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余波
readx();    射洪之围,最终以飞乌蛮败退而告终。
  
      不过短短一天,射洪城外三十里再也找不到一个飞乌蛮的踪迹。而飞乌蛮特有的灰隼,也同时消失不见,不知所踪。据探马回报,飞乌蛮在溃败之后,便返回铜山。
  
      也就是说,射洪的危险已经解除……
  
      可是,所有人都清楚,事情并没有就此而结束。
  
      飞乌蛮占居铜山、飞乌两座县城,有私镕山为根基,进可再犯射洪,退可遁入婆娑山,逃往晋州。同时,飞乌蛮虽在射洪折损了一个小王,却并未伤筋动骨。其麾下,仍有数千本部兵马,再加上那些闻风而来投效的蛮部,少说还有万余叛军。
  
      这万余叛军一旦闹将起来,仍旧会使得剑南大乱。
  
      所以,李清并不敢掉以轻心,一面派探马细作打探叛军的动向,一面派人飞报鲜于燕。
  
      这种可能引发整个剑南动荡的局面,绝非他一个营田判官可以决断。
  
      ++++++++++++++++++++++++++++++
  
      李清一面整顿兵马,一面安抚射洪百姓,准备待援军抵达后,征伐铜山。
  
      而杨守文也同样没有闲着,因为他发现,他的麻烦才刚开始!
  
      幼娘回来后,就和李裹儿在明里暗里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李裹儿虽然支持杨守文来寻找幼娘,却不代表她愿意把杨守文让出去。特别是在幼娘表现出了对杨守文那种难以言喻的依赖之情后,李裹儿的心里,对幼娘便产生了深深的提防。
  
      同样,幼娘更希望杨守文能够多陪伴她。
  
      三年的分离,历经许多坎坷,幼娘只想要把那三年来缺失的疼爱,一股脑的讨要回来。
  
      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千金贵胄。
  
      两个女孩子,对杨守文都用情很深,也让杨守文一下子,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在感情上,从来都是一个门外汉。
  
      前世他缠绵病榻,根本没有机会谈情说爱;今世却一下子得到了两个女子的倾心,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害怕伤害到幼娘,更怕让李裹儿难过,一时间摇摆不定。
  
      “青之,你到底喜欢谁呢?”
  
      “都喜欢!”
  
      杨守文抬起头,看着明秀,一脸茫然道。
  
      都喜欢,可不太好!
  
      若换做普通人家,也许一切好说。
  
      可问题是,哪怕李裹儿已经不再有公主的封号,那千金贵胄的身份,却无法改变。
  
      别的不说,单只是李显,恐怕就无法容忍杨守文另有新欢。dudu1();
  
      这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哪怕是明秀,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所以,当杨守文向他请教的时候,他也只能是大眼瞪小眼,装傻充愣,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看到他这副模样,杨守文就知道,这家伙是指望不上了。
  
      “李君,李君,你们猜猜,我发现了什么?”
  
      就在两个人相视无语的时候,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跟着,孙处玄闯进了房间,他脸上笼罩着一层青色,也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透着一股子阴鸷气息。
  
      他手里捧着一摞卷宗,走进房间后,便把那卷宗重重摔在了桌上。
  
      “段简狗贼,特以胆大,竟然做出这等祸国之事。
  
      还有那黄文清更是嚣张,与段简狗贼合谋……亏得他们已死,否则我定要让他二人死无葬身之地。”
  
      孙处玄怒气冲冲,在一旁坐下。
  
      而杨守文和明秀却有些发懵了,疑惑看着孙处玄。
  
      由于杨守文和孙处玄此前判定,段简并非自杀,而是死于他杀,所以孙处玄一早就把公文呈报了梓州刺史。按道理说,段简是梓州治下官员,理应由梓州府衙负责调查。
  
      可那梓州刺史却好像不愿意担当此事,反而把这案子推给了杨守文。
  
      原因无他,杨守文本就挂着司刑寺司直的职务,有勘查推案之责。加之杨守文又恰好人在射洪,这梓州刺史干脆把这案子交给了他,只是命孙处玄来负责协助。
  
      “孙君息怒,究竟发现了什么,竟使孙君如此?”
  
      孙处玄喝了一口水,总算是冷静下来。
  
      他脸色阴沉,拿起最上面的一份卷宗,打开来放在杨守文的面前,“我这几日,一直都在查看射洪县衙的案牍,却发现自段简就任以来,先后四次以不同名目更换勇壮兵械,总数超过一千五百套。而那些更换下来的兵械,县衙中却无有记载。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那么多的兵械,究竟去了何处?
  
