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惊变 终
三只灰隼,进退间颇有章法。
  
  而大玉虽然以少敌多,但毕竟是白山黑水间的‘神鸟’,所以并没有处在下风……
  
  “是被人驯养的鹰隼!”
  
  老牛头轻声道:“但不确定是否是飞乌蛮驯养。”
  
  “杨茉莉,取我弓来。”
  
  杨守文跨坐马上,沉声喝道。
  
  一旁杨茉莉忙从一匹挽马背上取下神臂弓,递到了杨守文的手中。
  
  不管是不是飞乌蛮驯养,杨守文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对方以多欺少的欺负大玉。
  
  他从马背的胡禄里取出一支利箭,弯弓搭箭后,抬头再次观望。
  
  ‘咻’!
  
  他嘬口一声响亮的口哨,在半空中鏖战的大玉,立刻调头就走。
  
  三只灰隼那肯就此放过大玉,于是唳叫着,便朝大玉追来。大玉飞行的速度不快,并且越飞越低,朝着杨守文落下。那模样,就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要找家长告状,并且不时发出悲戚的唳叫声,使得那三只灰隼越发兴奋,速度也越来越快。
  
  眼见着距离杨守文越来越近,杨守文再次吹响口哨。
  
  口哨响起的刹那,他手中的神臂弓已斜举向上,弓开如满月一般,精神异力运转开来,这天地仿佛都被他掌控在手中。也就是在他举起弓箭的刹那,大玉猛然加速,身体斜掠过低空。就在它闪开的一刹那,弓弦声响,那支利剑呼啸着便离弦而出。
  
  灰隼似乎觉察到了危险,立刻发出悲鸣,展翅就想逃离。
  
  只是,它们反应虽快,可杨守文的利箭更快……只听两声悲鸣,那利箭在射中了一只灰隼之后,速度却丝毫不减,继续飞行,穿透了另一只灰隼的身体。鲜血和羽毛在空中飞洒,剩下的一只灰隼见状不妙就想逃走,可是大玉已经截断了它的退路。
  
  只见大玉突然加速,在空中划出一道奇诡的弧线之后,俯冲而下。
  
  利爪狠狠抓住了那灰隼的脑袋,只听灰隼不停悲鸣,在大玉的爪下挣扎,羽毛散落。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被大玉这么抓住,它想要活命,几乎没有可能。
  
  两只灰隼跌落在地上,悟空从杨守文身后窜出,来到灰隼身前,一口咬住了其中一只灰隼,转身便往回拖。
  
  也就在这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杨守文眸光一凝,举目眺望。
  
  就见官道的尽头,尘土飞扬,马蹄声也越来越清晰。
  
  “阿郎,是飞乌蛮!”
  
  老牛头看清楚了飞驰而来的人马,立刻惊声高喊。
  
  可在他惊叫前的一刹那,杨守文已经发出了喝令:“杨茉莉,给我去干掉这些蛮子。”
  
  说话间,他反手取出利箭,在马上端坐,稳若泰山。
  
  神臂弓弓开满月,一支利箭便离弦飞出。
  
  杨茉莉也在杨守文那支利箭射出的一刹那,大吼一声,纵马便迎了上去。而在他身后,黑大带着一干扈从也拔刀出鞘,朝着飞驰而来的飞乌蛮骑兵,电射一般窜出。
  
  飞乌蛮人抵达时,正好看到大玉抓碎了灰隼的脑袋,把尸体从空中甩落下来。
  
  一群蛮人顿时大怒,口中发出一连串尖锐的呼号声,拔刀便冲了过来。只是未等他们靠近,杨守文的利箭却先行飞至。冲在最前面的飞乌蛮人被一箭贯穿身体,惨叫一声从马背上载落下来。随后,杨茉莉已纵马到了他们近前,一双大铁槌高高举起,在马背上猛然长身而起,铁槌泰山压顶砸落下来,把一个飞乌蛮人连人带马都砸的骨断筋折。
  
  随后,黑大率部便加入了转团。
  
  十八扈从齐声呼喊,横刀挥舞,所过之处人仰马翻。
  
  杨守文没有再出手,而是怀抱神臂弓,在一旁观战。幼娘也好奇的从他身后探出小脑袋查看。那血肉横飞的场面,并未让幼娘感到恐惧,那嘴角反而划出一抹好看的弧线。
  
  “兕子哥哥,杨茉莉还是那么野蛮。”
  
  杨守文笑道:“没错,他一直都是如此,估计这辈子都改不了。”
  
  “嘻嘻,不过这个大家伙,可是更加凶猛了!”
  
  在幼娘的记忆中,杨茉莉还是三年前在昌平时的那个杨茉莉。
  
  她兴致勃勃的观看着,突然间发出一声惊呼:“兕子哥哥,小心……”
  
  一个飞乌蛮突然从战场上脱身出来,朝着杨守文便冲过来。杨守文忙举起弓箭,不过没等他拉开弓弦,只听得天空中传来一声鹰唳,大玉从空中俯冲而下,吓得那飞乌蛮在马上忙闪身躲避。大玉的目标并非那飞乌蛮,而是他胯下的那匹战马。
  
  它从战马头顶掠过,那匹马也顿时受了惊,希聿聿仰蹄直立而起,把飞乌蛮一下子甩落马下。
  
  这一下,摔得可不轻。
  
  飞乌蛮被摔得头昏脑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而这时候,八戒沙和尚与小白龙已经扑上去,把那飞乌蛮按在了地上,张开血盆大口。
  
  “八戒,不许杀他!”
  
