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梁九 二
林海的住所不难寻找,只是他住的那九曲巷……
  
  当杨守文从林海家中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并且伴随着一场靡靡细雨,令空气顿时变得闷热潮湿
  
  “阿郎,我们现在哪里去?”
  
  杨守文看了看天色,对老牛头道:“去找梁九,今日一定要把事情都定下来才是。”
  
  老牛头也知道轻重,便不再劝阻。
  
  两人轻车简行,沿着射洪县城的横街而行,直奔城隍庙。
  
  由于连番的动荡,射洪县一直都处于夜禁的状态之中。虽然说,此前射洪也有夜禁,但和现在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两人沿着横街才过了两个路口,就遇到巡逻的士兵。好在,杨守文身上带着腰牌,才不至于被那些巡兵阻拦,甚至抓捕。
  
  “老牛头,你说梁九能听我差遣吗?“
  
  “这个,小人却说不准了……九爷这个人的主意大,一般人根本影响不得他。不过小人觉得,他应该会愿意听从阿郎差遣,毕竟这人往高处走,谁不想有多个前程?”
  
  杨守文听罢,不禁笑了。
  
  是啊,人往高处走!
  
  只是梁九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城隍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
  
  可是相比从前,而今的城隍庙却显得冷清不少。
  
  以往这个时节,城隍庙都会聚集许多乞丐,到了晚上,一个个赤膊吆五喝六,热闹非凡。
  
  但是当杨守文两人抵达时,却见在庙门外倒是聚了不少人,却无人喧哗。
  
  “九爷在吗?我是老牛头。”
  
  “老牛头,怎地这么晚过来?听说你得了贵人,而今过的好生快活,还记得我等弟兄?”
  
  “你个瓜娃子,休要胡说。
  
  老牛头一天是城隍庙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忘了城隍庙的弟兄。快去通禀九爷,就说有贵人来了。”
  
  听闻老牛头的言语,那城隍庙门口,好像头领一样的乞丐看了杨守文一眼,立刻上前,躬身一揖道:“原来是恩公到了……我家大团头说了,恩公若是前来,只管进去就是”
  
  他认得杨守文!
  
  而杨守文也想起来,这乞丐他曾见过。
  
  当日梁九受伤,那群保护梁九的乞丐中,就有此人。后来,梁九离开陈府,也是此人带着人前去迎接。杨守文指了指他,轻声道:“我记得你,你叫陈敏,对吗?”
  
  “啊,恩公竟还记得小人贱名。”
  
  乞丐听到杨守文唤出他的名字,竟露出了惊喜之色。
  
  杨守文笑了笑,便迈步走上台阶。
  
  他的目光,扫过门口的那些乞丐,见这些人衣衫褴褛,却目光炯炯,心头不禁一动。
  
  好大的阵仗!
  
  他心中晒然,便迈步走进城隍庙内。
  
  “老牛头,你别进去了。”
  
  “为什么?”
  
  “九爷说了,若是恩公来了,就请他一个人过去。”
  
  “可是……”
  
  “你放心就是,恩公不会有什么危险,九爷只是想和他好好谈谈,不想别人在场。”
  
  老牛头听罢,便停下了脚步。
  
  他看了看陈敏,又朝城隍庙里看了一眼,旋即撩衣在台阶上坐下,大声道:“瓜娃子,快那酒肉过来伺候,我可是馋死咱们老城隍的叫花鸡和烧春酒,快点拿来。”
  
  一群乞丐闻听,顿时起哄,也使得气氛变得热闹起来。
  
  城隍庙外的气氛很热烈,但是城隍庙,却略显安静。
  
  偌大的大殿里,点着几支牛油大蜡,火苗子窜起有八九寸高,找的大殿里一片通透。
  
  梁九一身黑衣,光着膀子,敞着怀,一只脚踩在床榻上,斜靠着围栏。
  
  除了梁九之外,大殿里再无旁人。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目光便落在梁九身前的酒案上,摆放着熟鸡熟鸭,还有一坛酒。
  
  心中,顿时便了然了!
  
  他走上前,若无旁人的坐下,从桌案上抄起一口短剑,抬手就切下了一只鸡腿,大口咀嚼。
  
  梁九也没阻止,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杨守文。
  
  “手艺不错,比县城里的那些馆子做的好!”
  
