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惊变 九
幼娘既然已经找到了,那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说实话,黄文清这一档子事情,再加上那劳什子飞乌蛮,让杨守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他不清楚剑南道如今究竟在酝酿着怎样的一场风雨,但他却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对,就是危险!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留在这边查看局势倒也无甚大碍。
  
  可问题是,身边还跟着一个李裹儿。
  
  杨守文并不希望,李裹儿也被卷入这危险之中。若是那样,说不定才是真的危险。
  
  幼娘找到了,陈子昂也救下了,任务圆满。
  
  接下来,杨守文要考虑的事情就是,要尽快离开剑南道才是。
  
  不过在离开之前,有些事情还是要安排一下。比如这涂家四兄弟的前程,他不能不问。
  
  太子李显要组建飞龙兵,杨守文责无旁贷。
  
  但想要组建起这样一支内卫,绝非简单的事情。
  
  虽然杨思勖会为他分担一部分压力,可是作为杨守文,同样也要寻找其他的帮手。
  
  涂家四兄弟在这次行动中,展现出了不凡的能力。
  
  他们身手不错,且射术不凡。能追踪,心思细腻,还能辨识药草,具有一定的医术。
  
  未来的飞龙兵,会是太子李显手下的一把利刃,需要大批人才。
  
  似涂家兄弟这种没有任何背景,出身贫寒的山中猎户,也是杨守文所需要的人才。
  
  那涂家兄弟一愣,涂山龙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喜色。
  
  他和其他三人相视一眼,旋即便明白了其他三人的想法,忙不迭翻身拜倒在杨守文面前道:“我四兄弟早年拜师,学得些拳脚,可惜却无门路报销朝廷。若李君不嫌弃我四兄弟出身低贱,我等愿跟随郎君,即便是牵马坠蹬,也心甘情愿……”
  
  涂山龙这一表态,其他三人也跟着拜倒在地上。
  
  “我等愿为郎君效力,还请郎君收留。”
  
  老牛头之前曾对他们说过,他这位阿郎,出身高贵,若能跟随左右,不愁荣华富贵。
  
  老牛头对涂家兄弟有救命之恩,所以他们也没有怀疑。
  
  如今,任务完成,四兄弟也正想着该如何开口,请求杨守文收留。没想到杨守文却主动提了出来,也让四兄弟感到万分惊喜。这位郎君主动招揽,性质自然不同。
  
  他们也清楚,自家没有拿架子的资本。
  
  所以杨守文才一提出,他四人便做出了决断。
  
  杨守文看了四人一眼,又朝老牛头扫了一眼。老牛头哪还能不明白杨守文的意思,忙朝他摇了摇头,那意思是告诉杨守文:我并没有把阿郎的身份告诉他们四人。
  
  “既然如此,你们明日出山后,就回去收拾一下。
  
  三日后,我们会启程离开射洪……到时候你们自去陈府与我汇合,你四人可听明白?”
  
  “小人,明白!”
  
  涂山龙四兄弟心中欢喜,连忙答应。
  
  而杨守文吃了点东西,走出山洞看了看天色,便开口道:“今晚黑大值守,其他人早些休息,明日天一亮,咱们就出山返回射洪。”
  
  “喏!”
  
  +
  
  这一夜无事,直到东方白。
  
  杨守文守在幼娘身边,睡得并不是特别踏实。
  
  当天亮后,他就叫醒了幼娘,并把她抱起来,从山洞中走出。
  
  “兕子哥哥,我要你背我。”
  
  幼娘娇憨请求,一如当年在虎谷山时的模样。
  
  杨守文笑了,也不犹豫,便把她背在后背,迈步往山外走。四只獒犬则跟随在他二人身边,杨茉莉、老牛头和涂家四兄弟则随着黑大等扈从走在前面,为他们开路。
  
  这是一个好天气,阳光明媚。
  
  大玉在天空中自由翱翔,不时间出两声鹰唳。
  
  “兕子哥哥,它就是大玉吗?”
  
  幼娘趴在杨守文的背上,看着天空中翱翔的海东青,眼中流露出喜爱之色。
  
  “是啊,它就是大玉……这次若非是大玉现了你们,说不定我们还要在山里转悠呢。”
  
  “兕子哥哥,那你以后,也要送我一只。”
  
  对于幼娘的要求,杨守文那可能拒绝?他背着幼娘,一边走,一边和幼娘聊着天。
  
  “幼娘,按你所说,那黄文清和你师父既然是认识的,何以二人突然反目?”
  
