了阿娘,也梦到了那个被她唤作‘兕子哥哥’的男人。
  
  她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是记忆却有些模糊。
  
  而在梦里,她看清楚了‘兕子哥哥’的模样,也想起了和兕子哥哥一起,所经历过的一幕幕过往。兕子哥哥傻傻的,却很温柔。他喜欢牵着她的小手,一起放牛,一起玩耍……他会酿酒,会作诗!他总是像一个大哥哥那样,对她务必的宠爱。
  
  蓦地,幼娘睁开了眼睛。
  
  梦中的小山村,一下子消失不见。
  
  眼前,黑漆漆的,而且非常潮湿。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胸口却传来一阵剧痛。
  
  “啊!”
  
  幼娘忍不住出一声轻呼。
  
  未等她声音隐去,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幼娘,你醒了?”
  
  紧跟着,那人大声喊道:“快点把火升起来。”
  
  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似乎又许多人在外面。
  
  而幼娘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来,倒在那人的怀中。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从不远处出现。
  
  幼娘这时候脑子里有点乱,看到那绿光,不由得吓得惊叫起来。
  
  火光闪动,有人点起了篝火,很快去就算了洞中的黑漆。
  
  幼娘这才现,自己躺在一张暖暖的白狼皮垫子上,而抱她入怀的人,赫然是一个男人。
  
  “幼娘,你终于醒了!”
  
  男人轻声呼唤,把她搂在怀里。
  
  那熟悉的气息,让她突然间反应过来,是‘兕子哥哥’?
  
  “兕子哥哥?”
  
  幼娘轻轻唤了一声,也使得那男人顿时激动起来。
  
  “幼娘,你可吓死我了……都怪我,我若是早一些找到你,就不会让你受这么多的苦楚。”
  
  幼娘抬起头,就着篝火的光亮,仔细看着那人。
  
  与梦中的兕子哥哥相比,他高很多,看上去也强壮许多。脸部的线条,似乎比梦中的兕子哥哥硬,但是那感觉,那眉宇间流露出的关切之意,却让幼娘能确定,他就是‘兕子哥哥’。
  
  “兕子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帮我的。”
  
  幼娘忍不住轻声呢喃,而后紧紧的抱住了杨守文的腰。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把幼娘搂在怀中。
  
  幸亏黄文清最后一击的时候,被他的摄魂珠击中,以至于未能完全力。虽然他把竹节刀刺入了幼娘的胸口,但并不是太深,也不能造成致命伤害。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幼娘的脏腑受到冲击,虽没有性命之忧,但也需要慢慢的调养才能恢复。
  
  当然,涂家四兄弟找来的草药也很有用处。
  
  若非那些药草,幼娘想要醒转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把幼娘搂在怀里,杨守文心中的焦躁和忧虑都一下子烟消云散。他此刻,心里只有喜悦,更有一种莫名的充实感,让他忍不住眼眶都湿润了。三年,一晃三年!
  
  这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幼娘。
  
  他担心梅娘子会虐待她,担心她吃不饱穿不暖,担心她会生意外……
  
  而今当幼娘真实的在他怀忍不住暗地里感谢上苍,把她又送了回来。
  
  耳边,传来一阵呜咽声。
  
  幼娘抬起头,看到了一头体型巨大的獒犬,正匍匐在她的面前。
  
  “幼娘,还记得八戒吗?”
  
  幼娘愣了一下,旋即惊喜的叫出声来。
  
  她记得八戒,只是眼前这头巨大的獒犬,实在是让她无法和那只瘦弱的小狗联系在一起。
  
  “八戒,它是八戒吗?”
  
  幼娘挣脱了杨守文的怀抱,伸出手,放在八戒的大脑袋上。
  
  八戒立刻像耍宝一样,巨大的身子一番,四只朝天的躺在地上,口中更呜呜的欢叫。
  
  不仅是八戒如此,悟空和沙和尚、小白龙也都凑了过来。
  
  这也让幼娘更加高兴,因为从四头獒犬的名字,让她想起了那一年,兕子哥哥抱着她,给她讲《西游》时的往事。娇俏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也使得幼娘甚至忘记了杨守文还在身边,只抱着八戒的大脑袋,一会儿摸摸悟空,一会儿又拍拍沙和尚和小白龙,那欢快的笑容,就再也没有从脸上消失过,也让杨守文感到很开心。
  
  “兕子哥哥,菩提呢?”
  