  杨守文一声厉喝,八戒也停止了进一步的行动。
  
  不过,三头獒犬依旧把那飞乌蛮按在地上,口中发出令人心悸的呜咽声,吓得那飞乌蛮面无人色。
  
  杨守文带着老牛头,催马上前。
  
  “杨茉莉,一个不留,格杀勿论。”
  
  他在马上高声喊喝,战场中的杨茉莉立刻答应一声,双槌随之翻飞,出手越发狠辣。
  
  这些飞乌蛮出现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此前,他们刚袭掠了射洪县,如今再次出现,绝非偶然。换做是杨守文,他先前既然袭掠了射洪,就绝不会再跑回来找死。而现在,射洪县城外出现这么多的飞乌蛮骑兵,恐怕……
  
  飞乌蛮骑兵,一共二十余人。
  
  杨茉莉自己就干掉了一半,剩下的那些蛮子,被黑大等人团团包围。
  
  “幼娘,在马上别乱动。”
  
  杨守文回身叮嘱了一句,纵身从大金背上跃下。
  
  他快步走到那蛮子的身旁,挥手示意八戒它们离开。不过,三只獒犬刚一松开那蛮子,蛮子就挣扎着要爬起来,一只手朝旁边的钢刀抓去。杨守文上前一脚,狠狠踹在了那蛮子的胸口。他这一脚,力气几乎和杨茉莉相差无几,直接踹的蛮子口吐鲜血。
  
  一只脚,踩在那蛮子的胸口之上。
  
  蛮子拼命挣扎,可那只脚仿佛有千钧之力,让他动弹不得。
  
  “尔等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杨守文厉声喝问。
  
  蛮子瞪大了眼睛,一脸狰狞之色,口中叽里呱啦的说着杨守文听不懂的蛮语。
  
  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看他的表情,杨守文就知道从那张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当下,他脚下再次发力,踩得蛮子又吐出一口血来。
  
  “阿郎,小人听得懂这蛮子说什么。”
  
  “你会蛮语?”
  
  老牛头咧嘴笑道:“小人在射洪混迹多年,少不得要和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
  
  这些蛮子虽然可恶,可是出手阔绰。平日里小人说几句好话,就能在涪水楼里吃一顿好的。”
  
  “那好,问清楚他的身份,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喏。”
  
  杨守文抬起了脚,走到一旁,从地上捡起了长刀。
  
  那蛮子吐了两口血之后,便浑身无力。他想要挣扎,却见四只獒犬低吼着,向他逼近,吓得那蛮子顿时不敢再乱动,老老实实躺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杨茉莉那边也结束了战斗。
  
  二十多名飞乌蛮的骑兵死伤殆尽,无一人幸免。
  
  黑大则带着人打扫战场,杨茉莉拎着双槌,笑嘻嘻的走到了杨守文的身边。
  
  “老兄,看到没有,那是我家阿郎的手下。
  
  你若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保你不会有事。可如果你和我耍滑头,他绝对会把你的骨头一根根的敲碎,然后喂给那四只獒犬。我家阿郎的獒犬,已经有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肚子正饿着呢!想想看,到时候你死无全尸,何以去面见鹰神?”
  
  飞乌蛮善于驯鹰,同时也崇敬鹰隼。
  
  杨守文不了解他们的情况,可是老牛头对他们却清楚的很。
  
  按照飞乌蛮的信仰,死后需全尸敬奉鹰神,而后可以超脱得以重生。若不得全尸,便再无重生可能,甚至还会连累家小。
  
  那飞乌蛮听了老牛头的话,本就变了脸色。
  
  再向杨茉莉看去,就见他浑身是血,杀气腾腾,却偏偏面带憨厚笑容,给人以一种诡异的感受。
  
  蛮子连忙大声叫喊,露出恐惧之色。
  
  老牛头一开始还笑眯眯的带着笑容,可渐渐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凝重表情。
  
  “阿郎,情况不妙。”
  
  “哦?”
  
  早在看到飞乌蛮出现,杨守文就已经有了预感。
  
  他心里早有准备,所以听了老牛头的话,面容平静,并无惊慌之色。
  
  “六天前,飞乌蛮举族杀出私镕山,攻占了铜山县城,并且将铜山县的大小官吏杀戮一空。之后,他们又调集兵马,在三天前兵临射洪县城,把射洪县给包围了。”
  
  杨守文眸光一凝,看向那飞乌蛮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如果说,此前飞乌蛮袭掠射洪还可以用‘矛盾、冲突’来解释的话,那么现在,他们的所作所为,便是红果果的造反行径。一般而言,蛮人和汉人混居,必然会有矛盾发生。就比如三国时期的武陵蛮,一方面臣服于朝廷,另一方面又不断发生冲突。
  
  但,那也只是冲突……
  
  可现在,攻城略地,便是明显的造反行为。
  
  杨守文心里微微一惊,沉声问道:“问他,射洪城外有多少蛮子,为何要来造反?”(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