      于是,我就继续追查……直至三天前,我开始追查黄氏一族这些年来的账目,发现黄氏私下里,竟在偷偷贩卖兵械与飞乌蛮。除此之外,黄氏还向六诏地区,包括越析诏,蒙舍诏等在内的各部贩卖军械,数量多少不等,但总值加起来,却格外惊人。
  
      这些年来,蒙舍诏愈发强大,已流露出吞并其他各部的意图。
  
      朝廷也一再又命令,不得参与六诏之争,但同时也不许给六诏各部以任何形式资助。
  
      可现在……
  
      这黄文清何以如此胆大,我以为,在他们背后,定有人在暗中指使。”
  
      六诏?
  
      杨守文闻听,心头不由得一动。dudu2();
  
      他想起了一件事,就是那‘六诏乘象书’。只是从青石岭回来后,因为诸多杂事,他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孙处玄提起了六诏,也让杨守文立刻想起了六诏乘象书的事情。
  
      他并未立刻发表意见,而是拿起卷宗,仔细翻阅。
  
      孙处玄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坐在一旁,静静不语。
  
      良久,杨守文把卷宗放下,眼中也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孙处玄说的不错,段简在过去一年间换装约一千五百套兵械,可是在县衙的案牍中,却没有这方面的记录。
  
      反倒是在黄家的账目里,过去一年间,多次出现了兵械出售的记载,其销售的对象,正是私镕山的飞乌蛮。
  
      这也是飞乌蛮何以会帮助黄文清的原因?
  
      亦或者说,段简之死,和这件事也有莫大关联?
  
      杨守文不由自主站起身来,在屋中徘徊踱步,眉头紧蹙一团。
  
      说实话,他有点不想掺和这件事情……私自贩卖兵械?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事情。
  
      而联想到黄文清的背景……
  
      杨守文隐隐约约能够猜出,是什么人在幕后指使。
  
      但他更清楚,对方的势力很强大,绝非他可以抗衡。同时,就算是他真的找到了证据,到最后很可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无法伤到对方的筋骨,甚至让他和那些人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相信,不管是武则天还是李显,都未必愿意看到这种结果。
  
      可如果不追查……
  
      杨守文不由得轻轻揉动太阳穴,感到有些头疼。
  
      他想了想,轻声道:“孙长史,这件事,我建议你暂时先不要呈报府君,最好是再继续调查下去。
  
      那黄文清,绝非你所看到的那种没有根基之人。
  
      插手六诏,私自贩卖兵械,你以为一个地方豪强,真有这样的胆子,做这等事情?”
  
      孙处玄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以李君之见,当如何是好?”
  
      “你先秘密调查这件事,但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会上疏朝廷,把此事告知陛下和太子……这件事,若无陛下和太子的支持,你我擅自呈报上去,非但不会奈何对方,反而会打草惊蛇,弄个不好,你我都有危险。”
  
      孙处玄想了想,颇以为然。
  
      “既然如此,那我明白了……我会继续调查这件案子,有什么情况,会告知李君。”
  
      “甚好!”dudu3();
  
      其实,孙处玄的想法,杨守文大体上明白。
  
      他知道自己因为陈子昂这个黑锅,仕途上可能不会再有前程,所以就希望能做几件大事,来换取朝廷的支持。到时候就算是受了牵累,他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只不过,孙处玄考虑的,又有些过于简单!
  
      送走了孙处玄,杨守文合上了卷宗。
  
      明秀在一旁突然道:“青之,你这是用的缓兵之计?”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突然间笑了。
  
      说实话,他和明秀配合越来越相得益彰。每每他的想法,明秀总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非是缓兵之计,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件事,绝非孙长史所想的那么简单。他的心思,我能够明白,同时也能够理解。可如果按照他的想法去做,非但不会有任何结果,反而会让他陷入危险之中……
  
      你也说了,这是个人才!
  
      如果真因为这种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事情,使得他陷入险境,实在是有些可惜。
  
      我准备回去之后,奏明太子。有太子在背后支持,调查起来,也会免去许多危险。”
  
      明秀听罢,顿时笑了。
  
      他手指着杨守文,轻声道:“青之,你现在可是学坏了!”
  
      学坏了吗?
  
      也许吧……
  
      在杨守文第一次踏足洛阳的时候,他已经领略到了这个时代,不曾为史书所记载的云波诡谲。
  
      似乎所有人都隐藏着秘密,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打算。
  
      哪怕是已经故去的狄公,也似乎存着不为人知的私心杂念……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危险。
  
      哪怕是纯洁如白纸的傻子,估计也会变得奸诈起来。更何况,他的身份,注定了日后他不可能摆脱了庙堂的争纷。武则天活着,尚能给他保护,但若她故去之后……
  
      杨守文,不敢想象。
  
      所以,他必须要学会奸诈,必须要学会使用手段。
  
      “对了,明日我准备私下里宴请太宾先生,你帮我与他说一说,最好不要被太多人知晓。”
  
      明秀浅笑一声,“此事,我自会安排!”(未完待续。)++巨.乳美女李雪婷性感透视装私房写真,极力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家搜索meinvjia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