  杨守文一怔,旋即收起了笑容。
  
  “菩提,已经……那年你被掳走的时候,菩提就已经死了。”
  
  “啊?”
  
  幼娘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气氛,也随之变得有些凝重。她搂抱着八戒,那双明眸中,却闪动着晶莹的泪光。
  
  其实相比较八戒,菩提和幼娘更熟悉。
  
  当年杨守文把菩提一家老小带回来之后,幼娘就经常和菩提一起玩耍,感情很深厚。
  
  “阿娘她……”
  
  “婶娘很好!”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婶娘现在和我都住在神都洛阳,我们现在在洛阳,有一座很大很大的房子……对了,你还多了一个妹妹哦?虽然才三岁,却很可爱。”
  
  “妹妹?”
  
  幼娘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哦,是我收养的一个小丫头。
  
  当年我从昌平南下荥阳,在途中捡到的一个小丫头。她身边还有一只小猴子,名叫小金,也非常可爱。”
  
  杨守文轻声与幼娘讲述着这些年生的事情,也使得幼娘的伤感,缓解许多。
  
  “对了,那梅娘子呢?”
  
  “我师父……”幼娘抬起头,看着杨守文道:“兕子哥哥,你不要怪师父好不好,其实,她对我很好的……”
  
  “哦?”
  
  杨守文听闻,露出疑惑之色。
  
  就在这时,脚步声传来。
  
  “小哑巴……不对,小娘子想必是饿了。
  
  粥已经熬好了,小娘子趁热赶快吃了,也好添些精神。”
  
  老牛头碰着一碗肉粥,从外面走了过来。只是,当他面对幼娘的时候,却突然间有些尴尬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好。
  
  “嗯嗯,先吃粥,填饱了肚子再说。
  
  等天亮之后,咱们就出山。”
  
  杨守文醒悟过来,忙示意老牛头把肉粥拿来,他端在手里,用汤匙舀了一匙,吹了吹,送到了幼娘的嘴边。
  
  “老牛叔,谢谢。”
  
  幼娘朝老牛头展颜而笑,然后才吃了进去。
  
  对杨守文喂她吃饭这件事情,她没有丝毫的羞涩,仿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如同当年在虎谷山时一样。
  
  老牛头则笑逐颜开,退了回去。
  
  杨守文一匙一匙的喂完饭,然后又让幼娘躺下,轻声道:“幼娘再睡一会儿。我让八戒它们在这里陪你,等天亮了,我就带你出山,然后咱们就回洛阳,去见婶娘。”
  
  “嗯!”
  
  幼娘乖巧答应,便搂着八戒,闭上了眼睛。
  
  杨守文这才站起身来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回身看了幼娘一眼,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
  
  直到他脚步声渐远,幼娘睁开了眼睛。
  
  她看了看身旁的八戒,又看了看围在周围,一副警惕模样的悟空它们,脸上再次现出了灿烂的笑容。
  
  再次见到兕子哥哥的感觉,真好!
  
  师父虽然关心她,却没有兕子哥哥对她的‘宠溺’。而这种宠溺,也让幼娘感觉,非常幸福……
  
  +
  
  杨守文来到了洞口,就见众人都围坐在篝火旁边。
  
  杨茉莉看到他来,立刻露出关切之色,瓮声瓮气道:“阿郎,幼娘没有事情了吧。”
  
  “幼娘很好,咱们明日就出山。”
  
  杨守文从杨茉莉手里接过蒸饼,然后恶狠狠咬了一大口。
  
  “涂老大,我这次来射洪,主要就是为了找幼娘。
  
  现在,幼娘已经找到,我出山之后,便准备返回洛阳。这次多亏了你兄弟四人,所以我想知道,你四人有什么打算?若不嫌弃的话,随我一同前往洛阳,如何?”(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