  杨守文狼吞虎咽把鸡腿吃下,而后把骨头丢在了地上,“看起来,涂家那四个兄弟还是念着你的情……好了,既然你知道我要来,想必也清楚我的来意,怎么说?”
  
  梁九把脚放下来,抄起酒坛,给杨守文面前的酒碗满上。
  
  “还未请教,恩公高姓大名?”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若恩公说的是那‘李易’之名,我倒是知道。
  
  不过,小人觉得,那并非是恩公的真实身份……我想弄明白,坐在我面前的人,究竟是谁。”
  
  杨守文咧嘴笑了。
  
  “你怎就知道,我不叫李易?”
  
  “哈哈哈,这有何难?幼娘曾对我说过,老牛头去洛阳,是为了求一桩天大的富贵。若这富贵只是‘李君’,未免蒙羞了‘天大’二字。李君随行扈从气势非凡,绝非等闲家兵。我梁某人虽没有见过多少世面,但这招子却亮的很,看得出来。
  
  特别是当别人称呼‘李君’的时候,李君虽然反应敏捷,但是却略显生涩。
  
  加之……
  
  恩公,梁九生来恩怨分明,只不过想弄清楚,救我的人,到底是谁。”
  
  杨守文抿了一口酒,笑着打量梁九几眼。
  
  许久,他沉声道:“梁世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想当年,你在峨嵋学艺,认识了施浪诏的一个女人,并且与她一见钟情……只可惜,施浪诏国力虚弱,接连被蒙舍诏所败,丢失了很多土地。无奈之下,施浪诏王施望欠把女儿送给了蒙舍诏王子炎阁,也就是你梁世奇所钟爱的那个施浪诏女人。”
  
  梁九闻听,顿时脸色大变,瞪着杨守文,半晌后道:“你去找林大郎了吗?”
  
  杨守文却不理睬,而是站起身,从桌上拿起酒坛子,又给自己倒上一碗,而后一饮而尽。
  
  “施望娘子虽不愿意,可她是施浪诏的公主,却无法抛弃家族,只能低头。
  
  你曾去施浪诏阻止,却被炎阁羞辱,心灰意冷之下,回到了射洪,散尽家财,做起了乞丐头子。
  
  想想,似乎也正常。
  
  施望娘子是为了家族而献身,而蒙舍诏势大,甚至连朝廷都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不过是一个良家子,焉能阻止此事?不过,你并未忘记了那位施望娘子。
  
  你明知道黄文清在暗中贩卖兵械给蒙舍诏,却愿意为他效力,怕也是想要趁机去蒙舍诏,与那位娘子私下相会吧。心爱的女人,却被他人所霸占,梁世奇,你真的甘心吗?”
  
  梁九的脸颊抽搐,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突然间,他怒声吼道:“我有什么办法,我忘不了她……可那炎阁,乃是蒙舍诏的王子,六诏之中,尤以蒙舍诏最强。如你所说,即便朝廷也对蒙舍诏束手无策。”
  
  “呸!”
  
  杨守文呸了一声,冷笑道:“区区蒙舍诏,敢说令朝廷束手无策?
  
  只不过,这剑南道治下,豪酋众多,门阀林立,所以才使得朝廷暂时没有去过问六诏事务……梁世奇,人常道,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你一身本领,却做得一个团头,不但使祖宗蒙羞,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抢不回来,又算的什么男人?”
  
  “你休得胡说!”
  
  梁九突然抬手一掌,拍在酒桌上。
  
  那坚实的酒桌,竟被他一掌拍的粉碎,桌上的酒菜也散落一地。
  
  门外的乞丐们,听得里面的动静,顿时呼啦啦冲进来。
  
  陈敏大声喊道:“九爷,发生了什么事?”
  
  梁九呼的长身而起,怒声吼道:“全都给我滚出去,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
  
  乞丐们一怔,面面相觑。
  
  陈敏连忙摆手,示意他们退出城隍庙。
  
  杨守文看着呼吸急促,面红耳赤的梁九,沉声道:“知道生气,能发火,说明还是个爷们。
  
  咱们不必废话!帮我,我会助你把你的女人抢回来;否则,我就立刻灭了你外面的手下。”
  
  说完,杨守文稳坐圆凳上,一字一顿道:“现在,我等你的答案!”(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