  “我也不太清楚。”
  
  幼娘想了想,便回答道:“本来,前年时,师父突然说要去吴县,便把我送来射洪。
  
  我刚到射洪的时候,黄贼待我极好。
  
  可是有一天,师父突然出现,便急匆匆带我离开。
  
  她对我说,要带我去洛阳找兕子哥哥。可没想到老6出卖了我们,以至于我们遭遇黄贼的追杀。那天晚上,师父带着我在大雪中逃亡,后来又让我藏起来,她则引走了黄贼,最终被黄贼害了性命……对了,黄贼临死前还说,是因为兕子哥哥。”
  
  “啊?”
  
  杨守文听得不由一怔,心中不禁感到困惑。
  
  梅娘子和黄文清反目是因为我?
  
  “你刚才说,你师父前年去了吴县?”
  
  “嗯,师父说是兰师伯找她去,所以才让我前来射洪的。”
  
  “前年,什么时候?”
  
  “大约,大约是三四月?好像就是这个时节吧!”
  
  杨守文眼睛一眯,心中就盘算起来。前年这个时节,不就是自己准备前往长洲之时吗?
  
  幼娘说的兰师伯,怕就是岁寒三君中的‘兰夫人’。
  
  后来,梅娘子还劫走了送回洛阳的宝藏……这样算起来,当他在长洲寻找元文都宝藏的时候,那梅娘子就在吴县,甚至可能就在长洲。
  
  “那你可知道,兰师伯是谁?”
  
  幼娘摇摇头道:“这个我却不太清楚,只听老6说过,兰师伯在苏州另有身份,而且地位很高。”
  
  另有身份,地位很高?
  
  听了这话,杨守文的脑海中,不知为什么突然闪过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吴县苏氏的苏娘子……
  
  杨守文对苏娘子的印象很深,因为这个女人执掌着偌大的苏家,连崔玄暐都对她非常推崇。
  
  而元文都宝藏中的另一个主要人物苏威,就是苏娘子的族人。
  
  此前,杨守文并没有把宝藏和苏家联系在一起。
  
  可是现在听幼娘这么一说,他倒是有一种猜测:那苏娘子,会不会就是岁寒三君中的兰夫人呢?
  
  有身份,是个女人,地位很高。
  
  纵观苏州,似乎也只有这位苏韵苏娘子符合这个特点。
  
  只是,杨守文想不明白,梅娘子和黄文清反目成仇这件事情,怎么又和他扯上了关系?
  
  就这样,他背着幼娘走走停停,一路上不断询问幼娘这些年的遭遇。
  
  可惜幼娘也无法说的太过清楚,只说梅娘子对她很好,梅娘子对她很关照,言语中更充满了对梅娘子的敬重。
  
  这也让杨守文对梅娘子的恨意,随之消减了许多……
  
  从青石岭走出来,足足用了两天的光景。
  
  如果算算日子,他们在山里,待了整整十天。
  
  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立夏,天气开始变得一日热似一日。
  
  当他们在山里的时候,或许还无法感受到那初夏时节的暑气。但出山之后,便立刻感觉很不舒服。
  
  涂家四兄弟在出山后,便准备返回家里收拾行囊;而杨守文呢,则带着众人准备返回射洪。
  
  他们找到了存放大金的山洞,牵马来到了官道上。
  
  忽然,天空中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唳叫声,杨守文抬头看去,就见三只灰隼从远处飞来,正迅向大玉逼近。原本大玉在天空中翱翔,见到那三只灰隼飞来,便立刻唳叫示警。可是,三只灰隼却不闪避,一路唳叫着飞来,似乎是向大玉挑衅……
  
  大玉又岂能允许有其他鸟类挑战它的尊严,于是唳叫一声,便迎着那三只灰隼飞去。
  
  杨守文见状先是一怔,旋即眯起眼睛,露出凝重之色。
  
  “老牛头,你看那三只灰隼,可是之前飞乌蛮驯养的那种灰隼吗?”
  
  老牛头忙抬头观望,“确是同一种灰隼,但小人无法确定,它们是否被人驯养过。”
  
  而就在这时,大玉已经和那三只灰隼打在了一处……(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